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53回 阿里少年千里请兵岭国君臣龙年出征 – 格萨尔王传
2021
01-14

第53回 阿里少年千里请兵岭国君臣龙年出征 – 格萨尔王传

有一天,岭国境内忽然来了三个陌生人。一个头上系着白绫巾,胸前佩戴金子护心镜,华服上绣着狮虎花纹,长得英俊、潇洒而又年轻。另外两个衣衫朴素,看样子像是主仆三人。辛巴梅乳泽正好到岭地来见格萨尔,恰巧碰上这三个陌生人。一见这主仆模样的三人,心中好生奇怪。特别是见那少年长得仪表堂堂,竟有些喜欢起来,不由得上前动问:“喂,头上系着白绫巾的少年呵,你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看你长得俊美,为何脸上布满愁云?俗谚说:‘弓要弯曲才是上品,箭要笔直方能射中靶心;狡辩时说话转弯抹角,交朋友要直率真诚。’我老汉梅乳泽愿意与你交朋友,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那少年一听说眼前这长者就是闻名天下的大辛巴梅乳泽,脸上的愁云顿时消散。面对梅乳泽的,是一张笑脸:“这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却碰上大英雄梅乳泽,想必这就是岭国了。多么幸福呵,命运把我带到了这里。多么美好呵,让我见到了雄狮大王的贤臣。我从北地阿里国来,名叫玉杰托桂,阿里住着九万户百姓,国王名叫达瓦顿珠。国土本来美丽又辽阔,臣民本来安宁又快乐。现在呀,忽然来了魔女七姊妹,生下七个凶恶的妖魔,钻进了国王的宫内,把持朝政,百姓们被推进了火坑,行善的受责罚,作恶的才算立功勋。”“那你出来想做什么呢?”梅乳泽明白了玉杰为什么面罩愁云。“我渴望拜见雄狮王,听听他的声音,看看他的神韵。看大王是不是有办法,救阿里九万户百姓出火坑。”梅乳泽被这少年的诚心所感动,想他小小年纪,居然想的是九万户百姓,不辞劳苦,艰难跋涉,到这里来投奔格萨尔大王,我怎能不带他去见大王呢?于是,梅乳泽答应立即带他去见雄狮大王格萨尔。原来,这少年玉杰托桂本是阿里大臣赞拉多杰的儿子,因为目睹魔臣当道,百姓受难,才逃出国来。他想,与其在魔臣手下偷安,不如沦落天涯受苦。久闻岭国大王格萨尔专门降妖伏魔,不如前去投奔,请他到阿里来降伏那七魔臣,为民除害,救百姓出苦海。主意拿定,就带着两个贴身的仆人离开阿里。主仆三人究竟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难,没人能说得清,而今得见雄狮大王,那主仆三人早把劳苦置之度外,欢天喜地随梅乳泽而去。梅乳泽带着玉杰主仆三人来到森珠达孜宫外,下马先行进宫禀报。王妃珠牡得知来客不仅出身高贵,而且敦厚善良、勇敢机智,就亲自出宫来,把玉杰主仆三人带到雄狮王的宝座前。玉杰双手捧上一条绣有八吉祥图案和坠有轮王七宝等九种璎珞的哈达,献给了格萨尔大王,然后行九叩首大礼。王妃珠牡右手端着斟满酥油茶的金碗,左手捧着倒满青稞酒的银碗,跟在她后面的几个侍女手里端着各色精美的甜食和牛羊肉。王妃珠牡已看出格萨尔大王也喜欢这个少年,她就更加热情起来。辛巴梅乳泽已把玉杰的情况向大王禀报过了,现在,他要玉杰自己向大王讲讲。玉杰托桂正了正头上的白绫巾,正欲跪在地上,被珠牡扶住了。不知为什么,从一见到这美少年的面,珠牡就像见到久别的儿子一样,对他格外亲热。她本想把玉杰揽在怀里,又怕大王怪罪,只得在一旁不断地劝他多吃。见王妃如此亲切相待,雄狮王又如此慈祥,玉杰心里又高兴又悲伤,想起自己的老父还在国中受难,阿里的百姓还在那里受熬煎,玉杰托桂再也咽不下去了。此刻,他有好多好多话要对雄狮王讲,但是,从哪里说起呢?“大王呵,我玉杰托桂今年刚满十三岁,像刚上笼头的小马,刚断奶的羔羊。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幸福过了头而远走,只因苦难没了顶而逃遁。’那黄金般的阿里国土,原来百姓生活得幸福美好,国家和平安宁。自从来了魔臣七兄弟,我们就算落进了苦难的深渊。大王呵,天母曾经预言,先王也有遗训,都说当阿里被乌云笼罩的时候,雄狮王就会在岭地降生,只有格萨尔才能扫除阿里的雾障。于是我才逃出来,历尽艰辛把您寻。现在阿里百姓的苦乐,还有我们三个无依无靠的可怜人,全都托付给您了。雄狮王呵,愿大王把我们收留,愿大王快把妖魔扫尽,让阿里重见光明。”珠牡王妃见玉杰一片赤诚,立即对雄狮大王说:夏天辽阔的草原上,绚丽的鲜花芳香诱人,花长在土里不沾灰尘,是敬神的最好供品。生长在阿里的少年,心如鲜花般洁净,没有沾上那邪恶的尘埃,对大王您是一片忠心。“大王呵,请您一定答应他的请求,快向阿里出兵。”珠牡好像比玉杰还要急切。雄狮大王笑容满面,用右手抚摸着玉杰的头,缓缓地说:“今天我真高兴呵,好孩子。梅乳泽把你引荐给我,叫我多么称心如意呵。看见你这仙童般的孩子,我要给你讲几句预言:你头上裹着白绫巾,象征岭地人丁兴旺,国家安宁;你华服上绣的狮虎花纹,是士卒猛如狮虎的证明;你胸前佩戴的金护心镜,是阿里就要平静的象征。今年的属相是老虎,虎年不宜用重兵;单等龙年一来到,阿里就会得太平。玉杰呀,好孩子,耐心地等待吧。”玉杰托桂听大王说要等到龙年才能发兵,心里暗自焦急。到龙年,还有三年的时光,这漫长的三年,怎么熬呢?一想到要无所事事地呆上三年,玉杰又忧郁起来,愁云又重新笼罩在他的脸上。格萨尔大王一眼就看出了阿里少年的心事,立即安慰他:“阿里的七个魔王,要由岭国的七个勇士去降伏,龙年用兵,定能取胜。这三年中,我派你去琼居穆姜部,做王子扎拉的谋臣。你有很多事要学,也有很多事要做,不要悲伤了,孩子,也不要忧郁了,玉杰。”说完,格萨尔为阿里少年做了长寿灌顶,又把一根五彩长生结挂在他的脖子上,赐给他一件绣有千云托百龙的长寿宝衣,九张虎豹皮和许多金银珠宝。阿里少年的脸像绽开的花朵。他从心底里感激雄狮王对他的厚待,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来报答格萨尔大王的恩情。忽然,他想起来了,于是吩咐仆人把自己的坐骑牵来:“大王呵,我把心爱的坐骑献给您,这是匹千里追风驹。一月的路程一天能跑完,还配有丝缰和玉辔,我玉杰愿做大王的牵马备鞍人。”格萨尔坚持不要玉杰的宝马,急得这阿里少年直想哭:“大王呵,父母的养育恩情大,您的恩情比父母深,用一百匹马也难报答,用一千个城堡也换不到。大王呵,这只是我玉杰的一点儿心意,万望大王收下。”格萨尔把玉杰揽在怀里,万般爱抚,安慰他说:“孩子呵,难得你一片真情,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这宝马,你无论是平日行路,还是上战场杀敌,都是离不了的,就留着你自己用吧。”珠牡这时走过来,拉住玉杰说:“孩子,大王既然不要,你就从命吧。来,我带你看看我们森珠达孜宫。”玉杰托桂随着王妃珠牡走出宫来。刚才来的时候只因见大王心切,并没有顾得上细看这世人景仰的地方。现在,雄狮王答应出兵阿里了,自己在岭国也有了安身之处,玉杰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舒畅,他现在可以尽情地笑了。珠牡带着他,前后左右把森珠达孜宫细细地看了一遍。从东面看,这宫殿是白色的,就像月光照映在海螺上面。从南面看,这宫殿是黄色的,如同阳光映照在金山上面。从西面看,这宫殿是红色的,好似紫铜熔在炉膛里一般。从北面看,这宫殿是蓝色的,犹如碧玉浸在海水中间。看上面,彩云幕帐挂天边;看中间,吉祥花雨飘不断;看下面,美丽龙女舞正酣。这实在是座迷人的宫殿!看见它,能荡涤罪恶;住进去,能变成神仙。看过宫殿,玉杰随着王妃喜孜孜、笑盈盈地回到雄狮王身边。他要告别大王,前往下岭穆姜部去见王子扎拉,并留在扎拉身边做谋臣。短暂的相见,格萨尔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这可爱的阿里少年。但是,他必须让玉杰去扎拉处,为三年后平伏阿里作准备。临别之际,格萨尔有几句话要告诉玉杰:“俗谚说:‘密林浓荫遮住天,才能留住小杜鹃;蓝色海洋大无边,才能留鱼儿游其间。岭国美名传天下,玉杰慕名来此间,算与我格萨尔有缘份,英雄荟萃我身边。阿里来的好孩子,不要急躁心放宽,报国助民好志向,我定帮你去实现。就像那辛巴梅乳泽,是岭国的大英雄,却还要回到黄霍尔,那里才是他自己的家园。我们君臣会很快再见面,阿里平伏了,送你回家和父母团圆。”玉杰托桂告别雄狮王,又和辛巴梅乳泽道了珍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王妃珠牡,登程前往下岭地。转眼间,三年过去了。这一天,正是土龙年十月初十。黎明之际,格萨尔大王正在酣睡。空中突然出现一片祥云,花雨纷纷飘落,伴随着阵阵幽雅的仙乐,云头上现出一个二八妙龄仙女。只见她身着空行母的八种舞乐服饰:蓝色长裙随风飘摆,绛褐色的长长披肩遮住了轻盈的身躯,头上的蓝宝石发饰和胸前的双垂璎珞不断地闪着华光。右手擎一杆轻轻飘动的白色箭旗,左手握一面能照见世间一切的如意宝镜。她就是格萨尔在天界的妹妹妲莱威噶。只见她微微翘首,妩媚而又威严地望着格萨尔:“哥哥莫睡快快起,有句话要提醒你。土龙年已经来临,平伏阿里到时机。俗语说:‘射箭须射中目标,使者要完成使命;箭不中的是白费劲,使者辱命算丢人。’兄长要在本月十八日,集合起岭国人马向阿里进军,辛巴梅乳泽打先锋,玉杰托桂把路领,兄长你领兵去接应。今后你如有疑难,小妹我会及时来指引。”说完,妲莱威噶消逝在天幕中。雄狮王格萨尔翻身跃起,洗漱完毕,天已大亮。立即把四个使臣派出召集四路兵马。吩咐人马于十八日在达塘平坝聚集。第一路,由色巴氏达绒晁通的儿子东赞和大将米琼率领,集合五百金盔军,不要拖延快启程。前队要像日出东山顶,中队要形影不离跟前队,后队要像线团一样绕得紧。第二路,由文布氏曲鲁达彭和噶德贝纳率领,集合五百银盔军,不要拖延快启程。前队要猛如雷霆,中队要疾如闪电,后队要比冰雹落地更齐整。第三路,由穆姜氏绒察查根、丹玛和森达率领,集合五百玉盔军,不要拖延快启程。前队要像罗曜眨眼,中队要像风卷残云,后队要像雷石滚滚。第四路,由霍尔辛巴梅乳泽率领,集合五百红盔军,不要拖延快启程。前队要像蛟龙出洞,中队要像大河奔流,后队要像狂涛翻腾。四名使臣转眼间牵来四匹追风宝马,一手备马鞍,一手铺座垫,一手紧肚带,一手扣后就,一手拎辔头,一手系马尾结,……瞬时收拾停当,流星般飞出森珠达孜城,前去传令。十八日,转瞬即至。琼居首领绒察查根、丹玛、森达首先率五百玉盔军赶到达塘。十三面绿色大旗,像碧海波涛翻卷。接着,珍居的首领曲鲁达彭和噶德贝纳率五百银盔军赶到了。十三面洁白的大旗,像蓝天上的白云一样飘动。再后面,是琪居首领东赞和米琼率领的五百金盔军来到达塘。十三面金黄色大旗,像金灿灿的阳光,照亮了平坝。最后面,是霍尔辛巴梅乳泽率领的五百红盔军及时赶到。十三面红色大旗,像燃烧的火焰,燃遍了达塘。雄狮王格萨尔容光焕发,在众臣将和王妃的簇拥下,迈着大步走出森珠达孜宫,来到达塘平坝。唐泽吹响白螺号,各路首领前来拜见。献过哈达后,格萨尔开始部署出征:“辛巴梅乳泽带霍尔兵作先锋,然后是琼居、珍居、琪居三路随后行。古谚说:‘众人乘船过大江,和衷共济心一条;众人携手创大业,同心协力共逸劳。’我们岭国四路人马要协调,进攻时要勇如滚石下山无阻碍,搏斗时要猛似霹雳震云霄,追击时要快如饿狼窜平川,目光要锐利赛明镜。智慧要胜过鹞鹰捉小鸡。另外对出征的将士还有诫律三条:一是不要让战马乱跑乱跳,二是不要失掉自己的弓箭和战刀,三是不要忘了在山头了望放哨。”格萨尔话音刚落,老总管绒察查根紧接着说:“雄狮大王呵,格萨尔,我们岭国的将士比神、龙、念、魔还骁勇,兵精马壮,武艺非凡。我老汉已经风烛残年,身体虽然衰老,有志却不在乎老与残。愿天母保佑我长寿,马无伤残人生还;愿战神保佑增士气,治疗疾病有仙丹;愿雄狮大王君与臣,威名永存人世间。”王妃珠牡与众王妃开始煨桑。香烟缭绕,弥漫云天。珠牡虔诚地向诸神祈祷:在上界飘渺的虚空,有千千万万神兵神将,簇拥着那白梵天王,我把甘露圣香敬上。在中间永恒的白云深处,有千千万万念兵念将,簇拥着念青格作大山神,我把甘露圣香敬上。在下界冰清玉洁的龙宫,有千千万万水族兵将,簇拥着龙王邹纳仁庆,我把甘露圣香敬上。还有七十五吉祥护法,天龙八部,三十尊战神,三十六尊保护神,十三尊引路神,战神威尔玛,也一一奉上了甘露圣香。愿天神、念神、龙神、战神、保护神、引路神等护佑岭军,早日平伏阿里,早日凯旋回岭。第二天,岭军出征。阿里少年玉杰托桂一马当先,与辛巴梅乳泽并辔而行。阿里的七魔终于到了末日,小英雄别提多高兴了。玉杰恨不得一步就迈到阿里,把百姓从魔爪下解救出来,也盼望早日见到日思夜想的老父亲赞拉多杰。梅乳泽也为小玉杰高兴,自从三年前见到他那天起,梅乳泽就盼望着今天,他喜欢这俊美的阿里少年,也愿意为他重返故乡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辛巴如愿作了进军阿里的先锋。见这可爱的少年兴奋异常,梅乳泽也为之感染,仿佛是去解放自己的家乡一样振奋。岭国大军夜宿晓行,第九天晚上就到了阿里境内,在一座像九条黑蛇盘踞的石岩边扎下大营。格萨尔下马进帐休息。明天,就要深入阿里腹地了,或许会碰上各种妖魔。他要好好想一想,如何对付突然出现的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格萨尔静静地坐着,想着。突然,一只金翅碧玉蜂飞进大帐,飞到雄狮王耳边,嗡嗡叫着。格萨尔兴奋起来。妹妹妲莱威噶果然依前言而来,变作玉蜂为他指点明天进军的道路,并且告诉他如何降伏挡路的人妖鬼怪。格萨尔听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到了早晨,他从后营赶到先锋辛巴梅乳泽的霍尔军中,他要照妹妹讲的计策行事。翻过一座雪山,又见三座紧密相接的雪峰直插云天。在那三山之间的一座小山峰上,蹲着一头魔狮,张着血盆大口,探出一只前爪。见到岭国军兵,那魔狮把前爪一挥,顿时扫下一个山尖。顷刻间风雪弥漫,遮住了道路,遮住了岭军将士的双眼。魔狮又怒吼起来,震得山摇地动。岭军的战马受不了这比雷鸣还要厉害十分的响声,长嘶着,向后倒退。岭兵急拉马缰,却又看不见道路。慌忙间,几匹马失蹄落入山涧。格萨尔知道这魔狮厉害,非他不能降伏。立即口念咒语,将自己变作一头绿鬃白狮,发出比那魔狮更响亮的吼声,向魔狮扑去。那魔狮一见白狮,顿时收起爪子,扭头就跑。白狮哪里肯放,呼地扑上去,三爪两爪将那魔狮的皮一片片撕掉,肉一块块剜去,魔狮顷刻毙命。天空变得晴朗起来,风消雪融。那落入山涧的几匹马也被格萨尔召了上来,依旧奔腾跳跃,与前无二。路越来越窄了,最窄的地方只能容得一匹马通过。岭国军兵牵着马,像丝线穿着珍珠似的一个接着一个继续向前进。过了这段羊肠小路,又过了一道石壁隘口,大军来到一块像罗刹仰卧似的怪石旁边。雄狮王格萨尔对唐泽说:“唐泽,现在该是你出力的时候了。”话音刚落,从那块怪石下的深洞中,突然蹿出一条九头大黑蛇。这蛇身盘绕起来,大约有五尺粗细。这毒蛇一出洞,尾声就扫在那洞口的怪石上,小山那么大的怪石被蛇尾扫得像沙丘一样塌落下来。沙石、泥土,直冲云霄。刚刚晴朗的天空又昏暗起来,较之先前的风雪更甚。一尾扫过,那毒蛇又吐出长而细的毒须,怒目圆睁,向岭军卷来。格萨尔见了也猛吃一惊,一边吩咐岭军将士不要慌张,一边命唐泽快些动手。唐泽毫无恐惧之色,不慌不忙地抽出一支金箭,搭在“威镇三界”的宝弓上,叫了声: “九头黑蛇你听着:听说你是阿里七魔的保护者,他们的灵魂附你身。有句古谚对你最适合:‘没有咒术佯装能降冰雹,没有武艺佯装能胜敌人,没有法力佯装能度众生。’不要说你保护七妖魔,连你自己也难逃厄运。你一尾能扫掉大磐石,却奈何不了金箭宝弓。今天是短命毒蛇遇青龙(注1),是你气数已尽,休怪我无情。”唐泽一箭射出,不偏不倚,正好把毒蛇的几个脑袋穿在一起。格萨尔一招手,一道闪电从手心射出,蛇身化为一团黑烟,向空中飘去。那是黑蛇的灵魂,被格萨尔超度到天界去了。再往前走,就是阿里的草原了,这美丽的草原,秀丽的景色,真令人陶醉,格萨尔吩咐安营。望着这平展展、绿油油的大草原,格萨尔无限感慨,阿里真是个好地方呵!这里有生长药材的山林,这药材能医治四百二十种疾病;这里有像凝聚着酥油般的金海,有三百颗造金的灵丹,黄色金砂流不完;这里有像积满奶汁般的银海,有三百颗造银的药丸,白色的银子用不完;这里有像碧水般的玉海,有三百包造玉的药散,绿色的玉石任挑选。一旦阿里平定了,藏地事事都圆满,今生不愁吃穿用,为来世布施也欣然。这阿里国确实是个好地方。王宫是一座三层高的雄伟壮观的宫殿,顶层用黄灿灿的金子盖成,中层用绿油油的松石修筑,底基是五光十色的玛瑙营造。蓝宝石做梁柱,红珊瑚做回廊。整个宫殿珠光宝气,金碧辉煌。较之那雄狮王的森珠达孜宫来也毫不逊色。然而,居住在这宫殿中的阿里国王并不快乐,皆因为徒有国王虚名,并不能管实事,国家重权全部落在七个魔臣手里,国王成了聋子的耳朵。魔臣说东,国王不能朝西,这样的日子,使阿里国王常常闷闷不乐,郁郁寡欢。这一日上得殿来,一坐上那黄金宝座,阿里王达瓦顿珠就懒洋洋的,不一会儿,竟打起呼噜来。众臣上殿一看,大王正在宝座上酣睡,纷纷静立两侧。他们也很体谅这有名无实的国王的苦衷,知道七魔臣不到,叫醒大王也没用,不如让他多睡一会儿,只有睡着的时候,他们的国王才会笑。七个魔臣上殿来了,见达瓦顿珠还在睡觉,立即上前把他摇醒:“喂,大王,你睡觉在笑,一定做了好梦,讲给我们听听。”“笑,没,没有哇。”达瓦顿珠确实做了一个梦,一个奇奇怪怪的、从来没做过的梦。也不知是好是坏,他不敢贸然开口,若说不好,轻则使七魔臣不悦,重则会大发雷霆。“快说,我们要听。”“对,别罗嗦。”“大王,您就说说吧。”大臣赞拉多杰,也就是玉杰托桂的父亲,也劝大王把梦说出来。因为他也做了个梦,梦见和他分别已有三年之久的儿子回来了。见自己最信任的大臣赞拉也劝他说,达瓦顿珠王不再犹豫,原原本本地讲出了那梦境:但见那东方日出地,开来神龙念魔四路兵。浩浩荡荡向北进,开进我阿里金子城。军营前后和左右,七只猛虎转不停。一头雄狮多威武,华光普照小山村。蓝色杜鹃引大军,石山顶上往下行。七只恶狼凶又狠,对着神兵叫不停。恶狼不知守本分,竟和猛虎把命拼。阿里隘口和雪山,无人攻打自己崩。神兵占领我王城,金花盛开沁人心,花瓣直向东方飞,碎金落入千幅轮,……“不要说下去了!”铜头发恶魔多丹桑热跳了起来:“什么白狮子,谁认识他?谁见过他?谁听说过他?”这魔臣七兄弟一听那“白狮子”三字,就火冒三丈,七窍生烟,嫉恨得牙齿咬得咯咯响。满朝的大臣见魔臣发火,心里暗自高兴。特别是赞拉多杰,国王的梦竟与他的梦相差无几。这可以断定,魔臣横行的日子已经不多了,阿里国就要见光明了,自己心爱的儿子玉杰托桂就要回到身边来了,叫人多高兴呵!没有得梦的众臣见赞拉多杰高兴,知道必有喜事降临,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得互相小声议论起国王的梦来。见众臣喜形于色,七魔更加恼火,那多丹桑热大叫着:“你这坏国王的坏梦相,象征我七兄弟要遭祸殃。什么‘狮子抖威风’,像是那个格萨尔王;什么‘七只恶狼被虎杀’,预示我兄弟没有好下场;‘蓝色杜鹃引大军’,是那玉杰引狼入金乡。这梦绝非好兆头,不用细猜不用想,我们英雄七兄弟,要好好准备上战场。”那阿里王见梦境被这魔臣一一道破,高兴起来。原来真是好梦,真是好梦呵!如果真的像多丹桑热所说,那么降伏了七妖,自己可以做堂堂正正的国王了。铜头发多丹见国王也暗自高兴,越发愤怒异常:“叫声众家好兄弟,不要装聋作哑站一旁,阿里宫中君和臣,对我弟兄怀不良。我们性命很危险,犹如巨石悬在马尾上,如今要趁那马尾还未断,豁出命来拼一场。集合七千兵和将,主帅我们弟兄当,打仗不能靠我们,还需处处多提防。骑上火焰追风马,快快整装出营房。”那另外六个魔臣此时方知他们面临灭顶之灾,顿时心惊肉跳,纷纷起身前去整装披挂,召集军兵。因为他们好像已经闻到了生人的气味,岭军已离我们不远了。多丹桑热骑上一头红毛老虎,爬到一座神山顶上,一眼就望见了草原上如星辰的帐篷和林立的刀枪。多丹桑热不见则已,一见就眼中冒火。他使劲一打虎屁股,红毛虎直向岭营窜去。魔臣右手高举长枪,左手提一条红色飞索,像一团火,杀气腾腾地杀向岭营。丹玛早已受格萨尔大王的预示,这个魔臣该由他降伏。只见他青人青马,像块玉石般自天而降,一下子落在魔臣多丹桑热面前。那恶魔冷不防遇上这员猛将,稍一愣神,呆在那里,但他马上镇定下来。“你是哪方的叫花子,因为何故到金城?俗语说:‘马该死自己走进虎口,羊该死自己钻进狼群,人该死自己去敲魔鬼的门。’是什么鬼把你赶到我手心?”多丹说罢,连刺三枪,把丹玛的铠甲戮掉三四块,惹得丹玛火冒三千丈,抽出一支金箭说:“我是格萨尔大王驾前一勇将,名叫丹玛大英雄。今天是你绝命日,铜发妖遇上我天煞星;死神阎罗的捉鬼绳,已牢牢拴住你的脖颈。你向上快把蓝天看一眼,这是你最后一次望浮云;你向下快把大地看一眼,让你最后告别土地神。”话音刚落,箭已离弦。一道金光,直射多丹桑热的前额,脑浆白花花地洒了一地,魔尸就像黑色供品一样,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那红毛老虎见主人已死,呲牙咧嘴地向丹玛扑来。丹玛不曾提防,这畜生差点儿把他扑翻,忙又射出一箭,正中红虎的心窝,这孽畜也像泄了气的皮口袋一样,趴在地上不动了。岭国众将士见丹玛斩妖灭虎,纷纷向他道贺,旗开得胜,先灭了一魔。(注1)唐泽玉珠意为青龙。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