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神探张惠领:我天生就是抓贼的 – 名人成长故事
2020
12-24

神探张惠领:我天生就是抓贼的 – 名人成长故事

摘要:在警察职业的后半截里,张惠领的荣誉接踵而至,他取得了其他民警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荣耀。但回过头来,他认为自己只是个抓贼的2012年对张惠领来说,是人生中最高潮 在警察职业的后半截里,张惠领的荣誉接踵而至,他取得了其他民警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荣耀。但回过头来,他认为自己只是个抓贼的2012年对张惠领来说,是人生中最高潮的一年。张惠领是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派出所的一名便衣警察(治安警察的一个警种),以他为故事原型的电影《神探亨特张》在大陆和台湾都取得超高的人气,让他从一个便衣警察成为广为人知的明星式英雄模范。其实电影开拍之前,在警察职业的后半截里,张惠领的荣誉已经是纷至沓来,他取得了其他民警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荣耀。但回过头来,他自认只是个抓贼的,自己的便衣警察身份也并非外界想象中的那样富有传奇。在过往的影视剧中,警察的工作是神秘的,生死追击,与匪徒狭路相逢,充满着撞车、枪林弹雨……也许这部电影来得正是时候,它还原了便衣民警这一职业的本来面貌。“你得直接点”2013春节过后的一天,北京户外的大风刺骨寒冷,记者来到双榆树派出所外的联想桥下,见到了守候在此的张惠领。看着眼前戴着口罩、呼吸都略带喘气的张惠领,实在难以想象他在街头巷尾追逐小偷的情景。“我有哮喘,户外太冷不能久待。”随后,张惠领把记者领到了双榆树派出所里。采访就在他那不到1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张惠领把办公室里的杂物稍作收拾,然后坐在椅子上,准备回答记者的问题,在他身后是一张双榆树辖区地图,面前的桌上满是缴获的手机、钳子、扳手、假币及假证,以及体检报告、核磁共振、CT片等。张惠领话不多,稍显木讷和拘谨,只是门上那块醒目的标牌提醒记者,面前的这位是个便衣警察。张惠领突然想起来要给自己和记者都倒上一杯水,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走向书柜里取水杯子。这个脸上略带血丝的中年民警身体依然敏捷,他穿着黑色的挡风衣,领头拉链拉得很高,双目凝重,眉头紧锁,他手里从来离不开保温瓶子,他讲上几句话就感觉口干舌燥,有时还干咳几下,他把这归结于北京冬季的雾霾和干燥。去年,以张惠领为原型的电影《神探亨特张》在微博圈和各大电影节大放异彩,这是一部由非专业演员主演的纪实电影,因为投资不过600万,却在台湾金马奖上获得最佳影片奖而被称为“奇迹”。它本不是一部令人翘首以待的电影,经过微博上的名人推荐,起初进入文艺青年们的视野,随后,“现实主义”、“纪录片”等各种赞词成为影片最好的广告词。“虽说故事的内容都是真的,但电影也不是全部真实,至少台词都是编的。”张惠领这样评价这部电影。这部电影在被介绍时总附上那句“根据海淀分局双榆树派出所一名便衣民警的真实故事改编”,但更多人还是冲着张立宪、周云蓬、王小山、作业本等微博红人进入影院,观众多半在心里按图索骥去影片中寻找宁财神、作业本的身影,却不知 “亨特张”的原型张惠领也在影片中客串。尽管张惠领没有《神探亨特张》中其他的演员那样为人熟知,但由他出演的段落,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影片中对白燕升饰演的碰瓷头目审问情节,背后问话的警察不是主演张立宪(绰号“老六”,《读库》主编)而是张惠领本人。这个碰瓷头目被抓后,声称“这个社会就是个劫富济贫的社会,穷的更穷,富的更富……”正当他陈词狡辩时,警察立马打住他的话:“白四儿,社会不用你评论,说你自己的事儿。”“说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什么事儿,我所做的就是把钱从高处往低处流一流,把富人的钱放穷人的兜里,一点点,而已。”接着警察又打断话,并且对他予以讽刺性的反击。这原本是一段警察跟嫌疑人的对话:剧本里有个对话框架,警察说哪些,嫌疑人说哪些,嫌疑人要抵赖、要狡辩,而警察要用语言制服他。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