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柔情哑巴豆 – 情感故事
2021
03-20

柔情哑巴豆 – 情感故事

摘要:“妈,我不走了,我就住在这儿陪您。”说着,谷雨的泪水扑簌簌而下,掉在了装哑巴豆的瓦罐里。 黄豆记账兜兜转转,谷雨和爸爸刚走进柳树镇的竹竿巷,一个大脸盘、粗腰身的中年女人就杵在了面前。“你叫谷雨?进院吧。”中年女人的口气不成不淡,抬手指指旁边的破旧平房,接着拦住了谷雨的爸爸,“你就别进了。没事赶紧走,我可没工夫搭理你。”谷雨的爸爸叫谷天城,是个生意人,几天前在城里还拥有一家中型公司。但突生变故,合伙人跑了,公司垮了,就连谷雨的妈妈也绝情地卷走了最后一笔款项。为了还债,谷天城不得不把房子和车子全抵押了出去。接下来,他还要去外地找合伙人,追讨三角债,不知猴年马月才会有结果。由于父母去世早,又无兄弟姐妹,谷天城只好把女儿谷雨带到柳树镇,暂时托付给钱翠花,也就是站在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照管。说来有些尴尬,钱翠花是谷天城的前妻。在来之前,谷天城多次对谷雨说,你翠花阿姨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你别犯倔,顺着她,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谷雨已经14岁了,很懂事,也知道爸爸身陷困境,不能再给他添麻烦,尽管有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跟着来了。而对于爸爸和钱翠花之间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妈妈也当作笑话和谷雨聊起过——钱翠花无愧于她的姓,忒爱钱,恨不得把谷雨爸爸拧成麻花榨出油水。稍有不顺心,就跟泼妇骂街似的大吵大闹。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也难怪谷雨爸爸只和她过了两三年就离了婚。眼下,只一个照面,谷雨就讨厌死了钱翠花。她不光出言刻薄,硬邦邦地轰走了爸爸,还格外矫情,蛮不讲理。这不,爸爸刚走,只听“哗啦”一声碎响撞入了耳朵。乖乖,小狗闯祸了!适才,钱翠花已做好晚饭端上了桌,是一锅掺杂了黄豆、红豆和山药的米粥。钱翠花的儿子虎子逗狗玩,一时没抱住,小狗往桌上一扑,撞倒了饭锅打碎了瓷碗。见此情形,谷雨心中窃喜:真棒,连小狗都看她不顺眼,知道替我出气。哪承想,钱翠花一搭眼就看破了她在琢磨啥,当场吼道:“谷雨,你咋不看着点饭桌?糟践粮食是要遭天谴的!”“钱阿姨,这事和我有关系吗?你怎么不教训你儿子?”谷雨仰起小脸,和钱翠花较上了劲。“好你个小丫头,竟敢和我顶嘴。”钱翠花气得直跺脚,嗓门越来越大,“虎子才10岁,你比他大,是姐姐,当姐姐的就该照顾弟弟。再说,你进我家门,吃我家饭,我不训你训谁?”这摆明了要拿我当出气筒啊。谷雨倔强地回道:“你听着,我不会白吃白住的。等我爸回来,我让他加倍还你!”不得不承认,这个钱翠花虽然文化不高,记账的方式却令人叫绝。她转身从仓房杂物堆里捣腾出一只肚大口小的瓦罐,直接拎到了谷雨面前:“小丫头,你不是说将来要加倍还我吗?我记住了。我算术不好,脑子也不灵光,可我会数黄豆。从今儿个起,你吃我一顿饭,我就往瓦罐里扔一粒黄豆。一粒黄豆算4块钱,没黑你吧?等你那死爹赚了大钱,如数还我,差一分都不行。”谷雨嘴上虽没辩驳,半夜却悄悄起了床,找只破坛子也塞到床底下,心说:你放我也放。你骂我一回,我就放一粒;要敢打我,我就放10粒。到时候咱一块儿算!子非亲生一转眼,两年过去。这年秋天,谷雨顺利考进了县重点高中,每周只回一趟柳树镇,平时住在学校。每次回去,钱翠花都会给她炒上满满一饭盒咸菜。柳树镇盛产黄豆,住在镇上的乡亲也多以黄豆制作主食副食。比如黄豆面饼、豆沙糕、豆花、豆浆,就连咸菜也多由黄豆腌制。实话实说,钱翠花腌制咸菜的手艺真心不错——先将一盆颗粒饱满圆润的黄豆浸泡上一天一夜,随后洗净入锅,放上花椒大料和盐,用中火“咕嘟咕嘟”煮一个小时。煮完晾干,再切上半斤瘦肉丁一同翻炒,直炒到豆香扑鼻才算完工。功夫是没少费,可吃着香啊。每次谷雨带咸菜回到寝室,姐妹们便“呼啦”围上,争着抢着品尝,三两下就见了底,一个个还意犹未尽:“谷雨,看你阿姨炒的这咸菜,就知道她对你亲着呢。”亲?是够“亲”的,谷雨暗暗苦笑。她们哪知道,每次吃饭前,钱翠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谷雨的面,往瓦罐里扔一颗豆。即便在校住宿,她也会掰着指头念叨着:“一周7天,一天3顿,三七二十一顿饭,你瞅准了,这是21粒。”说完哗啦一声,全扔进了瓦罐。有一次,虎子说:“妈,您算错了。谷雨姐每星期只在家吃一天,就3顿,剩下6天在学校吃。”钱翠花一听,嗔骂道:“你个小白眼狼,向着谁说话呢?哼,她那死爹一分钱没留。我要不给她缴学杂费,她不得喝西北风啊?”虎子吐吐舌头,趁钱翠花不注意,凑近谷雨耳朵嘀咕说:“姐,别怕,隔三岔五我就从那罐里偷一把喂鸡。”“不用偷。我爸走了两年多,也该回来了。等算清账,我就指着她的鼻子好好损她一顿:你就是财迷心窍、六亲不认的女葛朗台,我瞧不起你!我藏在床下的那半坛子黄豆,怎么着也够我发泄、解气的了。”谷雨恨恨地说。可让谷雨做梦都没料到的是,虎子竞早她一步离开了钱翠花。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