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长恨传 – 白话唐宋传奇
2020
12-25

长恨传 – 白话唐宋传奇

摘要:唐朝开元年间,天下太平,四海之内安宁无事。玄宗皇帝在位好些年了,对勤于处理国事已经厌倦,因此无论大小政务,都叫右丞相去办理,自己住进深宫,游玩宴饮,以 唐朝开元年间,天下太平,四海之内安宁无事。玄宗皇帝在位好些年了,对勤于处理国事已经厌倦,因此无论大小政务,都叫右丞相去办理,自己住进深宫,游玩宴饮,以音乐歌舞取乐。在这之前,元献皇后和武淑妃都曾得到他的宠爱,可是她们相继去世了。皇宫中虽有数千良家女子,但没有一个皇上看得中的,因此他心头总是郁郁不快。那时每年十月,皇上都要去华清宫,宫内外受封赠的贵妇,打扮得十分美丽跟随着他。沐浴之日皇上洗过澡后,也让贵妇们入浴,她们浮荡于水波之间,轻盈而又欢畅。皇上看到这些油然心动,好像遇见了什么称心如意的佳人。但看看左右前后,又觉得那些女子姿色平平。于是他叫高力士暗中去宫外找寻,终于在寿王府找到了弘农人杨玄琰的女儿玉环,她已经盘发插笄成年了。杨玉环头发细腻光洁,身材胖瘦适中,举止娴静妩媚,好像当年汉武帝的爱妾李夫人。于是皇上叫另外给她开辟一处温泉,下诏让她去洗澡。她洗完出水时,身子娇弱无力,好像连一件轻软的绸衣也穿不上似的。她神采焕发,顾盼之间光彩照人。皇上非常高兴。进见的那天,乐手奏着《霓裳羽衣曲》在前面引导;他们结合为夫妇的那个晚上,皇上赐给她金钗钿盒,作为巩固情爱的象征。又叫她头戴行走时摇动不止的凤形首饰,耳垂上挂着金子做的装饰物。第二年,册封她为贵妃,服饰享用的规格为皇后的一半。从此杨玉环把容貌修饰得更加娇艳,说话也更加机敏,做出千娇百媚的姿态,以博皇上的欢心。唐玄宗因此越发宠爱她。那时无论是去视察全国、祭祀山川天地,还是在雪夜的骊山上、春天早晨的上阳宫里,杨贵妃都跟皇上同乘一辆车,同住一间屋,吃饭由她一个人陪席,睡觉由她一个人作伴。宫中虽有三个夫人,九个嫔妃,二十七个世妇,八十一个御妻,以及众多的后宫女官,乐府艺妓,都不能使皇上多看一眼。从此六宫里再也没有一个女子能得到皇上的宠幸了。这不仅是因为贵妃与众不同的容貌和娇媚的姿态所致,还由于她聪明伶俐,善以花言巧语迎合奉承,在皇上还未开口时就能揣摸到他的心意。这样的事真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于是贵妃的那些叔伯兄弟都在朝廷中出任高官,封以最高的爵位。姐妹都封为王国夫人,家中的财富可以跟皇宫相比,车马、服饰、府第等,跟皇上的姑母大长公主相同,而受到的恩宠和得到的权势,则又胜过她。她们出入皇宫大门没有人敢盘问,京城里的官吏都敢怒不敢言。因此当时民间有歌谣这样说:“生女儿别心酸,生男孩别喜欢。”又说:“男的没有封侯女的做了皇妃,女儿却也能为门第增光添彩。”人们心中羡慕贵妃竟至如此。天宝末年,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窃取了丞相职位,玩弄国家权柄。等到安禄山引兵进犯京城,就是以讨伐杨国忠为名。潼关失守,玄宗仓皇而逃,出了咸阳城,路经马嵬坡,军队徘徊观望,拿着兵器不肯前进。跟随的官员们跪在玄宗马前,请求像汉景帝杀晁错那样杀掉杨国忠来向天下谢罪。杨国忠戴着插上牦牛尾巴的帽子,手捧一盘水,希望能得到公平处理,但还是被杀死在路边。左右的官兵依然不满,皇上就问为什么这样。当时有敢于讲话人的说,请求处死贵妃来平息天下的怨恨。玄宗知道这已经无法避免,又不忍心看着她死,只好举袖掩面,让人把她带出去。就在这仓皇奔逃中贵妃竟死于三尺白绫之下。后来玄宗逃到成都,肃宗在灵武受禅即位。第二年,安禄山被他儿子所杀,朝廷宣布大赦,改年号为乾元元年,大驾回京。尊玄宗为太上皇,奉养在兴庆宫。以后又从兴庆宫迁到太极宫。时间消逝世事变迁,欢乐尽去悲哀涌来。每当明朗的春日,漫长的冬夜,池莲盛开的夏季,宫槐叶落的秋天,梨园弟子吹起玉笛,听见《霓裳羽衣》的曲调,玄宗就闷闷不乐,旁边的人也随之叹息。三年来他只想着贵妃,思念始终不减。希望能与她在梦中见上一面,却杳无迹象不能如愿。这时恰好有个方士从四川来,知道太上皇如此想念杨贵妃,就说自己有汉武帝时李少君那种能招回亡人灵魂的法术。玄宗非常高兴,要他招回贵妃的灵魂。方士于是施展他所有的法术来招魂,但贵妃却没有来。方士又能让自己的灵魂驾起云气,出天界入地府去寻找,也没有看见。他又到四方八面去找,一直到东边极远的海上,登上蓬莱岛,看到一座最高的仙山,上面有许多楼宇,西厢下有个洞门,朝着东面,门关着,上面写着“玉妃太真院”。方士取下发簪敲门,一个梳着鬟的女童出来开门。方士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女童又进去了。不久有个穿绿衣服的侍女出来,问他是哪里来的。方士便说自己是唐朝皇帝的使者,而且告诉她求访贵妃的使命。绿衣侍者说:“玉妃刚睡下,请稍等一阵。”这时云海沉沉弥漫,洞府那边刚刚天亮,玉石做的门紧关着,悄然无声。方士屏住呼吸并着双脚,拱手立在门口。过了许久,绿衣侍女才出来请他进去,并说:“玉妃出来了。”只见一位女子戴金莲冠,披紫色丝衣,佩着红玉,穿凤头鞋子,旁边有七八个侍女跟着,向方士施礼,问皇帝是否安好,接着又问天宝十四年以后的事情。说完神色凄然,叫绿衣侍女取来金钗钿盒,都分成两半,把一半交给使者说:“代我告诉太上皇,献上这些东西,以表明我记得从前的恩爱。”方士听完她的话,接过信物,将要离去,脸色却有些不满足。玉妃一定要知道原因,方士又上前跪下说:“请告诉我一件当时的事,不被别人所知,让太上皇验证一下。不然,光凭金钗钿盒,怕被看成蒙哄汉文帝的新垣平设的骗局。”玉妃茫然后退,若有所思,慢慢地说道:“从前天宝十年,我陪皇上在骊山华清宫避暑,秋日七月,牛郎织女相会的那个晚上,按长安地方秦人的风俗,这天夜里要铺开锦绣,摆上饮食,陈设瓜果,在庭院烧香,叫做‘乞巧’。宫中特别崇尚这个风俗。当时过了半夜,侍卫已经在东西厢休息了,只有我独自侍奉皇上。皇上靠着我的肩站着,仰望星空感慨牛郎织女的故事,指着心跟我秘密立下誓言,希望世世代代都能成为夫妇。说完,拉着手各自呜咽起来。这件事只有君王一人知道。”接着又悲伤地说:“因为这个念头,又不能住在这里了。如果坠下凡尘,并且跟皇上重结后缘,或是在天上,或是在人间,一定会再与他相见,恩爱如初。”又说:“太上皇在世上的时间也不多了,望他自己保重,不要自寻烦恼。”方士回去后报告了太上皇,太上皇又惊又悲,成天抑郁不乐。这年夏天四月,在兴庆宫去世。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