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哲理故事 > 醒悟方悔“自首”迟 – 法制故事
2020
12-28

醒悟方悔“自首”迟 – 法制故事

摘要:2000年6月16日赵湖滨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6月29日被依法逮捕。让我们追溯一下赵湖滨违法犯罪的轨迹。 2000年6月15日深圳国电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赵湖滨到北京向国家电力公司汇报工作,之后主动向组织交代了他与外商方复明交往中的经济问题。2000年6月16日赵湖滨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6月29日被依法逮捕。让我们追溯一下赵湖滨违法犯罪的轨迹。出生于1955年的赵湖滨,应该说曾经有着骄人的过去:1972年他在杭州半山发电厂参加工作,1974年至1977年在浙江大学热动专业学习,从大学一回到半山发电厂,组织上出于求贤若渴,立即对其委以重任,任命其为热化分场副主任,此后,又担任生技科长;1979年9月入党,1983年28岁的赵湖滨被任命为半山发电厂副厂长,1985年任浙江省电力工业局总工程师助理,1989年至1996年相继任北仑发电厂工程公司副经理、副厂长、厂长;19%年任浙江省电力工业局局长助理,1997年任浙江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1999年任国电驻深圳经济发展联络处副主任、深圳国电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成员。从赵湖滨的履历上可以看出,组织上给他提供了很多锻炼和发展的机会,给他提供了广阔的人生舞台,寄希望于他能为我国的电力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然而,赵湖滨没有把组织上的信任作为工作的动力,而是把组织上和人民给予的权力作为了牟取私利的工具。在北仑电厂二期工程锅炉岛及汽轮发电机岛设备招标过程中,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的代理商香港飞雅电力发展顾问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方复明找到了担任北仑电厂厂长兼北仑电厂二期工程项目评标领导小组成员的赵湖滨,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赵湖滨在评标过程中,推荐和建议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为该项目的中标单位,并向方复明提供了一份内部资料,包含所有参加二期工程投标的各投标商的有关设备的分项价格表。由于掌握了内部资料以及有赵湖滨的大力帮助,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顺利中标。在北仑电厂二期工程主机设备招标之后,方复明为了感谢赵湖滨在评标过程中提供的帮助,亲口对赵湖滨许诺,要给其10万美元。1996年春节期间,方复明到杭州过年。一天他打电话给赵湖滨的妻子王某,让她去一下其所住的香格里拉饭店。王某见到方复明后,方复明给了她1万美元。王某回来后,将此事告诉了赵湖滨。1997年春节期间,方复明再次回到杭州过年,同去年一样约赵湖滨的妻子见面,在其所住的香格里拉饭店又给其1万美元。赵湖滨听王某说了此事后。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不法商人方复明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把赵湖滨拉下了水。面对这2万美元“感谢费”,赵湖滨的思想也曾矛盾过、斗争过。在金钱与法网间,他一方面贪恋钱财,另一方面又怕伸手被捉。他开始不想收,当方复明许诺给他10万美元时他推辞过,收下这2万美元以后也想过退给方复明,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他在金钱与法网这一对抗性的矛盾中,找到了唯一能调解、平衡心态的一个支点—侥幸。也正是这可怕的“侥幸”二字,使他在方复明被司法机关抓获以后,也没有及时到司法机关投案自首,就像是当初收钱时一样,在进行思想斗争,仍然心存“侥幸”……2000年6月15日,赵湖滨主动向组织交代了他与外商方复明交往中的经济问题,组织上督促其主动向司法机关投案自首。2000年6月16日,赵湖滨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6月29日被依法逮捕。因赵湖滨及其辩护人在法庭上提出其收受方复明的钱款是因为国家安全工作的需要等辩解,推翻了以往的供述,经法庭调查与事实不符,法院认为这是对其犯罪事实的根本否定,不能认定其自首情节,公诉机关也撤回了在起诉书中对赵湖滨关于自首的认定。2000年11月12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赵湖滨有期徒刑11年,赃款2万美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赵湖滨对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称方复明送钱是因为与其关系好,如是受贿,也是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公正判决。2001年2月14日,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审判长宣布终审裁定的声音击碎了赵湖滨最后的幻想:“上诉人赵湖滨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的行为,己构成受贿罪。赵湖滨虽能主动投案,并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但其在一审宣判前推翻原有供述……不能认定为自首……从宽处罚的理由不足,不予支持。原审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1年8月31日赵湖滨被开除党籍,2001年10月11日,赵湖滨被开除公职。至此,赵湖滨违法犯罪案件的查处落下了帷幕。透视赵湖滨违法犯罪的过程,诱使他犯罪的直接原因是世俗人情加金钱。在赵湖滨写给组织上的交代材料中,他剖析了自己违法犯罪的原因:“一是我放松和放弃自身的学习和世界观的改造,也不珍惜组织上给的各种政治学习和改造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机会。没有在当时搞清情况,把钱主动地上交组织或立即退回。二是在思想上还存在患得患失的观念,没有勇气把钱上交给组织,怕造成对我的不好的影响。没有勇气搞清钱的来源和给钱的原因,怕影响与方复明之间的私人关系,总想找个机会,用变通的方法来解决,这样双方可以不失面上和气。三是方复明出事后,思想斗争很激烈,一方面想向组织交代,另一方面仍抱有侥幸心理。”这是一份并不深刻的剖析材料,但是从中可以看出,正是由于赵湖滨和方复明的私交很好,在方复明找到赵湖滨帮忙时,赵湖滨才会那么爽快地去提供帮助,世俗的人情混淆了受贿与礼尚往来的界限,金钱模糊了他的视线,牵着他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党员干部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不能完全超脱于世俗人情之外,亲戚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上下级之间的互相帮助,本是人之常情。但这种人之常情如果超越了党纪国法,那就需要我们提高警惕了。党员千部面对复杂的世俗人情,必须进行具体分析,对用重金衬托的“世俗人情”,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坚持党性原则,绝不能为世俗人情所累。特别是当手中握有权力的时候,更应该提高警惕,绝不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世俗人情牵着鼻子走,绝不能使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被世俗人情支配。这是我们每一名党员干部都必须牢记的警告。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