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红衣乱 – 短篇言情小说
2021
01-07

红衣乱 – 短篇言情小说

摘要:我突然想自己酝一壶酒,按照记忆里青衣所说的原料,一杯鹤年贡酒是不是可以让我的心,不这么痛,不这么凉。 离开榕花山庄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再回去。多年来,榕花山庄的草木城池,那些沉埋湖底的尸首与罪恶,都是我此生无法忘记的梦靥。我要逃离这一切,所以我必须离开霍红衣。一半年前,霍红衣只是一副美人图中的传奇女子。图中的霍红衣抚琴邀月,绯紫色裙底衣衫轻浮在池水之中,身畔有三五个男子望影生怜,目光痴迷。画中女子嘴角有轻小弧度,似笑,又似轻歌。几月后,画卷流入江湖,掀起狂澜大波,并非是因画中女子绝色超群,而是画中那些三五男子,在画卷出现前日皆遭遇毙命。他们的身份乃是江湖五大门派之首,在画中个个目光痴迷技着本门神兵,可细看那画卷,五个喉脉处均有红索缠绕。一时间从未在江湖上有过任何名声的榕花山庄,突然就成世人闻风丧胆之地,一路路英雄自发前去讨敌,可每一次都消失在路途中,尸骨无影无踪。人们开始寻找这作画之人,按照画印笔风,找到了归隐田林数十年的画仙,可寻到人时,此人早已口不能言,手不能书。整个江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各门派掌门纷纷宣布联手,可每一次举兵征讨的门派都不及清晨就被血洗门院。在一处处火光血染的门匾上,都被清楚的留下了霍红衣的名字。霍红衣的名字迅速被人们铭记,有人说她就是画上那妖惑的女子,也有人说她只是一个幌子为了引开江湖人的注意。可是这内里所有的缘由,关于榕花山庄,或者霍红衣,只有我明白。这惨无人道的江湖屠杀从一开始也只是我酒醉后的一句话。我以为那样狂妄的醉酒之言,当今天下无人敢听,无人能从,可我到底小瞧了她。榕花山庄第六任掌门,霍红衣。二在街巷百姓的口中,霍红衣是长着青面獠牙的女魔头,他们用她的名字唬着家中不听话的孩子,而此时,我在酒馆里提着一壶鹤年贡酒痛饮。若我当真能够忘的了霍红衣的脸,又若她是如他们所说的万恶面目,我想我不会醉。我认识她到底有多少年呢,五年?十年?还是更加久远?那时她九岁,是南市百安馆里学习配酒的黄毛丫头,穿粗衣布鞋,头上梳两个高高的发髻,面容姣好,两只细细的胳膊忙碌在酒浆与稻谷盆里。是老掌门对她微微颔首,拍拍我的肩,说她,是可以日后接任山庄的人。我不解,皱着眉头看掌门,他轻笑,这小姑娘的名字叫做霍红衣,我查看她的出身及八字,八月初八午时降生的人,是可以将榕花山庄崛起于江湖的人,她的命格非常之硬,是为师数几十年没有遇到过的,是罕见的人才呀……掌门那席话说完的一个时辰后,百安馆从南市消失。一场大火烧掉了所有的房子及酒酝,是我从火海里将她救出来,瞬间倒塌的房梁与门窗灼烧着我的皮肤,我知道在我内心中燃烧着与那一样猛烈的火光,我想把她丢进火海,我不能接受跟随掌门十四年而要眼见别人坐任下任掌门。可我在抬头的那一瞬,看到了她的双眼。在熊熊的火光里她双臂紧紧缠住我脖颈,一对眼眸倔强又满载感恩,没有号啕大哭样的恐惧,没有抛弃生命样的怯懦,她只是死死地抱着我,双眼里映照着身后的火光。我幼小的生命中第一次有被征服的感觉,是整颗心猛地下沉又重新被提起,看着这一双眼我便义无反顾的重新奔跑在火海里。我想让她活下来,在那一刻里,在她的瞳孔中火光与我的影子重叠的那一刻里,我知道我可以死去,但是她要活下来。我们在火海中逃了好久好久,才终于看到了掌门一袭白衣的站在对面,他提着软剑,看着我抱出他指定的继承人,一张脸上有了久违的笑意。他从我手中接过她,却发现我们俩的左臂已经因为大火紧紧地粘连到了一起,血肉模糊。掌门的眼重新看向我,他说索为,你是否愿意此生永留榕花山庄?我有些迟疑,但看着掌门的脸,重重地点下了头。轻若柳叶般的软剑从我们手臂中间挥了下去,我听到了自己撕心的吼声。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