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七章 王牌交锋 – 军中之狐——胡琏
2021
03-20

第七章 王牌交锋 – 军中之狐——胡琏

宿迁之战,围歼戴之奇之69师,胡琏是最严重的威胁。若阻击不了胡琏,全局都会泡汤1946年10月底,蒋介石拟定了一个以12个整编师分4路大规模进攻苏北、鲁南的作战计划,其中有一路是:以“五大主力”之一的胡琏整编第11师协同戴之奇的整编第69师共6个半旅,由徐州绥署副主任吴奇伟指挥,从宿迁向新安镇、沭阳进攻。12月上旬,陈毅提出发起宿北战役,集中兵力歼灭由宿迁进攻沭阳之敌,重点打击戴之奇带领的第69师。粟裕立即赶赴前线指挥所,协助陈毅指挥作战。开完作战会议,已是深夜,粟裕回到家里,心情依旧不能平静,满脑子尽是打仗的事情。究竟这仗能否按预想的计划进行,69师戴之奇能否按预定的部署行动,特别是侧翼协助的11师胡琏和戴之奇运动间隙是大是小,能否割裂,心里还是捏着一把汗。围歼戴之奇,他觉得很有把握,可阻击胡琏则是个悬念。而如若阻击不了胡琏,说不定全局都会泡汤。粟裕早闻这胡琏非同一般。围歼戴之奇,胡琏是最严重的威胁,而且还有张灵甫的障碍。张灵甫十月战败涟水,损兵惨重,这次薛岳又部署他卷土重来,他必拼命。且华野主力抽调攻击戴之奇,涟水守卫薄弱,恐难坚挺。若张灵甫拿下涟水,回师援助戴之奇,更会使我军攻击戴之奇难加一层。他的心悬着一块石头,头开始疼了,他用双手挤着头部,匆匆迈进家门。正是12月天气,寒风阴冷,屋中生着火盆,火盆旁的方凳上点着煤油灯,夫人楚青坐在灯下缝补衬衣。看粟裕双手抱头,楚青知道他老毛病犯了。粟裕头部曾中弹片,神经受伤,一遇焦虑便发作疼痛,若用双手挤压便可减轻疼痛。楚青连忙扶粟裕坐下,用双手替他挤压头部。楚青心疼,轻声埋怨道:“知道自己老毛病,为什么不注意点?天天打仗,你要是天天焦虑,那还不天天头疼?身体,那可是革命的本钱呀。再说,这仗有陈老总挂帅,你的担子也轻了不少。”粟裕说:“陈老总挂帅不错,可中央把指挥打仗的担子压给了我。指挥大兵团作战我可是第一次,而且此役敌情复杂,令我担忧。”楚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用双手把粟裕的头紧紧抱在了怀里。夫妻相拥,久久无语,任爱的情感在血液中畅流。粟裕,这位驰骋疆场的大将军,此刻却像小孩子投在母亲的怀抱中睡去了。也许,他太累了,苏中七战,60多个日日夜夜,又长途跋涉奔赴苏北,马不停蹄奔上战场,怎不疲惫!也许是爱情的甜蜜把他陶醉,他们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花前月下的缠绵细语,只有两颗并蒂的心。薛岳接到蒋介石半个月结束苏北战事的命令,甚为重视,也颇费心思。和解放军作战,他最头疼的是解放军动态难以掌握。他们神出鬼没,国民党军常常遭到出其不意的打击。这次,他根据情报,判断陈毅主力在临沂郯城一带,可粟裕主力总侦察不明。他知道粟裕多在乡村隐蔽,且总是昼静夜动,特工也往往难摸其行踪。为了把握粟裕动态,他不得不进行火力侦察。他先是紧急命令张灵甫出动少量部队沿淮沭公路北犯沭阳,结果粟裕主力真的出动,一下子消灭张灵甫4000多人。他又命李默庵从苏中东台和兴化出兵进攻盐城,结果粟裕又动用主力,一下吃掉李默庵6000多人。两战虽损兵一万,但总算达到了火力侦察的目的。于是,薛岳召开四路将领会议,先是传达了蒋介石的训令,阐明此战的重要意义,又作了战役具体部署,最后提出了作战要求。他说:“11师胡琏和69师戴之奇一路,沿宿迁至沭阳、宿迁至新安镇公路迅速北上,以快速占领两地。陈毅主力驻防临沂郯城,26师马励武一路,迅速向郯城以南运动,以阻止陈毅南下支援苏北。粟裕主力在涟水、盐城一带。74师张灵甫一路,从淮阴东进,拿下涟水、阜宁,然后北上连云港。苏中李默庵一路,要从东台、兴化两个方向合击盐城。”他告诫各路将领注意事宜,对张灵甫和李默庵嘱咐道:“涟水、盐城两路,对手是粟裕。你们二人的部队都和他交过手,吃过他的亏,特别是李默庵部,接连七次败给他,这次一定要打他个人仰马翻。不过,要好好研究他的战法,万不可盲目行动。他是惯于打运动战、突袭战的,一定要警惕他出其不意、先发制人、突然袭击、分割包围等战术。城市攻坚防守,他还是新手,但苏中泰兴、苏北涟水两战,他也有了经验,不可轻视。”薛岳又对26师马励武嘱咐道:“鲁南郯城一路,对手是陈毅。他是共匪,身经百战,只是近来因连吃败仗,心情沮丧。他战术灵活多样,要防他神出鬼没。他手里的兵比粟裕多,打过日寇,也和我多次交手,战斗力不弱,要防他主动进攻。只要将他阻击在苏鲁边境,沭阳、新安镇一路就主动了。这一路是苏北战役胜利的关键,只要我军占领了沭阳、新安镇,就可切断共匪山东和苏北的联系。”薛岳又对戴之奇、胡琏嘱咐道:“戴胡两位师长一定要精诚团结,密切协作,决战决胜。”最后他说:“各位对此次作战还有什么高见,请提出来大家商榷。”半天没有人发言,在他要宣布散会的时候,胡琏突然站了起来,说:“卑职没有什么高见,只是有一点担忧,提出来,请司令官斟酌。司令官刚才提到陈毅神出鬼没,我忽然想,要是陈毅先我而动,主力南下苏北和粟裕配合行动,他们两个可是有十几万人马,那我们……”戴之奇抢白道:“多疑岂能决断。再说,那陈毅是傻瓜,他敢不顾老窝?”胡琏朝戴之奇翻了翻白眼,心想:“我是向司令官提问题,用得着你教训我吗?自以为了不得,跟老子相比,你还嫩了点。” 1/11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