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灵应传 – 白话唐宋传奇
2020
12-25

灵应传 – 白话唐宋传奇

摘要:泾州城东面二十里,有从前的薛举城。城边有个善女湫,方圆数里。芦苇丛生一片青翠,还有稀疏的古树。那里的水清澈碧绿,没有人知道它的深浅。一些灵异奇怪的水族 泾州城东面二十里,有从前的薛举城。城边有个善女湫,方圆数里。芦苇丛生一片青翠,还有稀疏的古树。那里的水清澈碧绿,没有人知道它的深浅。一些灵异奇怪的水族,常常在那里出现。当地人建了座祠堂在湫旁,供奉的神祇称为九娘子神。每年遇上水旱灾害时做除灾求福的祭祀,都到那里祈祷。另外在泾州西面二百多里的地方,朝那镇的北面还有一位湫神,因地名而叫它朝那神。它的神灵感应,则比善女神更强。乾符五年,节度使周宝镇守泾州时,从仲夏开始,常常有各种各样的云气,形状有的好似山峰,有的如同美女,有的像老鼠,有的又像猛虎,从二湫中兴起。接着就是狂风大作,雷电轰鸣,毁坏房屋,拔起树木,数刻后才停止。伤害人员和庄稼,为数很多。周宝反省自责,认为是自己处理政务有什么没有做好,以致遭到阴间神灵的责备惩罚。到了六月五日,周宝办理公务空闲时,昏昏沉沉地想睡觉,便解了头巾睡下。还没有睡熟,就见一位武士,戴着头盔披,着铠甲,持大斧站在台阶下,说:“有女客在门外,想要求见,所以先来报告。”周宝说:“你又是谁呢?”武士回答说:“我就是您的看门人,在这里服役已有好些年了。”周宝正想盘问他的根底,便看见两个婢女,沿着台阶走上来,跪在他面前说:“九娘子从郊野特地来拜见,所以先叫手下的人来向您报告。”周宝说:“九娘子并非我家亲戚,怎敢冒昧相见呢?”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祥云漫绕,细雨飘飞,奇异的香气阵阵袭来。不久就有一位妇人,年约十七八岁,衣裙朴素淡雅,体态窈窕,从天而降,站在庭院中。她仪容秀美,相貌举世无双。随从有十多个,都身着鲜亮洁净的衣服,场面有如王妃公主一样。妇人步履从容自如,慢慢走近卧房。周宝准备回避一下,看她来意如何。侍从赶上来对他说:“贵主因为您品德高尚,为人真诚值得信赖,所以想把心中的冤屈,向您倾诉。您能忍心看着她有急难而不相救吗?”周宝就请她上堂相见,以接见宾客的礼节相待,非常庄重恭敬。妇人在坐榻上坐下,四周祥烟环绕,紫气充盈庭院,只见她沉着脸垂着头,如像有满怀的忧伤。周宝叫人摆设酒食,以厚礼款待她。过了一阵,妇人提起衣袖起身离席,犹豫着说:“我住在郊外的荒园中,好些年来靠当地人的祭祀,得以温饱,蒙受的恩惠实在很深。虽然孤枕寒床十分凄苦,但到老也心甘情愿。只是孤独无靠的寡妇寄身贵地,欠下您的恩情很多。但因为阴阳异路,一直没有交往。现在为情势所迫,再不能隐瞒行踪了。倘若能体察我的隐衷,我将把我的事情说出来。”周宝说:“愿意听听这些事,希望能知道你的家世。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绝不会以阴阳异路为借口推脱。君子杀身成仁,舍命殉义,赴汤蹈火,为人雪不平之事,这就是我的志向。”妇人于是对他说:“我家世代居住在会稽郡的鄮县,选择东海之滨安家。世代繁衍,已经传了一百多代。后来遭到不幸,满门招致灾祸,五百多口人都被庾氏焚烧遇害,后代几乎断绝了。幸存的人不愿跟庾氏共戴一天,隐居在深幽的山岩间,冤仇不能昭雪。到了南梁天监年间,梁武帝喜好珍奇的玩物,召人通过龙宫,进入枯桑岛,用烧烤燕肉的美味,交结讨好宝藏的主人洞庭君的第七个女儿,以求得到奇异的珍宝。不久听说仇家的后代庾毗罗由鄮县白水郎弃官解印,打算应募请求前往,暗中怀着歹心,想借此机会充当使者进入龙宫,假装求宝,灭绝我的家庭。亏得杰公明察秋毫,知道他是挟带私心请求前往,企图大肆加害无辜,担心他反而招来麻烦,不能担当天子的使命,就告诉梁武帝。武帝于是不让庾毗罗充当使者,任命合浦郡落黎县瓯越人罗子春代替他出使龙宫。我的祖先羞于跟仇人一起在世上生活,也怕仇人再来加害,就率领家族隐蔽起来,改换姓名,迁居新平郡真宁县安村避难。披荆斩棘挖洞造屋,在那里安下家来。跟祖先居住的地方如同胡地与越地那样相隔遥远。如今已有三代人客居在这里了,开始被封为灵应君,接着又受封应圣侯。后来因阴灵普济众生,功德惠及百姓,又被封为普济王。对待臣民恩威并重,受到世人敬重。我就是普济王的九女儿。成年后嫁给象郡石龙的小儿子。丈夫继承了前辈威猛暴烈的性情,血气方刚,法纪不能约束他,父亲也管教不了。处理事情残酷暴虐,从不把礼教当回事。不到一年,果然受到天帝的谴责,断绝了他家的宗嗣,将其清除出神灵,只有我一人得到了赦免。父母要我改嫁,我一直不肯。来送礼求亲的王侯络绎不绝,而我的决心坚定不移,于是竟想割掉鼻子来表明心志。父母被我的刚烈激怒,便将我送到这里的住宅隐居。从此断绝了音信,至今已有三十六年了。虽然父母的怒气还未平息,亲情的温暖很久没有得到,离开家人孤独地生活,但我仍然不改初衷。近几年来朝那湫的小龙王,因为他的小兄弟没有婚娶,暗地里来求亲。我不为他那些好听的话和丰厚的聘礼所动,严加拒绝,但他一再前来。我即便是残毁形体,牺牲生命,也绝不答应。朝那王于是就跟我父亲交好,想促成这桩亲事。就让他的小弟暂时迁居到王城的西面,打算收买我的父王,以便结成这桩亲事。我父亲知道我不会答应,就命令朝那王领兵相逼。我也率领家奴僮仆五十余人,发给他们兵器,迎战敌人于郊外的原野。但寡不敌众,三战三败,队伍疲惫不堪,左右无援兵相助。想收拾残兵,固守死战,又担心遭到智伯水淹晋阳,侯景火烧台城那样的结果,一旦被其攻破,受那个坏小子污辱,那样死后到了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石龙的儿子。所以《诗经》里说:‘泛着那柏木小船,漂荡在河中央。那位垂发的少年,跟我实在是好一对。我发誓到死也不想他人。我的娘啊我的天,怎么对我不体谅!’这是从前卫国公子遗孀自誓的话。又有诗这样说:‘谁说老鼠没有牙,怎能穿过我家高墙?谁说你没有家室,为什么跟我把官司打?虽然跟我打官司,我也绝不把你嫁。’这是邵伯审理案子的事,尽管衰乱的风气兴起,贞信的教化渐渐没落,可是不论男子如何强悍残暴,也不能让贞烈女子屈服。而今您的教化可以打动天地鬼神,垂范古今,推行贞信的教化不在邵伯之下。希望能以您多余的力量帮帮我,借我一点军队,挫败朝那王凶狂的气焰,救我这孤独无靠的女子,成全我实现终生的誓言,也表明您救人危难的用心。我满怀诚意向您诉说这些,希望不要拒绝。”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