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头歌 – 乌布西奔妈妈
2021
02-22

头歌 – 乌布西奔妈妈

德乌勒勒,哲乌勒勒,德乌咧哩,哲咧!在群鹊争枝的东海岸,在麋鹿哺崽的佛思恩霍通,在海浪扑抱着的金沙滩边,在岩洞密如蜂窝的群峦之间,在星月普照的云海翠波之巅,乌布西奔的业绩,乌布西奔的英谕,乌布西奔的足迹,乌布西奔的天聪,犹如万倾波涛无沿无际浩渺无垠。我弹着鱼皮神鼓,伴随着兽骨灵佩的声响,吹着深海里采来的银螺。是阿布卡赫赫给我清脆的歌喉,是德里给奥姆妈妈给我广阔的胸怀,是巴那吉额母给我无穷的精力,是昊天的飓风给我通天的声音。萨玛的魂灵授予我神职,唱颂荒古的东海和血海般的争杀,跪咏神母育地抚族的圣功。乌布西奔妈妈的伟业,像吐丝的蜘蛛无穷无尽,像头顶的长虹横亘沃野,像飘摇的彩云千里无际,像脚下的碧涛万顷无涯。如果神母授我以生命,我生命的日日夜夜全部咏讲,咳!只能是讲述乌布西奔妈妈神武传说的开头。愿天母授我千人、万人的生命,恐难讲述东海灿烂的昨天。在棕熊嬉闹的橡树上,在松鼠纵跃的松枝上,在兔群觅食的嘟柿秧上,在芍药蜜蜂喧笑的丘陵上,一条天女彩带般的蜿蜒小路,从天母海葬的崖边,光闪闪的,绵绵不断的,像蛇蚯盘曲,钻进太阳歇脚的德烟阿林。这是条神祇的无形之路,只有纯粹的萨玛,才能寻觅。惰废的萨玛,纵有十只双眼,也难见到这条坦明的小路。德烟阿林啊,长睡在天云之怀,终年岁月漫长的白雾,涤洗亘古不变的翠岩。霞映雾霭,七彩缤纷,宛如万卉竞现。神风策使彩蝶,翩飞着瞭望洞穴,这里就是神书宝卷安藏秘间。春,鲭鱼回游;夏,杂花环海;秋,鸣雁喧天;冬,雪压青枝。苍鹰百巢,晨曦虎啸。怒蟒喷舌,长鹤柔啼。梯岩诘屈,麋鹿匆驰。右葬三千哈哈白骨,左葬三千赫赫香躯,龟蟒兽冢罗陈四野,牲血沃岩隙,泉汩哀泣。焚茅为香,流瀑代酒。四时诚祀,鼓号可闻。穴邃绵延,其岁何年?先师自定,后世安知?冷径幽深,潮苔若毡。篝火不燃,烟垢涕泪。匍匐屏息,豁然洞开。岩室天凿,弧形若丘。穹窿高举,难摸顶尖。盲蝠迎客,振羽呖呖。齿利爪刃,鼓令始安。凸凹穴壁,壁痕若字。抚知镂镌,长长圆圆,方方正正,似字非字,似悟非悟,似纹似刳,似神运笔,似绢抚尘,百雀啄砾。万石划绘,虔者能识。萨玛梦记,星夜问天。卧石晓月,餐果饮血。冰泉涤身,可闻天籁神母传音。乌布西传圣徒,阿布卡车其克妈妈,教识镂文,精传百代。梅鹿千寿,沧海桑田。代代不已,筑构东海。灿耀神谕,圣址勿忘。诚祀永年,日月辉辉。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