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192 漂浮起来的反咬 – 荒岛求生
2021
03-21

192 漂浮起来的反咬 – 荒岛求生

足足五分钟过去,悬在湖面上的敌人,仍未发现有人头冒出水面呼吸,从我扎入湖泊,他们就盯紧了水面,并且就算的肺活量再大,也无法一口气潜泳到对岸的树林中去。所以,这群狡猾的海盗,立刻调整螺旋桨,使直升机像高空滑翔的苍鹰,身子斜着一掠,朝繁茂的宽广苇荡倾侧过来。这时,我已用匕首削好了根苇管儿,料到他们接下来要玩弄的花招。“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两架摆好尾翼的阿帕奇,犹如两辆开到麦田梗上的收割机,做好了席卷这片苇荡的准备。直升机腹下的两眼机枪,咆哮着喷吐火苗,杀伤力威猛的加载型子弹,酷似播散下来的种子,又似横扫过钢琴键盘的手指,覆盖式地从苇荡一头打向另一头。苇荡的面积实在太大,即使敌人火力密集且射程惊人,但还是力不从心。我就像浴缸里的一尾柳叶鱼,瞎子用竹竿去戳水中它,花费几个小时,也未必打掉一颗鳞片,尽管这细长的棍子看起来凶狠。可是,万一瞎子运气好,完全可能误打误着,扎透小鱼的身体。所以,即便被打中的概率较小,我也很怕敌人胡乱扫射的机枪。敌人凶猛射击的同时,肯定期望有这样的好运气,但他们不是一般的草莽海盗,准确的说,这其实是威慑,是恐吓,像狮子面对站在大树上的羚羊,因不能一口吃进嘴巴而怒吼。叼住预先削好的苇管儿,我把脸悄悄没入水下,双手抓着苇根,垂直上拔,既不使芦苇异常晃动,又可使身体慢慢下潜,如同沉底的青蛙,直到跪趴在河泥上。两架阿帕奇一左一右,依旧并驾齐驱,他们打完一排子弹,又装好新的一排。刚才的威慑是在警告,叫我不要轻易还击,否则打碎的苇草和溅射起的无数泥点,就是我肉身的下场。与此同时,这几个海盗便可采取下一步措施。我从厮杀的地狱战场摸爬出来,一个想忘却杀戮却又被激活杀戮的男人,面对敌人的阴险,自然能先知对方的花花肠子。他们想把直升机低飞,利用螺旋桨的巨大风力,吹开浩浩荡荡的苇草,将我暴露在机枪手的射杀视野里。“嘟突嘟突嘟突……”两架直升机的噪音,从山脚下的苇荡边沿,朝我这里逐渐提高分贝,他们飞过来了。我跪趴在一米半深的苇荡水下,尽量蜷缩身体,减小可能中弹的面积。除了丝丝细微的呼吸,我眼前还是前黑一片,没有视觉和嗅觉。但水面上方,强大的声波震动,以及螺旋桨掀起风力,迫使水波左右晃动,我却能分明的感觉到。两架搜索过来的阿帕奇,就快从我脊背上方掠过。厚厚的狙击伪装,裹在我的身体上,上面的布条,犹如一根根浮动的海带,将我伪装成了一大滩水草疙瘩。假如敌人只用眼睛,不用思维判断和推理,休想察觉出这就是他们要射击的目标。声波越来越大,水面上的晃动也越来越强烈,虽说敌人很难发现自己,但毕竟是在对方的机枪下面,假如他们谨慎入微,凡瞅见水下可疑的阴影,便打上几颗子弹,我可真要陈尸烂泥了。一想到这里,冷水直往我竖起的汗毛孔里钻,令我忽冷忽热,难受异常,不禁哆嗦了几下。并且,我已经感觉到,有什么黏黏糊糊的东西,正使劲儿吸附我脸上划出的伤口。抓在苇根最底部的双手,无法空出一只,去揪面部那令人惊恐的东西,生怕一不留神,蛙势趴伏的身体像木塞那样,嗖地冒上水面。对我来说,这又是一个漫长的一分钟,它令我恍如隔世。这是常人无法想象和感受到的一种滋味儿,或者说是一种变异的痛苦。如同刚剃光了脑袋,便给死神的骷髅爪子冷冰冰的抚摸一下,等吓晕的人醒来,即便发现自己没死,那残余的惊恐,也绝不会让人好受,所以宁愿暗示自己已经死了,来到另一个世界,反倒轻松些。这也是我成长的滋味儿,靠咀嚼痛苦来麻醉令一种痛苦。两架猎杀我的阿帕奇,擦过头顶,朝苇荡深处飞去,我几乎窜出口腔的心脏,这才略略回缩,没溜出来砸进软泥底下捡不回来。我必须还击,敌人未干掉我之前,不会就此罢休,乖乖的回归母船。其实,他们与其和我奋力厮杀,不如去大船里搬些军火弹药,两架空运型直升机,至少也能装载走一部分价值不菲的财富。战场上,最忌讳妥协的念头儿,我就曾利用敌人这种念头,诱骗他们出来言和,然后出其不意的打死对方。一旦跨入战场,人性便被剥皮,在生存面前,任何道义都一文不值,甚至会被利用,从而大大贬值。这是一种疯狂,所以上帝用一种方式让他们冷静下来,那就是死亡。这个时刻,假如我不把海盗从阿帕奇上打下来,让他们的直升机沉默,敌人就该让我沉默了。两架呼呼旋转着螺旋桨的飞机,酷似一对儿漂浮在绿色波涛上的大风筝,全神贯注找寻着已经错过的目标,朝不能出现结果的方向坚持着。松开攥着的苇根,让身体自然而缓慢的浮起在水面,伸直双腿虚踩底下的河泥,保持蹲站姿势,拽过身后的狙击步枪,拉下枪管上的安全套,使之夹在随波晃动的苇杆儿中,鱼目混珠地斜竖起来,指向一千一百米远两架铁鹰。枪管儿的弹道,可能有些潮湿,但里面肯定没钻进泥沙,或之类的杂物,导致射击时子弹偏斜飞行。安全套的功效很好,用在人身上,可以预防病菌甚至病毒的入侵;罩在枪管儿上,无论入河下海,同样可以拒绝泥沙入侵。这几包小东西,是我从打死的海魔号成员身上取得。在有水的地方作战,随身携带几个安全套,是必要的注意事项。由此看见,这些海盗的专业性,远非沧鬼那帮乌合之众能够比拟,无论是杀人还是享受女人。也就是说,海魔号上的海盗,有着严格的纪律和强烈的隐患意识。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