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创世歌 – 乌布西奔妈妈
2021
01-08

创世歌 – 乌布西奔妈妈

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鲜花为什么开?是有太阳的光照;百树为什么繁绿?是有地水的滋育;东海为什么浩阔?是天母梳妆召来的百源;鱼群为什么旺游?是天母造化的生机。在不知岁月、不知年代的古昔,东海滨没有花果,没有涧溪,没有林木,只是一抔凋败的黄土。无声无息,像枯瘪的柏枝,死一样沉寂。又不知熬过多少日落日出,忽然,天降白冰,冰厚如山,银色的苦寒世纪,如晶明的寒岩,照射天穹阔宇。一天,东天忽然响起滚滚的雷鸣。雷声里,一只金色的巨鹰,从天而唳。鹰爪紧抱着一颗白如明镜的鸟卵 “乌莫罕”。巨鹰在冰川上盘旋数周,将白卵 “乌莫罕”抛地,顿时耀眼的光芒闪聚。这光芒迅即将雪岩,融化出一汪清水。水声汩汩,喷起堆堆的水泡银珠。水泡中跃起火燕一只,红嘴红羽,在冰川中穿梭不息。寒凝冻野,冰枪雪箭,威压火燕。火燕被清泉荡涤,毛羽净消,化成一位鱼面裸体的美女。鱼面美女随冰水滚动,灼热身躯使冰河越融越宽,幻成万道耀眼的霞光,覆盖冰野之巅。照化冰山、冰河、冰岩、冰滩……寒苦的东方,从此凝生一条狭长无垠的狂涛。因她是裸体鱼面人身神女,疲累中,头仰北方,足踏南海,在陆地上化成了一条橄榄形奔腾的海洋———东海。火燕幻化神女时,竟忘阿布卡赫赫百般叮言:“你降世送福,融暖冰山、冰川,苏醒万生,掘地造海,务要紧束发髻,切不可让光发蓬松零乱。若忘谬吾谕,必将难返我的九霄神楼,遗恨成深渊般的灾难!”火燕本是阿布卡赫赫侍女日神幻化,天性勤勉忠憨,只顾践行天母命她为世间造海,哪来得及管神光如日的发髻散乱。发髻是她———日神光毛火发,本应可以照穿冰野,豁开海洋,重返天庭神坛。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阿布卡赫赫嗔怪惋惜火燕笨拙,将其永留海底,化作千道海沟,永世不得幸睹晨曦。火燕身躯虽融入东海,但耀眼的光发未能束成一团,飞落东海东西南北的林谷沟溪。神燕羽毛乃天穹侍女,不甘心大地的荒寂,日夜争吵叽叽,互不和睦团聚,厮拼着征掠同伙,希冀着独树雄旗。千载滨海,忧患不息,黄金海滩成为白骨的墓地。海滩孳生着迎日莲,冬夏常青,成为东海特有的瑰宝。在百崖的顶端,三只神蝠扇舞着石上一朵白莲,莲花绽蕊怒放,翠枝轻盈挺拔,这是圣母拓宇的符号。莲瓣九杈是神羽所化,一只方舟似的花瓣位在东方,化成红毛身形的部落;二只长形方舟似的身形的莲瓣位于南方,化成白毛身形的部落;三只圆舟方舟似的莲瓣位于西方,化成黄毛身形的部落;四只椭圆形方舟似的莲瓣位于北方,化成蓝毛身形的部落;五只矩形方舟似的莲瓣位于东北,化成矮人部落;六只蛇形方舟似的莲瓣位于东南,化成长足人部落;七只波纹形方舟似的莲瓣位于西南,化成独眼人部落;八只鳞形方舟似的莲瓣位于西北,化成跳鼠人部落;九只柳叶形方舟似的莲心位于天宇之中央,化成生育万物之阴。阔宇海疆,无边山岭,枝莽岩滩,古洞海涛,还有天上飞旋的众禽,地上奔驰的诸兽,穴中游蠕的百虫,溪涧穿梭的鱼虾。苍苍隅隅,天茫海阔,一切生命赋予无尽的精神之源;一切心孕饱含不尽的再生之本。日出日落,星升月陨,气漫峰蒸,东海,妈妈的海,东海,丰饶的海,东海,生命的海,东海,不息的海。这是萨玛百代神主的福托,这是萨玛百世生命的荫庇;这是阿布卡赫赫赐予的抚宠;这是乌布西奔妈妈承受天意的呕心血晶。九朵莲瓣生灵,各居福地,繁衍永继,承嗣昌荣。然而,像东海的涛浪,波涛不息,像海边的古林,浩瀚摇曳。像蛇蟒总要吞食怜弱的蛙蜥,像贪嘴豺狼总是狞对奔驰的麋鹿。像大肚查鲢鱼胀破肚皮还死咬阿枪小鱼。像贪淫的公豺日落日出无休止奸着雌狗,洞里还要拘俘悲号待辱的母豺。像贪嘴的大头乌鸦,喜夺食白云飞渡下高山 “女儿蜜”咀嚼得香溢满口,永不知歇。怀崽的母鹿群漫山奔叫,向狂舞的乌鸦悽怆地抗争。使舒谧的东海疆土,争吵、贪战、厮杀,欲念放纵,无休无尽,像德烟阿林生长的马轱辘蔺草,千藤合抱,百茎相缠,孰能梳理廓清?纵使阿布卡赫赫派下百位神明,也难平服东海世人的攻讦;纵使阿布卡赫赫派下百位萨玛,也难荡尽东海世间的凶残。东海土氓俗称 “跳鼠人”,散生众岛,居无常林,隆背罗腿,鹰手鹞睛,攀岩如飞,泳海如龙,子孙海盗,嗜杀成性,迅如暴风,百人难擒。跳鼠人是锡霍特阿林贪婪的罪源,世道混乱总逃不脱对他们的怒喊。七百噶珊,遍地狼烟,难道有谁可堪称东海创世的圣罕?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