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女海魔们战舞歌 – 乌布西奔妈妈
2021
01-14

女海魔们战舞歌 – 乌布西奔妈妈

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哲咧哩,哲咧!乌布西奔萨玛啊,遵奉神的意愿,得到古德罕的特允,在乌布林毕拉荒芜的莽原,规创宏图,选址筑就神坛、神位、神柱、神棚,立坛拜神、颂神。往日,乌布逊部人是断线风筝,居无定址,斗殴胡混。而今啊,神坛学礼,和睦相亲。往日,古德罕六十年来一言定音;而今啊,古德罕鹤发容颜,一改常情,像年幼的孩子,像渴求的苍鹰,规规矩矩,左右跟随,全凭神母安排,毫无怨声。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哲咧哩,哲咧!乌布林百余年来,风自吹,草自青。白云匆匆过,绿水幽幽深。花开花落,顺其自生。人生人死,悄然何闻。乌布西奔哑女,给乌布林送来歌舞的春天;乌布西奔哑女,给乌布林带来旺盛的生命;乌布西奔哑女,给乌布林引来奋发的双桨。乌布西奔哑女改变了千载睡土旧貌容颜,哑女———不,美女,哑女———不,神女,哑女———不,圣师,哑女———不,睿智彻天。乌布林是众神的家园,普照翠海,光明无限。乌布林———再不是脱缰的马,乌咧哩,再不是无娘的儿,乌咧哩,再不是荒僻的生野,乌咧哩,再不是野鹿的哮原,乌咧哩,再不是蝎蟥施虐的枯水,乌咧哩,再不是蚊蚋追鸣的暗滩,乌咧哩,太阳普照乌咧哩,乌布林毕拉,月光普照乌咧哩,乌布林毕拉,神鼓轰响乌咧哩,乌布林毕拉,乌布西奔萨玛,在乌布林建起十一座神殿,像乌布林毕拉河畔十一座金楼,矗立云天,百部来朝。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卡丹花迎风舞动,黄姑姑鱼跃出莲萍,欢乐的鹊群盘旋竞鸣,争奶的鹿羔群,从黄花地跑进乌布西奔院庭。萨玛们载舞欢庆:“这是吉祥的福音啊!”乌布西奔大萨玛不知疲惫,自来乌布逊部日理万机,友联黄獐子和珠鲁罕两部,主持神圣的祭礼联盟,遮萝而眠在星光闪烁的望海亭。她梦里见到了塔其布离星姐,拿着一盘鲜艳的 “托盘” 和 “山里红”,吃得香甜,笑容颦颦。她也从盘里抓起一粒托盘,噗地扔入嘴里仔细尝品。托盘果甜溢蜜津,芳香醉人被甜醒,托盘果咽进了腹中。她匆忙坐起身,桦皮帐外月光如水透窗棂,明月佼佼,望着她正凝神。乌布西奔脱口说了声:“月神啊,多美的月夜呀!”身边侍女十余名,闻听话语全惊醒。震天喜讯飞遍乌布林,乌布西奔妈妈啊,早先降神才能哑人变常人,现如今平时也会说话啦!乌咧哩,乌咧哩,咱们的乌布西奔,从此不再是哑女。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卡丹花绽开盛艳,黄姑姑鱼跃水狂欢, 1/17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