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37回 外道咒师转生称王噶姆多吉下凡为妃 – 格萨尔王传
2020
12-27

第37回 外道咒师转生称王噶姆多吉下凡为妃 – 格萨尔王传

印度南部,有一个信奉外道教门的国度。国中有一个叫班智达雅霞的大修士,多年来闭关坐禅,苦修大自在天大法,但是毫无所得。因为久修不能成道,他便想了个办法,将自己的右胳膊缠上布,再倒上芝麻油,然后点燃,作为供养之物。这一苦行,感动了大神。大自在天遂亲示神容,允许赐给他所需要的最高成就。班智达雅霞一心要保卫外道教义,请求大神赐与能够战胜一切的成就。大神当即答应他将成为黑暗世界的大法力的非天(注1),妖魔、罗刹、饿鬼等同道者,给他借出了盔甲、兵器等,赐给他能够战胜一切的成就与教诫。并赐与授记道:“在最后的时光里,你将成为一个有极大权威的军国国王。”班智达雅霞得到大神的真言,又有了能够战胜一切的成就,便骄狂起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牋 这天,班智达雅霞来到位于印度灵鹫山和醉香山之间的美丽碧池中沐浴,恰好碰上一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修持密咒的仙人色吉钦布。二人彼此互望了一眼,班智达雅霞的瞋怒之心勃然而起。刹那间,班智达雅霞变作一条长长的毒蛇,用身子将碧池围绕起来,蛇头吸吮着池水,池面上顿时毒气弥漫,好似海上腾起大雾一般。同在池中沐浴的百姓们哀号起来。仙人色吉钦布却不紧不慢地作起法来,瞬时变化成大鹏鸟,左右两爪分别立于灵鹫山和醉香山顶,又把翅膀连抖三下,三千世界顿时左右摇晃起来,万钧雷霆,直向下劈;猛烈冰雹,倾盆而下;火焰风舌,吞噬地面。班智达雅霞眼见有被火舌吞噬的危险,慌忙收起变化,隐身遁去。仙人色吉钦布再次作法,将池水变成甘露之汁,令众百姓继续沐浴,然后飞逝而去。牋 班智达雅霞并不肯就此罢休,立即修起法来,准备七天之内炼成魔法,抛出施食(注2),以报复仙人色吉钦布。牋哪知刚修到第三天,仙人色吉钦布已得到预言,于是立即修起诛戮大回旋法,把四根净橛杵(注3)向四方抛去,顿时四方火起,熊熊大火罩住了班智达雅霞,使他求生无路,脱身乏术。班智达雅霞临死之前发下一愿:愿我此身转生后,投生为藏区赡部洲的生命之主,经咒教义(注4)的刽子手,让我能用武力征服世界。班智达雅霞转世投生在祝古国,取名宇杰托桂扎巴,父王名叫拥忠拉赤赞布,母后名叫象萨鲁牡白吉,长兄叫达玛朗拉赞布。宇杰长到三岁,就能弯弓射箭,刀马箭三艺日渐成熟,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皆能百发百中。满六岁时,征服了六大邦国。九岁时,又击败了各路入侵之敌。到了十三岁,祝古王辞谢人世,祝古开始赛艺比武选王。十八天过去了,经过各种技艺的比赛之后,仅剩下四名勇士。他们准备进行最后的竞赛,以夺王位。这最后一关非同寻常:在约一俱芦舍之遥的生铁大磐石上,放着九副铠甲,九顶盔帽,九个盾牌,上面高悬一面宝镜,凡能一箭射穿铠甲、盔帽和盾牌者,当拥立为王。四勇士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第一个勇士只射穿了铠甲,第二个勇士只射穿了盔帽,第三个勇士只射穿了盾牌,他们失去了称王的希望。最后轮到宇杰托桂了。只见他二目圆睁,双手用力,把一张弓拉得像满月,弦上的箭带着呼啸声射穿了九副铠甲,九顶盔帽,九个盾牌,最后,连那生铁大磐石也被射得粉碎。臣民们始而惊诧,继而欢呼,遂拥立宇杰托桂为祝古国王。祝古上、中、下三地。上祝古色隆贡玛滩,有金色灿烂的四大湖;中祝古霞如朗宗城,有紫雾弥漫的多嘉热瓦平原;下祝古晁拉郭噶,有银色辉煌的四大山。宇杰托桂自从称王以后,权势大得无人能抗衡。驾前有智勇双全的文臣武将,属下部落有九十九万户,金银财宝不可计数。因为征服了七大强敌(注5),国土日渐扩大,属民日益增多,声威大震。己亥年,雄狮王率领岭国军马征服了北方碣日国的珊瑚城之后的第三年,格萨尔修完了大乘正见禅定和自我解脱禅定,功德及法术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增长。就在格萨尔解除坐禅、终止修行的第二天黎明时分,太空中忽然出现一个火焰般的红人。此人手握一把赤铜宝刀,胯下一匹备有珊瑚鞍辔的骏马,周身燃烧着火焰,左右围绕着八部鬼神部众。红人边走边唱:我念达柏泽大战神,是斩断敌人生命的大战神,是庇佑百姓的大战神,雄狮大王格萨尔,我神有旨要预示。格萨尔得知战神有预言,忙屏息静听。“格萨尔呵,你可听说过这样的比喻:‘上师们为正法而老去,若无故动心乃是受魔鬼的哄欺;长官们为法纪而老去,若悄悄贪赃受贿乃是受魔鬼的哄欺;年轻人为御敌而老去,若麻痹大意乃是受魔鬼的哄欺!’这些话讲出了世间道理。格萨尔呵,今年你们一定要打到祝古去。祝古国也有个格萨尔,你俩要在交锋时见分晓,岭地和祝古要在战争中分高低,英雄勇士要在交手时比武艺,战马也要在疆场上比功绩,……岭地和祝古的一切都要比,今年正是打开兵器库的佳期。无论如何你要到祝古去。”到此时为止,格萨尔率领着岭国的兵马,已经征服了大食牛城、索波马城、碣日珊瑚城、阿扎玛瑙城等十二个大邦国。岭国变得粮丰衣足,牛强马壮,人丁兴旺。但是,格萨尔仍然觉得征服祝古是件很困难的事。祝古国王的属下,有许多武勇盖世、刚毅顽强、法术高深、神变莫测的外道魔类大臣,这些人作起法来,能使山岳首尾颠倒,江河上下翻卷,祝古的儿郎个个都精骑擅射,马似飞龙,箭如霹雳。要征服祝古,绝非易事,单是从岭地到祝古的路程就有一月之久呢!格萨尔这样一想,心中更觉忐忑不安。岭地的老少英雄们又聚在一起了,白玛拥忠大会场设起了九十九排上等座位,众英雄挤挤插插,聚于一堂。格萨尔缓缓从宝座上站起,极目远望:在巍峨耸立的拉扎泽姆山岳之上,格佐日玛峰突兀峥嵘,高接蓝天;在险峻嶙峋、层峦叠嶂的山岳之中,玛杰邦拉(注6)神山迤逦磅礴,雄伟壮阔;在土地肥沃,部落兴旺的山岳之下,纳嘉秋姆森林深邃又茂密。这就是我们岭地,是世上唯一美好又庄严的圣地。由远及近,格萨尔大王的目光又落在众多英雄们的脸上,他郑重而庄严地向勇士们道出了天神的预言:“……诸佛与菩萨的教谕,飞天和空行的授记,大战神的严命,三件大事聚在一起,告知我这样一件重要的事:在辛丑当运这一年,若不把北方祝古的兵器夺回岭地,祝古的外道大王将如猛虎,六笑纹(注7)丰满难收拾;在南赡部洲广大的地区中,红黄教门将如黎明前的星辰,疏疏落落湮没在天际。光明正法的声音,将不会在人们耳边响起。妖魔鬼怪将来取我们的金银珠宝,夺我们的骡马牛羊,杀我们的臣民百姓,众生将遭受劫难,恐惧、疾病、灾荒、刀兵战乱会把岭国变成一片荒滩,……为了避免这种灾祸到岭地,我们要召集各国兵马,出动十万大军,立即向祝古进兵。”众大臣和老少英雄个个神情肃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又要与大王出征了。英雄们当然知道祝古的内情,更知道这一仗的艰难,所以更想快些打到祝古去,在战争中与祝古决一雌雄。为了帮助格萨尔降伏祝古王宇杰托桂,天母朗曼噶姆决定派一个空行母下凡,去做宇杰王的妃子,在格萨尔北征祝古时,作为内应。牋 朗曼噶姆一声召唤,那东方金刚类的空行们,犹如宝螺之雨纷纷下;那南方珍宝类的空行们,犹如福运的金屑飘飘落;那西方莲花类的空行们,犹如和煦的春风徐徐至;那北方事业类的空行们,犹如湖海之上的甘霖濛濛降。天母喜盈盈地看着这些空行们,郑重其事地把祝古王的情况说了一遍,问众空行母谁愿意作那有权有势、有九十万户部属、财宝数不清的祝古大王宇杰托桂的王妃。并且说明,不愿长住时,仍可回到空行母的行列中来,就像那虎入山林、鱼归大海一样。牋 天母说完,众空行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立即哗然四散。有的隐入山林,有的飞向云际,有的没于流水,有的遁入土地,就像消逝的彩虹,顷刻不见了踪影。天母微微一笑,这正应了那句俗语:“盗贼不会自家招认,姑娘不会自请出嫁。”到了初八日,狮面天母在宛巴扎卓大寒林圣地(注8)大宴众飞天和空行。席间,天母决定不再多讲,指着空行母噶姆多吉说,只有她具有嫁给祝古王的缘份,一定不要推辞。到祝古的期限是三年,三年一过,愿意留下就继续留下,不愿留下就回来。牋 空行母噶姆多吉慌忙站起,恳求道:牋 “请别让我到祝古去,天神和魔鬼怎能生活在一起,乌黑和雪白扭成一根绳没有意思。我这洁净晶莹如水晶的身体,下到人间有顾虑:身体怕被魔鬼玷污,血脉恐要受阻碍,命脉恐要受损害,外脉怕要被撕裂,内脉怕要被折断。还是不要派我去了吧,若是空行中一定要有人去,那么最好掷骰拈阄。”牋 天母见噶姆多吉不肯下界,立即讲了一番道理。告诉她,空行母下界并非只她一个。魔国的阿达娜姆,岭国的梅萨绷吉,姜国的王妃,都是空行下界。现在为了帮助格萨尔完成降魔大业,请她务必不要再推脱。天母的一番话使噶姆多吉心中豁然,立即应允下凡,但她要求要好迎好送才行。上等君子迎送新妇时,金玉的流苏多璀璨,锦衣美饰琳琅光闪闪,人强马壮衣甲明而鲜,壮丽的楼阁巍峨照人眼,自己安乐、别人祝愿都俱全。中等丈夫迎娶新妇时,松石的流苏多璀璨,鲜丽的衣服飘飘展,骏马的银鞍光闪闪,吉祥的帐房美丽庄严,只有欢乐没有愁怨。下等丈夫迎娶新妇时,了借帽子向上奔走,为了借靴子向下奔走,送亲的人们羞愧难当汗如流,看热闹的人们笑难收,这样的伴侣实在不可求。牋 “我要那,迎亲的人们鞍鞯华丽而鲜艳,我要那,送亲的人们呼声响彻云天。就是这样,我也不会和宇杰托桂生活一辈子,答应下嫁不过是暂时的。”牋 天母朗曼噶姆立即答应给噶姆多吉上好的陪嫁,黄色的要拿黄金来陪送,黄金粉末犹如雪花纷纷落;白色的要拿白银来陪送,银锭块块犹如绸缎叠叠起;头上饰品的松石十八种,身上穿的有锦衣十八种,夏日有不怕阴雨湿的天蓝碧绡绸雨衣,冬天有不怕朔风吹的红色火山缎暖衣;还有能够随心所欲瞬时到达的那坐骑,雪白如螺的追风驹……上等姑娘出嫁时,颈上丝巾犹如浓云在舒展,背上丝带犹如冠带飘飘悬。第一头上的帽缨微微颤,第二腰肢如白藤柔而颤,第三足下锦靴弯而颤,要具备这三种颤动的美姿出家园。中等姑娘出嫁时,颈上丝巾洁白如海螺,背上丝巾柔软似绒雪。第一头上的帽缨秀而丽,第二腰间的锦衣秀而丽,第三足下的缎靴秀而丽,要有这三种秀丽才能出嫁去。下等姑娘出嫁时,颈上丝巾似绑绳紧缚,背上丝带像送鬼的替物。第一头上抖动着那帽子,第二胸中抖动着那心肺,第三足下抖动着那驽马,在这三种摇晃下到夫家。牋 众空行们纷纷唱起送亲歌,喝起送亲酒,欢欢喜喜却又依依不舍地送噶姆多吉下界。牋 再说那祝古国王宇杰托桂,称王一年后曾娶一王妃,夫妻二人恩恩爱爱,六年后生下一子。王子三岁时,王妃便病逝了。托桂王悲哀凄楚,郁闷愁苦,不理国事,专为王妃祈祷祭祀九个月。六月初一这一天,祭祀期满,遂接受祝古国上、中、下三等人的请求,除去丧服,沐浴身体,换上美丽的锦衣,佩上华贵的饰品,打扫宫城,洗涤殿宇,重理国政。到了初八日这天,众臣提议出游,宇杰王欣然允诺。牋 自从王妃死后,宇杰托桂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这是他第一次出宫游玩。四位重臣,十九位大将,一百二十名内臣,一百二十名中臣,一百二十名外臣,簇拥着祝古王出了城门,浩浩荡荡地前往山林之中,准备好好地玩上几天。牋 赛马、射箭、比武、掷骰子,宇杰大王很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玩过了。到了第五天晚上,正是八月十三日,宇杰王睡在雕有孔雀交错的床上,心旷神怡地做了个梦。快天亮时,宇杰托桂醒来把梦中之事又细细地想了一遍,认定今天定有大喜大福降临。牋 当太阳的金光洒向山顶之时,祝古王派出内大臣一百名,个个换上华丽的锦衣,漂亮的靴子,像风一般向前猛跑,向古杰多吉威噶神山献上黄金、白银、绸缎、马牛羊等,进行祭祀。牋 祭完了山,又祭海。祭了海,宇杰托桂又带着众臣去朝拜圣湖。牋 因为一直不见梦中的吉兆出现,祝古王不觉有些心焦。正在焦急之时,忽然发现前面的山腰上有两个仙人般的姑娘在采花。仔细看了一会儿,不远处又发现一个姑娘。宇杰托桂心中一阵高兴,坐在那棉软的锦缎座垫上,用红色丝巾把他那像皓月般洁白光亮的面孔擦了又擦,然后招呼众臣:牋 “喂,你们看。”众臣顺着大王的手指望去,也看见了三个美丽似仙的姑娘。宇杰托桂想起了自己的梦,兴奋地告诉诸人:牋 “昨夜黎明前,我睡觉得一梦,梦见拉隆玉措湖岸上,一道虹光从东方升起,虹光中出现了穿螺甲的将军九百骑,还有装束相同的部众十万余;又一道虹光从南方升起,虹光中走出穿金甲的将军七百骑,还有装束相同的部众十万余;又一道虹光从西方升起,虹光里站着穿珊瑚甲的将军五百骑,还有装束相同的部众十万余;又一道虹光从北方升起,虹光中驰来穿松石甲的将军三百骑,还有同样装束的部众十万余。最后呵,”宇杰托桂忽然笑了起来,众臣正听他讲得有趣,见大王忽然大笑,知道定然还有更好的在后头,忙催着大王讲下去。牋 宇杰王兴奋起来:“最后梦见那湖中长出了三朵花,白色的是美丽的蜀葵花,红色的是夺目的藏红花,青色的是幽雅的邬波罗花。这三朵花呀,都被我宇杰采摘下,你们说,这梦境与今日所见差不差”众臣已从大王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那梦中的三朵花当然是预示着眼前的三个姑娘,大王分明想纳这三女子为妃,却又不好意思明讲。这是想让众人把话讲出来。牋 果然,以王兄达玛朗拉赞布为首的众臣说话了:牋 “眼前这三个姑娘,够得上做我们国王的妃子。”牋 “嗯,行,行。”牋 “啧啧,像神仙一样的姑娘,当然可以作王妃。”牋 只有大臣霞赤梅久心中疑惑:我们逝去的王妃,艳丽如仙女,稳重似山岳,深沉像大海。可现在这些姑娘们呢既像是能使政教昌盛,又像是将使国运衰败,使人看不明真相。但大王已经看上了,众人又都异口同声说好,我还是不说话的好。牋 大臣赛冷森格扎巴跳起来:牋 “松石、珊瑚和玛瑙,是妇女们喜欢的饰品,快,快,把松石和珊瑚用升量来!快,快把宝马备起来!一备‘神女神技’快速马,二备‘锦纹流星’好骑骥,三备‘飓风怒吼’千里驹。快,快把大臣派出去,一派我英雄精悍的森格,二派那见博识广的霞赤梅久,三派查拉赤德扎巴。把三匹骏马牵,驮回来的吗,哈……”牋 祝古王像孔雀听到雷声一样喜悦:牋 “对呀,对,这三位姑娘,一定是上界赐予我的。快,快去把她们请过来,请不过来用套索,我一定要娶她们为王妃。”牋三大臣骑着三匹马,牵着三匹马,带着松石、珊瑚、玛瑙、绸缎等物,还有三条套索,沿着山边,向三个姑娘驰去。牋刹那间,霞赤梅久已抢先来到姑娘们身边。只见这三个姑娘:身上的大发辫像凤凰在展翅,小发辫像灵鹫在张翼;脑后的发辫上垂着松石流苏,头顶的辫子上珍珠宝光熠熠;颈下佛盒放射着上弦月光华,佛盒丝绦上镶嵌着鲜花一朵朵;绸缎衣裙飘飘摆,环佩银链叮铃铃,靴上的虹霞光灿灿,金珥玉当嵌得亮闪闪;好一个十全十美的天仙女,好一个钩魂消魄的小仙媛。难怪大王看上她们。霞赤梅久细细打量着三位姑娘,看得如痴如呆,半晌儿才回过味来。见姑娘身边已经堆满比人还高的鲜花,并且还在继续采摘,霞赤梅久起了疑心:这三个女子若不是精怪所变,怎么会采这许多花这里的风水、时运,肯定被她们压着哪!若让她们当了王妃,不仅会危害大王的寿命,还会给地方上带来不幸哩!霞赤梅久左思右想,心中盘算了三四一十二次,打了五五二十五个主意,决定变化一下,赶走这三个姑娘。牋 在三个姑娘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粗而黑的矮个子,眼睛睁得像盾牌一样,脸上滴着一股股黑血,身上的铠甲时时冒着毒气,手中拿着九庹长的黑蛇长索,像猛虎扑食一样,大吼着向姑娘们扑去。牋 三个女子顿时逃得无影无踪。霞赤梅久这才高兴起来,收回变化。再看那鲜花垛时,竟一朵也不见了,霞赤梅久顿时愣在那里。牋 这时,森格和赤德也赶到,见霞赤梅久呆在那里发愣,三个美女不见了,心中不解,便问霞赤梅久可曾见那三位姑娘,霞赤梅久马上恢复了常态,忙说,没有见到,他也正在这里寻找。牋 森格并不怀疑霞赤梅久的谎话。极目远望,透过树缝,他看见了对面石崖上,有两个姑娘正在捉虱子,另一个躺在草地上睡着了。森格高兴之极,碰了碰两个同伴的胳膊,用手一指,让他们悄悄地看。三人慢慢拨开树丛,寻找上石崖的路。霞赤梅久心中好生奇怪,这么一会儿,三女子竟上了石崖,肯定是精怪所变,却又不好明说。当着二位大臣的面,他也不好作法,只得悻悻然跟在森格后面,去找那三个姑娘。牋 三位大臣悄然来到三女子面前,那三个姑娘竟像没看见他们一样,依旧在做自己的事。森格将飞索藏在衣袖内,拿出名叫“一抹月华”的六白松石一块,名叫“犀牛小角”的六红松石一块,名叫“摩尼喜绕”的六黄松石一块,系在三条哈达上,笑吟吟地摆在三个姑娘面前,然后说:牋 “三位风姿秀逸的妙龄女呵,你们来自何方这里是祝古的土地,刚才我们祝古君臣看见了你们三位,大家让我们请你们三位到祝古大王驾前。”牋 “你们是谁呀”牋 “红霹雳在天空难展施,因为有他霞赤梅久的神箭矢;锐利的宝剑寒光闪,这就是宝剑的主人赤德赞;大力英雄一枝花,就是我森格扎巴。我们祝古大王他,能同赤红的火焰谈话,能役使清清的流水,能逮住呼啸的朔风。那飞禽们呵,可没有在天上翱翔的自由;那奔流的河水呵,可没有澎湃的自由;那捧着霹雳的苍龙呵,可没有在空中腾跃的自由。”森格极其得意地向三位姑娘炫耀着自己和两位同伴,更把他们的大王宇杰托桂吹上了天。说了他们君君臣臣,又夸耀祝古的财宝:牋 “我们的黄金白银犹如山岳,牛马骡羊就像河滩上的沙粒一样多,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我们还有三十九座兵器大城堡,四十座铠甲大城堡。……你看这,”森格一指面前摆放着的三块松石:“这‘一抹月华’的六白松石,价值和金库一样;这‘犀牛小角’的六红松石,价值和银库一样;这‘摩尼喜绕’的六黄松石,价值和茶库一样。今天献给你们,问一声你们可愿意做我们国王的妃子”牋 森格以为这样一炫耀,三个姑娘立即就会同意做他们大王的妃子,所以他有些得意洋洋。另外两个大臣也斜着眼睛看着这三个姑娘。谁知那为首的姑娘冷笑了一声:牋 “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们的根底吧!我是雪山之女噶姆森姜措,她是草原之女赛玛梅朵措,这最小的一个来自碧湖,是龙女宛姆鲁姆措。我们本是天神、厉神、龙王的三姑娘,为了向神献花才到这里。常言说:与其和无敌的长官争高低,不如跳下高崖自杀更欢愉;与其做那猥琐无能的国王的妃子,不如到处流浪更欣喜;与其给那愚蠢之人讲道理,不如把炒面袋系紧倒安逸。牋 “聪明的大臣呵,我们不羡慕人间的财宝,不希图人间的田地,不喜欢人间的居民,更不愿意留在这里。”说完,噶姆森姜措拉着两个同伴的手就要走。牋 森格等三人这才明白眼前这三个姑娘并非他们想像中的那种低贱之人,也不是凡间姑娘,而是仙女。如果大王娶了神仙做妃子,人神结合,还愁有什么不可战胜的连霞赤梅久也觉得这事挺如意。见三女要走,森格忙起身拦住:牋 “美丽夺意的仙女们呵,请不要走。你们只说仙界好,并不知道真正的好地方在人间。我们吃鲜美的肉,喝醇香的酒,穿漂亮的衣服。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一年到头,笑语欢歌。你们呢饿了只能吃人们煨桑的香气,冷了只能把云彩当衣裳,居住的地方又荒凉,外出行走时只好随风飘荡。还说什么不喜欢人间牲畜,不喜欢为何把病疫放若不羡慕人间的田地,为什么用冰雹把五谷伤噢,我知道了,自命清高的上师们,当被不熟悉的施主邀请时,嘴里说不去,实际上已经走出去了。门第高贵的富家女,当要把她嫁出去时,嘴上说不去,实际上已经迎出去了。”森格把嘴一咧,口气硬了起来:牋 “当以轻柔的哈达迎接时,若不自愿地说声去,等到那青色飞索扬起时,就再也不能逃脱了。我劝姑娘们细考虑,不要错过这好时机。”森格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三个姑娘答应和他们走便罢,若不答应,就用飞索把她们套到大王驾前。牋 三个姑娘聚在一起,悄悄耳语,噶姆森姜措说话了:说到要做大王的妃子,她的声音就得洋溢在藏区,我们可没有这样的美誉;说到要常穿华丽的锦衣,就要有白藤一样的腰肢,我们可没有那样的风姿;说到要戴那黄金首饰,就要有柳条婆娑的青丝,我们可没有那样的辫子;说到要戴那金银戒指,就要有芸香枝似的纤指,我们可没有那样的手指;说到要佩那金丝绦带的佛盒,就要有宝镜似的胸脯,我们可没有那样的玉脯;说到要穿那虹纹锦靴,就要有轻盈婀娜的步姿,我们可没有那样的走势;……牋 “像我们这些流浪四方的女子,怎么能做大王的妃子这样岂不坏了大王的美誉!”牋 噶姆森姜措的话音刚落,最小的姑娘宛姆鲁姆措又说话了:牋 “那向下流动回漩的湖水,青色的苍龙不会去喝它;夏季生长在岩山的带露草,放牧的牛群不会去吃它;那被毒死的牦牛肉,修行者们不会去吃它。宇杰托桂不过是肉体凡胎,我们仙人怎么能嫁他”牋 “是呵,是呵,”赛玛梅朵措也走了过来,“要我们出嫁也可以,大臣你得答应三件事:第一大王的权势要和大鹏鸟一样高,还要有像大鹏鸟头角一样的饰品给我们;第二大王的腰肢要和利箭一样直,还要有那像装饰在神箭上的彩绸一样的饰品给我们;第三大王的脚步要像丝巾一样轻盈,还要有一个走路像丝巾一样轻盈的迎亲队来迎我们。”牋 森格颇有耐心地听这三个姑娘的种种要求,明白她们这是故意刁难他。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大王有言在先,无论是娶还是抢,都要把这三个女子弄到手。现在,既然她们不再说不嫁的话,还是答应她们的要求,让她们高高兴兴地跟自己走才是。森格和颜悦色地正要答话,那霞赤梅久早已忍耐不住。本来他就不喜欢这三个女子,更不希望她们成为祝古国的王妃。现在见她们说这说那的,马上做起法来,骑着马绕着三个姑娘飞跑起来,速度之快,像是有一圈马围着姑娘,形成一堵马的墙。霞赤梅久一边跑还一边恶狠狠地说: “你这长着水泡眼的姑娘,谎话说得精妙无比,一边挤牛奶一边还要说不喝牛乳,谁信你的话是真的右边坐着的那位姑娘,是个心黑诡诈无比的女子,喝鲜血喝得容颜红赤赤,却偏用不吃鲜肉的鬼话来骗人。左边坐着的那位姑娘,吃酥油吃得面色发青,却偏说不贪财爱物,谁会相信这是真的布谷鸟若说不喝那雨水,则没有它可喝的水;人若说不吃肉和酒,则世上没有可吃的东西。世上有三件事不值得听:醉汉的威胁话,乞丐的诉苦话,婆娘的撒谎话。我们三大臣,奉命来请你们,废话不要说,说了我们也不听。你们不能飞,大鹏鸟在等着你;你们不能逃,这有飞索守着你。”牋 三个姑娘本是天母朗曼噶姆所派,怎么会逃呢若想逃,霞赤梅久的“马墙”又怎么能挡得住三女子装作害怕的样子,点头答允跟他们去。牋 姑娘们一点头,天空中顿时现出绚丽的彩虹,花雨纷纷自天而降。祝古大王宇杰托桂在众臣的簇拥下,也前来迎接这三个美丽动人的妃子。众人献上无数珍宝,唱起了赞美王妃的歌:尊贵的噶姆森姜措呵,丰姿艳丽犹如太阳照在雪山顶,红红白白的锦衣多美丽呵,佩戴的珍宝价值连城。草原的姑娘赛玛梅朵措呵,体态像风吹鲜花一样轻盈,花花绿绿的锦衣多美丽呵,黄金珊瑚饰品多吉庆。圣湖的女儿宛姆鲁姆措呵,容颜像十五的月亮耀眼明,虹色的彩衣飘飘摆呵,松石玛瑙饰品亮晶晶。祝古君臣喜迎新人入城,黄金、白银、珊瑚、玛瑙的饰品任她们挑,任她们选。举国上下,一片欢腾,欢迎来自仙界的姑娘,庆祝他们又有了王妃。(注1)非天:梵语阿修罗之意译。六道之一,为常与帝释天战斗之神。其容貌男丑女端正。(注2)施食:用魔法炼就的污浊之物。(注3)净橛杵:三楞形降魔杵。上端为佛像,下端为三楞尖状。整个杵状如木橛,为佛教红教派的法物之一。(注4)经咒教义:佛教术语。亦译为显密教义,指佛教的显密二门。(注5)七强敌:指岭国以外的邦国的勇士,并不具体指谁。史诗中也称七强寇,表示数量众多。(注6)玛杰邦拉:玛沁雪山的又一名称。(注7)六笑纹:指老虎的斑纹,老虎的别称。(注8)大寒林圣地:又称八大寒林,是传说中的圣地。宛巴扎卓是八大寒林之一。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