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穷亲戚来了 – 世间百态
2021
01-12

穷亲戚来了 – 世间百态

摘要:这天,魏彩霞准备去市场买菜,她刚走出小区,就遇到了个乡下女人,正对着一麻袋大米犯愁。乡下女人说,她方才碰上推销大米的,见是当年新米,质量好又便宜,就脑 这天,魏彩霞准备去市场买菜,她刚走出小区,就遇到了个乡下女人,正对着一麻袋大米犯愁。乡下女人说,她方才碰上推销大米的,见是当年新米,质量好又便宜,就脑瓜一热买了100斤。等人家开车走后,她才想起自己要回老家,路太远不好拿!魏彩霞问乡下女人,打算怎么处理大米。女人回得倒也痛快:在原价上打八折转手,外带送货上门。魏彩霞见米确实不错,便答应成交。乡下女人也不含糊,扛起麻袋憋口气,一路小跑给送上了楼。要知道,魏彩霞家住6楼,没电梯。魏彩霞刚爬到一半,乡下女人已敲开房门,把大米扛进了厨房。开门的是魏彩霞的女儿辛欣。乡下女人将米放下后,魏彩霞也上来了。辛欣见状,对母亲说想吃樱桃,让母亲等会儿买些回来。乡下女人上下打量了辛欣一番,然后说了声“坏了,我得去赶火车”,接着就走了。等她跑没了影,魏彩霞才想起还没给钱呢!第二天,魏彩霞又遇到了好事。小区来了个叫卖新鲜车厘子的商贩,想到女儿和女婿梅天顺都爱吃,魏彩霞就凑上前挑了两斤。拎回家往台秤上一放,魏彩霞顿时瞪大了双眼:对方不仅没短秤,还足足多出了1斤2两!这好事还没完,隔天,魏彩霞听到有人敲门。她开门一看,出现在眼前的,是个四十出头、身背鼓鼓囊囊大包裹的陌生女人。“我是卖褯子的。”陌生女人边推销边探头往室内瞅,“你摸摸,纯棉花纯手工缝制的,可比商场卖的尿不湿强百倍千倍。”“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褯子?”魏彩霞取过一片,里外翻看,手感的确非常柔软,针脚也细密均匀,“如果我买,你一定会给我最低价,白送也行,对吧?”“对对对,你咋知道的?”陌生女人惊讶地脱口而出。“请赶紧走,不送!”魏彩霞突然冷脸下了逐客令,接着拨通了女婿的电话,“天顺,你快点回来一趟。我感觉要出事!”半小时后,魏彩霞在楼下等到了匆匆赶来的女婿。魏彩霞说,最近接连发生的好事让她感觉太蹊跷了:那个转卖大米的乡下女人,怎么会知道她住6楼?当时,辛欣正跟魏彩霞说想吃樱桃,结果第二天就来了个卖车厘子的。还有这个卖褯子的,行事也够蹊跷古怪的。说着,魏彩霞从手机里调出了几张偷拍的照片。她怕事情有猫腻,所以偷偷给这三个人照了相。梅天顺看后,惊讶地说:“这是我三姨、六表舅、四姑!她们来捣什么乱?”敢情,这一拨又一拨接踵杀上门来的,是梅天顺的亲戚们。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魏彩霞马上给梅天顺分派了任务,让他开车去寻找、跟踪他那卖褯子的四姑,务必摸清来意。至于她,则去会会他们的“主帅”——来自偏远山乡梅家堡的亲家、梅天顺的老爹梅老蔫。这梅家爷俩的关系原本还好,但在4年前,一下子降了温。那时,魏彩霞的女儿辛欣爱上了大学同学梅天顺,魏彩霞却一再作梗,左挡右拦。原因很简单,梅天顺出身山村,家境拮据,还有一大帮穷亲戚。最后,见如何都拆不散女儿和梅天顺,魏彩霞便有了让梅天顺入赘辛家的念头。她觉得这样一来,梅天顺就会和穷亲戚们拉开关系了。入赘不咋光彩,梅天顺以为老爹会反对,谁知他老人家竟答应了,还谈起了价:“入赘行,但车房彩礼分文不陪送,此外每年还得给我们老两口两千块养老钱。”魏彩霞一听,当场拍板:“车子房子和工作,我全包,决不用你出一分钱!”梅天顺感觉自己就像是超市里的商品,他心怀怨气,两手空空地“出嫁”了。此后,他几乎没回过梅家堡,和老爹以及姑舅婶姨们的联系也少之又少。倒是魏彩霞待他如亲生,车房工作悉数到位,还处处关照维护他。就像此刻,在城郊的一家小旅店里,魏彩霞与亲家梅老蔫碰了面。“你坐你坐,亲家母你坐。”梅老蔫赔着笑脸小心开了口,“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商量个事儿。”“老梅,我猜你是为孙子的事儿来的吧?咱先把丑话撂前头,要是这事,没得商量。”魏彩霞回得非常坚决。“这么说欣欣真怀上了?天顺他三姨没看走眼!”梅老蔫惊喜地叫道。魏彩霞冷哼道:“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和你没关系吧?”“咋没关系?天顺是我儿子,他儿子就是我亲孙子。呵呵,天顺他娘有福了,要当奶奶了!”梅老蔫乐不可支地说,“亲家母,其实我早琢磨过,等孙子出生,起名,就把父母的姓都带上,三个字四个字都行,比如叫梅辛——”既是入赘,那孩子自然姓辛。魏彩霞“啪”地拍了桌子:“三个字,没心肝?四个字,没心没肺?梅老蔫,你人蔫心不蔫啊!”梅老蔫显然被镇住了:“真没商量?”魏彩霞说:“除非梅天顺反悔,真正拿你当爹看,给你磕大头!”梅老蔫听完,就像霜打的茄子般蔫了。就在他眼底泛湿的时候,突然,梅天顺走了进来。“天顺,找没找到人?”魏彩霞问。梅天顺没回话,双膝一屈,跪在了梅老蔫面前,磕了三个响头,接着,又给魏彩霞磕起了头!“快起来,别磕破了头!”魏彩霞和梅老蔫赶紧同时伸手去扶。梅天顺没起身,他哭着说:“爹,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怨你,冷淡你,还有咱家那些我从小就没瞧得起的亲戚。”说着,他又看向魏彩霞,“妈,我求你件事,等欣欣生下孩子,能先姓梅吗?将来生二胎再姓辛,行吗?”原来,6年前,天顺娘被查出患上了胆囊癌!治疗了短短几个月,家中积蓄便被掏空了。尽管如此,梅老蔫还是强撑着供天顺读完了大学。想到这个家已负债累累,有可能会拖累儿子一辈子,梅老蔫索性故意制造父子隔阂,让他入赘了。他那些穷亲戚们不但帮着瞒住梅天顺,还出钱出力,帮着梅老蔫给天顺娘治病。许是情动上天,转眼6年过去,天顺娘仍活得好好的。大夫说,只要心情好,病魔不来扰。可前些日子,天顺娘有了心事,念叨着想抱孙子。为了能让她开心,梅老蔫就托人打听辛欣有没有怀孕。于是,梅天顺的七大姑八大姨纷纷出动,进城,变着法子打探消息,讨好魏彩霞。等把关系搞熟了,再让梅老蔫出面相求。就在一个小时前,梅天顺找到了他四姑,两边一说就清楚了。“行。不管男孩女孩,就叫梅好。”魏彩霞哭着点了头,“你要不这么做,我才会失望呢!唉,也怪我,当初太自私了。如今‘子归原主’,也称得上美事一桩!”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