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武松少林寺学艺 – 水浒民间故事
2021
02-21

武松少林寺学艺 – 水浒民间故事

北宋末年,朝廷腐败,虎狼当道,民不聊生。就在秋末的一天,嵩山五乳峰上,走来一个身材高大、衣衫破烂的小伙子,他不是别人,正是山东清河县的好汉武松,他不怕一路风霜之苦,来到少林寺学艺。这时,少林古刹传来了一阵钟声,武松下了山岗,来到了寺院旁门,他额贴门板,从缝隙中窥见里面有一群僧人正持棍舞枪练武,动作勇猛,喊声响亮。武松一见,心里燃起火来,他推了推门,无人答理,急得真像吃了二十五只小老鼠——百爪挠心!进不了门,怎能拜师学艺呢?武松正无计可施,猛然间,他望见门旁有放倒了的半截石碑,心中一喜,顿时有了主意,忙跑了过去,“嗨!”弯腰挟到了墙根下,双脚一蹬,爬了上去,用手攀着墙沿,向里窥望。嗬,众武僧练得正起劲呢。只见他们舞枪的好似龙旋,挥刀的寒光闪亮,使鞭的挟风曳电,打拳的稳如泰山,真是各显神通,变幻无穷。武松自幼闯荡江湖,也学了不少本事,却从来没见过这样高超的武艺。他看得如痴如呆,正要大声喝彩,却见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僧,“嗨”的一声,打起了螳螂拳,只邮他曲臂勾手,奔挪腾越,有刚有柔,运足丹田之气,朝着一个碗口粗的石桩猛地一击,“啪”的一声,石桩断为两截,武松一见,不由惊得目瞪口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从两丈多高的院墙上跳下,来到老者面前,口称师父,“扑通”!双膝跪在老僧面前。众僧见寺院里猛地跳进了这么一个愣头青,“呼啦”一声,举棍扬刀,把武松围在当中。那老僧停住脚步,双眼紧闭,双手合十,口中念道:“阿弥陀佛教”众僧一听,忙收住刀枪棍棒,垂首立在老僧两旁。老僧微微睁开眼睛,问武松:“你为何闯进寺院?”武松答道:“我千里跋涉,就是到少林寺拜师学艺来的!”老僧抬起眼皮,仔细打量武松,见他长得虎背熊腰,粗腿大脚,站在那儿像半截子石碑,是块练武艺的材料,心中暗自欢喜。老僧随后又问:“你来学艺,可为的什么?”武松腾地站了起来,声音宏亮地答道:“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老僧接着又问:“你是哪里人氏?”武松回答道:“山东清河县,家中清贫如洗,排行第二,乡亲们都喊我武二郎。”那老僧一听,顿时舒展了眉头,见武松精神饱满,说话直爽,相貌长得虽然有些粗鲁,却有一副好身骨,便爽快地说:“我就是寺院的武僧长老,你想要学啥武艺?”武松一听,忙抱拳向前深施一礼,说道:“大师在上,弟子就拜你为师学拳!”“学拳?”长老摇了摇头说:“那得肯下功夫,非一朝一夕能练好的!”老僧说着,走到一棵高大的松树下,望着几只盘旋啼叫的老鸹,伸出胳膊,扑扑向上甩了两下,只觉一股凉风冲向树梢,吓得老鸹呱呱叫着飞跑了。武松惊奇地正要说话,长老淡淡地说:“等你练到拳出能带风,脚起如龙腾的时候,我再收你为徒。”从此,武松在少林寺住了下来,先跟师兄弟们学习棍棒刀枪,同时,又不断琢磨“拳出带风”的道理,为此,他求教了一些高手。一晃两年过去了,武松的武艺不断长进,“拳出带风”的硬功,也日渐渐熟起来。这一天深夜,武松来到武僧长老的住室,正要叩门,侧耳听到屋内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声音,武松隔窗朝屋内一户,只见昏暗的烛光下,长老正在大碗大碗地饮酒。武松心想:长老今日这是咋啦,按寺规,僧人是不能饮酒的,他今天怎么开怀痛饮,难道心中有啥隐情?想到这里,武松想要推门进屋,只见长老把半坛酒咕嘟全喝下了肚,在屋里晃晃悠悠,身不由己,一价目踉跄,扑通倒在地上。武松一看慌了,哐啷一声推门而入,急忙扶起长老,问道:“大师,您喝醉了?”长老并不答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微睁醉眼,欲倒又起,东颠西卧,拳脚频频出击,接连又起了几个鸳鸯腿,真是扑朔迷离,变幻莫测。使了一会儿拳脚,长老收住了架式,长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是要跟我学拳吗?这就是克敌制胜的醉拳。前扑后仰,步法踉跄,其实是似醉非醉,形醉而神不醉,闪转腾挪,声东击西,拳脚并用,酌酒更助武兴,可出奇制胜。”武松领悟地点了点头,问道:“大师,您老是怎么练出这套独到的武功来的?”长老一声长叹:“唉!说来话长!昏君无道,我率领穷家哥儿们扯旗造反,我们和官兵打了十多年的仗,终在寡不敌众,起义军遭劫,我拼死杀出一条血路突了出来,隐姓埋名,在少林出了家。从此,我便在夜深人静之时饮酒练拳,天长日久,竟练就了这路醉拳。”过了一会儿,长老又告诉武松:“可惜我老了,不能还俗除暴安良了,我看你血气方刚,有一团英雄正气,从现在起,就把这套醉拳传授给你,日后也好杀富济贫,不负为师的一片苦心!”武松听罢大师的话,热泪盈眶,扑通跪在了长老面前:“大师放心,弟子一定匡扶正气,除暴安良,为百姓伸冤报仇!”打这以后,每当夜深人静,武松就跟长老学习醉拳,三九严寒,武松也练得汗流浃背。七九河开,八九燕来,武松在长老的指点下,功夫已经练得十分精熟。最后,大师又把致人要害的锁喉绝招也传授给了他。不知不觉,武松在少林学艺三年有作。这一天,长老把他领到了当初武松踩石偷看少林练功的石碑前,指着那半截石碑说:“不知你拳击功底如何,你若功把它击碎,也不负我教你三年的苦心!”武松一见这半截石碑,并不打怵,紧了紧肚带,“嗨嗨”练了一趟螳螂拳,然后弯腰把那半截石碑竖在那儿,提了提气,运足了气力,“嗨”的一声,砰!一拳击在石碑上,哗啦!那半截石碑七零八碎。长老大师一见,仰天大笑:“哈哈!徒儿,你可以下山去了!”武松挥泪告别了长老大师,大步离开了嵩山少林寺,后来干出了景阳岗打虎、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的壮举,最后上了梁山。因他在少林寺学习了三年多,身上养有僧人的性格和习气,又因他手执一根哨棒,行走如飞,是一位了不得的步将,于是人们习惯上称他为“行者僧”。论起师出何门,武松与鲁智深还是同一掌门,师兄弟呢!要不,梁山好汉中,为什么武松与鲁达的关系非同一般呢?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