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时迁学艺 – 水浒民间故事
2021
01-08

时迁学艺 – 水浒民间故事

一在唐州城东一里,有个村庄叫小时庄。相传这里便是梁山泊英雄“鼓上蚤”时迁的故乡。这一带,至今流传着时迁学艺的动人故事。相传时迁自幼家境贫寒,母亲病亡,他与父亲相依为命。好年好景时,父子二人紧抓慢挠,也能勉强度日。一遇灾荒,便要拉起打狗棍四处讨饭。时迁十五岁那年,遇上了大灾年,又是蝗虫又是干旱,田中颗粒不收,这下苦了穷苦百姓。时迁父子为了糊口,分头讨饭。老父惜子,每每讨些残汤剩饭,便推说自己吃过,尽量让时迁吃饱。天长日久,时迁的爹爹便饿得腿脚浮肿,卧床不起。见此情景,小时迁只疼得五脏俱裂,心里想:如此坐在家里等死,不如找条生路,可是出去聚众抢劫,万一出事,就要祸及老爹。思来想去,何不瞒着爹爹到大户人家去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钱财弄到手,回来也能让老爹吃顿饱饭。时迁拿定主意,当天夜里,待爹爹睡熟后就摸出门来。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时迁朝十几里的万户庄奔去。万户庄有个大良叫万士良,是个吝啬鬼,为人刻薄毒辣。家中虽有良田千顷,资财万贯,灾荒年头却一点儿钱粮也不肯施舍,老百姓没有不恨他的。时迁觉得偷他的东西最合适。来到万家院外,抬眼望去,只见房高墙厚,很难攀登。时迁费尽气力刚爬上墙头,却见一条护家恶犬狂吠着朝他扑来,时迁怕惊动家丁,慌忙溜下墙,逃回家去。时迁不死心,第二天又偷偷摸到万家后院,刚刚爬上墙头,就听墙外有人喝道:“小小年纪,为何黑夜爬人家墙头?”时迁闻声,只吓得心惊肉跳,心想这回可没命了,被他们抓去打不死也要脱层皮。他眼一闭就往墙下蹦,不料身子并不着地,倒被一双手托住了。时迁稳住神,定睛一看,面前站的不是万家的恶奴家丁,而是琉璃寺的年过七旬的主持方丈灵公长老。原来离万户庄不远,有一座雄伟壮观的寺院,寺内大殿里供奉着一尊燃灯古佛,佛前有八盏璃灯,故而这寺院得名琉璃寺。寺院的主持方丈灵公长老,是一位身怀绝技,精通各路拳法的武和尚。这灵公性情古怪,武艺虽高,却从不轻易收徒传艺。时迁早闻大名,便常常到琉璃寺偷看灵公练武。今日灵公出外会友,回来晚了,路过此处,正碰上时迁爬墙,怕他出事,便呼唤一声。时迁不知长老心意,此时纳头便拜,求长老开恩。长老扶起他,说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你随我来。”便将时迁领至琉璃寺。长老问起姓名家氏,时迁一一奉告。长老道:“小小年纪,为何有这种念头?”时迁忿忿不平地说:“当今无道,官吏横行,大户人家花天酒地,肆意挥霍,穷苦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许他们不仁,就兴我们不义,总不能活活地等着饿死!”灵公见他人小志大,胸怀正气,不是龌龊之辈,便哈哈笑道:“你如此口出狂言,就不怕杀头吗?今日幸亏碰在老衲手里,凭你身无一技,如何能干得了那勾当,不是活活去送死吗?”时迁一听是理,转念又想,我何不趁机会拜他为师,学一技之长,日后也好闯荡江湖。想到这里,又扑通跪倒:“长老,佛家以善为本,百善孝子当先。我虽有尽孝之心,可是身无技艺,上不能养活老父,下不能保全自身,实枉为一男儿汉。今日愿拜长老为师,请收下弟子。”长老见他一片诚心,又有灵秀之气,便应允教他两套刀枪之技,回去也好卖艺糊口。时迁闻言,额头触地,连叩几下,道:“谢师傅收留,可是徒儿一不学刀枪,二不学拳法,俺要跟你学偷?”灵公万没料到时迁会说出这等话来,不觉得脸色一寒,慧目圆睁:“时迁,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为何这等顽皮!”时迁道:“师傅,你看我身材弱小,习刀枪拳法不占上风,还是学偷吧!”长老拂袖要走:“我不能收你为徒,更不会教你去偷。”时迁连忙拉住长老,央求道:“师傅刚才已经应允,佛家向来是不打逛语的。”“啊——”灵公一时被说得语塞,不由轻叹口气:“唉!前世缘分,人力无可挽回。可是,老衲要约法三章,你可愿受约束?”“师傅请讲。”“艺学成之后,一不偷贫苦血汗之钱,二不偷忠义孝悌之家,三不偷庵观寺院娼妓之财,可曾记住。”“谨遵师命。”从此,时迁便在琉璃寺学起武艺,师傅每月给他一斗米,让他供养爹爹。第一年,师傅只让他每天给寺院提三担“无根水”,就是用一对放不稳,站不住的尖底木桶,盛满水足有五六十斤,从十几里外的小时庄提回寺院,中途水桶不准落地,这便称为“无根水”。时迁吃苦受累,出力流汗的情景就甭提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他提水走路,便快步如飞。第二年,师傅又在他腿上绑上十斤重的沙袋。第三年,才将窜、蹦、翻、爬、躲、贴、靠、挤、滚、跌等蹿房越脊的本领,一一传授给了时迁。三年过后,灵公便想试试时迁的本领。一天夜里,鼓打二更,灵公从睡梦中把时迁唤醒,说是要和他一起去偷,偷谁家任时迁选择。时迁心中高兴,赶紧收拾准备,穿上一套夜行衣,顺手将晚饭时剩下的一个香油素馅大包子揣在怀里。师徒二人说走便走,拧腰甩膀,施展本领,越墙穿脊,脚下生风,霎时来到万户庄。师徒刚上墙头,恶犬扑来,时迁掏出包子将恶犬引开,师傅见有心计,暗自赞许。二人飘至上房门口,听得主人在西间已安息,灵公便用匕首拔开门闩,轻推门扇,溜进放箱柜的东间。借着微弱的夜光,师傅看准红漆大柜,开了柜锁,示意时迁跳进柜内,随即去将柜盖扣上,又上了锁,并对时迁轻声说:“我先走一步,在寺院等你。”便悄然溜出房门。时迁被锁在柜内,心内恍然大悟,明白今夜师傅是要试他的本领。好个时迁,他先在柜中摸索一阵,将两包银子揣入怀内,然后用指甲抠起柜壁来,发出像老鼠啃东西一样的“咯吱、咯吱”的响声。声音惊动了主人,忙叫丫环起来撵老鼠。待丫环端灯开柜的当口,时迁一口气将灯吹灭。丫环只得回卧室重点灯。这时,时迁便像狸猫一样溜出来。长老见他翻墙而出,放下心来,也跟踪回到寺院。时迁拿出银子向师傅交差,灵公长老对他说道:“时迁,你的本领已经学成,要赶快离开此地,这两包银子拿回家去为你爹爹养老,等他百年之后,你要投奔一个忠义所在,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切不可胡作非为。”时迁拜谢过师傅教诲之恩,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琉璃寺。 1/212下一页尾页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