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俺的牛槽最抢手 – 幽默故事
2021
01-05

俺的牛槽最抢手 – 幽默故事

摘要:双牛镇有养牛的传统,进入21世纪后,出去打工的越来越多,养牛的农户就少了。这年,镇里搞开发,想上个旅游项目。想来想去,决定挖掘历史,建一个和牛有关的旅游 双牛镇有养牛的传统,进入21世纪后,出去打工的越来越多,养牛的农户就少了。这年,镇里搞开发,想上个旅游项目。想来想去,决定挖掘历史,建一个和牛有关的旅游景点。景点地址确定下来以后,为了烘托气氛,镇里召集各村书记开了会,要求每村要上交一定数量的牛槽,垒一个气势磅礴的牛槽建筑。牛尾村是个大村,分了50个牛槽的任务。不过书记牛得彪并不犯愁,因为牛槽如今已用不到,摆在家里还占地方,村民们正想着往外扔呢。牛得彪租了辆货车,挨个家地转。果然不出所料,村民一听镇里要收牛槽,都拍手称快,帮着就把牛槽装上车。可转到村民牛根家时,却碰了钉子。牛根指着墙角的牛槽直摆手:“牛槽是私人物品,我不交。”牛得彪懒得跟他废话,村里牛槽多的是,哼了一声,就催着司机赶下一家。可偏偏这么巧,在接下来收牛槽的过程中,并不和牛得彪想的一样。有的牛槽天长日久被破坏了,有的被别的村捷足先登了,到最后,只收到49个。这怎么行?牛德彪村里村外、犄角旮旯又转了一遍,也没发现哪里有丢弃的牛槽。牛得彪只好先把这49个送到镇上,偌大的广场挨挨挤挤堆了足有几百个牛槽。镇长开了现场会,说目前牛槽的数量基本够用。只是这些牛槽缺少文化,一个个就是个石头槽而已。目前最紧缺的是刻有图案的牛槽,尤其是带“荷蟹图”的,更是求之不得。设计师计划把这样的“文化牛槽”放到建筑的显眼处,便于体现双牛镇的历史渊源和灿烂文化。因此,让各书记重点向“文化牛槽”使劲。牛德彪突然想到,牛根家的牛槽外壁上刻着荷花和螃蟹,这样的牛槽交到镇上,绝对会受到青睐。牛德彪回到家就合计开了,要想自己在镇里露脸,牛根这块硬骨头必须啃下来。牛根不愿意上交牛槽,八成是想图两个。可一个石头牛槽能卖个什么价?因为好多年没人做了,问了一圈也没答案。索性,牛得彪悄悄带着二百块钱去找他。到了牛根家,牛得彪盯了一眼牛槽,没错,正是带“荷蟹图”的。于是,牛德彪脸上堆笑,小声对牛根说:“你这牛槽我也不白拿,二百块钱你收着。不过,千万别对外人说。”牛得彪说完,就把二百块钱拍到桌面上。牛根乜了眼牛德彪,把钱往他面前一推:“我这牛槽不卖。送客!”牛根从板凳上站起来,示意老婆把牛得彪“请”走。牛得彪大吃一惊,红着脸站起来,怏怏不快地回了家。回家后牛得彪思量,既然牛根不卖,我何不请石匠打出来。那些文化牛槽,我挨样打一个。随后,牛得彪就去找村里的老石匠。老石匠慢悠悠地抬着胳膊,说:“我十几年没打牛槽了,再加上我这胳膊当年落下的病根,别说摸锤头,连拿筷子都费劲。想刻带图的,更是没门。”牛得彪只好再去找别人,可方圆几个村都问遍了,那些原来的石匠师傅大多都出外打工了,留在家里的也全不顶用。看样子,还得从牛根身上想办法。这天晚上,牛得彪就把牛根的几个邻居请到家里,办了桌酒席,打算对牛根采取心理攻势。几位邻居吃完喝完,答应牛得彪,轮流给牛根做工作,保证让他回心转意。一个星期之后,几个邻居一起来到牛得彪家,都愁眉苦脸地说:“别说跟牛根做工作,这几天连人都没见上。”原来,牛根家一直铁将军把门,根本没有机会进家。打他电话,也是无法接通。看来牛根跟自己顶上了。牛得彪送走邻居,不由地又哼了口气。第二天,牛得彪就在村里的广播上宣传开了:“上交牛槽是支持镇的旅游建设,所有村民必须无条件服从。只要家里有不用的牛槽,必须交上来!”有了这番话做铺垫,从村委会出来,牛得彪就直奔牛根家。偏偏在胡同口碰个正着,牛得彪张嘴就问牛根:“刚才的讲话你都听见了?”牛根点点头。“那就把牛槽交上来吧,镇里还急等着用呢。”牛得彪就朝牛根家走。牛根跟在后边:“可我的牛槽不得闲啊!”牛槽不得闲?呵呵,莫不成牛槽还朝九晚五去上班?牛得彪不信,一把推开牛根家的大门,抬腿迈进去,惊得下巴都掉了,只见墙角拴着一头老黄牛,正低头在牛槽里吃草料呢。牛根笑着说:“你总不能抢它的饭碗吧?”牛得彪这下没了脾气,气哼哼地出了家门。牛得彪没想到牛根弄了头牛回来。这时镇长给牛得彪打来电话,问牛槽的事怎么样了。牛得彪实话实说,镇长却发飙了,说景点里的牛槽造型正在垒,那个“荷蟹图”的牛槽,就放在最惹眼的位置,务必在三天之内让牛槽到位。撂下电话,牛得彪犯愁了,只好再次去找牛根,和他商量,用水泥铸一个牛槽,跟他的石头牛槽换。牛根撅起了嘴:“我的牛刚熟悉这个饭碗,可使不得。除非……”牛得彪一听有门,让牛根说除非怎么样。牛根看着老黄牛说:“你连它一块买了。”有买牛搭牛槽的,没听说买牛槽还要搭上头牛的。牛德彪皱起了眉头。牛根一看牛得彪不乐意,站起来就要送客。牛得彪着慌了:“我考虑考虑。”回家后,牛德彪就和镇里商量。镇长同意买下牛,因为旅游项目的后期就是有真牛在现场,让牛得彪买下后先养在家里。牛得彪从镇里领回买牛的资金,再次去找牛根,顺利把事就谈妥了。送走牛得彪,牛根立马抓起电话,按了一串号码:“表侄,牛卖出去了!”这是咋回事?原来,表侄家所在的地儿,乡里鼓励养牛,说要搞特色养殖项目。结果牛养起来了,乡里换届了,牛却没卖出去。乡里一拖再拖,这头黄牛喂了四五年,把表侄都愁坏了。这次,借着镇里搞旅游项目,总算把表侄的牛给卖掉了。可牛根心里也不踏实,哪一天镇里要是换了届,再让自己去镇上拉回牛槽怎么办,那玩意得几百斤呢!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