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跳砂舞的女人 – 世间百态
2021
01-03

跳砂舞的女人 – 世间百态

摘要:终极砂舞则相当混乱,舞女除提供抚摸服务外,还会提供其它特殊服务。故事的女主角就是这样一位陪男人跳砂舞的女人。 砂舞起源于贴面舞,舞池中的男女下身敏感部位紧密接触,上下左右反复摩擦,形同砂轮打磨物件,顾名思义曰砂舞。砂舞分为正规砂舞和终极砂舞。正规砂舞的舞女一般接受对方抚摸上半身,部分舞女可以摸下半身。终极砂舞则相当混乱,里面部分舞女除提供抚摸服务外,还会提供其它特殊服务。服务甚至就在舞池里进行。场面十分混乱和刺激。陪男人跳砂舞的女人,简称砂女。而这个故事的女主角万人迷就是众多砂女中的一位。一砂女陪跳收费,论曲算,别的砂女一曲五块,万人迷,十块。这里的跳,相拥的那点文明被舞哥们用钱磨灭了。舞哥们抱着要贴紧,手还不讲规矩。不过,只要不再过分,砂女一般都认。因为双方都看作是生意。砂女也自我安慰,男人找钱靠力气,我们靠身子,怕啥子怕,肉,摸不蚀。砂女都化妆,浓得不怕掉粉。万人迷不化,淡妆也不化,素颜舞场。一个女人,长怎么样,不用紧看,更不消说眼光有毒的舞哥。别的砂女,便宜一半,屁股还贴冷板凳,万人迷贵一倍,曲曲不落空,舞哥等她还排轮子。万人迷来自哪里,本来不值一提,由于鹤立鸡群,就值了。从她来自的巫山大山里,蜿蜒有一条河,叫巫河,巫河有巫术,能将秀美风光化入一川流水,印上沿河妹子的脸盘。这方妹子,个个水色好,粉嫩。巫河,从万人迷家门前流过,近水楼台的女子,整个身子,滋润得山娇水柔,该凸的,该翘的,都恰到好处。万人迷不是真名字,是舞哥们迷她,送她的美名。人怕出名,猪怕壮。万人迷不怕出名,出了名,才有人迷,才巴不得哩。她只怕人缠。被人迷,是讨人喜欢;被人缠,是讨自己厌。偏偏就有人缠,缠她的叫牛滚龙。牛滚龙是这一带出名的烂人。烂人,不是人身上肉烂,是德性烂。例如,牛滚龙每回来,跳三曲,只拿一曲钱,两曲白跳。咬他屁股臭,啃他脑壳硬,万人迷拿他没办法。不过,牛滚龙的跳,又不同于那些舞哥,那些舞哥身上刷了胶水,挨着就粘上。他抱万人迷很绅士,相拥的距离,一拳,跳国标,却夹生。这种白跳和很绅士,回数一多,很伤万人迷脑筋。拒绝,他拿了钱,且绅士;不拒绝,两曲遭白跳,误生意。又不知如何打发这瘟丧。考虑再三,万人迷将这伤脑筋,告诉了守门收票的王十块。王是十块的姓,十块却不是名,十块是外号,缘于他日常消费,不超10块。这是他进厂当学徒开始养成的。10块在他当时月工资中占很大的比例,既然这样,为啥要一次把它用出去。他喜欢将钱存银行,像小孩在沙河坝田垒沙塔,垒得越高越有成就感。这成就感,反映在他对银行存折数字上的喜爱。都说,钱在他手上,能捏出水,是母狗逼,只进不出。朋友劝他,钱不用,留来做啥子,到两脚一伸,人上了天堂,钱却在银行,带不去,带去也不流通。王十块听了,从不争论,一笑置之,认为那是那些不懂得钱金贵的愚蠢之见,并断定,这些人迟早要倒钱的霉。这消费观不仅管自己,还卡老婆。且不说买甚么大的,一斤白菜,也报账。若哪笔超了,他人要蔫半天,觉得日子也断了链。两口子为钱,嘴仗不少打,感情像钢丝,绷得又硬又紧。王十块原是水管制造厂翻砂工,厂子前年垮了,老婆因他德性,又失业,带起四岁的儿子,打了脱离。那天,老婆牵起儿子,陌生人一样,从他身边离去,儿子不知情,不愿走,回头喊爸爸。就是儿子的那声呼喊,唤醒了王十块的意识,他回头看到了自己的失败,是自己倒了钱的霉。他人还活在人间,命运却跌落到了地狱,在银行的钱,被老婆分走了一大半。他得到的是,人财两空。这天,王十块哭了,哭得非常痛心。他过了一段失魂落魄的日子,经人介绍,替代了大浪淘守门收票的。以前是个残疾人——驼背,又矮小——遭一些舞哥欺负,逃票。王十块牛高马大,隔衣服也显出胸脯肉,且声如洪钟,吼一声,能骇哭胆小的娃儿。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