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57回 格萨尔亲征降恶魔骡子城归顺献宝藏 – 格萨尔王传
2021
01-13

第57回 格萨尔亲征降恶魔骡子城归顺献宝藏 – 格萨尔王传

尼玛赞杰和赞拉逃回了穆古王城森格劲宗。王妃协赛卓玛因为受到岭国保护神所施的咒术,身体有些不适。迎接尼玛赞杰王的只有公主和一些守城大将。穆古王见所剩的大将象黎明前的星星一样稀少,公主也是形孤影单,面色憔悴凄楚,尼玛赞杰王禁不住潸然泪下。君臣、父女只有唏嘘哀叹,悲伤不已。一连过了几天,尼玛赞杰王一直未出寝宫,他在细细思谋着今后该怎么办。王妃和公主极力劝他投降岭国,告诉他这是唯一出路。尼玛赞杰也不是没动过这个念头,因为这仗实在难以打下去,取胜更是不可能的事。可堂堂穆古大王若投降岭国,岂不是要在世上留下恶名,让后人耻笑?与其苟且偷生,不如战死疆场,留下美名,让后人传诵。尼玛赞杰决定与岭军拼个高低,比个输赢。他又将为数不多的大臣和战将召在一起,告诉他们要誓死抵抗岭军。大臣和战将们无言以对,唯有听命于大王。穆古王命赞拉为主将,将各路兵马重新调配,然后大宴群臣众将,对天盟誓,与森格劲宗城共存亡。攻克达茂宗城的第二天,岭国大军住进了城堡。丹玛和辛巴将达茂宗的财物全部搬到东门,分给有功将士和臣民百姓。王子扎拉聚集众英雄,准备即刻向穆古王城森格劲宗进兵。老总管捋了一把胡须,对王子说:“岭军到穆古两年半,攻克了三座城堡,杀死了穆古勇士八十名,取得的胜利不算小。现在要去进攻穆古王城,但是天神预言:降伏穆古骡子城一定要格萨尔大王亲自出征。在大王到来之前,我们最好暂不出兵。昨夜我老汉得一梦,梦见穆古阴山岩洞里,藏着宝物白大米。这是降伏穆古的物品。我们应该先把这宗宝物取到手,等雄狮大王来到,将宝物献给大王,穆古王城立即可破。”“那么,怎样才能得到白大米呢?”王子问。“是啊,穆古阴山在哪里?山洞在哪里?”众英雄有些不解,纷纷请总管明示。“阴山好找,山洞也好寻,只是这寻宝物的英雄要选好。”老总管故意把声音放得很低。王子扎拉有些焦急:“总管王爷爷,您就讲吧,要谁去,谁就去好了。”绒察查根闭上眼睛,唱道:明日是取宝的好时机,取宝之人要听仔细。宝物的主人是罗刹女,达绒晁通王要建功绩。取宝还需七个人,辛巴、噶德和丹玛,东炯、曲珠和森达,阿达娜姆也同出发。八位英雄八匹马,取来大米白花花,降伏穆古靠此宝,雄狮大王需要它。第二天,八位英雄披挂整齐,前去取宝。岭军也从达茂宗城出发,行至距森格劲宗还有一天路程的柏树滩住下了。八位英雄按照老总管的指引,走了两天半,在离阴山不远的草滩上停住了。八个人又饥又渴,想在这里歇息歇息,再去寻宝。丹玛和森达、东炯去狩猎,其他人留下烧茶。丹玛等三人走了没多远,遇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拄白铁拐杖,坐在一块石头上。丹玛上前问:“老人家,您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呀?”“问我吗?听说今年岭军到了穆古骡子城,我是去见格萨尔大王的。可我走了好多天,已经累得不行了。好汉,能不能给点儿吃的?”老者哆哆嗦嗦地想站起来,却又站不稳。丹玛忙对他说:“您想见格萨尔,就快去柏树滩吧,岭军就在那里。我们也是过路之人,哪有吃的给你?”老者见丹玛他们不给吃的,缠着不让他们走。丹玛哪有如此耐心,拔出弓箭说:要是再纠缠,就叫他一命归天。话刚说完,那老者倏然不见了踪影。丹玛好生奇怪,只因腹内空空,饥肠辘辘,顾不得再多想。三人急急忙忙往前赶,在前面的山岗上每人猎了一只獐子,又急急忙忙往回赶。走到刚才路遇老者的地方,又见三位漂亮姑娘坐在那里唱歌。一见丹玛等三人,忙站起来给他们敬酒:“三位好汉到哪里去?马上驮的是什么?在这里歇息歇息,喝碗酒吧。”三人疑惑,没敢喝酒。森达说:“看来你们是给成百上千的过路人敬酒的女人,我们不喝你们的酒。”三位姑娘缠住不放,一定要让他们三人饮酒。丹玛忽然发现,马上的獐子不见了,心中奇怪,此地没有别人,这偷窃的事定是三位姑娘所为。丹玛大怒,正要上前揪住姑娘问个仔细,三位姑娘又不见了。丹玛等三人好不懊丧,悻悻然返回草滩。见他们三人空手而归,辛巴等人觉得好笑:“你们三人带着弓箭去,却空手而归。晁通王空着手去,却带着许多猎物而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呵?”丹玛见辛巴等人捧着獐子腿吃得正香,知道是晁通捣鬼,幻变出三个姑娘与他们纠缠,乘机偷走了獐子。欲和晁通讲理,又觉没意思,既然有吃的,何必再费神吵闹?吃罢喝罢,天色已晚,八英雄支起帐篷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们才来到阴山下,在一块巨石旁边,见到十个美丽动人的姑娘,有的在烧柴,有的在采花,有的在唱歌,有的在抚琴。姑娘们见到了八位英雄,忙请他们喝茶歇息。辛巴正要问姑娘的来历,那唱歌的姑娘已讲了出来:我们是天上的空行母,今天到此来游戏。你们这群英雄汉,要到什么地方去?田野的禾苗没有晒干,降下甘露是前世的缘份;林中的树木没有落叶,飞来杜鹃是前世的缘份;美丽的姑娘没有出嫁,遇见男子是前世的缘份。金银珠宝我们有,丰盛衣食不用愁,好汉若有意随我们去,今生来世乐悠悠。看这些姑娘的举止言行,辛巴断定她们不是善良女子,恐怕是罗刹女的化身吧。辛巴与丹玛悄悄耳语,又示意众人小心从事,切不可上当。唯有晁通见了美貌的姑娘,就像脚底生了根一样挪不动步。他才不信这些天仙似的女子是什么罗刹女的化身哩!如果能把她们都娶过来,那,那才不枉活这一世。晁通叭哒着嘴巴,对姑娘们说:“你田里的禾苗干枯,我作甘露来滋润;你树木的枝繁叶茂,我作杜鹃来栖息;你们妙龄少女未成家,我愿娶你们作主妇。”晁通的话音未落,姑娘们变了脸:“敌人来到家门口,老太婆也要把弓箭拿。我罗刹女在这里等候多时,嬉笑玩耍不过逗个闷子。你这个岭国乞丐也想娶我,先拿你的命来作聘礼吧。”说罢,十个美丽动人的姑娘突然变作一个面目狰狞的罗刹女。上嘴唇触天,下嘴唇碰地,舌头上下颤动,一对奶子甩向后背,头发摆来摆去,像无数条毒蛇在晃动。岭国八英雄吓了一跳,正不知所措,那罗刹女又变化出无数个模样相同的罗刹女,将八英雄团团围住。晁通大叫一声,昏了过去。丹玛等人忙执剑在手,准备厮杀。只有噶德一人,并不惊慌,念动“冰雹咒语”,说声“变”,将自己变成一个身材高大、勇猛威武的护法神,那数不清的罗刹女,立即像彩虹一样,消逝了。七人带着昏迷的晁通继续往前走,到了岩山脚下,见一座像鼻似的山峰上,盘踞着一只斑斓猛虎。那虎一见到岭国英雄,猛吼一声,把尾巴乱扫了几下。猛虎这一声吼,别人倒还不觉什么,却将晁通惊醒了。晁通一睁眼睛,并不承认自己刚才是被罗刹女吓昏了过去,却说是为降伏罗刹女而修炼“无畏定”。森达一语戮穿了他:“如果没有噶德,不要说‘无畏定’,就是‘死亡定’怕也来不及修理!”不容晁通争辩,那猛虎已朝他们扑来,众英雄抽刀在手。晁通又动开了心思:“今天有这么多好汉在此,不如我先砍它一刀,说不定就能把老虎杀死。就是杀不死,也不至于让老虎吃掉。”晁通这么一想,抢先挥刀扑向猛虎。刚把刀砍出去,就被老虎咬住。晁通吓得一缩手,大刀被猛虎吞下。吓得晁通再不敢上前。辛巴梅乳泽搓了搓手,一步上前揪住老虎的右耳,噶德趁势抓住左耳,其他英雄用刀矛对着老虎。晁通一见,又觉得这是个机会,壮着胆子上前抓住老虎的一只前腿。老虎一抬脚,把晁通送到嘴里,吓得晁通连连用刀砍那虎头,却不能伤害这畜生。晁通生怕被老虎吞掉,连喊救命。噶德将套索套住老虎的脖子,使老虎无法幻变,连喘息也难,这才将晃通连同大刀一起吐了出来。噶德指着老虎大叫:“快快现出原形,饶你不死,若不然,把你投入火堆之中。”噶德喊罢,那老虎立即变成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脖子上还套着噶德的套索。她双手合十,恳切哀求:英雄莫杀我,我是女罗刹,献上阴山宝,作为赎身价。罗刹女愿以阴山的白大米赎身,岭国英雄很是高兴,立即就要随罗刹女前去取宝。罗刹女却说阴山之宝只可派一有福分、会法术的人前去,方能得到。丹玛和辛巴让晁通随罗刹女去取宝。二人运用法术,很快到了岩顶。晁通手持金刚杵,端坐在像鼻子石崖上,罗刹女也在他身旁端坐。二人念诵咒语,祈祷天、龙、念神助佑,然后用金刚杵轻敲三下石崖,那石崖就像经书一样自动开启了。晃通和罗刹女走了进去,见里面有一金盘,上面堆满了拇指大的、闪着银光的大米。晁通高兴极了,极其虔诚地托着金盘,从岩顶飘然落下。辛巴告诉罗刹女,在格萨尔到来之前,让她暂住这里,待大王到此,再来拜谒。岭国八英雄将宝物带回大营,众人围上来看,人人惊喜,个个欢欣。这宝物真乃世上无有,却又是众生不可缺少的东西呵!王子对八位英雄均有赏赐,特别是晁通,因为此次取宝,他的功劳最大,所以赏赐也最多。岭国大军逼近森格劲宗城,尼玛赞杰王意欲出城迎战,被赞拉巴瓦拦住:“至高无上的穆古王,请您稳坐城中央,我赞拉率兵去迎敌,定要打个大胜仗。一要把王子扎拉用黑绳牵了来,二要辛巴梅乳泽的脑袋,三要让岭国的兵将尝尝我宝刀的厉害。”高山的冰雪再坚实,阳光一照就流水;巍峨石崖再牢固,霹雳一声石头碎;河里鱼儿多自在,鱼网一撒命垂危;岭国英雄多威风,遇我赞拉要倒霉。赞拉率兵出城。岭国众英雄一见赞拉座下的玉佳马,人人争先,个个奋勇,一拥而上,将赞拉围在中间。那赞拉已完全置生死于度外,一心想着杀人,杀的人越多越好。尽管岭将人多,却也奈何他不得。赞拉杀得疯狂,离他稍近的亭岭国王被他削去了脑袋。赞拉左手将亭岭国王的头抓起,右手将一把大刀抡得风雨不透。辛巴等七位英雄见了,纷纷抛出套索,赞拉一连砍断六条套索,唯有辛巴的套索怎么也砍不断,急得赞拉狂呼乱叫,拼命挣扎。辛巴一用力,将赞拉拖下马,众英雄七手八脚,把他捆了个结实。穆古军兵见主将被俘,惊得四散奔逃。众英雄将赞拉带回大营,绑在木桩上,作为靶子,用箭射,用石砸,把个穆古英雄射得像刺猬一样,然后又砸成肉泥,方解心头之气。穆古国王得知赞拉惨死,急红了眼睛,披挂出城与岭军交战,众英雄敌他不过,被他杀了不少人。一连几天,尼玛赞杰每日出城,与岭军交锋,岭国大营中无人能降伏他。扎拉王子很是焦急,不由得更加思念叔父格萨尔大王。穆古骡子城攻克在即,叔叔为何还不来呢?王子正在思念,格萨尔到了岭军大营。王子闻报,顾不得穿戴,急急出帐迎接。众英雄闻讯赶来,给大王请安问好,敬献哈达。王子扎拉将岭国与穆古的交战情况细细禀报,大王十分喜悦。听说穆古王连日来屡屡踏营却不能降伏,大王微微一笑,告诉众人,他自有降魔妙计。众英雄见大王到此,各自心中有底,王子扎拉也不再焦虑。第二天,一个医生模样的人骑着毛驴出现在穆古城门外,正碰上公主央珍曲措和女仆出来背水,公主上前问讯:“看你这身打扮,像个医生。不知你是从什么地方来,医术怎么样?”“呵,女主人,莫非你家里有病人么?”医生模样的人关心地问。女仆忙说: “这是我们穆古国王的公主央珍曲措,因为王妃病重,故尔公主才问你。”“呵,原来是这样。公主,我带有六味良药,可治王妃疾病。”“若能医好母亲的病,定要重重酬谢你。”公主那布满乌云的脸上露出一丝阳光。“金银珠宝我不要,骡马牛羊我不少。如若你能给我蓝宝石的笼头,玉石的拴骡绳子,玛瑙的环扣,定能把王妃的病医好。”公主一听这医生张口就要穆古国的镇国之宝,心中忧豫:“这人莫不是岭国派来的吧?或许,他就是格萨尔装扮的!”见公主犹豫,医生扭头就走。女仆忙追上去,把他拉住,又转过头劝公主:“那几件东西固然是宝,可也比不上王妃的性命要紧,若丢了命,空留下宝贝有什么用。”公主一听言之有理,就对医生说:“也好,若能医好母亲的病,我一定让父母把这些宝物给你。”医生听罢,眉开眼笑地跟着公主和女仆进了城。尼玛赞杰王见女儿将医生引进城来,十分高兴:“真乃天神赐福于我呵,王妃有病,医生不请自到。”医生进宫给王妃诊病,给了三包药。第一包服下,王妃觉得身体清爽了些;第二包服下,病体就痊愈了。尼玛赞杰王非常高兴,吩咐人取来珍宝无数,要医生自愿挑选。谁知那医生看都不看,脸上现出不悦之色。穆古王不解,以为他嫌少,又让人抬出几箱礼品,医生仍然是满脸的不高兴。尼玛赞杰王也有些不悦,这医生也未免太贪婪了,给他这许多珍宝,尚且不能满意,还要怎么样呢?一旁侍立的公主央珍向父王说了医生所需之物,并且恳求父王赐给他。尼玛赞杰这才明白,原来是公主早就答应过的,难怪医生生气。立即吩咐公主将三件宝物取来,赐给医生,另外还给了许多金银珠宝,医生一件未要。见医生并不贪婪,穆古王很高兴,让医生为他占卜:“医生都是很好的卦师,请你为我占一卜,在这岭军攻城之际,我是率兵出城进攻呢,还是坚守城堡?”医生遵旨为其占卜打卦,半晌才说:你若去进攻,消逝得像彩虹;你若守城堡,稳固似金刚。“穆古国的大王呵,你应该坚守城堡,不要轻易出兵,否则会大难临头。现在我还要出城行医,望大王多多保重。”医生说罢,起身离开王宫,穆古王和公主将医生送出城门。医生出城走了没多远,就现出本来面目:正是雄狮大王格萨尔。格萨尔回到大营,将得到的宝物拿给众英雄观看,王子扎拉又将从罗刹女手中得到的白大米献给大王。雄狮大王看到降敌宝物已经齐全,吩咐众将回营准备,二十九日进攻穆古王城森格劲宗。在这之前,穆古王决不会再出城来骚扰的。四月二十九日,一声螺号长鸣,岭军开始攻城。王子扎拉攻东门,尼奔攻南门,森达攻西门,玉赤攻北门。穆古王尼玛赞杰亲自率兵抵挡,虽然兵微将寡,但有大王亲自督战,穆古兵将自然十分英勇。所以岭军久攻而不能克敌制胜。正在两军相持不下之际,雄狮大王格萨尔骑着江噶佩布飞到了森格劲宗王宫顶上。穆古王一见格萨尔自天而降,又惊又怒,指着格萨尔大骂:上师本应专心修法,能分清黑白恶善,若心术不正把人骗,死后堕入地狱受熬煎。长官本应专心治国,自能分辨好坏忠奸,若以偏爱定亲疏,百姓离心国家乱。王宫顶上的坏觉如,无故将我穆古进犯,穆岭交战已经三年,我的兵将死伤大半,冤有头来债有主,人命要用人命还。“坏母亲的坏觉如,你若有胆与我较量一番,才算是英雄好汉。”穆古王说话间,格萨尔已从宫顶落下,对尼玛赞杰说:“你是杀人的屠夫,我是降伏屠夫的神子。虽说你的武艺高强,遇到我神子无法比。对懦弱之人我比绸缎软,对强暴之人我比荆棘坚。穆岭交战已三年,你仍活着把人骗,若不杀你不能为死去的岭国英雄报仇冤,不杀你我格萨尔白白活人间。但你若要虔心发愿,也可以不让你的灵魂入地狱,超度你升天。”穆古王岂肯忏悔,面对格萨尔,他恨不能一口把他吞下去。顾不得再和格萨尔多费唇舌,尼玛赞杰挥刀朝格萨尔猛劈,雄狮大王岿然不动,任凭穆古王劈来砍去,尼玛赞杰的刀如同砍在彩虹上一样,根本不能伤害格萨尔。尼玛赞杰像一头疯牛,狂奔乱跳,一把刀舞得像闪电,格萨尔看他砍得差不多了,又不肯投降,将宝剑挥去,穆古王的人头离了体。穆古王尼玛赞杰一死,残余将士纷纷投降,开城迎接岭军。王妃协赛卓玛和公主央珍曲措得知大王身死,虽然悲伤,也明白无法报仇,强忍悲痛,向格萨尔投降。王妃让公主拿出种种宝物,献给格萨尔大王,作为觐见之礼。协赛卓玛对雄狮大王说:“久闻大王英名,今日得以相见,是我母女的福份。我母女诚心归顺大王,愿今后能常见大王面。尼玛赞杰是我终身伴侣,恳请大王超度他。听说王子在岭营,也请大王放回他,穆古国不能无人掌朝政。我的女儿可随大王去岭国,终身大事由您定。这是我的三个心愿,请雄狮大王发慈悲,我死后才能闭双眼。”格萨尔见王妃说得恳切,点头应允,但要公主央珍曲措同岭军一起去取穆古骡子宝藏,王妃也满口答应。五月十五日,是个吉祥的日子。格萨尔带着晁通和穆古公主央珍曲措来到云隆德扎岩山,扎拉王子等岭国众英雄随后观看。格萨尔三人来到岩山下,一面印有大师手印的红石岩矗立面前,左边是一股清泉,右边是一片鲜花。三人盘腿而坐。格萨尔拿出弓箭,口中念念有词,请天、龙、念神助佑自己开启宝藏,然后将箭射了出去。只听一声巨响,在大师手印的下面开了一扇门,三千头骡子涌了出来。公主央珍曲措左手托着金盘,右手将拇指大的白米撒向骡群。公主不停地撒,白大米却丝毫不见减少,骡群吃着雪白的大米,向格萨尔等三人聚拢来。公主高兴得唱了起来:今天是吉祥的日子,泉水清清鲜花艳丽;蓝天上飘着白云,天神为我们降花雨。感谢雄狮大王到穆地,把骡子宝藏来开启;愿穆、岭百姓世代相好,愿五谷丰登骡马遍地。晁通上前,将蓝宝石笼头套住骡子,那笼头也是神奇的宝物,套上一个,就又生出一个,晁通不停地套着,骡子不断地往外涌。骡子越来越多,漫山遍野,不可尽数。格萨尔君臣将骡子赶回森格劲宗城,取出玉石绳子,拴住骡子,那玉石绳竟也是越拉越长,直到把所有的骡子都拴住了,才不再变长。得到了骡子宝藏,格萨尔命辛巴去达茂宗城将穆古王子其梅接回王宫。母子、姐弟相见,自有一番感慨。三人抱头大哭一场,想到尼玛赞杰王已经身亡,母子三人更加悲伤。王子其梅听说格萨尔已将穆古骡子宝藏开启,十分惊奇,又十分敬佩雄狮大王的法力,遂备上厚礼前去拜谒格萨尔大王。格萨尔见小王子如此明理,自然十分高兴,决定立即为王子举行登基典礼。第二天,穆古王宫外的广场上,搭起一顶硕大的帐篷,内设一辉煌耀眼的黄金宝座。穆古的臣民百姓在广场聚集,雄狮大王宣布:“王子其梅朗卡洛珠继承王位,今日登基,主持国政。”臣民百姓立即欢声雷动,王妃和公主也是喜泪盈眶。格萨尔大王又说:“亭岭国王战死,由英雄森格扎堆主持国政。从今日起,王子其梅与森格扎堆排入岭国英雄之列。公主央珍曲措将带回岭国,看哪位英雄有福分,将娶她为妻。”众百姓和兵将又是一阵欢呼。晁通一听要将穆古公主带回岭国,心想,这次远征穆古,我是立了大功的,这公主理应归我,晁通刚要说话,又怕众人不允,反而见笑。不如回岭地后再慢慢对格萨尔大王说,那时不怕大王不允。晁通爱美人,是众所周知的。不说他心中在打着如意算盘。那霍尔的大英雄辛巴梅乳泽也盘算开了。梅乳泽有个外甥,今年十七岁,尚未婚配,那穆古公主的举止不凡,相貌姣好,不如将她配给外甥。梅乳泽想罢,走到雄狮大王面前,献上一条一庹长的哈达,然后说:“大王呵,我有个外甥叫隆拉觉德,虎年出生,今年满十七岁。虽说年纪小了点儿,但和公主前世有缘份。隆拉年小武艺高,比我辛巴强一倍;公主貌美心地好,与外甥隆拉正相配。雪山与狮子联袂,狮子有了雄踞处,雪山变得更雄伟。草原与鲜花联袂,鲜花有了开放处,草原变得更艳美。霍尔与穆古联袂,公主有了栖身处,隆拉英雄更无畏。大王呵,我辛巴只有此一心愿,不知大王能否恩准?”众英雄认为辛巴战功显赫,他的要求合情合理,也纷纷帮助辛巴说话。雄狮大王无话可说,点头应允。只有晁通心中懊悔万分,若早说一句,这娇美如花的公主岂不归自己所有了?唉,战场上晚射一箭会丧命,平日里,晚讲一句丢了好事情。因为公主央珍曲措不忍离家,岭军又住了一个月,才班师回岭。王妃和王子率臣民百姓出城相送,母女、姐弟挥泪告别,不知哪年哪月才能相见。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