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44回 王兄王弟一命呜呼玉城臣民投降归岭 – 格萨尔王传
2020
12-23

第44回 王兄王弟一命呜呼玉城臣民投降归岭 – 格萨尔王传

卡契兵败回国,晁通称王的美梦破灭。这本来就够让他心烦的,偏偏投降卡契的事又败露了。并不是格萨尔有意告诉诸将,而是那被卡契抓获的文布商人把这事告诉了王子玉赤和玛宁长官。商人们是在卡契营中听卡契兵将议论岭国晁通如何给他们王兄鲁亚献了宝碗,又如何让卡契军使用他的隐身木才绕过岭军营地,来到文布牧场的。卡契兵败逃走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文布商人。于是,商人便成了晁通投降敌人的证人。那玛宁长官听商人讲罢,立即持刀上马,前来找晁通算帐。他边走边想,这晁通着实可恶,专门骗人出坏主意,把我们文布商人交敌手,还勾引卡契来入侵。自己不知羞耻想登王位,这样的仇能不报吗?丢失的财物能不追回吗?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他分个山青水绿,见个上下高低。来到晁通帐外,玛宁长官大声喝道:“晁通,你这无耻投敌的两面派,不要躲藏,快出来!出来与我比比武,不出来的是狐狸。”晁通知道大事不好,但听那玛宁长官在外面辱骂自己,却也不能忍受。不管心里怎样胆怯,表面上,晁通还是气势汹汹。他戴上蓝色伞形罗刹盔,披上连环锁式罗刹鬼甲,佩上弯弯罗刹弓,拿上带响的罗刹鬼箭和可砍九层铠甲的罗刹鬼刀,跨上罗刹鬼马,威风凛凛地冲出帐来,矢口否认他曾投降卡契、引敌入岭的行为:“你要追财物,应找卡契人;你要报仇恨,应找卡契人。你不去追敌到此来是何意?看你外貌温和内心狠,就像那坏刀子割了自己的手,恶狗反来咬主人。你不能战胜敌人卡契,反倒来找我寻烦恼,这是什么道理?”晁通说着就冲向玛宁长官,那达绒部落的其他将士也纷纷上前。文布的将士和其他诸部的大臣、勇士们也赶来观看。眼见一场恶斗又要发生,碣日国大将却珠一个箭步跳到晁通和玛宁长官中间:“你们两家闹纠纷,无所顾忌说大话,都以为自己比天高,天空好像容不下。谷穗虽然高昂着头,镰刀不割它能行吗?文布、达绒虽然势力大,不受约束能行吗?纠纷好比石上霜,只有国法的太阳能融化,双方的是非要分清,消除怨恨用正法。有什么事情最好用嘴讲,出手打斗要受罚。文布、达绒各罚黄金一百两,如果再打还要罚。”却珠的话很得人心。文布的人把玛宁长官拉到自己一边,达绒的人马也后退了几丈远,双方都愿意照却珠说的办。老总管绒察查根认为分清黑白要看事实,不要花言和巧语。真理像流水一样长,流言像地鼠尾巴一样短。现在要紧的是向卡契进兵,在战争中自然能分清谁是英雄,谁是懦夫。接着,总管王把岭军诸部向卡契进攻的目标一一分配清楚:卡契上部有九座白岩城,达绒军向此城进攻,打胜说明晁通有理,打败就是投敌营。好坏由此能判断,真假由此能分清。卡契中部有九座红岩城,文布军向此城进攻,另有门姜两国兵,帮助文布去攻城。定要攻城获全胜,打败要受处罚不宽容。卡契下部有九座蝗虫城,王子扎拉向此城进攻,魔国霍尔大食兵,帮助王子去攻城。勇猛直前去战斗,不失时机获全胜。此外,卡契绒巴四部落,雄狮大王亲自去,还有阿扎、碣日、索伦兵,跟随大王去攻击。大军要在本月二十九日起,挥兵开到西方去。这次降伏敌军时,最重要的是勇气,人马兵器要备齐,英雄斗志别丢失,谁要逃跑去投敌,未死就送他下地狱。岭国大军人心齐,此次征战定胜利。”总管王说完,欢声雷动。唯有达绒部落的将士有些不满,要他们达绒部落单独打仗,获得胜利是很困难的。但是命令已下,不容更改,只能拼死去战了。诸国军马粮草齐备,已是二十九日。在格萨尔的神帐外面,众英雄列队准备出发。格萨尔大王高坐在黄金宝座上,王妃珠牡带着众王妃为大军出征敬茶献酒,金碗银碗端了上来:“请喝呵,右边用金碗敬茶,左边用银碗敬酒,喝了这碗茶心舒畅,饮了这碗酒勇气增。”喝罢茶,饮过酒,王妃又唱了长长的祝愿歌。岭国君臣欢欣鼓舞,振旗出征。这时的卡契国,也是一片繁忙。晁通到卡契营地投降时,王兄鲁亚曾派回两名使臣向尺丹王报告这个情况。尺丹一听大喜,下令立即准备后援部队,向岭地进攻,免得夜长梦多,又生出许多变故来。那老臣贞巴让协对晁通的投降不仅不以为喜,反认为是祸事,想那霍尔侵岭时,就是晁通告密才使岭国遭了殃,但岭国的祸事是暂时的,霍尔却因此而灭了国。卡契如果听信晁通之言,那灭顶之灾将不可避免。正待要劝阻国王几句,又怕尺丹听不进去,不劝呢,又于心不忍,不忍看尺丹王遭那横祸。正在犹豫不决之际,王兄鲁亚如仁兵败回国。鲁亚把率兵与岭国交战的经过讲了一遍。说到多桂梅巴和托尺布赞两员大将阵亡之时,尺丹路贝气得急火攻心,竟昏了过去。众臣忙用檀香水喷洒,尺丹王醒过来,大叫道:“这是真的吗?我心爱的两员猛将,竟死在岭国的坏小子们手里,我要报仇,报仇!我要亲自出征去岭地。”老臣贞巴让协见他说话的时机到了,忙到尺丹面前,缓缓地劝道:“我以前曾经说过,进犯岭国只能是这样的结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是与岭国议和吧。”“议和?呸!亏你说得出口,这仇不报我活着不如死了好!”“俗话说:‘喇嘛与宝幢不能分开,美女与装饰不能分开,国王与宝座不能分开。’如果大王执意要与岭国打仗,那么还是派卡契的大将出兵吧,大王您还是留在城中的好。”见尺丹复仇心切,老臣坚持不让他亲自出征。众臣都说贞巴让协的主意好,尺丹不再坚持。他把各路兵马一一召集在一起,要倾尽全国将士去岭国复仇。正在这时,尺丹王闻报,岭国大军已向卡契杀来。尺丹听了又怒又喜。怒的是岭国太贪,杀了我卡契兵将不算,莫非还真想把我们卡契灭了不成?喜的是,这下大王我可以亲自复仇了,若不是岭军来到,众大臣又不让我亲自出征,派出去的卡契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于是,尺丹王重新发布命令,令已聚集起来的部队迅速回到各个城堡,守城迎敌。文布军已来到中卡契的九座紫岩城下。这九座城由一座大城和八座小城组成。这座大城又由五座小城组成,城中间的小城名叫亭雪铁城,东边是花虎城,南边是玉龙城,西边是孔雀城,北边是乌龟城。文布军在大城下安了营。军中有个门域来的智者,昨夜曾得一梦,很是不吉祥。他对岭兵们说,今夜卡契会来袭击我们,大家要作好准备呵。文布兵依言而行,穿甲持矛,备好战马,只等卡契兵偷营。果然,到了后半夜,天将破晓之时,只听喊杀声如雷,箭发如雨,卡契兵从西、北两个方向向文布军杀来,为首的是卡契的两员大将察玛梅杰和扎桂绛杰。二人来势凶猛,满以为会马到成功,没料到岭军已有准备。玉拉和玉赤二王子接住二将厮杀,没几个回合,卡契的两员大将就被挑翻在地。卡契兵见主将已亡,慌忙四散逃命去了。文布军趁势杀到城下,天已大亮。守城的两员大将饶朗威噶和拉赞威丹见岭军如此勇猛,前去偷营的两员将无一生还,活着回来的兵士也怨声连天。二人商量道,我们战死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可兵士们都不愿意送死,听说岭国人懂得因果报应和是非善恶。我们不如投降,或许还能有条生路。二人决定投降后,就在城东的平台上煨起桑来,饶朗威噶脱下铠甲,袒露着身子,对岭文布军唱道:珍珠般的岭国兵,宝贝似的众英雄,献上我的一心愿,岭国勇士们请静听!我是卡契一勇士,饶朗威噶是我名。不是英雄无敌手,并非好汉有本领。要塞城门比石坚,城中兵马赛虎猛。卡契兵不是酥油捏,岭国军不是铁打成。但若各自能克制,我方兵士愿投诚。岭国若有此诚意,彼此和解不交兵。那城下的岭兵听了饶朗威噶这软中带硬、棉里藏针的投降歌,心中好笑。明明想投降,却偏装出一副英雄的样子。玉拉托琚心想,打起仗来,不仅卡契要死人,岭国也会有伤亡,如果能不动刀兵,有什么不好呢?于是,玉拉说:“你们投降是好事,请大将和兵士们站到外面来,兵器铠甲统统献给岭国,这才能证明你们投降的心是真诚的。”听说允许他们投降,卡契兵高兴得像孔雀听到了夏天的雷鸣一样。他们纷纷出城,向岭军献哈达,交兵器。就这样,没动刀箭,文布军拿下了这座大城。进城后,玉赤驻守中心的亭雪铁城,玉拉驻守东边的花虎城,达拉驻守南边的玉龙城,玛宁长官驻守西边的孔雀城,珠米驻守北边的乌龟城。没有几天,中卡契周围的八座小城也被文布军攻占,这胜利的喜讯像玉龙吼叫一样,响彻了四面八方。达绒部落的进攻目标是上卡契的白岩罗刹城。守城的是卡契的三员猛将梅拉赞布、查桂穆玛、曲俄桂杰。见达绒兵马像团团火焰一样向他们烧来,三员大将心想,这是第一次和岭国交锋,非打出个好名声来不可,中卡契已经丢尽了脸,上卡契可不能再出丑。三人披挂整齐,像下山的猛虎,吼叫着扑出了城。查桂穆玛身着白衣白甲,胯下白马,长矛上的白缨在空中闪闪发光。他一马当先,拦住岭军喝道:“嘿!前来进犯卡契的狐狸们,你们没听到过这样的话吗?猫靠近火堆是烧焦皮毛的先兆;麋鹿在树上磨尾巴,是要送命的先兆;几个兵将到西方挑衅,是全军要覆灭的先兆。若是好汉与我来对阵。若是懦夫就快低下头。”从达绒军中同时走出三员猛将,同时射击,三支利箭,却未射中查桂穆玛。查桂大怒,猛射一箭,正中一员达绒大将的盔缨,吓得三将败阵而回。查桂趁势挥兵追杀。卡契兵手舞青铜刀,达绒兵毫无招架之力。晁通见状,吓得逃到一个小洞里躲了起来,远远看见达绒兵马还被卡契军追得不断后退,立即念起降冰雹的秘诀。刹那间,天空乌云骤起,比二十九日夜还要昏黑,雄龙好像牦牛吼叫,雌龙恰似天鼓轰鸣,雷电交加,雨雹齐降。正在追杀和被追杀的卡契兵、达绒兵顿时四散奔逃,这一战才算了结。三天后,查桂穆玛带卡契兵将围住了达绒兵马。一个卡契小将横冲直闯,左劈右砍,一口气杀了三十几个达绒兵,然后朝晁通扑来。拉郭一见大怒,趁他扑上来的时候,突然伸出长矛,把那卡契小将刺了个穿心透,翻身落马而亡。查桂穆玛一见急红了眼,气青了脸,一步窜到拉郭面前,把青铜刀举过肩头:鹞鹰与大鹏较翅力,不知自量真可耻,小山同须弥比高低,不知自量真可气;达绒与卡契比武艺,不知自量真可鄙。“你杀了我的人就能高兴了么?我就是那报仇的人,不杀你解不了我心头恨,不杀你算我没本领。”拉郭根本不理查桂的废话,挺矛便刺,但不能损伤查桂,反倒被查桂的青铜刀把长矛砍断。查桂一刀紧似一刀,连连向拉郭的面门劈来,拉郭左躲右闪,终于被查桂穆玛砍中右腿,从马上摔了下来。达绒兵一见拉郭落马,慌得顾不上再打,抬着拉郭就跑。查桂穆玛一口气杀到达绒兵的大帐里,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拿走,然后踏翻了营帐,跃马扬刀而去。晁通因为戴着隐身木,又藏在虎皮座下,卡契兵才没有发现他。卡契兵得胜回城后,达绒兵把拉郭抬了回来,晁通一见,扑上去抱住儿子的脖子放声大哭。拉郭奄奄一息,口不能语。晁通哭了一阵后,又转回头大骂达绒部的大臣和众将:“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在和卡契兵将交锋时,你们只顾自己逃命,丢下拉郭一人敌万军,受伤落马难收拾,卡契又踏进营帐来,抢了珍宝兵器,这下你们可称了心意……”晁通捶胸顿足,泪流如雨,骂不绝口。哭完,骂毕,晁通仍觉不解气,吩咐把和拉郭一起上阵的三个大臣和八个大将统统抓起来,一定要处死他们给拉郭偿命。所有的大臣和将士都跪下了,恳求晁通宽恕,但晁通一句赦免的话也不说。看着眼前的这些大臣将士,晁通又想起了这场战争的根源。树根就是那坏觉如,树干是死尸般的老总管,树叶是文布氏的众将官,只有我达绒部落是果实。格萨尔下令进攻卡契,这哪里是要灭卡契,分明是要灭了我达绒。晁通正在这样胡思乱想,一个大将说道:“我们达绒这些臣将,对外作战不行,打自己人却如此凶猛,这样做没有一点好。现在应该去向格萨尔大王报告我们的情况,看大王说什么。”晁通一听此话,虽然心里仍然觉得格萨尔对自己的达绒部落不怀好意,但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不去报告一下也是不行的。于是下令赦免众臣将,他要亲自去见格萨尔,并嘱咐达绒军不要随意行动,另外不管拉郭是死是活,都要好好服侍,等他回来。格萨尔大王早已知道达绒军失利的消息,已经聚集了众将等候晁通。晁通进帐痛苦地叫道:“我的拉郭呵,像太阳一样的拉郭,被恶煞罗曜吞噬了;像猛虎一样的拉郭,被猎人的地箭射死了,我的拉郭!都是文布人太自私,他们说月亮光要冷,太阳光要热,把我晁通说成投降者。尚未迈脚走三步,青刀割得腿筋断;真假尚未诉说完,舌头已经被割断。阴险恶毒的老总管,把我达绒当诱饵,使我拉郭遭祸害。在九国的千军万马中,御敌只把晁通派。现在我活着不如死,罪责应由总管负。我父子的债要索取,君臣们别以为是小事。”说着,晁通抓着自己的喉咙,跳到总管王绒察查根面前。丹玛和唐泽忙上前劝住晁通,安慰他道:“您老人家虽然吃了苦头,但和卡契打仗是为了岭国,怨谁都没有用处。”丹玛和唐泽一左一右拉着晁通坐了下来。老总管一声不吭,心想,奸诈的人不用看脸面,邪恶的人不用去理睬。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同他晁通一般见识,坏了岭国的大事。所以,绒察查根神态安详,毫不为晁通的恶语动容,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众臣将也纷纷安慰晁通,向雄狮王要求援助达绒军。因为得到大家的安慰,晁通慢慢平静下来。格萨尔遂命丹玛、唐泽和却珠等将,率兵前去达绒营地,换回达绒军,消灭上卡契白岩九城的守军。格萨尔赐给三名英雄每人一支利箭,以及护身灵药,即刻出发。岭兵把查桂穆玛的城堡团团围住,雨点般的利箭在空中穿过,长矛像蛇一样上下飞舞,没用多少功夫,击毁了大半个城门。查桂穆马见岭兵来势凶猛,吩咐坚守此城,暂不出来。城内的守将梅拉赞布实在忍耐不住,与其守城而死,不如挺身迎战,或许还有生路。他跃马挥刀,冲出城来,杀向岭军阵前,向丹玛挥刀就砍。丹玛有绸甲护身,并未伤着。丹玛回敬他一刀,正中他的脖颈,圆滚滚的一颗人头离了脖颈,梅拉赞布坠马而亡。岭兵趁势攻城,这时又从城里冲出一员将来,正是曲俄桂杰,唐泽并不等他靠近,一箭射穿了他的头骨。查桂穆玛见连死两将,骑着白狮子一般的战马飞出城来。他一边跑一边唱:山兔炫耀它跑得快,会把笑脸老雕招引来;羊羔活蹦又乱跳,会把青色野狼招引来;无能的岭军逞威风,会把失利败仗招引来。查桂唱罢,已来到岭军阵前。那大将却珠早已把格萨尔所赐神箭搭在弓上,回唱一首:狗头雕飞起来似有力,大鹏金翅鸟它不能敌;野狼跑起来似有力,雪山白狮它不能敌;查桂砍伤拉郭似胜利,碰上我却珠你不能敌。却珠唱罢射出神箭,神箭带着呼啸之声钻入查桂穆玛的前胸,又从后背穿出,射倒了许多站在查桂后面的卡契兵士。查桂穆玛连同那些中了神箭的卡契兵同时倒地而亡。岭兵喊声震天,猛虎般扑向卡契兵将,箭尖像冰雹降落,长矛如流星飞驰,大刀像雷电闪光,人头像谷穗般纷落。但见卡契兵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岭兵大获全胜,不但夺回了被卡契抢走的达绒军的财物,还获得了许多卡契珍宝、铠甲、兵器等。丹玛、唐泽和却珠三员大将前来向格萨尔大王复命。雄狮王高兴异常:“你们为拉郭弟弟报了仇,为达绒部落雪了恨,不愧是岭国的大英雄。”奄奄一息的拉郭被抬到了格萨尔面前,临死之前,他非常想见见岭国王格萨尔。格萨尔吩咐把查桂穆玛的人头拿来给拉郭看,又把诸多的财宝、兵器指给他看。拉郭满意地笑了,声音微弱地对晁通说:“父王呵,我拉郭快要死了,可我临死前看到格萨尔大王,看见了仇敌的人头,看见了夺回的财物,这是雄狮王的大恩。现在我可以放心地死了,但愿格萨尔大王能够护佑父王和达绒部落的英雄们,但愿在未来的净土中,我们能再见面。”拉郭说完,含笑死去。格萨尔大王吩咐厚葬拉郭。晁通为了感谢那杀死查桂的英雄却珠,献给他一匹日光缎和三只银钵。却珠也不推辞,接着,帮助晁通安排拉郭的后事。卡契连连失利,紫岩九城和白岩九城均被岭军占领。残兵败将逃到尺丹王的宫里报告战况。使尺丹路贝大为恼火。特别是大将查桂穆玛的死,更使他像刀子剜心一般疼痛。只见他眼圈发红,青筋暴跳,全身颤抖,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现在该轮到我上阵了,不是格萨尔兵败,就是我尺丹战死,像狗一样地活着有什么意思!?”尺丹把刀、箭、矛三样武器一一挂在腰间,跨上战马要去找格萨尔决一胜负。王后和公主从后宫跑出来,你拉我扯的,不让他走。这时老臣贞巴让协从佛盒里取出一条哈达,对尺丹说:“老臣我虽然忠心为国家,好心说出肺腑话,大王却听作欺人话;老臣我智箭虽锋利,大王岩石般的金耳射不穿。如今还想拼武力,不如巧妙来算计。只凭鲁莽去作战,白白送命取胜难。”“老臣有什么好计策,请快快讲出来。”王后已顾不得许多,吩咐贞巴让协快讲。“现在要由守势转攻势,派王弟都德玛日带兵去攻打岭军的门、姜、文布三部。还要快些召集尼婆罗兵,昼夜兼程来卡契,进攻岭军的大营。大王您快把兵器库中的石炮抬出,用它的时机已来到。再去威卡和穆卡国,让他们速派救兵。四国兵马合一处,定能踏平岭军营。”老谋深算的贞巴让协说完,卡契君臣认为胜利有望了。尺丹王立即调兵遣将,召援兵的召援兵,做先锋的做先锋,卡契宫城顿时忙乱起来。石炮从兵器库中抬出,架在中卡契紫岩石九城之下,王弟都德玛日吩咐放炮。卡契兵的喊声伴随着炮石声,如天雷滚过。西边的孔雀城被摧毁了一大半,守城的岭兵非死即伤,无一漏网;北边的乌龟城也有三面城墙被炸毁,死伤壮士三百多名;南边的玉龙城被炸毁了一面城墙,也死了不少人。守城的玉拉托琚、玉赤、玛宁长官等怒吼着杀出城来,正好和王弟都德玛日打了个照面。那王弟的脸像阎罗一样赤红,眼睛比脸还要红,见到岭国兵马就像要喷出火来一样燃烧着:“玉龙吼声虽然大,三春过后成哑巴;猛虎纵然会跳跃,本领使尽摔岩下;觉如凶悍似强大,权势用尽卡契就要降伏他。在我红脸都德面前,兵将越勇我杀得越疯狂,我的凤翼朱砂马像闪电样快,我的锐利铜刀赛霹雳,喝血铜箭能把岭国的石岩射穿。”玉拉和玉赤兄弟二人双双站了出来。玉赤说:“咬死百只绵羊的野狼,最终会饿死在麻尼堆(注1)旁;啄死百只鸟雀的鹞鹰,最终会在荆棘中折翅膀;杀死百人的魔王,最终会被英雄杀死在家乡。尺丹王的末日已来临,你小小兵将别猖狂。”玉赤说完,冲了过去,都德玛日忙抽刀相迎。忽然,都德玛日想起自己的铜马不能对付岭将的软绸甲,遂摘下腰间的拳头般大小的一块石头,向玉赤抛去,那玉赤不曾提防,被石块击中胸部,疼得他大叫一声,翻身落马。岭兵以为玉赤身亡,都要找都德拼命,特别是玉拉托琚,见弟弟坠马,不知性命如何,心如刀绞,怒火中烧,立刻抛出飞索,正好套在都德玛日的脖子上。都德玛日并不惧怕,又掷出一石,玉拉一偏身,没有打中,却差点把他从马上震落下来,手中的飞索一松,都德趁势脱了套。眼见天色已晚,又不知玉赤性命如何,玉拉无心再战。那都德也领教了玉拉的厉害,也无心恋战。双方各自归营。岭兵把玉赤抬回大帐。玉拉用格萨尔的头发给他熏烟,又给他吃了王母的长寿丸,玉赤顿时恢复了神智。玉拉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如何降伏那红脸妖魔都德玛日呢?玉拉托琚一筹莫展。这时,他真希望格萨尔大王在自己身边。心想大王,大王就到了,玉拉托琚高兴得要发狂了。他立即问:“这次碰上的这个都德玛日,力大善射,聪慧过人。我玉拉还从未碰到过敌手,这次败在了他的手下。大王要为我想一个制伏他的办法,是用箭好呢?还是用矛好?”格萨尔微微一笑:“这都德玛日的前世本是屠夫,死后十三次转生为猪身,身受无数次烧炼之苦后,才转生为卡契王子。现在在他的肚脐里和头顶上各长有一撮猪毛。我自有降伏他的办法,玉拉不必过虑,七日内,守住营地要紧。”卡契军营也来了援兵。原来是尺丹王怕弟弟一人难以胜敌,又把哥哥鲁亚如仁派来与都德玛日共同对付岭兵。都德玛日见了王兄大喜。连日来岭军营门紧闭,使都德大为恼火,这下王兄来了,他兄弟二人正好合兵向岭营出击。第二天,正是格萨尔讲的该是都德被降伏的日子。卡契王兄弟二人率兵杀向岭营。先用炮石轰,再用弓箭射,然后挥舞青铜刀杀向岭军。岭兵被这飞石箭矢铜刀杀伤了不少,但是并没有后退的意思。突然,都德玛日愣住了。只见一个战神般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紫玉般的脸上,一双红珊瑚似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佩着九种兵器,胯下一匹火红的坐骑。都德想,这人肯定就是格萨尔了。只听格萨尔说:“尺丹王是太阳,我是吞噬太阳的罗曜;鲁亚王兄是月亮,现在已经到了下弦;你都德本是小星星,我是浓云要把你遮掩。”听了格萨尔的话,都德大怒,冲上来就劈,却什么也没砍中。格萨尔挥起宝剑,都德的头滚落在地。雄狮王又挥一剑,把都德那无头的身子连同魔马一起劈成两半。只见从那倒地的尸体中飞起一只鸽子,这本是都德的精灵所变。格萨尔的化身马上变作一只大鹰,抓住了鸽子,弄个半死,扔在格萨尔大王真身面前。格萨尔吩咐,挖一个三角形的九尺深洞,把都德的尸体连同鸽子一起埋下,然后在洞上修起一座黑塔,以镇妖魔。那王兄鲁亚一见弟弟丧了命。正要逃跑,玉拉哪里肯放,一箭射出,正中鲁亚胸部,把心肺射得粉碎。鲁亚并没有立即死去,挣扎着向玉拉扑来,青铜刀一砍又一绞,把玉拉的绸甲从肩头撕下一块,玉拉的肩膀也受了伤。玉拉托琚怒不可遏,一挥大刀,把个鲁亚如仁剁成肉泥。王兄王弟均已降伏,格萨尔命令向卡契王城进军,最后消灭那老魔尺丹路贝王。那尺丹路贝早已等候在王城下,得知王兄王弟已亡,横下一条心,今日要与格萨尔拼个你死我活。他眼见岭军浩浩荡荡,蜂拥而来,并不搭话,挥刀便冲杀过去。岭国众英雄围住他,刀砍矛刺,轮番进攻,并不能伤害于他。尺丹的青铜刀也未造成对岭将的伤害。这时,格萨尔大王出现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尺丹王恨不能一口生吞了格萨尔:“今天要找你报仇雪耻,报肉仇我要吃你三块肉,报血恨我要喝你三口血,我还要捣毁你的岭国,杀死你的兵马……”死到临头,卡契王的大话仍不绝口,让格萨尔气昏了头。格萨尔本想劝他投降,见他如此凶恶顽固,一挥剑,把尺丹王劈于马下。岭兵万众欢腾,欢呼他们的雄狮大王格萨尔又为赡部洲除了一大害。卡契老臣贞巴让协率众投降,并把格萨尔迎到一座坚固的石岩跟前。这块石岩平如铜镜,十分光滑。格萨尔用大梵天王的金刚杵敲了三下,宝库的大门便打开了。宝库中有十三个四方形的石箱。第一只石箱中是一尊一肘高的青玉度母像和一只能自动鸣叫的玉杜鹃。第二个石箱中,有十对玉如意和金银八吉祥宝物。第三只石箱中,是十二部典籍和法器。其余的石箱中分别装有金刚石、白松石、红松石、黄松石等各种珍珠宝贝。岭国兵将立即将宝箱抬出去,准备运回岭国。格萨尔王召集卡契的降臣降将以及众百姓,将部分财产留给他们。因那卡契王子只有五岁,所以格萨尔要老臣贞巴让协管理国事。王妃母子仍住原来的城堡。吩咐已毕,下令班师,卡契的臣民百姓依依不舍地前来送行,祝愿雄狮王格萨尔吉祥如意。(注1)麻尼堆:用刻有经文的石板堆砌而成。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