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四十三、镜鉴 – 且试天下
2020
12-28

四十三、镜鉴 – 且试天下

“大王哥哥,都这么久了,为什么你一次也不让我上战场?”王帐中,兰息与丰苇正对弈,只不过棋还未下至一半,丰苇忍不住又旧话重提了。“大王哥哥。”丰苇见兰息目光只凝视着棋盘,似根本就未听到他的话一般,不由再次重重的唤道。“哦?”兰息稍稍将目光移至丰苇身上,但他的心思似乎并未落回丰苇身上,同样也未集中于棋局上。“你每天就是让这两个人守着我,根本就不让我上战场去,这样下去我怎么杀敌建功,到时候回家了,爹爹问我可有为大王哥哥分忧,难道你叫我回答:我每天都呆在帐中看书、练剑,再加吃饭、睡觉,其余什么也没有做?!”丰苇有些委屈的说着,有些怨气的指指侍候在一旁的双胞胎兄弟钟离、钟园,“哥哥,你让我上战场去嘛,我一定将那个白王活捉到你面前!”“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你的剑法可以胜过钟离,你的兵法可以胜过钟园,我就让你上战场去。”兰息眼光又落回棋盘上,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啊?唉!”丰苇闻言不由泄气,目光无限幽怨的射向那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心中又是恼又是鞋想他堂堂侯府公子却连这两个侍童也比胜不了!“真是让人讨厌啊!”这样的呢喃之语脱口而出。至于面对着丰苇怨怒的目光的钟离、钟园却是纹丝不动的静立着,只是当兰息目光移向茶杯时,钟离赶忙将香茶捧上,钟园则将银盘托起,当兰息饮完茶手一转时,那茶杯便落在银盘上。“对了,大王哥哥,风王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久没看到她了。”丰苇很快便摆脱了自卑郁闷,兴致勃勃的谈起了另一件事,“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正想给她看看,她一定会夸赞我的!”一边说着一边自我陶醉的想着。“喔,她嘛……她想来时便会来。”兰息似并不在意的淡淡答道,手指无意识的转动苍玉扳指。“唉,好想念她啊!”丰苇双手托腮,侧首遥想,目光朦胧,“风王姐姐笑起来最好看了,栖梧姐姐都比不上,而且她武功又脯文才又好,说话又风趣,穿着白色王袍之时风姿绝艳又高贵雍容,穿着银色铠甲之时英姿飒爽又风神俊逸,唉……若她不是大王哥哥的王后就好了……”丰苇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如自语,脸上也浮起痴痴的傻笑。“哎哟!”冷不防的额头上被拍了一巴掌。“大王哥哥,你干么打我?”“小小年纪就满脑子想着女人,长大了岂不要成一风流浪荡子,为兄当然得好好教导你。”兰息浅浅的、温和的雅笑着,白皙如玉的长指在丰苇眼前轻轻一晃,“你今天的功课就是将《玉言兵书》抄写一遍,将“射日剑法”练习一百遍!”“啊?”丰苇大脑还未能及时消化耳中所闻,待完全消化后不由凄厉惨叫,“怎么可以?《玉言兵书》有四百九十篇,我怎么可能抄完?!“射日剑法”一共八十一招,要我练一百遍,我的手岂不要断掉?!”“这样啊……”兰息身子微微后仰倚靠于软榻之上,抬手拨弄着塌边的一盆青翠欲滴的兰草,无限的悠闲与惬意,脸上挂着那可倾天下佳人芳心的雍雅浅笑。丰苇看着兰息,心思忽又转移了,暗暗的想着:大王哥哥长得真好看!而且这世上再也没有人的言行举止能如他这般优美至极!与风王姐姐真是世所无双的绝配!“那你就将《玉言兵书》背诵一百遍,将“射日剑法”的口诀默写一百遍。”兰息的话轻描淡写的落下。反应似乎慢半拍的丰苇在片刻后终于弄明了:“不要!这根本就没有变啊!大王哥哥,不如改成让我上战场杀一百个敌人好不好?”丰苇凄凄惨惨的恳求着,目光不忘投向钟离、钟园,盼着他们也略略施加援手,奈何,双胞胎却似没收到他传达的求助之意,目不斜视的关注着他们的主子。“丰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做了些什么。”兰息看着丰苇,带着少有的严肃,“你与其每天挖空心思想着怎么从钟离、钟园眼皮底下溜出去,不若在兵书、剑法上下功夫。钟离、钟园与你年纪相当,却可为汝师,你若再如此下去,那一辈子也别想超越他俩,更逞论是封将挂帅!”“不公平!不公平!”丰苇闻言却连连嚷着,半分反思的想法都没有,“哥哥你什么事也没做,可是你却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为什么我努力了还是赶不上你?!”“啊?”兰息料不到他有此言,一时不由是啼笑皆非,“我什么都不做?”“本来就是!”丰苇肯定的点头,目光崇拜热切的看着兰息,“在王都时,哥哥你养兰花的时间比花在政事上还要多,可是丰国却是六国中最强盛的!现在出征了,可是你每天也只是喝喝美酒、品品香茶,再加听听栖梧姐姐的歌,要么就是下下棋、画画画……便是风王也都亲自披甲上阵,你我可从没见你手沾过剑,更别说穿上盔甲去杀敌,可是偏偏整个白国现都已为我丰国所占,便是半壁天下都快为你所有!”“啊?”兰息愕然的看着一脸敬慕表情望着自己的丰苇,有丝尴尬甚至是有一丝丝狼狈的抬手摸摸鼻子,“在你眼中,我好象还真是什么也没做。”“哥哥什么也不用做,天下所有的事都会为哥哥自动完成!这便是这几个月来我得出的结论!”丰苇自豪的下出结语,脸上的神情似是颇为自得。“所有的事都会自动完成?”兰息低首,墨绸似的长发似流苏一般从两侧垂落,此时他已不只是摸摸鼻子,而是无奈的捂住了半张脸,道,“这就是你的结论?你该不会以我为……天啦……若是被那女人听到了,一定又会嘲弄不已的大笑:此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最后那一句因唇被手掌捂住所以有些含含糊糊。“哥哥,你说什么?”丰苇因为没听清楚追问道。“我说……”兰息抬首,神态已恢复从容优雅,“你这几月来一点长进都没,非但无以前的勤奋上进,反而变得懒散放纵,看来是我的教导不及王叔严格所致,因此我打算派人送你回去,以后还是由王叔亲自教导你为好!”“不要!”丰苇一听马上叫起来,一双手赶忙抓紧兰息,明亮的大眼满是祈求,“哥哥,我不要回去!我要跟随哥哥打天下的!”“既然不想回去,那就快回你的营帐做功课去!”兰息瞥他一眼,挥挥手,虽语气淡然,无形中却有一种压力令丰苇不敢再多言。“知道了。”丰苇放开手垂头丧气的起身,但当眼光瞟到一旁似是强忍着笑意的双胞胎时,眉头一跳,又一个问题浮上心头,“哥哥,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可不可以?”“说吧。”兰息可有可不有的点点头。“我昨天听到钟离、钟园在悄悄的议论着说什么东大将军领八万大军前往涓城讨伐风王。”丰苇诡异的瞅一眼脸色一变的双胞胎,“他们还说不明白王为什么不赶快出兵支援。”看着双胞胎有些发白的脸色,丰苇心头不由一阵惬意,总算出了一口被看得死死的恶气,“哥哥,我也想知道你既然知道风王有危,为何不派兵援助?”“哦?”兰息目光淡淡瞟一眼一旁的双胞胎,双胞胎顿时头垂得低低的,“那女……嗯,风王既然并未发信要求我出兵支援,其自是有稳胜之算,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1/41234下一页尾页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