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东阳夜怪录 – 白话唐宋传奇
2020
12-26

东阳夜怪录 – 白话唐宋传奇

摘要:前进士王洙,字学源,祖上是琅玡人。元和十三年春天考上进士。曾经居住在邹鲁一带的名山中读书学习。王洙自己说,在之前四年,因随本州申报的名册入京考试,黄昏 前进士王洙,字学源,祖上是琅玡人。元和十三年春天考上进士。曾经居住在邹鲁一带的名山中读书学习。王洙自己说,在之前四年,因随本州申报的名册入京考试,黄昏时停留在荥阳的一家旅店住宿。正值彭城的秀才成自虚客居此地,因家中有事不能去考试,打算回家乡去。遇见王洙,成自虚就说起赶考奔波的辛苦。自虚字致本,说话时谈到他亲眼所见的人间异事。这一年,自虚在十一月八日从长安向东返家(指元和八年)。第二天,到了渭南县,遇上阴天,不知道时辰的早晚。县令黎谓留他喝了几杯酒。自虚仗着自己的坐骑强健,就让仆从带着行李,先到前面的赤水店住宿等候,他再逗留一阵。当他后来出了县城东门时,只见阴风刮地,飞雪漫天,走了没有几里路,天色就昏黑下来。自虚的仆从,都被他先叫走了,路上又见不到一个行人,无法问路。到了这时他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他经过东阳驿往南,寻找赤水谷口的道路。离开驿站不到三四里路,有块低洼的谷地。成自虚借着林间微弱的月光,大致分辨出一座寺庙,就推开庙门,赶紧走进去。雪下得更大了。自虚心想既是庙宇,一定有住持的僧人,打算请求避风躲雪,就策马进入内院。这以后才看清北面横着几间空屋,静静的不见光亮。倾听了很久,好像隐约有喘息的声音。于是他把马拴在西面的柱子上,连声说:“院主和尚,今夜请大发慈悲救救我。”慢慢地听见有人应道:“老病僧智高在这里。寺里的僮仆刚才已经被派到村中化缘去了,无法找到火烛。雪这样大,又是深夜,客人是做什么的?从哪里来?四面都没有亲邻,从哪里得到帮助呢?今晚你如不嫌我生病龌龊,姑且就留在这里,以免在风雪中受苦。我可以把垫床的谷草分一些给你,能躺下歇息了。”自虚没有别的办法,听见这话心里也很高兴。进屋后问道:“高公的故乡在哪里?为什么住在此地?出家以前姓什么?既然蒙受接纳收容,应当多少知道一些高公的身世。”智高说:“贫僧俗姓安(因身体有‘肉鞍’的缘故),生在沙漠的西面,因为发愿舍身为佛,随着机缘来到中国。到这里没有多久,寺院荒芜还未收拾。秀才突然到来,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希望不要见怪。”自虚跟他这样一问一答地说话,渐渐忘记了先前的疲倦,就对高公说:“现在才知道‘探宝化城’的意思。如来不是随便用作比喻的。今天高公是我的导师了。高公是佛家正宗,所以才有如此让人心服的道理。”不久,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几个人一起走过来。接着就听见有人说:“好一场大雪。师丈是否在家?”高公还没有来得及答应,又听见一个人说:“曹长先走。”有人说:“朱八丈应该先走。”又听见有人说:“路很宽,曹长不必苦苦相让,一同走都可以。”自虚心想来的人很多,胆子也就大起来。过了一阵,好像来人都在屋里坐下了。其中一个人说:“师丈,这里有住宿的客人吗?”高公回答说:“刚才有位客人来投宿。”自虚眼前昏黑一片,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样。只有最前面的一个人俯身檐下被雪光映照着,仿佛看见他穿着黑色的皮袍,背部与肋下有白色补叮那人先向自虚发问道:“客人为何独自冒雪深夜到这里来?”自虚就把实情详细告诉他们。那个人于是请问自虚的姓名。自虚回答:“进士成自虚。”自虚也跟着这话说道:“黑暗中不能拜识诸位的尊颜,将来无法告诉子孙我的旧友,请各位说说自己的官职及姓名。”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人说:“我是前河阴转运巡官,试左骁卫胄曹参军卢倚马。”又有一人说:“我是别号叫‘桃林客’的副轻车将军朱中正。”又有一人说:“我名叫去文,姓敬。”又有一人说:“我名叫锐金,姓奚。”这时好像大家已经团团围坐下来了。开始的时候,因为说到成自虚赶考的事,卢倚马转而又评论起诗文来。卢倚马说:“我小的时候,就听人吟咏师丈的《聚雪为山》诗,至今还记得。今夜的景象如同诗中所写的一样。师丈,有这回事吗?”高公说:“那诗写的是什么,你说说看。”倚马说:“我记得是这样:谁家扫雪堆在庭院前,如千山万壑只在脚下。我心里不觉透衣寒冷,曾在冰雪中住过几年。”成自虚听后茫然若失,张着嘴眼睛发直,觉得诗意难测。高公就说:“雪山是我家乡的山。有一年偶然看见小孩堆雪玩耍,峰峦耸立如群山的形状,不禁向西遥望故乡,怅然之余写下这首诗。曹长真聪明,居然还记得。贫僧从前那些拙劣的诗句,要不是因为曹长果真念出来,我也要忘记了。”倚马说:“师长逍遥驰骋荒漠之中,摆脱了尘世的羁绊,道德高尚,可以说是高出我辈一头。像我们这班人,望尘莫及,怎么能看到你的高远?我今年春上因公事进城,天性愚蠢笨拙,城里生活费用昂贵,苦不堪言。暂时的羁(羁谐音‘饥’)旅异乡,虽然日夜勤劳,食料很少,负担却不轻,常常害怕受到处罚责备。近来承蒙所在的衙门转换了一个空头官衔(意为徒然改作替代劳役的驴子),是想以后请求免去羁绊和负担。昨晚出了长乐驿后在城墙下露宿,不由悲伤自己在尘世中奔波劳苦,感慨中就有了隐居山林与山鹿野麋为伍的想法。因此写了两首歪诗寄给同伴。对着诸位诗人,很想念一遍,又有些不敢。”自虚说:“今晚是什么夜晚,能有幸听到你的佳作!”倚马又谦让说:“是我不揣荒疏浅薄,何况师丈文坛大师在这里,怎敢献丑呢?”自虚苦苦请求说:“很想听听,很想听听。”倚马于是大声朗诵了他的诗:长安城东面洛阳道上,车轮不停息尘土飞扬,为抢先争利竞相挥鞭,相见时都是碌碌老者。天晚路长不计算行程,离群独自走不能鸣叫。幸亏河边满是青青草,春来时尚可慰(慰诸“喂”)我羁(羁谐“饥”)情。在座的人听过诗后,都说:“真是好诗!”倚马谦虚地说:“低劣!低劣!”朱中正对高公说:“近来听到北方大漠一带的读书人,大都能吟诵师丈的佳句。今日聚会在颍川,刚才又聆听了卢曹长所念的诗句,一洗昏庸和鄙俗,神清意爽。师丈所作很多,满座的人都渴望吟咏,怎么不向大家展示两三首,以满足众人的愿望呢?”高公请求等以后再说。朱中正又说:“今天看见这么多名人都在场,又何必在乎当年的兔园大会。高谈阔论,也算是一时的盛事。只是这里离街市太远,夜半时分谈兴正浓,酒固然无处可求,菜肴也没有办法弄到。宾主的礼数不周,实在惭愧。我们正把探究学问代替食物来大嚼(意为驴和牛吃草的本性与骆驼一样),而诸位先生却通宵没有东西可以充饥,不好意思也于事无补。”高公说:“我听说有意义的谈话可以让人忘记饥渴。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