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风流昏君 – 中国历史故事
2021
03-21

风流昏君 – 中国历史故事

摘要:宋徽宗一见仙子没有反抗的举动,胆子越发大起来,本性开始不自觉流露,一脸坏笑,双眼火辣辣地盯着她。 引子金风送爽,日影西斜,庭院寂寂。淡淡的斜阳穿过珠帘,照在几案上一盆含苞的菊花上。宋徽宗赵佶午睡醒来伸了个懒腰,看到身旁的李师师早已醒来,正披衣倚在床上,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他不禁一笑,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红唇。他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一手搂着师师的香肩,和她一起踱到几案前。两人并肩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师师的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桃腮轻轻偎着他的脸。宋徽宗饶有兴致地观赏着案上的菊花。习习的凉风悄悄从疏疏的珠帘中溜进来,在室内游走。那菊花便在轻风中冲他点头、轻舞,仿佛一个美人更添了一种妩媚的风姿。宋徽宗转头对师师微笑道:“卿卿的家里,处处有趣,你看此花也似知人意,对人脉脉含情。”李师师笑吟吟地说:“陛下对妾一家天高地厚之圣恩,不唯妾一人铭记五内,连草木也知感恩,不过……”她沉吟一下,不知下面的话当讲不当讲,偷看了一下他的面容,见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示,赶快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妾自被陛下幸过之后,不敢再接其他客人。妾现已不愿再呆在青楼之中,恳请陛下开恩,将妾正式接入宫中!这样,妾也好有个名分,能够光明正大侍奉陛下。”他呵呵一笑,很豪气地一挥手:“此事易耳,等朕来定一个好日子。朕本拟在九月十五这天在御花园举办一个菊花会,与百官同乐。朕就在这天正式接卿卿进宫吧,一并参加菊花会。”李师师赶忙喜滋滋地跪下,用黄莺般娇软的声音说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真乃尧舜之君,万机之暇还想到与百官同乐。”这句话恰到好处,像情人的手抚摸得他通体舒泰,眉开眼笑。他笑吟吟地说:“卿卿过奖了。朕自小就癖好奇花异石,百花之中尤嗜菊花。因朕之生日为九月十五日,乃菊花繁盛之期,又想到独乐不若与众同乐,乃决定在那天举办菊花盛会,与百官同乐。”日子慢慢地往前挪着。宋徽宗扳着指头算日子,焦急地等待着九月十五日的来到。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老天也遂人意,这一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一大早,太监和宫娥将御花园收拾得焕然一新,用几千盆菊花摆出各种造型。多种难觅的名菊应有尽有,整个御花园成了菊花的海洋。菊花们争奇斗艳,将人间整个秋光都唤到了这里。宋徽宗只带着李师师和另一个特别宠爱的妃子韦贤妃,与百官一起徜徉在花海中。宋徽宗折了一朵大金菊,笑着对两位妃子说道:“爱妃快来,朕替你们簪一枝秋光灿烂。”两个女人同时争先恐后向他跑去。韦贤妃双眼向李师师恶狠狠地一横,阴森森地说:“哼!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娼妓罢了,竟也敢和本宫争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李师师本能地打了个冷战,连忙识趣地停下脚步,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姐姐先请!”韦贤妃高傲地昂着头,从她身边一闪而过。韦贤妃的这句话虽是骂李师师,却也无异于打了宋徽宗一耳光,使他万分难堪和恼火。他沉着脸,不高兴地说:“韦妃,你说话怎么这么损人!朕偏要先给师师簪花!师师,来,朕给你簪花。”李师师这回乖巧了,含笑谦让道:“陛下还是先给韦姐姐簪花吧,她比臣妾先进宫!论理应该她先,臣妾不敢僭越。”宋徽宗一听,不禁赞道:“还是李爱妃明事理,心胸广。贤哉,李卿!”宋徽宗白天赏菊还未尽兴,晚上躺在床上,犹自想着菊花会的盛况。良久之后,他蒙蒙眬眬间刚要入睡,不知怎么就从龙床上爬了起来,脚步轻飘飘地往御花园飘去。御花园中阒无人迹,只有一轮清冷的皓月寂寂地照着。宋徽宗觉得无聊之极,正想转身回去叫一个嫔妃来同游,突然看见远处的菊丛中有一个年轻女子在赏菊。他心说:这是哪个妃嫔或者宫娥,竟然也有如此雅兴,深更半夜也来独赏菊花。他连忙轻捷地飘到她身边仔细打量。她浑身上下一袭淡绿的衣装;云鬓高耸,鬓发上簪着一只用碧玉打成的菊花型的大簪子;两弯长长的柳叶眉,眼波流转,顾盼生情;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株清新、淡雅、可人的绿菊。他不认识她,惊异地问:“你是谁,缘何夤夜独自在此赏花?”她扫了他一眼,应道:“吾乃菊花仙子‘春水碧波’,中夜无寐,独自玩月,因见此园中菊花繁盛,故不惜仙步,来此一游。”他笑道:“‘春水碧波’,好诗意的名字。那么,你可知道我是谁?”她再一次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你不就是那风流天子道君皇帝嘛。”他见她态度不恭,立马板起了脸说道:“大胆女子,既知我是当今皇上,缘何还不跪下参拜朕?”她淡淡一笑:“世俗的礼法奈何不了我们仙家。”他听她这样说,有点害怕她的仙法对自己不利,连忙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却又酸溜溜地问:“那么朕这个凡间君王是不是还要参拜你这位仙家呢?”她说:“那倒不必。我们仙家讲究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要不然,做神仙干什么呢?咱们平等相待吧。”他一听,放下心来,顿时胆子又大起来,直视着她,笑嘻嘻问道:“请问仙子仙府何处?”“只在江南一带。”他脸上生出一股自鸣得意的神态,自吹自擂:“朕的园中,可以说把天下所有的菊花名种都集齐了,真可谓是群英荟萃,盛况空前。不知仙子赏后,有何品评?”他满以为她会交口称赞,哪知她竟用一种微微不屑的口气嘲讽道:“美则美矣,至于说集齐了天下所有的菊花名种,恐怕是夸海口了。有一种名贵的绿菊,和我的名字一样,也叫‘春水碧波’,这里就没有。”他一急忘形,连忙抓住她的一只手,焦急地问:“这种名菊花产自何处?”她的手轻轻一挣,没有挣脱,不禁脸孔微微一红,低下头,细声说:“产自江南某处。”他一见仙子没有反抗的举动,又见她一脸羞态十分娇媚可爱,胆子越发大起来,本性开始不自觉流露,一脸坏笑,双眼火辣辣地盯着她。她的脸羞得白里透红,像一朵粉中带白的荷花,越发显得楚楚动人;尤其是她那一对眼睛,真像一泓春水那么清、那么亮,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他看得心里痒酥酥的,不禁春心荡漾起来,想尝尝和仙女一起销魂的滋味,嘻嘻地对她道:“你我今宵相会,也是有缘,良缘不可错过,我们今宵共赴巫山云雨会,如何?”她怫然大怒,奋力抽出自己的手,另一只手很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咬牙切齿地骂道:“吾本以汝为风流天子,不忍使你难堪,想不到汝如此龌龊不堪,竟敢对仙子动起肮脏的念头,真是可恶之极!”还从未有哪个女子敢拒绝他这位皇上,他恼火之极,豁出去了,不管她是仙是人,不顾一切向她狠狠扑去。她敏捷一闪,双手一拍,突然一团火光一闪,接着一团浓烟涌来。他被浓烟熏得睁不开眼。等到浓烟散尽,他睁开眼来,菊花仙子没了,他眼前只有一株和人一般高大的、开着淡绿色花朵的菊花。他知道这是菊花仙子变的,连忙双手抱住这株菊花,大喊道:“仙子快快现身吧,寡人知错了,再不敢为难仙子!”可是任他喊破了喉咙,菊花仙子再也不肯现身。他继续喊,突然惊醒了过来,抬头四顾,才发现自己躺在龙床上,原来是做了一个奇异的美梦。他不想再睡,穿衣下床,大喊道:“来人啊,快宣童贯、蔡京两位爱卿进宫!”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