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南柯太守传 – 白话唐宋传奇
2021
01-14

南柯太守传 – 白话唐宋传奇

摘要:东平人淳于棼,是吴、楚地区的一位游侠。他喜好喝酒,意气用事,不拘小节。他积攒了巨额家产,还养了一批豪放强横的门客。他曾经因为武艺高强补充缺额做过淮南军 东平人淳于棼,是吴、楚地区的一位游侠。他喜好喝酒,意气用事,不拘小节。他积攒了巨额家产,还养了一批豪放强横的门客。他曾经因为武艺高强补充缺额做过淮南军的副将,但因喝酒使气对主帅不敬,而被逐出军队,由于不得意就更加放浪不拘终日饮酒。他家住在广陵城东面十里处。住宅的南面有株大古槐树,枝干又长又密,绿荫覆盖了好几亩地,淳于棼每天跟他那些朋友在树下狂饮。贞元七年九月的一天,淳于棼纵酒大醉后得玻当时两个朋友从席上将他扶回家,让他躺在厅堂下东面的屋里。两个朋友对他说:“你睡吧,我们去喂马洗脚,等你好一些再走。”淳于棼解下头巾就睡了,昏昏沉沉,好似在做梦。他看见两个穿紫衣服的差官,朝他跪拜说:“槐安国王派小臣来邀请您去。”淳于棼不知不觉下了床,整理好衣服,跟随两个差官到了门口,看见一辆油漆成青色的用四匹马拉的小车,两边有七八个仆人。他们扶他上车,出了大门,向古槐树的树洞驶去。差官把马车赶进洞中,淳于棼心里很奇怪,但不敢询问。忽然发现眼前的山川景色、风物气候、草木道路,都跟人世间有很大不同。往前走了几十里地,他看见了外城的城墙,车辆行人在路上来来往往。马车两边的随从大声吆喝,行人也赶快避让到路边。马车又进入内城,红色的城门,高大的城楼,城楼上写着金字,题作“大槐安国”。看管城门的人急忙跑过来行礼。接着有一个骑马的人跑过来传令道:“国王说驸马远道而来,叫先到东华馆休息。”便在前面引路。不久就看见一幢房屋的门大开着。淳于棼下车走进去,只见那里有彩绘的栏杆和雕花的柱子;珍奇的花木果树整齐地种植在庭院里;厅堂里陈设着桌椅、垫褥和帏帐,还有丰盛的酒席。淳于棼心里很高兴。这时又听见有人喊:“右丞相到。”淳于棼走下台阶恭敬迎候。便有一个人穿着紫色官服,手中拿着象牙朝笏过来了,于是宾主双方恭敬地行礼。右丞相说:“国王不顾忌我国偏远荒僻,而把您请来,是想把公主嫁给您,以缔结一门亲事。”淳于棼说:“我是个地位卑下的人,哪里敢有这种奢望?”右丞相于是请淳于棼一同前往宫中。走了大约百来步,进入一道红色大门。矛、戟、斧、钺等兵器,布列在大门两边,数百名官兵退避路旁。淳于棼有个平时喝酒的朋友周弁,也在其中。淳于棼心中暗喜,但不敢上前打招呼。右丞相带着淳于棼走上大殿,那里警卫森严,像是到了国王所在的地方。他看见一个人身材高大仪态庄严,坐在大殿正中,穿白色绢袍,戴红色花冠。淳于棼身体战栗,不敢抬头往上看。两旁的侍卫叫他跪拜。国王说:“前些时候奉令尊之命,承蒙他不嫌弃我这个小国,允许我的二女儿瑶芳嫁给公子为妻。”淳于棼只是俯伏在地,不敢答话。国王说:“你暂且住在宾馆,接下来便举行婚礼。”国王下旨后,右丞相也与淳于棼一起回宾馆。淳于棼想着父亲许婚的事情,原以为父亲边关带兵,被敌俘虏,不知生死,难道说父亲跟北蕃和解,因而促成了这桩亲事?心中十分迷惑,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这天晚上,羔羊、鸿雁、钱币、绸缎等礼品,隆重的婚礼排场,以及艺妓、歌舞、音乐、酒菜、灯烛、车马等,无不一应具备。还有一群女子,有叫华阳姑的,有叫青溪姑的,有叫上仙子的,有叫下仙子的,像这样的好几位。她们每人都有数十个随从,都戴着翠凤冠,披着金霞帔,嵌金镶玉的首饰光彩夺目。她们游玩嬉闹,你来我往,争着戏弄新郎淳于棼。她们风姿妖娆,言语俏皮,淳于棼连话也答不上来。这时有一个女子对淳于棼说:“从前三月初三上巳日那天,我跟随灵芝夫人经过禅智寺,在天竺院看西域人石延跳《婆罗门》舞。我和女伴坐在北窗下的石榻上,那时你还年轻,也下马来看,你独自过来硬要跟我们亲近,讲笑话逗乐。我跟穷英妹妹用红丝布打了个结,挂在竹枝上,你难道想不起了吗?还有七月十六日,我在孝感寺侍候上真子,听契玄法师讲解《观音经》。我在讲坛下施舍了两只金凤钗,上真子施舍了一个水犀盒子。当时你也在讲堂中,到法师那里要求看看金钗跟盒子。看后你赞叹不已,诧异好半天,回头看着我们说:‘人和施舍的东西,都不是世间所有的。’接着又是打听我的姓氏,又是询问我的住处。我也不回答。你含情脉脉,注视着我舍不得走开。你难道也想不起来了吗?”淳于棼引用《诗经》里的两句话说:“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表示牢记在心。众女子说:“没有想到今天会跟你成为眷属。”接着过来三个男子,穿戴很华贵,上前对淳于棼施礼说:“我们奉命来陪同驸马。”其中的一个人跟淳于棼还是老友。淳于棼指着他说:“你不就是冯翊郡的田子华吗?”田子华说:“正是。”淳于棼上前去,拉着他的手跟他谈了好一阵从前的事情。淳于棼问他:“你怎么会住在这里?”田子华说:“我到处游荡,右丞相武成侯段公对我知遇赏识,因此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淳于棼又问:“周弁在这里,你知道吗?”田子华说:“周弁是贵人了。官职是司隶,权势很大,我好几次得到他的庇护。”两人谈得十分高兴。过了一会儿,里面传话说:“驸马可以进去了。”陪伴淳于棼的三个人拿来宝剑、佩玉、礼帽、礼服,请他更换。田子华说:“没有料到今天竟能看见你的盛大婚礼,以后可别忘记我呀。”这时有仙女数十人,开始演奏那些奇妙的音乐,婉转清亮,调子又凄凉悲哀,不是人间所能听到的。手持蜡烛在前面作引导的仙女,也有几十个。路的左右两边安放着金钱和羽毛装饰的屏幕,色彩青碧,做工精巧,绵延几里路。淳于棼端端正正坐在车里,心中恍恍惚惚,非常不安。田子华不断跟他说笑来宽慰他。先前的那群女子姑姊,各乘凤翼宫车,也穿插在队伍中间。到了一座大门前,上面写着“修仪宫”。那群仙女姑姊纷纷等候在旁边,叫淳于棼下车行礼,作揖鞠躬,都跟人间一样。挑去新娘盖头巾,淳于棼看见一个女子,大家称他叫“金枝公主”,年纪大约十四五岁,简直如同神仙。结婚的种种礼仪,也极其光彩亮丽。从这以后,淳于棼和公主的感情一日比一日融洽,他获得的荣耀也一天比一天大。出入的车马服饰,宴会的规模排场,仅次于国王。国王让淳于棼和群臣带领军队,去京城西面的灵龟山打猎。灵龟山高峻秀丽,河流宽阔,林木茂盛,飞禽走兽,无所不有。上下都大有猎获,直到夜深才返回。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