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黑旋风罪囚 – 水浒民间故事
2020
12-23

黑旋风罪囚 – 水浒民间故事

只要提起李逵,人们马上想到他是一个烈性莽汉,眼里搁不下一点沙子,对皇上和贪官污吏更是痛狠无比,动不动就手挥双斧,嚷着“杀了狗皇上,让俺大哥坐”的壮士形象。但是,李逵对官吏都痛恨都要杀光吗?有人说他曾荐罪囚犯当县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梁山黑风口,山恶水险,天下闻名,曾有这样一首歌谣:黑风口,黑风口,无风三尺浪有风刮掉头,谁想见阎王,来这儿走一走……梁山寨聚义后,李逵奉命在这儿把守,黑风口更如一道鬼门关。湖北宜昌有个崔知县,原籍山东济州。他居官清正,体恤民情,深得百姓敬重。只因刚直得罪了上司,一道参本奏到京城,皇上不问青红皂白,御笔一挥,批了个“斩”字。京中有个济州同乡,官居大理寺正卿,知崔知县冤枉,便想从中搭救。他进宫见驾,请皇上恩准把崔知县发配到梁山黑风口去送死。皇上早就啪说过黑风口的厉害,心想,让李逵剁了他也好,便准了奏本。崔知县身穿罪衣罪袍,由两个解差押送,从宜昌奔梁山寨来。来到距黑风口四十里处,两个解差远远地停下了脚步。但见梁山水泊,恶浪拍天,松涛呼啸,隔水相望,虽不曾见李逵的面,一想他那凶神恶煞般的相貌,个个惊得后脑勺子直冒凉气。他们不敢往前送了,找了只小船,把崔知县拖到上面,便撒丫子逃回交差去了。再说崔知县,料到自己必死无疑,因为即便是能避过这险山恶水,也逃不过李逵的斧子,所以两眼一闭,只等受死,听任小船在水中颠荡。李逵命人把小船拢来,捉小鸡似地把崔知县提到大营中,往地上一扔,道:“你这鸟人,因何闯俺黑风口,莫不是活腻烦了!”崔知县躺在地上,两眼一闭,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一个小校气哼哼地说:“跟他罗嗦啥,剁了喂鱼算啦!”李逵脑袋一拨楞,说:“嗯,爷爷不杀屈死鬼,待俺问明再说。”李逵又问:“你这厮,为何穿这身鸟衣裳?莫非也杀了人?”任李逵嘴皮磨破,崔知县只当没听见。李逵“呀呀”大怒,抡起大斧,“呜呀”一声,照着崔知县的脑袋劈去,只听“喀嚓”一声,崔知县吓得“啊呀”大叫,等他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大斧劈在了将军柱上。李逵哈哈大笑:“嘿嘿,俺逗你好玩哩!快说,你是什么鸟人?”崔知县被问得没办法,心想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老虎嘴里的羊,根本没活命,说就说吧!于是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实情……李逵听了这话,也没哼也没哈,让人给他送来了好酒好菜。崔知县原本以为是死定了,没想到李逵这样待他,反倒像钻进闷葫芦里,不知是凶是吉。李逵对崔知县道:“来来来,换件新衣裳,吃得饱饱的,俺送你回老家如何?”崔知县一听发了毛,心里说:这回算完了!回老家不就是上西天吗?没办法,只好跟李逵上了船。船过金沙滩,李逵说说笑笑,并没要杀人的意思。崔知县要纳闷了,心里说:传言李逵杀人不眨眼,尤其更恨当官的,听说凡是落到他手底下的人,九个就有四对半上西天,今儿个他怎么了?莫非换了菩萨心?这时,李逵拉他下船,说声“跟俺走”,甩开大步,直奔县城走去。崔知县一愣:“哎,李将军,俺家在那边,去县城干啥?”李逵回头一笑,嘴里迸出两个字:“好事!”崔知县一听,哎呀大爷,俺落到这步田地,人不人鬼不鬼,还有啥好事儿?莫不是反话正着说,送俺去县城处置吧?仔细一想又不是:梁山泊几百里,远近十几座县城都归山寨管辖,要处置我,决不会送到这儿来的。崔知县路上走着,心里乱得像长满了草,他心一横:“是疤揭不掉,是灾躲不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二人来到县城,李逵直奔县衙大堂,县官一看,天爷!我哪炉香没烧好,怎么把这黑煞星惹来了?他慌忙起身离座,满脸陪笑,连道:“辛苦。”李逵大眼一瞪,喝道:“你这鸟官,俺早就听说你黑了肠子烂了肺,你吃里扒外,背着山寨勾搭朝廷不说,还勒索百姓肥黑囊,俺岂能容你们!”县官一听,心想坏了,我估的那些秘事他怎么知道了?他心中害怕,但来了个藏着牛头不认赃——死不认账。李逵火了,一拳把县官推出一丈远,冲着堂下喊道:“姓崔的,过来过来,这县官你当了!”崔知县一听闹蒙了头,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等事,连连罢手,一个劲地“这这这”。李逵说:“你‘这这’个鸟!让你当,你就当!要跟在宜昌一样,多给百姓办好事,要不然,俺砍了你!”崔知县磕头谢恩,连连说是。从这,知县走马上任,果真清正廉明,把个县城管理得井井有条。李逵荐囚为县官的故事——在民间传为美谈。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