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妻子闺蜜的乳房 – 世间百态
2020
12-23

妻子闺蜜的乳房 – 世间百态

摘要:这时进来一个弱态似娇,目光流慧,穿一件粉色毛衣的女人,胸前鼓鼓的,我不觉眼前一亮,心里哎呀了一下。 (1)那天周日休息,妻子接了一个电话后,似不经意说了一句,“你记得叶婉吗?她得了乳腺癌!”我下意识的“哦”一声,没有反应。妻子又说了一遍,这次她提高的分贝。“啊!”听了她的话,我一惊,坐了起来,大脑仔细搜索了3秒,终于想起叶婉的模样来了。叶婉是妻子在北方老家的闺密,大眼睛,高挑的个子,肤白,体态盈盈,仪态温和。她是一个胸部高耸的女人,这一句我是不敢讲给妻子听的,想想都有些罪恶感。以前,叶婉与妻子是无话不说的,有时千万不要指望女人能保守秘密,然后妻子再将她的故事讲给我听,我虽说与叶婉交往不深,但是对叶婉的一切,还是了然于心的,甚至包括她的个人隐私。“然后呢?”我问妻子。妻子说:“这是要人命的病,只能做手术割掉了,能有什么好办法?保命要紧啊!”“那她惨了!你想,她才30岁啊!”我感叹道。一个视美丽为生命的女人,没有了乳房,身体上赫然出现了两个碗大的疤,这不啻是被判了死刑的!好多人都说身残志要坚,话说的轻松,那是没有发生在自已身上。可如果真“残”了,那里“坚”的起来啊!妻子思虑了半天,提议说:“你不是下周三去西安出差吗?要不我们一起看一下她,反正现在高铁也方便,顺便我们在西安旅游一下,我还真没有去过华清池呢?”妻子和我都是陕西人,很早就出来打拼了,对广州却要比西安熟悉的多,惭愧的很。“好啊!”,我为之一振,春天到了,携妻子回乡踏青是一件好事啊。我咋就没有想到呢?于是我们开始从网上订票,一起整理起了旅行背包来了。(2)一路无话,出了西安北站。一股古朴的味道迎面扑来,那粗犷恢宏的汉唐建筑,还有诱人的地方小吃,还有憨厚纯朴的乡音,我们顾不上这些了,急急打的去了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在住院部里,我们遇到了叶婉的妈妈,一个白发苍苍,眼神有些凄楚的老人。她见了我们摆摆手,然后小声说:“今早做了手术,人还没有醒呢?医生说不能打扰!”隔着重症室的玻璃,我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室内灯光荧荧,口鼻上戴着氧气罩,身上插满了监护仪的电线,旁边铁杆上挂着吊水瓶子,那墙边高悬的电脑屏幕一闪一闪的,有流动着蓝色曲线的上下波动,只有那墙边的氧气水瓶里不停的冒着咕咕的气泡。我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刚才她就躺在旁边手术室冰冷的手术台上。那四周的墙壁白的耀眼,有一群大夫围在身边,个个只露出两只眼睛,先是麻醉,再有护士接上各种闪光的仪器。这时主刀医生开始敲打着,询问着各种问题,慢慢的她就答不上来了,隐隐的没了知觉,手臂脚踝被固定起来了,感觉好象上了凌迟的刑场,然后眼皮耷拉下来。那女人的意识多少还是有一点点残存,感觉有人象用圆珠笔在自已胸口上写字,有一丝刻骨铭心的疼痛。手术结束以后,那两块死肉被扔在铁盘子里,然后她昏天黑地的睡了,等待她的将是再一次新生。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