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山乡猎艳记(五)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2021
02-23

山乡猎艳记(五)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摘要:提示:这是《山乡猎艳记》故事的第五部分,在这一部分中,主角人物名字有部分变动,阅读时请注意。 提示:这是《山乡猎艳记》故事的第五部分,在这一部分中,主角人物名字有部分变动,阅读时请注意。前文请阅读:《山乡猎艳记(一)》《山乡猎艳记(二)》《山乡猎艳记(三)》《山乡猎艳记(四)》第三百三十九章 花落谁家黄奇善果真料事如神,第二天的大会一结束,关培山就让自己的秘书来找我了。关培山卸职春山县县委书记,得到另一顶帽子,市委驻春山县经济领导小组组长。这是个很微妙的位子,行政级别属正县级,却不是任何机构的常委。说他是市委领导也说得过去,说他是县委领导,照样可以行得通。关培山的位子在全市同样的有八个,即八县每县一个。八个经济领导小组组长,只有春山县是其他人担任,其余七县都是县委书记兼任。市委出台任命的时候,刘启蒙当时气得气结,揣摩着自己的这个县委书记,却不是一家之主,市委派关培山这个婆婆来,明显的不信任他。关培山是正县级干部,办公待遇自然不会有太多变化,因此他照样配备司机秘书,出入与刘启蒙一样,还是当年的颐指气使,照样气派。我随着关培山的秘书上车,朝县城外走。大雪已经开始融化,路面上的雪被行人和车轮碾压得支离破碎,山上的雪融化后,汇聚着一道道的水,沿着沟沟壑壑流下来,让人感觉特别的凄凉。一路上的风景非常熟悉,我估摸着车是朝城关镇方向去。半个小时后,车停在邓涵宇地盘上的海鲜酒楼前。一下车,扑面一阵寒风,冷得我缩起肩膀,打了个冷颤。关培山的秘书是个不苟言笑的小伙子,显得老成持重。“关书记在里面等你。”他对我说,轻轻笑了一下。我发现他笑的时候很好看,显得年轻,让人心里有一股暖暖的感觉。与刚才一路板着的面孔比,现在的秘书才有朝气和活力。他还是习惯称关培山为书记,看来他跟着关培山不是一天两天了。一进门,门口穿着开叉很高旗袍的迎宾小姐朝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她似乎知道我的来意,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带头在前面引路。我们在最里面的一间包间前停下来,迎宾小姐轻轻敲了敲门,躬着腰让我进门。我瞟一眼她的胸口,看到两团粉兜兜的肉,似乎要冲破束胸的压迫。我就笑,她似乎感觉到了,慌慌的拿手去扯胸口的衣。屋里温暖如春,一台立式空调不断吐出暖气。空调旁边摆着一盆高大的绿叶植物,我不大认识,也不想认识,睁眼去看屋里的人。屋里灯光很明亮,对着门是一道屏风,把里面与门口遮挡开来,让人看不到里面的一切。拐过屏风,触眼的沙发上端坐着关培山,两边是邓涵宇和郭伟,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头顶秃着,正在递烟给关培山。“小陈来了呀!”关培山抬眼看到我,热情地招呼,想要站起身。我慌不迭地快走几步,站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说:“关书记好!”关培山大手一挥,笑着说:“我不是书记了,以后就叫我关组长吧。”“您永远是我心目中的书记!”我拍着马屁,心里居然没有恶心。关培山似乎很受用我的恭敬,拍着身边的沙发说:“小陈,过来坐。”我看一眼邓涵宇和郭伟,他们两个似乎没看到我一样,都在低着头抽烟。“我来介绍一下啊。”关培山爽朗地笑,指着邓涵宇他们说:“这两个就不要介绍了。你们都熟悉,我今天要介绍给你的是这位。”他指着秃顶的男人说:“这个是大老板,广东老板。春山县改革开放后,第一个来春山县投资的老板。梁天行老板。”他又指着我介绍说:“小陈,陈风。春山县苏西镇镇长,年轻有为的人啊。”叫梁天行的广东老板赶紧站起身,双手握着我的手,嘴里大声说:“久仰久仰了,陈镇长。果然天资过人啊。”关培山笑眯眯地说:“梁老板懂风水,会看相。小陈啊,梁老板的这点鬼把戏,还是很灵验的嘛。”我笑,心里一阵轻松。关培山你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在下属面前说这些唯心主义的东西,不是把我当自己人,就是个人素质不高。梁天行得到关培山的鼓励,愈发的癫狂起来,拉着我的手上下端详着我,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弄得我心里一阵发毛。“关书记,陈镇长这面相,是大贵之人的相。你看他印堂发亮,剑眉朗目,特别是额上的这颗痣,要是生右一点,不就是个‘主’字么?了不得了不得。”梁天行舍不得松开我的手。他的手温厚柔软,像女人的手一样,柔腻无骨。旁边的邓涵宇鼻子里哼了一声,显得很不屑的样子撇撇嘴。关培山眉头一皱,沉声说:“小邓,你哼什么?”邓涵宇赶紧满脸堆笑地说:“我鼻子痒呢。”关培山不依不饶地说:“你继续痒吧。人不大,心思多。弄巧成拙,这个成语你懂吧?”邓涵宇的脸就红了起来,嗫嚅着说:“怪我自己素质不高。”“嗯!”关培山轻哼了一声,拍着沙发扶手说:“也不怪你。人嘛,总有走错路的时候,走错了,回头再走嘛。”又看一眼郭伟,脸上就漾上来一层笑,说:“小郭这人就不错。陈书记的眼光就是与常人不一样嘛。”关培山的话里有话,这话我听得明白,我想,邓涵宇也一定明白。至于郭伟,他比我们更明白。“老梁,上菜吧。”关培山吩咐梁天行道:“今晚,把你的拿手好菜都拿出来。好好招待一下我们春山县的这三个年轻干部。今后你想在春山县发财,离不开他们三个。”关培山直言不讳,这样的坦荡,让我不禁佩服起他来。按理说,像他目前的状态,绝对不是最佳情况。尽管组织有结论,而且让他再次出山工作,毕竟与过去大相庭径了。能在这样的境况下说出这样的话,不能不让人感觉到他的厚重。梁天行忙不迭地表态:“一定一定。关书记您带我在春山县落脚,要走路,当然还得三位领导牵着我走哇。”他满脸的媚笑,似乎是一片枯萎的土地上绽开的一朵花。海鲜酒楼就是梁天行的,这在几年前我就知道了。但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这个让春山县的人都想着买房的广东人,一直就是春山县的传奇。春山县的商品房,第一栋楼就是梁天行开发的。现在春山县人住的所有商品房,都是他梁天行开发的。记得钱有余曾经跟我说过,他也打过春山县房地产的主意,但他使尽全部招数,在春山县也没拿到一分地。因此他哀叹说:“春山县的商品房都姓梁!要想站住脚,先得过一关。”这一关,就是关培山。梁天行欢天喜地地出去了,他去安排宴席。像这样的小事,其实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但他要在关培山面前表现自己,似乎宴席只有经过他亲自安排,才会显得更隆重。梁天行一走,关培山坐正了身子,轻轻咳了一声。我知道,现在才是谈话的正式开始。“你们三个都在,没有外人。我这个老头子,有话就直说了。”他的脸上没丝毫的笑容,显得严肃无比。这样形象,在他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就这样。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