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传奇故事 > 灵堂里的枪声 – 百姓传奇
2021
01-04

灵堂里的枪声 – 百姓传奇

摘要:灵堂里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枪声响彻静谧的夜空,紧接着是婴儿惊惧的哭声。等到石秀莲和沙治桁闻声赶来时,赵莹已经躺在了血泊中。 第一章纵队师长遭劫杀锄奸英雄领重任运送二师师长刘成勋的卡车停在了沙家屯子村口上,车内一片狼藉,尽是血迹和尸体,除了纵队医院年轻的女军医赵莹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其他人都死了。赵莹伤得也很重,手术一周后才苏醒过来。然而,醒过来的赵莹精神状态差极了,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当她看到纵队医院教导员方玲时,禁不住哭出了声。东北人民解放军司令员林彪听到刘成勋师长被国民党匪徒劫杀的消息,有些吃不消了,他找来保卫科长沙治桁,命令道:“给你一个月时间,找到这股匪徒,把他们全给我端了。”一个月时间够吗?沙治桁心里非常清楚,若是找不到线索,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恐怕也难消灭敌人。沙治桁带着侦察连前去搜寻土匪出没的黑风口。黑风口上一片荒凉,除了几只寒鸦和几只野兔,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因为实在没有线索,沙治桁便打算从这起恶性事件的唯一幸存者赵莹那里人手调查。赵莹所在的纵队医院驻扎在沙家屯子,很巧,那地方竟是沙治桁的老家。沙治桁带着侦察连来到纵队司令部,受到了司令员冯天胜和政委洪怀章的热情接待。冯天胜一脸懊悔地对沙治桁说:“早知道刘师长会遭此横祸,我何必要送他去纵队医院,我把赵莹同志留在二师不就得了!”沙治桁说:“我本来是回家探亲的,既然赶上这件事,那你可要批准我有随意调查的权力。”冯天胜说:“看沙科长说的,你能调查这桩案子,我老冯高兴都来不及呢!”沙治桁已经两次听到赵莹这个名字了,他在心里犯嘀咕,特务杀人从来不留痕迹,为什么却要留下赵莹这个活口呢?沙治桁决定会会这个赵莹,他听从冯天胜的安排,将侦察连的人留在了纵队司令部,只带着侦察连连长魏少斌随同他一起回家。他已经离家十年了,家里有母亲、弟弟,还有妻子和儿子。他对自己的妻子很陌生,与妻子相处不过两次。就是这两次,丑妻的印象已经根植于他的心田。他不喜欢丑妻,甚至写了一纸休书想要休掉她,可是看到骨瘦如柴的妻子怀孕的模样,他又于心不忍。沙治桁步履沉重地走进沙家屯子。在宗祠附近的村道上,迎面走来一个农村女干部,看上去大约二十四五岁,齐肩短发,柳叶眉,高高的鼻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漂亮。女干部看到两个解放军干部走过来,脚步一停,眼睛随之定在沙治桁身上。魏少斌提醒沙治桁说:“科长,那个女同志在看你!”女干部正是沙治桁的妻子石秀莲,她听到魏少斌的话,心猛地一跳,瞬间认出了沙治桁。“你!你!”她十分激动,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立刻溢出了眼眶。沙治桁奇怪地打量着石秀莲。魏少斌上前一步,礼貌地说:“同志,你知道惠妍婶子家吗?我们是回来探亲的,这是我们领导,惠妍婶子的儿子沙治桁。”石秀莲脸儿扭曲道:“你还知道回家呀!”随之“哇”地哭出声来。沙治桁和魏少斌一齐愣住。石秀莲的哭相让沙治桁找到了一丝“丑妻”的痕迹,他试探性地问:“你难道是……莲?”魏少斌说:“科长,你没搞错吧?你不是说嫂子长得很丑吗?”石秀莲止住哭声,冲着沙治桁发火道:“我丑?沙治桁,你对你的兵说我丑?那你看看,我究竟丑在哪里?”沙治桁大喜,一把握住石秀莲的手说:“呵呵,不丑,不丑!真没想到,十年不见,我老婆变成大美女了!”沙治桁在石秀莲的陪伴下踏进了沙家小院。沙治桁的母亲惠妍婶子看到沙治桁时,激动得差点儿摔倒。沙治桁喊了声“娘”,一把扶住惠妍婶子。惠妍婶子身体有些抖,她喊了—声:“莲儿!”石秀莲说:“娘,我在这里!”惠妍婶子兴奋地说:“快,快找滟儿。滟儿!滟儿!你爹回来了!”滟儿是个十岁的少年,长得眉清目秀。他从卧房里走出来,有些拘束地看着沙治桁。沙治桁也是满脸惊愕,他不敢相信,儿子竟跟他娘长得一样高了。惠妍婶子说:“滟儿,快叫爹!”滟儿又看了一眼沙治桁,兴许发现沙治桁长了一张和自己小叔一样的脸,就相信这人确实是他的爹。只是,滟儿不喜欢这个爹,因为爹长得比小叔黑,比小叔壮,却没有小叔那种文质彬彬的气质。滟儿叫了一声“娘”,抱住了石秀莲的腰。沙治桁将滟儿抱起来,一边说着“我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一边就来吻滟儿的脸。 滟儿有些恼,用手去推沙治桁长满胡茬的脸,推得沙治桁开心地大笑起来。随后,在纵队医院里,沙治桁见到了土匪劫杀案中唯一的幸存者赵莹。只看了一眼,沙治桁就被赵莹的美色惊住。赵莹有着一张鸭蛋脸,柳眉凤目,细细的眼带与长长的睫毛相得益彰;白皙细腻的皮肤,—头舒卷的秀发,低眉垂首间的柔媚,让人心动不已。沙治桁想,怪不得这个传奇人物能在当时的北平军统站里翻云覆雨,看来是有原因的! 赵莹的病床边还坐着一个穿长衫的小伙子,小伙子见了沙治桁,马上站起来喊了一声“哥”。沙治桁这才注意到,小伙子原来是他的弟弟沙治良。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