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奇谈故事 > 笛卡尔剧场 – 科幻小说
2021
01-14

笛卡尔剧场 – 科幻小说

摘要:祖父已经过世,但是他去世还不算很久,残存的灵魂依然能够为我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意见。于是我开着飞行器直奔他位于市郊的寄魂所。但愿祖父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祖父已经过世,但是他去世还不算很久,残存的灵魂依然能够为我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意见。于是我开着飞行器直奔他位于市郊的寄魂所。但愿祖父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至少能够给我一定的引导,好让我有能力解决它。此行还算顺利。寄魂所是城镇中孤立的一部分,这里四周平坦,曾经老旧的住宅已被夷为平地,重新回收;许多新的建筑工程仍在继续,大多是在建造机器人居住的蜂房式居所。这样的场景容易给人们造成假象。当在远处看到这里的高楼时,你可能会忍不住猜想:是谁住在这儿呢?然而当你走近这里,看到这些毫无生气的水泥,看到这些通过简单样式重复叠加而成的蜂房时,你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这里无人居住。不过,这里看起来显然是一块繁忙之地,机器人在此间快速穿梭,勤劳作业,还有那些飞扬的尘土,所有的一切都与救济镇那种懒散的宁静相去甚远。在寄魂所中,管理员是一位二米高的机器人,身着黑色马甲和配套的帽子。它将我领到标有“派克茨维斯基”字样的门前——也就是祖父的房间门口。祖父生前的物品被排列放在屋内,看到这些东西将有助于他保持感觉中枢的活跃和警醒。在这里他所能得到的各种帮助,都是他需要的。他的骨灰出于生物医药方面的考虑已经被收回,并且在一年多前下葬。虽然他残余的灵魂得以幸存,但是也开始逐渐转变为香农熵,也就是逐渐变成那种不稳定的灵魂残影。不过,当我敲门而入的时候,他仍然认出了我。“托比!”他的照片喊道。这张镶在钢架相框中的照片几乎占据了远处的整个墙面。它自动反应般地笑了,这是祖父仍然保留的为数不多的表情之一。除此以外,他还能做出各种皱眉的动作,比如因不赞同而皱眉,因焦虑而皱眉,因不开心而皱眉,并且他能够因惊讶或者好奇而抬起眉毛。然而在近几个月中,他后面的这几个表情开始逐渐消失。大概再过几个月,除了墙上的照片以外,祖父将会彻底消失。那么这张照片终将与犹大·凯撒的(或者其他什么的——历史可不是我的强项)半身雕像一般,毫无生气。我从背包中拿出白索维农酒,将它放在祖父曾经喜爱的古董桌上。古董桌的桌面已经凹凸不平了。祖父认出了这酒,兴奋地喊道:“就是这东西!”紧接着,他又大声叫道,“快用垫子垫上啊,看在老天的份上,托比,你知道怎么做更好。”我把他的声音调小了点,然后在不断冒着水汽的瓶身下面垫上一块手帕。祖父生前一向对古典家具和美酒爱不释手。“可惜我不能喝,”祖父补充道,他的照片因伤感而皱起眉头,“我不被允许这么做。”这是因为他既没有嘴巴也没有胃。过世的人们往往会将这两样东西遗忘。严格说来,我拿这瓶酒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勾起祖父的忆旧之情,来小小刺激一下他的物体识别功能。“我需要一些建议。”我开口说道。他的双眼不断在我和酒瓶之间来回扫视,仿佛他不能确定哪一样是真的;或者说,即使他确定了两样都是真的,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哪一样对他来说更有吸引力。“还在跟那个女人纠缠?她叫什么来着——?”“她叫莱妲。”“她是你老板。”“对。”“也是你妻子。”“嗯,”我说道,“曾经是。”“她如今又对你做了些什么?”“说来话长。事实上,她使我参与了一项行动……怎么说呢,这项行动的本质,在法律和道德方面都有些许的问题。”“我已不再接手法律案件。”祖父在世时,曾经是一位出庭辩护律师,专门服务于一家富人区的商行,“这次的麻烦很棘手?”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