首页 > 儿童故事 > 三十九、轻取白都 – 且试天下
2021
02-20

三十九、轻取白都 – 且试天下

“王,天色已晚,穷寇莫追。此番我们已追出近两百里,再加连番攻城之劳,士兵们已是极累,若南军掉转头袭击我们,以他们二万之众,而我们仅八千骑来说,无论是从地理还是人数方面,对我们都极为不利,不若先回晟城,待集大军后再追不迟!”夕阳的余辉已渐渐收敛,阴暗的暮色浸染大地。一望无垠的荒野之上,仿如紫云飞逝的万千铁骑中,一名年轻将领追着那一直驰骋于最前方的那一骑。但那一骑却似未闻一般依旧纵马疾驰,而身后所有的士兵更是挥鞭急追。“王……”那年轻的将领只来得及唤一声,然后便被身后飞驰而过的骑队所淹没,声音便也没于那雷鸣似的啼声中。“停!”猛然,最前方那一骑停步下令。刹时,八千骑齐齐止步,战马嘶鸣声震四野。矗于千骑之前的是一匹赤红如烈焰的骏马,马上安坐着一名身穿紫金铠甲的伟岸男子,长身俊容,端坐于马上却仿如高坐万里江山之巅的金銮殿上,不需任何言语与动作,却自有一种睨视天下的傲然气势!这种气压天下当世唯有一人───皇国之王皇朝!“王!”那名年轻的将领奔至皇朝身爆“是否回城?”皇朝微微侧耳,似在聆听着暮风传送来的消息,片刻后,他微微一笑,那样的笑是自信而骄傲的。“南国的这位丁将军竟也只能到这种地步吗?无力守城之时领残兵逃去,再以弱态引本王轻敌追击,待追兵疲态之时杀个回马,想以远胜敌人人数这个优势来擒住或杀败本王吗?就只能有这个样子吗?唉,这样的对手真是太无趣了!”皇朝这话与其是说与身旁的都尉黎绪听,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就在两个时辰前,皇国争天骑攻破南国晟城,守城之将丁西在城破之时率两万残兵直往南国王都逃去,皇朝在得知后不待大军全部入城,即领八千铁骑紧追而来。“王,南军真要掉转头来袭击我们?可此时……我们才八千骑而已,他们……王,不如我们退回昃城吧?”黎绪闻言不由担心的直皱起眉头。皇朝看一眼身旁这位年仅十九岁的年轻都尉,然后转首遥望前方,“黎都尉,有时人多并不一定代表胜数多。”“王……”黎都尉绞尽脑汁想说出能劝说他的王不要身陷险地的言词,奈何他的大脑中似缺少诗文家那种情理并茂的感性的语言细胞,想了半天还只是一句,“王,您还是请回晟城吧,待联合大军再追歼南军不迟。”皇朝闻言却是淡淡的一笑,那一笑非赞赏同意之笑,也非嘲讽冷讪之笑,那是一个已掌握全胜之局的高明棋手对旁边棋艺不佳反被棋局所惑的观棋者发出的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之笑。环视四周,暮色已加深,化为夜色笼罩大地,朦胧晦暗之中依稀可辨,他们现身处一平坦的荒原,极目而去,唯有前方十丈处有一高高的山丘。“本王从来只有挥军攻敌,从未有过后退避敌之理!”皇朝手一挥,遥指前方十丈远的山丘,“我们去那里!”言罢即纵马驰去,八千铁骑紧跟其后。山丘之上的尘土刚刚落下,隐隐的蹄声已从前方传来。“长!”皇朝的声音极低,却清晰的传入每一士兵的耳中。刹时,八千骑的长同时放平伸向前方。前方,密雨似的蹄声伴着阵阵吆喝声渐近,待奔至山丘下时,齐奔的南军忽然止步。“将军?”一名似副将模样的将领疑惑的看向下令停军的主帅---晟城守将丁西丁将军。此时大军好不容易有了回袭敌军的勇气,正应乘此良机回头杀敌军一个措手不及才时,何以还未见争天骑影子,却又下令停军呢?南国的这位丁将军已是从军三十年的老将了,向来以谨慎行军而称于世,他曾三次领军袭侵王域,每战必得一城,只是此次却在皇朝的强攻下毫无还手之力,眼睁睁的看着晟城的城门被争天骑冲破,一世英名也在皇朝的霸气中灰飞烟灭,唯一能做的是领着残兵逃命而去。只是总是心有不甘的,临走前必也得给皇朝留一点教训,否则即算逃到王都,又以何面去见大王?!“将军……”身旁的副将唤着他。丁西挥手打断,跃下马,身手仍是矫健的。蹲下细细看着地上,只是没有锈的夜色中,难以辨认地上的痕迹。“快燃火!”副将吩咐着士兵,然后很快便有无数火把燃起,荒原上浮起一层淡红的火光。借着火光,丁西细细察看着地上的痕迹,当确认那些是铁骑蹄痕时,不知为何,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忽然升起,令他猛然站起来身。“将军,怎么啦?”副将见他如此神态不由问道。“他们到了这里,可是却不见了,难道……”丁西喃喃的道。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一个清朗如日的声音在这幽暗的荒原上响起:“丁将军,你果然没让本王失望啊!”那个声音令所有的南军皆移目望去,但见那高高的山丘上,朦胧的火光中折射出一片银光,在所有人还在惊愣之中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无与伦比的傲然决绝气势:“儿郎们,冲吧!给本王踏平通往苍茫山的所有阻碍!”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噢噢噢噢………”雄昂的吼声同时响起,伴着雷鸣似的蹄声,八千争天骑仿如紫色的潮水扑天卷地而去!“快上马!”丁西见之慌忙喝道。争天骑的勇猛他早已见识过,而此刻他们借助山丘高势,从上冲下,那种猛烈的冲势,便是铜墙铁壁也无法抵挡的!可那紫潮却是迅速卷来,眨眼之间即已冲到眼前,那些下马的南国士兵还未来得及爬上马背便淹没在潮水之下,而那些在马背上的士兵……紫潮最前方尖锐的银刺穿所有阻挡潮水去势的屏障!铮铮铁蹄雷击般踏平地上所有阻挡潮奔的障碍物……顷刻间,紫潮间隐隐泛起赤流!“快退!”丁西断然下令。不能说他懦弱不敢迎敌,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在争天骑如此锐利、汹涌的冲势之下,迎敌也不过是让更多的士兵丧命而已!有了主帅的命令,那些本已被突然现身的敌人惊得胆寒心颤、被那锐不可挡的杀气吓得魂飞魄散的南国士兵顿时四散逃去,顾得不刀剑是否掉了,顾不得头盔是否歪了,顾不得同伴是否落马了……只知道往前逃去,逃到那紫潮追不到的地方……“逃?本王看中的猎物是从来未有漏网的!”皇朝高高扬起宝剑,“儿郎们!大胜这一战,本王赐你们每人美酒三坛!”“喝!”震天的回应声淹盖荒原。那雄昂的吼声中,那最高最伟的一骑,在晦暗的夜色中夹着烈日的炫芒与长虹贯日的冲天气势从那高高的山丘上飞驰而下,一路飞过,手中“无雪”宝剑冷厉的寒光平划而去,一道血河静静趟开!“将军,快住”副将呼唤着虽下令撤退自己却矗立原地的主帅。“姚副将,本将已没有退路了。”丁西回转头看着催促着自己的副将,这一刻,他的神情却是平静至极的。“将军……”姚副将看着主帅那样的神情,一股不祥的感觉在心头悄悄升起,那样的感觉似比眼前这强大的敌人更为可怕。丁西静静的拔出腰际悬挂着的佩刀,轻轻抚着这伴随自己厮杀了数十年的宝刀,神情竟是眷恋而温馨的。“本将无妻无儿、无家无室,唯有的便是这一把刀……”微微用力的握住刀柄,移首看向跟随自己三年的副将,“姚副将,待会儿本将将亲自迎敌皇王,那时他的注意力必会为本将所吸引,到时你领雷弩队……百弩齐发!记住,绝不可有丝毫犹豫,不论弩前是南国士兵还是……本将!” 1/41234下一页尾页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