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去找母亲的情人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2021
01-04

去找母亲的情人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摘要:若不是她母亲的情缘,她压根不知道还有一个名叫青城的沿海城市;更不会千里迢迢日夜兼程地于87万青城居民当中寻找一个姓水名竹的男人。水竹,是她母亲的情人。 一深夜,火车卧铺厢里的光线很暗,显得小莹手机的屏幕很亮。小莹打开手机地图,距上次打开它仅有5分钟,小莹不理解这种躁动的背后是急迫还是忧虑,这就像初登舞台的新手,很难弄清手心出汗是由于兴奋还是紧张。地图上显示离目的地还有9站,分布在3个省。小莹心想,若不是她母亲的情缘,她压根不知道这960万平方公里上,还有一个名叫青城的沿海城市;更不会千里迢迢日夜兼程地于87万青城居民当中寻找一个姓水名竹的男人。水竹,是她母亲的情人。也许,8年前,那个名叫叶晚秋的女人,就坐在这辆火车里,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不知当时的她是否就像8年后她女儿这样,挂着耳机,倚在窗边,听着梁静茹柔软似纱的情歌,两眼呆滞地望着窗外如幕的漆黑,内心波涛汹涌?想到这里,小莹觉得自己好似走过这一程一般。母亲和女儿,有时就像一个女人的前生后世。可在母亲没查出肺癌之前,这对“前生”“后世”之间僵冷得如同1969年的中苏关系。小莹依稀记得,这种僵冷,好似源于数年前,她母亲出的那趟远门。之所以记得,因为那次,母亲一回来就剪掉了可以做洗发水广告的飘逸长发,同时剪去的还有一个小资女人温婉宜人的眼神。早先,母亲开过一个小巧玲珑的服装店,卖一些亮丽素雅的小女人服饰。生意好坏全凭她心情,一杯清茶,两本杂志,几首不带混音的轻音乐,这种情境下,母亲轻轻倚靠在叶子沙发上,秀发自然垂落,两腿微微倾斜。不过几个寻常的动作与姿态,在她身上便具有了万种风情。天生的美人。有客人来,母亲也不起身,上面有型号有标价,看好你就试,试好你就买,她不喜欢人家叫她老板娘,听起来又老又俗,她说自己做生意,但不是生意人。母亲有一次将一件白底青花的旗袍一块钱卖给一个女人,只因为那个女人试穿时,穿出了某种意境,惹得母亲无端地落下泪来。小时候的她十分迷恋自己的母亲,她曾经偷偷地学母亲说话走路甚至忧伤的样子,当时她尚不明白“女人味”这个词,只知道母亲的这种味道充满了刺激的诱惑,让她兴奋。可这一切,全跟着母亲的长发去了。母亲关掉了服装店,开起了洗浴中心,每天进进出出真像个“阿庆嫂”。母亲以前还会写一点诗,水灵灵的修辞中流露出伤春怀旧的古典情愫,可突然间全改造成菜刀锅铲一般尖硬锋利的祈使语气。和小莹说话,时常超过四句就开始晴转多云,继而狂风冷雨。家里乱了,原本挺生态的家从性别角色开始乱起,小莹的父亲在政府机关,很少在10点钟以前归家,母亲曾说他的白头发都是在晚上七点到十一点白的。后来母亲回来更晚,一身烟酒和香水结合的怪味,小莹常在次日一早听到醒酒后的母亲在卫生间里打电话,拖着很重的鼻音询问头一晚她是怎么回来的,谁送回来的。小莹上了大学便很少和家里联系。她在大二的一天上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那天,天高云淡,小莹正和她男朋友躺在草地上,用彼此的手机玩游戏。男朋友是一星期前认识的,第N+1位,这里的N既不是数字,也不是字母,而是一种规律。小莹在大学里换男朋友就像她母亲开服装店,玩的是心情,腻了,烦了,就换,一如嘴里的口香糖,嚼几口,没味道,就吐了。小莹的手机在男孩的手中响了,男孩一看,是一个叫“夜晚七”的人打来的,小莹接电话的空当,男孩展开了丰富的想象——这个号码一定是个男的,自古以来,叫“七”的男人太多了,柳七、洪七、阮小七……“七”几乎成了霸气外露的男人最响亮的后缀,更何况前面还加上“夜晚”二字,暧昧得像雾像雨又像风。小莹这个电话接得扼要而深沉,“嗯”了两声就挂了。男孩问小莹“夜晚七”是谁?小莹没答话,她不想说“夜晚七”就是她的母亲“叶晚秋”,很久以前小莹在存她号码的时候打错了字,当时也没更正,她觉得没必要。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