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女尸手中的“发财” – 迷案追踪
2021
01-10

女尸手中的“发财” – 迷案追踪

摘要:一那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夜晚,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如注,刚刚重新装修不久的星海旅馆,灯火辉煌,人来人往。一间客房内,从外地来了三男一女,他们正围坐在麻将桌前 一那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夜晚,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如注,刚刚重新装修不久的星海旅馆,灯火辉煌,人来人往。一间客房内,从外地来了三男一女,他们正围坐在麻将桌前搓麻将。服务生吴强在一旁小心地伺候着,不时给他们的茶杯里加水。一个叫钱冬的男人突然说这房间里好像有股怪味,吴强耸耸鼻子说没有啊,如果真有的话就可能是装修房间后留下的味道。留着长发的美女孙月说她打一进这间房子就闻到了一股怪味。其他人都好奇地抬起头,用鼻子吸了吸说是有一股怪味。但大家都正在兴头上,也不管什么怪味不怪味的了,继续哗哗地搓他们的麻将。几圈牌过来,已到了午夜,外面的大雨依然如注,孙月一边打牌一边喝着茶,突然,只听“啪”的一声炸雷响,她手中的杯子被吓得掉在地上打碎了,吴强连忙去打扫碎片,正好在这个当儿,电也停了。“吴强。”外面不知道是谁扯大了嗓门喊了他一声,吴强一边应着,一边出去找蜡烛。屋里一片漆黑,大家都没有动,因为这一圈牌局还没有打完,孙月说:“今天这个天气真怪,下这么大的雨,还打着炸雷,影响心情。”大家也跟着叽咕了几句,吴强就把蜡烛拿来了,然后关上了门。房间里开始摇曳着微弱的光,孙月看了一下自己的牌就嚷着说:“我怎么少了一张牌呢?真是的,本来手气就不行还少了牌。”钱冬连忙问:“你少的是什么牌?”孙月说:“我少的是一张发财,哼,怪不得我今天的火气这么背呢,真是倒霉。”吴强连忙拿起蜡烛到房间的四角寻找,其他人也都在忙着帮忙寻找,但都没有发现那张牌。地上铺的是地毯, 一目了然,而且没其它杂物,巴掌大的地方那张发财还能滚到哪儿去呢?大家只得把屋内桌下全又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大家说真是奇怪了,关着门还能滚到外面去?钱冬说:“会不会掉到床下去了?”孙月就拿起一支蜡烛,猫下腰,当地刚把头探进床下仔细看的时候,突然她大叫一声,身子倒在地毯上,脸色发白,牙关紧咬,四肢不雅地弯曲着,昏了过去。大家连忙七手八脚地把孙月扶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掐人中又灌水,总算把她弄醒。孙月恐惧地睁大眼睛,用手指着床下,吓得话也说不出来。钱冬仗着胆大,把头伸进床下张望,也不禁惊叫一声瘫坐在地毯上。就在这个时候,正好有一道刺目的闪电划破夜空,顿时把房间照得雪亮。吴强强忍着恐惧,拿起蜡烛,借着亮光,大家发现床下捆绑着一具女尸,只见一张浮肿的脸上一双绝望的大眼凸出眼眶,死死地盯着大家,而大家要找的那张“发财”正紧紧地攥在她手里。大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问,仿佛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孙月感觉房间里有种不祥之兆笼罩着,她想逃出房间去,她连忙伸手去开门,可她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就像被粘住了一般,她动也动不了,过了一会儿她才把手拿下来。孙月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丝寒意瞬间袭遍了全身。她无法在房间里多停留哪怕一分钟的时间了。她猛然把门打开了,她三步并成两步往外冲去。后面有戴眼镜男人的喊声,她也没有听到,此刻,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令她恐惧的大楼。身体的重心却在此时偏离了正常的轨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不小心,竞走进了地下室。地下室是最黑暗潮湿的地方,可今天却亮起昏暗的灯,当她意识到自己就像传说中鬼打墙一样迷失在地下室的走廊时,她看见地下室管道的一个角落似乎有个白色的人影悬挂在管道壁上方,地下室没有风,可影子是飘动的,这足以说明那个东西是多么恐怖。孙月赶紧冲上了一楼楼梯。然而更加恐惧的现象出现了,她看到一个拿着自己人头走路的人,他的影子是白色的,移动得很慢很慢,她瘫软在地上。钱冬和吴强几人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孙月抬到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她才醒过来,她仿佛做了一场恶梦,钱冬连忙问她怎么啦,她至此才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大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是钱冬反应快些,他说:“我们快报警吧,不然到时候把我们连累进去了就说不清了。”于是,他就报了警。刑侦队长带着警察很快就来了,把四位牌友和吴强都带进警察局分别做了笔录,钱冬把发现女尸的过程做了详细交代,孙月也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现象做了交代,其他人也如实交代了发现女尸的过程。刑侦队长见大家交代的都一致,没有发现有用的信息。那会是谁杀死了那个女人呢?女尸手中怎么又会有那张“发财”麻将牌呢?刑侦队长怀疑这几个人中,一定有人知道内情。他把孙月喊来问话:“你是怎么发现你少了一张牌的?”孙月说:“我们正在玩牌的时候,突然停了电,等服务生吴强送来蜡烛的时候,我就发现少了那张牌。”刑侦队长继续问:“你说在你身上发生了诡异的现象,为什么其他的人都没感觉到呢?”孙月说:“我胆子小,为了使自己的胆子大些,我曾经强迫自己看一些鬼片,所以,我一见到尸体就会马上想到看过的鬼片,头脑里就会浮现出那些可怕的场面,心里就会感到特别恐惧,我就一心想要离开这个可怕的房间。当我离开了房间的时候,就发生了诡异的现象,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最后见到那个提着自己人头走路的人,绝对是个人,但我想不通的是头都没了怎么还能走路。”刑侦队长说:“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孙月说:“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