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葬礼之后的葬礼 – 侦探悬疑
2021
02-21

葬礼之后的葬礼 – 侦探悬疑

摘要:在演员白丽莎的葬礼上,她的弟弟,忽然间倒地,停止了呼吸,警方查出他是服用了顷刻毙命的氰化钾。 1、岳父归来9月3日,高竞终于搬出了他住了一个多月的莫兰家,看见他把两个大旅行包拿进后备厢,莫兰有些依依不舍。“你家打扫过了吗?”她问道。“还没有。”“那你怎么住啊?”“我现在就回去打扫。我今天请假了。”他笑着拍拍她的肩,好像当她是个小兄弟,“你爸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晚上。”她眼睛亮闪闪地注视着他,“你来吃饭吧。”“你爸知道我们的事了吧?”“那当然。”“他对我什么印象?”他觉得你像只流浪狗,十几年来站在我家门口,既不进来也不走的流浪狗,她心道。“他对你没什么印象了,所以这次特地来看看你啊。”“瞎说,他对我印象不错,我知道。”他爽朗地笑起来,“那时候他还津津乐道地跟我说训练你骑马的事呢。这可纯粹是男人之间的话题噢。”“他是训练我骑马来着,他说这样可以让身材更好。我爸自己也很喜欢骑马。”莫兰不明白为什么骑马会是男人之间的话题。“你喜欢骑马吗?我知道有个公园里有骑马场,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吧?”他兴致勃勃地提议。“不要了,我已经好久不骑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骑马,虽然我骑得还行,但我怕摔下来,而且每次骑完马,第二天我的腿就又酸又痛,马粪也很臭,我才不要呢。”她确实不喜欢骑马。“我会保护你的。”高竞搂着她的肩膀,信心十足地说,“我可是骑马高手。”“以后再说吧。”她拉拉他领子,“今晚来的时候,别忘了买礼物。”“对了,该买什么?”他把本来已经拉开的车门又关上了。“要特别点的,我妈不喜欢化妆品,我爸是个美食家。”她朝他眨眨眼睛,欲言又止,“我就说到这儿,其他的你自己去想吧。我不能什么都替你拿主意,你得有独立思考能力。”她说着就替他打开了车门。“你快点回去吧,我也得上去打扫房间,要不我爸妈回来该说我了。”她道。“我真不知道买什么。你爸是美食家,我总不能买把菜刀给他吧。”他一脸为难。“那就看你的了。我也很好奇想知道你会买些什么。”她笑吟吟地说,心里暗自庆幸,还好高竞是孤儿,不然她现在还得考虑该怎么伺候婆婆呢。“好吧,你等着瞧,我到时候一定让你们吃一惊。”他胸有成竹地说。莫兰焦急地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都快7点半了,高竞还没到,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莫兰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她觉得让他独自去购买礼物很失策,他在这方面并不在行,真怕他会提着几盒保健口服液就进门,那还不得让老爸笑死。老爸这辈子最爱做的事就是嘲笑和作弄别人了。还好这会儿他们正忙着在房间里整理行李,还没觉察到毛脚女婿的迟到。她坐在窗台上往下张望,正准备打个电话给高竞,却听到身后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用问,是在警察局当档案员的表姐乔纳回来了。“他们到了吗?”门一开,乔纳的粗嗓门果然就从外面直冲进来。莫兰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母亲郭敏就匆匆从里屋跑了出来。“乔纳!见到你真好。”郭敏笑着跑过去跟乔纳拥抱了一下,动作极其优雅。“哇,姨妈,你可是越来越年轻了,是不是经常吃姨夫调制的独门还春丹?”乔纳兴奋地抓着莫兰母亲的胳膊,左瞧右瞧。“你这孩子还是这么爱胡说八道。”郭敏抿嘴笑道。“妈,乔纳经常欺负我。”莫兰趁机告状。“嘿,我这是在教育你,要没有我,哪来你今天的幸福生活?”乔纳摇头晃脑得意地说。她一直自诩是莫兰和高竞的大媒人。“才不是因为你呢,是他的真心感动了我。”莫兰争辩道。乔纳奉送了一个恶心的表情给她。“以后给你表姐也找个男朋友,这样她就欺负不了你了。”郭敏笑眯眯地向乔纳投去温柔的一瞥。郭敏一向就非常喜欢乔纳这个性情有些粗鲁的外甥女。因为每次看到乔纳,她都会禁不住想起那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郭涵。两姐妹虽然都出身于显赫的外交官之家,但个性却全然不同:姐姐郭敏性情温和,举止娴雅,万事循规蹈矩;妹妹郭涵却是个性子刚烈,做事不守规矩的小霸王。郭涵在大学里因为跟男朋友公然同居而被开除,之后两人私奔并结婚。乔纳就是在他们婚后第三年出生的。郭敏一直以为郭涵如此辛苦争得的爱情一定能天长地久,但谁知,在乔纳十岁那年,两人的婚姻因乔纳父亲的外遇宣告破裂。之后,郭涵一个人带着乔纳辛苦度日,好不容易盼到乔纳成了家,她却在同一年因罹患乳腺癌撒手人寰。从那以后,郭敏就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个无依无靠的外甥女。只可惜,这个外甥女也是命运多舛,因为嫁给了一个缉毒警,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因为有了乔纳的先例,郭敏一直就不太赞成莫兰跟担任凶杀科科长的高竞谈恋爱。她很希望莫兰能再找一个像梁永胜那样既有经济基础,又知情识趣的男子。她觉得无论从哪方面看,高竞跟莫兰两人都根本不相配。她不明白老公莫中玉为什么会对高竞如此青睐有加。在法国的时候,两夫妻就为莫兰跟高竞的事讨论过好几回。最后郭敏还是做出了让步。虽然她在各方面都不满意高竞,但也不想成为女儿和老公的敌人,而且她也明白,在热恋中的女儿是根本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的。不管怎么样,她决定今天礼貌地招待这位新女婿。“高竞大概几点到?”郭敏问莫兰。“我不知道。我打个电话给他。”莫兰皱了皱眉头,心里又骂了一遍高竞。“他可能正忙着购物呢。”乔纳张大嘴傻笑道,“我听说今天他请假了,还听说他今天给好几个下属打电话,问人家第一次上门该送什么。”两分钟后,有人按响了门铃。莫兰打开门,眼前豁然一亮。啊!他今天还特意打扮过了,不仅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衬衫,还特意换了新裤子和新皮鞋,那都是前几天他们逛街时,她为他挑的。他的头发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去理,但现在她忽然发现,略长的头发反而更能衬出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和成熟男人的味道。总之,他今天看上去神采奕奕,顺眼极了。“哥,你真帅。”莫兰忍不住又学之前某个杀人犯的调调调侃他了。他略带几分紧张地瞪了她一眼。这时她发现,他手里提着两个礼物盒子。“是什么?”她悄声问道。“你看了就知道了,我随便买的。”他说,“也不知道你爸妈喜欢不喜欢。”他的神情告诉她,他现在是强作镇定,其实内心紧张得要命。“你别怕,买错也没关系,我爸妈是最讲道理的人了。”她拉着他的手臂进了门。莫兰忐忑不安地帮高竞打开礼物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她禁不住绽开笑颜。“爸,你看,高竞给你买大闸蟹了!”她知道旅居法国的美食家老爸最怀念的莫过于故乡的大闸蟹了,高竞这回可真是买对了。听说有大闸蟹吃,莫中玉喜出望外。虽然把大闸蟹放在漂亮的礼物盒子里有些夸张,虽然现在还没到吃大闸蟹的最好季节,但莫中玉觉得,像高竞这种向来不擅长讨好别人的家伙能不落俗套地想到买食物,已经非常难得了,至少比买保健品要强十倍。“高竞,买得好,大闸蟹我很爱吃。”他上前拍拍高竞的肩,以资鼓励。接着,他便兴高采烈地拿着那串每只超过三两的大闸蟹走进了厨房,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斩姜末准备蟹酱油了,这也是他最爱做的事之一。看见未来的岳父大人露出笑容,高竞松了一口气。莫兰打开第二个礼物盒子,那里面是一面雕工精细的银制镜子。“你说你妈不喜欢化妆品,我想她一定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需要化妆品,我想这样的人应该比较喜欢照镜子。我没买错吧?”他紧张兮兮地低声问她,看见她朝他妩媚地一笑,才放下心来。“亲爱的,你太棒了。”莫兰轻声道。郭敏拿着镜子左看右看,她不得不承认,这面镜子的确非常精致,正是她喜欢的类型。拿着它会令人联想到充满异域风情的欧洲城堡,以及清晨坐在窗前,用穿着花边衬衣的手打开梳妆镜的场面。她觉得这面镜子跟她本人的高雅气质非常相配,没想到像高竞这么一个粗枝大叶、愣头愣脑的人会想到买镜子,她不禁对他有些另眼相看了。“谢谢你,高竞。”郭敏微笑地收好礼物,走进屋去。不一会儿她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小盒子。“这是我跟她爸爸送给你的。”郭敏把盒子递给高竞。高竞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块瑞士手表。“这……”他忍不住看看身边的莫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辈子还没人送过他这么贵重的礼物呢。“快说谢谢呀,高竞。”莫兰推了他一把。“谢谢,伯母。”他有些不自然地说着,回头又看了莫兰一眼,好像在问她,收这么贵的礼物好吗?郭敏朝高竞微微一笑。2、一个考验晚饭结束后,高竞被莫中玉叫到里屋个别谈话。虽然高竞早在十三年前就已经认识莫兰的父亲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高竞都会觉得很紧张,而且,可能因为过去他是以一个普通朋友的身份出入莫家,而今天,他的身份变成了未来的女婿,他觉得特别紧张,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莫兰的父亲莫中玉是位有名的中医。他让高竞坐在自己对面,把手搁在一个把脉专用的小枕头上,为他把起脉来。“身体不错,就是虚火有些旺。”过了一会儿,莫中医才把冰凉的手指从高竞的脉搏处移开。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