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无官一身轻 – 庄子的故事
2021
01-13

无官一身轻 – 庄子的故事

风波过后,庄子便按惠施所教,给上司递上了辞呈。上司受朝廷几位官员压力,一直想撤掉庄子,只因太宰荡不予支持而无可奈何。如今庄子自己提出不干了,正中上司下怀,于是汇报太宰荡。太宰荡正因惠施跳槽而去,心中生气,现在看这庄子也提出不干,心想这些书生真是不堪造就,于是一摆手:稀泥到底糊不上墙,狗肉终归上不了筵席,就让他滚蛋吧!上司心喜,回去,一纸公文,批准了庄子辞职请求,另任命新的漆园吏——不是别人,正是曹商。曹商白捡一个大便宜,高兴得不知自己姓什么了。于是将庄子的政策来个兜底儿翻,大搞行贿,大肆贪污,漆园里又是鞭声嗖嗖,割漆工苦不堪言……此是后话,暂且不表。再说庄子回家,把自己被小人诬告,亏得惠施仗义相助,自己无心再做官,于是辞职的前后情况给柳氏细说了一遍。柳氏听到男人被诬告,不由银牙紧咬,恨恨道:“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歹毒的小人……”庄子道:“这并不奇怪。人一上百,形形色色。世上有大智之人,也有小智之人。大智之人,广博而闲逸;小智之人,精明而算计。大智之人说话,平实深刻;小智之人说话,巧言虚华。大智之人活得坦荡自在,而小智之人则活得要多累有多累——他们睡觉的时候也在东盘算西琢磨,做个梦也乱七八糟不踏实。醒来后形体不宁,和周围的人斤斤计较,整日钩心斗角。遇上比他弱的,他就仗势欺人;遇上比他厉害的,他就装孙子,作缩头乌龟;再不然就暗设陷阱,背后搞小动作。他色厉内荏,遇到小恐惧,他就提心吊胆。遇到大恐惧,他则魂飞魄散。他惯会揪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发现别人一丝漏洞,他就会出言如利箭,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如果形势不利,他就会装疯卖傻,不惜发毒咒以求蒙混过关。可怜呀可怜,小智之人就这样劳神伤性,如秋风里的枯叶、冬天里的秃枝,他的生命就这样被消耗掉了。可他却沉溺于此,痴迷不悟,无法使他回头。他作茧自缚,老于世故,顽冥不化,如同行尸走肉,谁也无法恢复他的阳气。他情绪变化无常,时而喜,时而怒,时而悲,时而忧,没一刻消消停停——小智之人,就像空虚的孔窍里发出的杂音,就像地气蒸发长出的霉菌,只要有人世,有人群,就会有小智之人,像韭菜,去了一茬还会生出一茬,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萌芽的。真是防不胜防。——算了吧,算了吧,索性不去防、不与他计较,爱谁谁!这才是:我走我的阳关道,他走他的独木桥!”听了庄子一番话,柳氏的气消了些。不过,想起庄子辞官,从此少了俸禄,以后的日子咋过?她又不禁低头拭泪。庄子笑道:“这有什么可伤心的。我正好卸了束缚。一个人逍遥惯了,要他拘束,办得到吗?一个人拘束惯了,要他逍遥,也办不到吧?我曾经是官衙里的一条狗,现在不是了。从上司到君王,休想在我头上指手划脚了。这才是:无官一身轻,万岁老百姓!”柳氏道:“看你说得轻巧。这以后没了俸禄,如何是好?”庄子手抚柳氏背,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孔子有一个学生,叫曾参,自幼家贫,后来做了官,一次同僚同他闲谈,抱怨俸禄太少。曾参便说道:‘我曾两次入仕。第一次做官时,俸禄只有三釜米,我好高兴,背回家供养双亲。后来父母去世了,守孝之后我再入仕,俸禄变成三千钟米。可我领到这么多米,心里直想哭。因为父母不在了,我要这么多米又有何用?还不如当初有三釜米时。’孔子的弟子听说了此事,便告诉了孔子,并问,像曾参这样可说是不受爵禄的牵累了吧?孔子说道:‘他还是有所牵累呀,不然,他不会有悲伤之感的。真正不受爵禄牵累的人,看三釜米,不过是三只蚊子飞过眼前;看三千钟米,也不过是三只麻雀飞过眼前,他才不放在心上呢。’想我当漆园吏,也不过是三只蚊子的俸禄,可这三只蚊子搅得我真不快活。我也是被它牵累了呀。现在蚊子飞跑了,我不受牵累了,多好!”柳氏道:“你倒是清高,可你拿什么过日子?”庄子将双手一伸:“我靠它!我从小受穷,学了不少手艺:会宰牛,会打草鞋,还会杀猪宰牛。放心吧,我的好娘子,窝头会有的,米饭也会有的。”柳氏破涕为笑:“你呀,就会耍贫嘴哄人。事已如此,就靠自家力气过日子吧——我也不是吃不了苦的娇娇女。”庄子高兴,搂过柳氏,在她嫩腮上“叭”地亲了一口,羞得柳氏红了脸,小声嗔怪道:“也不怕让孩子看到……”庄子哈哈笑着,用根木棍敲打着瓦盆,唱起来:“太阳出山我干活,太阳下山我歇着。挖口水井解口渴,耕块田地肚不饿。——皇帝老子巴结不着我!”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