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小女孩的游戏 – 世间百态
2021
02-24

小女孩的游戏 – 世间百态

摘要:醉意弥漫时,李小枝没忘记捂住自己的一只乳房——他们在开始之前,罗主任猥亵地把那张字纸,贴到了李小枝乳房上…… 一卖咖喱饼的想法,李小枝心里盘算了有些时日了,她打算晚上跟周亚克念叨念叨。吃过晚饭,女儿周艾艾伏在台灯下写作业。那盏卡通造型的小台灯,是周亚克专程去县城给周艾艾买回来的。之前,周艾艾总是借着一盏十五瓦的吊灯读书写字。吊灯离桌面远,周艾艾需要把她的小脸很近地贴上去,才能看清书上的字。周亚克说,这样日子久了,周艾艾的眼睛要落下近视的毛病,就去县城买了这盏精致的小台灯。周艾艾在西水镇念小学二年级,接送周艾艾上下学的工作,一直由周亚克承担着。周亚克不是周艾艾亲爹。周艾艾亲爹在周艾艾五岁那年,进城打工,一去就没回来。几个月前,娘带着周艾艾,从一个周艾艾还没来得及熟悉的城市,来到了这个没有山的村庄。跟这个村庄里的一个名叫周亚克的男人住到了一起。周艾艾搞不清娘跟这个叫周亚克的男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可周艾艾觉得这个男人不错,比以前娘带她投奔过的那些男人好得多。周艾艾喜欢这个叫周亚克的男人。周亚克去县城买台灯那天,李小枝代替周亚克,接送周艾艾到匿水镇小学。卖咖喱饼的想法。在李小枝看到学校门口卖杂货的老女人之后,突然地萌生了,就像妍妍的豌豆花,长久地开在了李小枝心里。那个老女人的货摊,是一辆摊开了车帮的旧三轮车。上面摆着些诸如棒棒糖、蛋黄派、米雪饼之类的小食品;放学的时候。从校园里冲出来的孩子们,犹如归巢的蜂群样,簇拥在老女人四周,举着三五角零钱,极不耐烦地催促老女人麻利一点。老女人看起来很笃定,每一笔小生意都做得非常仔细。李小枝花五毛钱,给周艾艾买了一片干吃面。李小枝看着周艾艾啃着干吃面的时候,突然就想到,如果在学校门口,摆个卖咖喱饼的摊子,应该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咖喱饼,那种形似北方“煎饼”的软饼,是云南境内乡云小镇独有的风味小吃。几年前,李小枝为寻她男人,辗转到了乡云小镇。李小枝幻想能在毒贩麇集、外来人口泛滥的乡云小镇,意外找到她的男人。但李小枝再一次失望。她没有找到她的男人,却被乡云小镇的咖喱饼迷住了。那种饼具有一种奇怪的味道,那种味道,山里长大的吃遍了山里各种野果的李小枝,从没有领略过。李小枝猜测里面掺了诸如罂粟之类的毒品,后来李小枝才知道,那种味道来自于“咖喱”——一种由很多样香料配制而成的酱料。乡云小镇有咖喱饼铺数十家,惟“锅盖饼铺”算是正宗。锅盖饼铺的老板是个雄族老鳏夫,他用两个月时间,教会了李小枝制作咖喱饼。后来,李小枝离开乡云小镇时,雄族老鳏夫不舍地叹着气,说,丫头,你不要领着一个孩子满世界跑了,世界这么大,你男人躲在哪个旮旯,你都找不着他。听我的劝,去内地随便找个地方,卖咖喱饼吧,它能养你一辈子。那时候,李小枝没有想到,在她又走过了许多城市和乡村之后,她会在这个叫西水镇的地方,有了卖咖喱饼的打算……有了这个打算的李小枝,在接下来的几天,坚持接送周艾艾上学。每天,李小枝几乎和老女人同时到达学校门口,然后,李小枝沉默着,看老女人将旧三轮的车帮摊开.把堆在一起的无数个纸盒和塑料袋摆好位置,然后,把纸盒和塑料袋的封口解开,亮出里面的杂货。老女人开始打点她的生意的时候,李小枝总是站在她身后.偷偷地计算着她的营业额。几天下来,李小枝基本能够估出老女人每天的营业额,大概在二百元左右,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计算,老女人每天的纯收入在一百元左右。李小枝想,自己能够挣到一半的营业额,至少也有五十元的收入。这个数字,叫李小枝信心十足。信心十足的李小枝,脸上藏不住兴奋。不时地就哼上几句山歌。周亚克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他只是看着李小枝的脸色红润而喜兴。这叫周亚克想到几个月前.他去s市接李小枝时的情景。那之前,他和李小枝并没有见过面,他们只是网友,qq聊得投缘。有一天,周亚克突然收到女网友的一条短信息:我即将抵达S市,请速来接站。周亚克匆匆赶到s站时,那列火车刚好进站。周亚克站在写有“九命猫”(周亚克的网名叫九命猫)的接站牌下,看见一对母女,拖沓着疲惫的碎步,像漂浮在湍流中的碎屑那样,躲躲闪闪地漂到他面前。周亚克看到她们母女的脸色是一样的憔悴,一样的灰颓。周亚克的第一句话.很想问问她们,走过了多远的路程,有几天几夜没有睡过觉了?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