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午夜前的十分钟 – 心情故事
2021
01-03

午夜前的十分钟 – 心情故事

摘要:和往常一样,我在十一点五十分准时出现在宿舍门口,因为过了十二点宿舍的大门就要锁了,我将有露宿街头的危险,所以我绝对不会犯迟归的错误。让我晚归的原因是打 和往常一样,我在十一点五十分准时出现在宿舍门口,因为过了十二点宿舍的大门就要锁了,我将有露宿街头的危险,所以我绝对不会犯迟归的错误。让我晚归的原因是打工,我在离学校不太远的酒吧做服务生。促使我在那打工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酒吧迷人的外型让我一见钟情,当然收入相当不错。我乐此不疲的打着工,用挣来的钱来支付自己一部分昂贵的生活费。这个暑假拥有这么一份不错的工作让人心情舒畅。干这份活的技巧我第一天来就搞掂了。需要你姿态优雅的站在那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人来就要懂礼貌的迎接。展开亲切迷人的微笑、委婉动听的声音,目的只有一个,让来的人尽可能多的点这里昂贵的东西。因为除了每天的薪水外客人的每一份消费也是重要的经济来源。做久了便挖掘出自己工于心计、见风使舵的本性来,不过这些东西摇身一变,就变成我脚下的ANTA运动鞋、CD口红、没完没了的电话费以及我一时豪爽请某个DD的一餐饭。我是个爱享受的人,一味的享受使我不得不花一些时间和精力作为代价。于是我便在这个外表精美、内容腐烂的酒吧里耗费着美好的夜晚。和所有俗气的故事一样,男主角即将登常不同的是这个出场的人既不帅也不浪漫,是个毫无特点的有点年纪的老男人,唯一让我记住他的原因是他很有钱,他因此从我陌生人的范畴里一笔划出。这个人姓Y,是后来他告诉我的,我已记不清他名字,所以他叫Y。Y平均两天来一次酒吧,有时是谈生意,有时是一个人。我相信他比我注意他更早注意我,他常来这,每个服务生都见过,我陌生的面孔他肯定会多看几眼的。我注意他是我一次不小心把茶水洒在他的衣服上,他开玩笑的说要老板炒我的鱿鱼。总之我挺感谢他这个玩笑,从此也发现了这个男人在这个酒吧的存在。Y通常坐在一个特别好的位置上,无论听歌、看表演或者是服务生的服务都非常的方便。关于Y有钱,我早就听大家私下议论过多次。但是大家总是说这个有钱那个有钱,我不相信在城市角落里的一个普通酒吧会云集这么多有钱人,多半是借机抬高自己,就好象大家常说相府的丫环都是几品官,谁会把自己赖以生存的地方贬的一钱不值呢?这样的想法没多久就被推翻了,因为我亲眼看见Y开着一辆气派十足的奔驰600来酒吧。那辆豪华的奔驰车足以让我咽口水。我是个胃口很大的人,不仅是看见好吃的,凡是觉得好的东西就有一种想拥有的愿望,直接的条件反射类似于饥饿的人面对美食一样。Y漂亮的奔驰让我另眼相看,倒不是我贪慕富贵。小时侯看过一则幽默:一个富人对一个穷人说:“我有一亿美金,你应该尊敬我。”穷人回答:“你有一亿美金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尊敬你?”富人说:“那我把一亿美金分给你一半,你该尊敬我吧?”穷人说:“那我和你一样有钱了,我更不该尊敬你了。”富人又说:“我把一亿美金全送给你,你总该尊敬我了吧?”穷人却说:“现在我有一亿美金,是你该尊敬我了。”看完后哈哈一笑,我也坚定了我的世界观。Y的奔驰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让我另眼相看的是他的外表。Y的外表和奔驰形成了强烈对比。他挺瘦,长着很现实主义的五官,穿着分不清档次的衣服,竟然还戴眼镜,整个人乍看去像个掉在人堆里就找不见的中学教师,可他泛着白光的眼镜片后面透出来的是生意人精明。眼镜作为一种很好的道剧把他的爱欲情仇全部掩饰起来。真正和Y的接触还是我离开酒吧的这天。明天就要报到了,这天我早早的收了工,向经理提出辞职,从会计手里领到一笔钱,我立刻到洗手间换下死气沉沉的工作服,换上我浅绿色的细带裙子。这是我扬眉吐气的一天,摸着自己鼓囊囊的钱包,没有什么比这更实在了。我的心情特别好,自己浅绿色的裙子在这个黑压压的酒吧显得格外靓丽。我抬起头,迈着大步准备走出酒吧。这时我看见了Y,Y一个人坐在他那个显赫的位置上,打量的目光示意让我过去一下。我觉得我今天挺漂亮,应该过去让他美言几句。我走过去问他:“先生有什么事吗?”“没事不能和你说话?”“你不在这干了?”他又问,“是啊,快开学了,我只是假期来打打工。”“看的出来。”“坐吧,我请你喝点什么。”他说,口气好象不容我拒绝。我也没打算拒绝,在自己服务过的地方被服务一次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我坐下来,点了一壶叫ROSELOVER的热茶。我早就喜欢上了这种热茶,特别是玫瑰情人这款。她有个白瓷做的小炉,点着散发香气的特殊燃料,小炉的上面座着透明的茶壶,玫瑰花瓣和一些不知名的叶子就蕴在里面。和热茶配套的是两个白瓷的小杯子,玫瑰色的茶水倒在里面像块价值连城的宝石。我是想和我下一个男朋友来分享这款玫瑰情人的,假如他消费的起的话,而Y帮我提前实现了这个愿望。我固执的认为和Y这样一个老男人分享热茶是种令人作呕的浪漫,于是茶一上来我立即喝干了一只杯子,又端起另一只。回味了玫瑰茶的甜美滋味后,我十分老套的问他:“先生怎么称呼您?”几句客套话之后,我们开始真正的攀谈。更多的是Y向我说着什么,他有着四川商人善于表达的共性。我更关注的玫瑰情人,我不断从各个角度去欣赏她,用舌尖去品味她。我很善于发现美,玫瑰情人比Y那平板闪着眼镜片白光的脸要生动的多。我对美的理解也是苛刻的,酒吧以前有个叫阿JIE的吉它手来唱过歌,阿JIE的样子很有型,长发飘逸、五官有棱有角,带着三流歌手特有的沧桑。可他一展歌喉在我心中美的印象就大打折扣,我顶多会在空闲的时候捂住耳朵看他唱歌。此时此刻我也不愿意看Y,只是听他不停的讲述。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