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0回 嘉帝选皇后得妖女岭王派梅萨取法物 – 格萨尔王传
2021
01-13

第60回 嘉帝选皇后得妖女岭王派梅萨取法物 – 格萨尔王传

在离岭国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美丽的国家,人们把她叫做嘉地。嘉地有位天封的皇帝噶拉耿贡,拥有十八个部落。国中内臣万千,外臣无数,宫中嫔妃一千五百人,只是还没有皇后。有一天,大臣们商议着要给皇帝选一位美女做皇后。大臣哈香晋巴说:“大恩大德的皇帝选皇后,应该选一位族姓高贵、容貌俊美、人品超群,像仙女一样的美人。”这样的美人到哪里去找呢?大臣们悄悄议论,赤雪丹巴说:“皇后不仅要让皇帝称心,还要能为众生施恩造福,保护本国的江山,这样的美人只有到龙宫中去寻。听说龙王还有一位公主叫尼玛赤姬,生得俊美无比,若能把她娶到宫中,一定能使皇帝称心如意。”大臣们都说龙女是个合适的人选,但是怎么才能娶到龙王的公主呢?大臣们想呵想,终于有了主意。嘉地能下海的人被秘密地召进王宫,大臣们让他们带上黄金、白银、松石、珊瑚、绸缎、茶叶、檀香木,还有大象、骏马、牦牛等,去见龙王。下海的人们将这些东西放在木马上,向海中划去。求婚的人到了龙宫,向龙王献上礼物,说明来意。龙王不仅答允,还给公主陪嫁了许多珍宝,派了五百个龙女陪着公主浮出海面,跟迎娶公主的人一起乘着木马朝岸边划。木马上岸后,被嘉地臣民百姓迎进宫内。一见这位来自龙宫的公主,皮肤赛白螺,面目似花朵,腰身如杨柳枝条,袅袅婷婷,皇帝甚是称心。龙宫的公主遂被封为皇后。这样俊美的皇后,如果让嘉地百姓们看见,就会遭眼魔;如果让人们议论,就会遭口魔。为了不让人们看见她、议论她,尼玛赤姬皇后只得紧闭宫门,隐居深宫之中。所以,嘉地的百姓只知他们有一位美丽非凡的皇后,却从来没有见过她。过了几年,皇后生下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取名阿贡措。皇帝噶拉耿贡为庆祝公主的降生,在都城举行盛会,各地艺人纷纷来到都城献艺。有耍魔术的、跳舞的、唱歌的、赛马的、射箭的,各种技艺应有尽有。都城一片欢腾。这时,天神、龙神和念神占得一卜,得知尼玛赤姬乃是九个魔女血肉中分化出来的。三界神商议说:若不将这个妖妃的阳寿赶快收回,将来她将成为人们的生命之主,主宰人们的生死大权。于是,天神、龙神和念神分别变作跛子、瞎子和哑巴,赶着一头驮牛、一头毛驴,来到皇后居住的寝宫门口。三个人把牛和毛驴拴在一起,然后表演起来。哑巴翩翩起舞,瞎子放声高歌,跛子变起魔术。周围聚集了不少百姓。三人耍闹了一会儿,就开始乞讨吃食:“请赐给哑巴、瞎子、跛子一点儿吃食吧,请给够吃一年的吧!如不给够一年吃的,就给够吃一个月的吧!如不给够吃一个月的,就给够吃一天的吧!祝愿皇后有温火暖身,祝愿皇帝长寿如山。”三人的喊声越来越高,听得人们的耳朵快被震聋了。京城的人们听这边如此热闹,纷纷聚拢来看。皇后尼玛赤姬也被这喧闹嬉戏的声音所吸引,步出宫门来看。聚在宫门的百姓们第一次看见美丽的皇后,惊奇地议论着:“哎呀呀,我们的皇后真美呀,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出奇的美人呀?”“真是天仙一样的美人呀!”……嘉地的百姓们对他们美丽的皇后看了又看,说了又说,等到皇后想到自己不该出宫,已经晚了。当天晚上,皇后中了口魔和眼魔,从此一病不起。皇后患病以后,只有皇帝和公主陪她住在深宫,任何人不得前往谒见。一晃三年过去,小公主阿贡措已经六岁了。这天,阿贡措为父皇母后送茶,隔着门帘听父皇和母后正在说话:“皇后呵,为了让你的病体康复,我敬神作法事,国库里的银钱花了不少,可你的病怎么还不见好呢?”“我的病呵,不要说花国库的银钱,就是把嘉地的银钱全部花尽,也治不好呵。”“那我该怎么办呢?”“没有办法,我必须死去一次。我死后,小女儿太小,执掌不了国政。皇帝年纪不太大,还可以与别的妃子生养一个太子。只是,只是苦了我的女儿了。”皇后说罢泣不成声。“皇后不必伤心,我可以向文殊菩萨起誓,给女儿招一位外国太子为婿,由女儿执掌国政。可没有皇后你,我怎么活下去呢?”皇帝也哭了。“如果皇帝真的不肯舍弃我,那么,按照我说的办法做,为妻我就能死而复活。”“快说,只要爱妻能陪我,要我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死后,请皇上用绸缎把我的尸体包裹起来,趁尸体还温热赶紧放进一间光线无法透入的房子里。同时,皇上要把太阳关进金库,把月亮关进银库,把星星关进螺库;天上的鸟不准飞,空中的风不准吹,水中的鱼不准游;还要把连接嘉、岭之间的金桥砍断,使嘉地的货物不得运往藏地,藏地的货物也不准运往嘉地。我要用三年的时间恢复血脉流动,用三年的时间生长肌肉,用三年的时间调和气脉,生长筋骨。九年后,为妻我就会复活,而且将比现在更加美丽。到那时,我就可以和皇帝永远共享快乐了。”皇帝噶拉耿贡好生奇怪,从没听说死人能够复活,这皇后是个什么人呢?复活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爱妻,你为什么能够复活?”“因为我的父亲是恶魔,我的母亲是罗刹,所以我有铁一样的生命。待我复活后,将成为世间命主,佛法的仇敌。”噶拉耿贡一听这话,心中害怕:“那,有什么阻止你复活的办法吗?”“岭国的国王格萨尔,他若知道我死,就会用烈火焚化我的尸体,为妻我就不能活转来。所以,请皇上务必不要将我死去的消息传扬出去,更不能让岭国人知晓。”噶拉耿贡对皇后的话虽然将信将疑,却又不能不照办。俗话说得好:上师的命令,父母的教诲,妻子的知心话,不听要受苦。皇帝和皇后的话被门外端茶的小公主阿贡措听得一清二楚,并牢牢记在心里,只是没有告诉别人。十二月二十九日,皇后尼玛赤姬死去。按皇后生前的吩咐,皇帝将皇后的尸体裹好放入一间密室。为了不让她的体温散失,噶拉耿贡日夜与尸体睡在一起,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皇后的尸体。自从皇后死去,嘉地就失去了阳光。噶拉耿贡终日陪伴皇后的尸体,不理朝政,臣民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小公主阿贡措心想:我母后原来是个妖女,她死后嘉地百姓都在受苦,如果复活会给百姓带来更大的灾难。怎么办呢?小公主非常焦急,就把皇后死前对父皇说的话告诉了嘉地七姊妹。七姊妹一听大惊。原来使百姓遭难的是皇后的妖尸,应该除掉这妖尸才是。于是,七姊妹与小公主商议要去岭国请格萨尔大王。但是,皇帝有令,任何人不得将皇后的死讯传扬出去,违者就要丧命。七姊妹给小公主出主意,让她去父皇面前请假,说去五台山为母后焚香斋戒,到时候就有办法给格萨尔大王送信了。见女儿如此孝顺,噶拉耿贡很高兴,答应公主去五台山。但只能去三个七天,误期而归要受处罚。小公主与七姊妹来到五台山,在文殊菩萨像前摆上供品,祈祷后,公主阿贡措就要给格萨尔大王写信。七姊妹忙拦住她,俗语说:“白天不要去偷盗,山上到处是眼睛;黑夜不要乱说话,地上处处有耳朵。”这封信必须在夜里写,用金线绣在黑缎子上面,方才保险。小公主和七姊妹夜间绣好,然后召来长命鸟鸽子次仁措三兄弟,让他们把信送往岭地,最好直接交给格萨尔大王,见不到大王,也要交给他的得力大臣。眼看着鸽子三兄弟朝岭国飞去,小公主阿贡措和七姊妹才返回嘉地。岭国的格萨尔大王正在闭关静修。当东方开始亮起来的时候,窗口忽然射进一道白光,白光周围香烟缭绕,格萨尔凝神望去,见白云翻滚的云缝中,现出一顶五彩伞盖。伞盖下,天母朗曼噶姆骑着白狮,牵着青龙,手拿小鼓,小铃叮当作响,对格萨尔预言说:“嘉地的皇后尼玛赤姬已死,留下妖尸害人,倘若让她复活,就要与众生为敌。今年内如不把她的尸体焚毁,待她得了铁命就会误时机。赴嘉地的时刻已经来临,快去给嘉地皇帝解忧虎。重开通往嘉地的路,把嘉地的货物运往藏区。天上的鸟儿空中的风,会给你带来嘉地的消息,快快把岭部众英雄召集,每道关口要防守严密。”说罢天母逝去。格萨尔翻身坐起,对身旁的珠牡说:“珠牡呵,不要贪睡快快起。快把祖传十八代的松石首饰戴在头上,快把祖传十八代的锦衣穿在身上,快去向天、龙、念神煨桑,向玛沁邦热神山祈祷,向荒山饿鬼布施水食,再把浓浓的奶茶熬好,把甘甜的美酒端上,我要召集众英雄议事,然后去嘉地灭妖尸。”珠牡一直呆呆地听大王的吩咐,一听大王又要只身去嘉地焚妖尸,心里像被针刺了一样疼痛。她又想起当年大王单人独马去北地降魔,自己被霍尔王抢走的事来。珠牡立即起身,从护身佛盒中取出十八条青色哈达,又斟了满满一银碗酒,献给大王:青色哈达献给您,劝大王不要去嘉地;九色甘露献给您。请大王饮后安睡去。珠牡一离开大王您,欢乐就被浓云遮蔽;岭国内部会争权力,父子兄弟相互为敌。格萨尔的心已被天母的预言占据,对珠牡的话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反倒训斥她说:“女人的胸怀要像大滩般宽广,像杆箭般正直,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语,不要多嘴,快去做你该做的事吧。”珠牡无奈,知道再说无益,只得照大王的旨意行事。太阳当顶的时候,岭国众英雄已经聚齐,雄狮大王高踞宝座,对众位英雄说:“天母给我降预言,命我去远征嘉地。那里的人类和生灵,全被罩在黑暗里。嘉帝忧愁守妖尸,我要为他解忧虑。英雄们速去各路口,观察鸟儿和风儿的踪迹,不论谁得到了嘉地的书信,都要快快呈交不得误时机。”雄狮大王讲完,总管王将岭地众英雄一一分配去巡山查路,等候嘉地的消息。丹玛和晁通二人被派到嘉、岭两地交界的砂山巡察。两人一直等了七天,好不耐烦。丹玛打了一头野牛解闷,晁通一心想吃那鲜牛肉,倒把正经事搁在了脑后。一直到了第八天中午,从白云路上飞来三只鸽子,在砂山上空盘旋。晁通一见鸽子,立刻装出勤快的样子,上前给丹玛备上马鞍,暗中却把马肚带弄成将断未断的样子,然后让丹玛射一支不致伤着鸽子的箭,唱一支动听的歌儿,这样鸽子就会把信投下,他们的事就算完了。丹玛跨上坐骑,唱了一支歌,手中箭刚要射出去,马肚带突然断了,丹玛一下子从马背上跌下,昏了过去。就在这时,三只鸽子投下金信,然后匆匆飞走了。晁通快步上前,将信捡起,背着丹玛拆开,取出压信礼品珍珠串和丝绸哈达,顺手藏在一个旱獭洞中,洞口放一白石子为记号,然后把信封好,来到丹玛跟前,丹玛已经从地上坐起,一见晁通手中的信,好生奇怪:“这信是从嘉地来的,怎么没有压信的礼物呢?马要吃草料,人要吃粮食,信要有压信礼物,嘉地人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呢?晁通呵,这样的信只有你敢呈送大王,我是没有这个胆量的。”晁通一听丹玛说他不敢向雄狮大王呈上金信,立即说:“满口的牙齿最好不要弄缺,好事情不要弄坏,你不要乱说,信由我呈给大王好了。”晁通拿着信回到达绒部落,生怕露了底细,吩咐手下六个咒师祭鬼七天,然后投放施食。就在第七天投放施食的时候,被英雄秦恩碰上了。秦恩见晁通领人在投放施食,知道他定无好事,就责问他为什么要念咒投施食。晁通本来心中有鬼,这一问,更吓得四肢发抖,急忙编了一套瞎话,说他这是为岭地消灾,为大王祝福。并且虔诚地对秦恩讲了得到嘉地没有压信礼品的空信,丹玛不肯呈递大王的事。秦恩一听,立即说,大王是个视黄金如粪土的人,他怎么会计较有没有压信礼物呢?然后与晁通一起来见格萨尔大王。格萨尔大王接过晁通呈上来的信,刚刚夸奖晁通得信有功,就把眉头皱了起来。原来,这封信他不认识,不如道上面写些什么,众英雄传看了一遍,也没人能读得出来。雄狮大王有些焦急,宣布谁若能读此信,将得到九十九倍奖励,若有人会读而隐瞒,将得到九十九倍处罚。雄狮王的令一出口,晁通就向格萨尔大王禀道:“大王,请恕我多嘴,我若不说,恐违背大王的旨意;我若说了,又怕违背王妃的心愿。那信是从嘉地来的,收信人是格萨尔大王,能读此信的人却是白度母转世的王妃珠牡。”珠牡一听,皓月般的脸上罩上了几朵乌云。心想:“哪里有坏人,哪里坏话就流传;哪里有腐食,哪里的臭味就熏天;哪里有晁通,哪里的事情就不利。坏东西经常和坏人碰在一起。这晁通真不是个东西,偏生在此多嘴。欲待不念此信,又怕大王生气;若要念了此信,大王就不会安坐在岭地。”珠牡犹犹豫豫地接过此信,说:“头上的耳朵本是两片皮,听不听完全由自己。”然后开始念信:……父亲森伦活着的心头肉,母亲郭姆活着的心头肉,王妃珠牡活着的眼珠子,快到嘉地去!惯会玩弄幻术的巫师,精通佛法教义的上师,善于观察变化的谋士,快到嘉地去!百个美男子中的最美者,百个掷骰人中的优胜者,百个大力士的粗臂膀,百个神箭手的尖顶子,百个能言善辩的巧舌儿,百个善于挤奶的大拇指,……快到嘉地显绝技!珠牡念着信,岭地君臣得知嘉地有妖尸作乱,需要岭国去帮助降妖,但信中写的降妖人却使君臣不解。另外信中所说的降妖所需器物更是奇奇怪怪。有绿松石发辫,白松石发辫,红、黄、青松石发辫,还有珊瑚袈裟十八件,彩虹靴子三十双,能开能合的吹火口袋,能使水沸腾的石头罐,没有节子的鞭麻要九庹长,没有裂缝的木炭要有马头大。一碗雄仙鹤相斗流出的血,一碗雌鹤悲鸣流出的泪,一尾头上长鬃的毒蛇,一团红黑色獐子油,一根一肘长的虱子骨头,一杯蚂蚁的鼻血,……更要有能克敌降妖的竹子三节爪,……珠牡念完,众英雄傻了,格萨尔也呆住了。这些东西,别说看见,连听也是第一次听说。到哪里去找?到哪里去寻?见大王闷闷不乐,珠牡心中得意。这下可难住大王了,这下大王可以不必离开岭地了。见雄狮大王被难住,王妃珠牡面露得意之色。总管王心想,我若不把话讲明,误了降妖的时机,必给嘉、岭两地留下后患,到时后悔也晚了。于是,老总管绒察查根拄着檀香木拐杖走了过来,将珠牡所念的信一一讲给格萨尔和众英雄们听。众人听罢,恍然大悟。知道了应跟随格萨尔去嘉地的诸位英雄的名字。但是,那些降妖的法物呢?到哪里去寻?老总管一指大臣秦恩和王妃梅萨,说他俩知道这些法物在什么地方。秦恩说:“这些法物都在穆雅国,但穆雅与岭国有仇,恐怕不会借东西给我们,如何得到法物,还望大王明示。”梅萨站出来说,她愿与岭地七姊妹一起去穆雅取竹子三节爪。格萨尔大喜,嘱咐她们要格外小心。梅萨一笑,对大王说:“我们去的时候不能显露人身,要变成飞鸟,才能成功。”说罢,梅萨与珠牡等岭地七姊妹变成七只鹫鸟,向穆雅国飞去。七姊妹到了穆雅国,梅萨很快就找到了竹子三节爪。七姊妹高高兴兴地往回飞,当飞到贡日安庆大雪山脚下的时候,落在一个坛城边的大滩里稍事休息。珠牡显得异常兴奋,因为要找的法物那么容易就拿到了,现在应该把羽衣脱下,恢复人形,痛痛快快地玩玩。她把这意思一说,几个姐妹欢呼雀跃,纷纷现出人形,在大滩上跳起舞来,梅萨想拦已经来不及了。一个骑大鹏鸟、面色铁青的卫士站到她的跟前,说:“梅萨绷吉,我是穆雅国守门的岗吉赤杰小王,你们是怎样跃过穆雅十八座山岗、十八道石崖关卡的?现在到了我的领地,若不把那万钧雷霆大磐石砸到你的头上,那才是怪事。”说着,就要向梅萨扑过来。惊恐之中的梅萨,在心里盘算了二十五回,想出了十八个主意:“岗吉赤杰王呵,我一生的经历你是知道的,幼时是父母亲的娇女,长大后做了北地鲁赞王的妃子。自从鲁赞被格萨尔降伏,我被带到岭国,做了格萨尔大王的妃子。大臣秦恩仍留在北地,我们分别的时候,他曾对我说:‘我们的大王被杀死了,要想办法报仇呵!’我今天来穆雅,是因为听说岭国与穆雅有前仇,穆雅王死在岭地人之手,所以我想和穆雅国交个朋友,希望穆雅与北地人联合,一起向岭国复仇。”梅萨说着一指珠牡等六姊妹,告诉岗吉赤杰,那几个玩耍的女子,并不是凡间姑娘,而是下凡游玩的仙女。那珠牡一听梅萨的话,哈哈大笑:“守国门的卫士呵,梅萨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我是嘉洛·森姜珠牡女,是格萨尔的大王妃,人人都说我珠牡生得美。我向前走值骏马百匹,向后退换取犏牛百头,吐一口气值茶百包,开口一笑值羊百只,百个男子看了眼望直,百人女子见了全叹气。我们是格萨尔大王派来的,为寻找一件穆雅的法物,给大王带到嘉地降妖去。”岗吉赤杰一听珠牡这番话,恼羞成怒,立即抖开人皮口袋,将七姊妹统统塞进袋内,进宫去见大王玉泽敦巴。玉泽敦巴与岭地人有杀父之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立即吩咐卫士将珠牡、乃琼、拉姆玉珍、仁钦措、晁牡措五姐妹的脊椎骨上钉上四十九枚铁钉,十个指头上钉上十枚铜钉。因为玉萨格措是嘉察的妻子,没有受刑。梅萨曾做过鲁赞的妃子,也没有受刑。眼见五姐妹受折磨,痛苦不堪,梅萨心中实在难忍。她来到穆雅王玉泽敦巴和两个弟弟玉雏敦巴、玉昂敦巴面前,为姐妹们求情:对懦弱妇女任意施酷刑,对强悍的敌人不一定能制服,骑在毛驴背上挥鞭算什么本领?在妇女面前逞凶不算威风。“大王呵,岭国和穆雅,应该讲和睦,我们是无罪受苦的妇女,请大王看在梅萨的面上,多多饶恕。”穆雅王见梅萨为珠牡等姐妹讲情,心中不悦:“梅萨,男子应该有志气,女子应该有骨气,你的伴侣鲁赞王被格萨尔所杀,你应该报仇才对,怎么还要与岭地和解呢?”梅萨心想,这个玉泽敦巴最不好对付,应该把他支走,事情才好办。于是对穆雅王说:“我和大臣秦恩商量过,是要报仇的,如果穆雅与魔国联合起来,战胜岭国就容易了。”玉泽敦巴问梅萨用什么办法使两国联合,梅萨说最好大王亲自去一趟北方魔国,大臣秦恩正在那里,如果你们联合起来胜了岭国,大王就是你玉泽敦巴了。穆雅王喜不自胜,忙不迭地骑上木制长翼大鸟去了北地。见玉泽敦巴走了,梅萨告诉玉昂敦巴,她曾占卜问卦,今生命中注定要为玉昂敦巴奉茶整衣,终生作伴。玉昂敦巴见美若天仙的梅萨要给他作王妃,喜出望外,连忙把归自己掌管的十八个库房钥匙交给了梅萨。梅萨将库房一一打开,细细查看,在一只檀香木的箱子里,发现了一块用各种丝绸包着的蛇心檀香木。玉昂敦巴告诉她,这檀香木平日无用,但格萨尔若到嘉地,可用它防治瘴气。接着,梅萨发现了红黑色獐子护心油,铁牛等降妖法物。梅萨把这些东西都一一记在心里,然后请求玉昂敦巴允许她给岭国的姐妹们送点吃的。玉昂敦巴将钥匙交给梅萨,先自回宫了。梅萨打开门,先把钉在姐妹们身上、手上的钉子取出,然后取来吃食、白鹫羽衣和库房中的法物,让她们吃饱喝足,拿上法物,快快离开此地回岭国。并让珠牡告诉大王,她现在用计骗了穆雅王三兄弟,还要继续留在这里。珠牡等六姊妹顾不上多说,匆匆离开穆雅,飞回岭国。那穆雅王玉泽敦巴听了梅萨的话,来找北地的大臣秦恩。已经回到魔国的秦恩一听玉泽敦巴的声音,就知道是穆雅王到了。梅萨走后一直没有消息,不知这穆雅王到此做什么。秦恩想借此机会打听一下梅萨的消息,立即出帐迎接。玉泽敦巴把梅萨所说的话统统告诉秦恩,要求两国联合向岭国报仇。秦恩猜到这一定是梅萨用计骗穆雅王,那么,梅萨等七姊妹在穆雅国一定遇到麻烦了。这样一想,秦恩忽然紧张起来,立即答应玉泽敦巴联合进攻岭国的要求,请玉泽敦巴大王先走一步,他率北地兵马随后就到。玉泽敦巴乘兴而来,盛兴而归,好不喜欢。他要立即聚集穆雅兵马,只等秦恩一到,立即发兵。送走了岭地六姐妹,梅萨心里一直不踏实。俗语说:“偷盗者心里没有神,扯谎者的谎言没有底。”虽然一时骗了玉泽敦巴,但是大臣秦恩能懂得自己的意思吗?如果把自己的话当了真,可就误了大事了。梅萨心中忐忑,举目向北面风口望去,只见玉泽敦巴乘着木鸟从北方回来了。梅萨忙把玉泽敦巴迎至宫中,右手执金壶,左手拿银碗,斟满美酒,敬献给穆雅大王洗尘。玉泽敦巴心中高兴,将酒一饮而尽,告诉梅萨,已经见过大臣秦恩,并约定三个七日后在穆雅国聚齐,然后两国同时出兵。梅萨一听,悬在心中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忙服侍穆雅王回宫歇息。大臣秦恩火速前往岭地向雄狮大王格萨尔禀报穆雅国要向岭国进攻的事。格萨尔听罢,问秦恩此事该怎么办。秦恩说:“我打算本月十九日带着魔军到穆雅国,把穆雅的军队引到岭地来。我和梅萨用红旗作标志,穆雅军马用黑旗作标志,请大王将兵马埋伏好,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将穆雅军灭掉。”格萨尔点头应允,命秦恩速去。玉拉在旁边提醒大王:“到穆雅须经十八道雪山险关,徒步行走是无法通过的。”格萨尔取过几根绿色马尾,让秦恩带回北地,系在魔军腰上,靠马尾的神力,可顺利到达穆雅。秦恩依旨办事,果然在原定的日子里到了穆雅国。玉泽敦巴王十分高兴,吩咐梅萨备酒款待。玉昂敦巴见哥哥要讨伐岭国,心中不安,劝哥哥不要冒此风险,世间还没有人敌得过格萨尔。秦恩一听此话,故意说:闭起眼睛,灾祸照样临头;塞起耳朵,惊雷照样炸响。“怕岭国也无用,格萨尔照样会来进攻。”玉泽敦巴主意已定,并不理睬弟弟,决计带岗吉赤杰小王与北地魔军合兵一处,向岭国进攻。穆雅国本来就人稀马少,加上有秦恩的魔军作内应,就更加不堪一击。与岭国交战没有多久,玉雏敦巴被丹玛射死。穆雅王玉泽敦巴也被格萨尔抓在手里,上下左右乱甩。玉泽敦巴后悔了,后悔不该有此一行。他真心地向雄狮王忏悔:“赡部洲的格萨尔大王呵,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得见,我玉泽敦巴虔心向您忏悔!穆雅国有稀世珍宝,我愿将这些珍宝献给您。我们兄弟三人中,玉昂敦巴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对大王您也有忠心,但愿您不要伤害他吧。我平生造下许多罪孽,只求死后不受地狱之苦,请大王把我引渡到净土!我玉泽敦巴感恩不尽。”格萨尔见他真心悔过,大动恻隐之心,遂将他无痛苦地引渡到了清净国土。岭地君臣商议还要去穆雅国取回其它降妖之物。秦恩要将玉泽敦巴的木雕修复,给大王骑乘,格萨尔一摆手,说那木雕本是神鬼魔类所用,对有形人等不能用,还是骑宝驹江噶佩布飞越雪山前去取宝。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