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116 重荤口的猛獠 – 荒岛求生
2021
01-13

116 重荤口的猛獠 – 荒岛求生

现在被我这么一摔,算彻底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么一个男人。疼痛和恐惧,使他瑟瑟发抖,借着外面糜黄的路灯,我把锋芒跳闪的匕首,翻转着一攥,立刻令他意识到更大的恐惧。此情此景,远非他想象的那种生活生意上的矛盾,引发半夜入室的报复和殴打。从我的神情和举止,已经把这间折旧的小屋,烘托出了战场的惨烈,把刀插如对方的心脏和脖子,就如插回刀鞘般平常。我并没结果他的性命,而把一只军靴踩撵在他手上。“咯咯咯吱。”随着大腿的发力,脚尖顶着鞋头,如千斤的磨盘,让他感到痛苦。“你要是熬不过,叫喊出一声,就割了你舌头。”“啊,啊,不,不不,啊啊,我知道自己错了,钱我马上还,店也是我烧的,我不该那么做,再也不欺负那家中国面馆。”他强忍着疼痛,极力表白,希望我收住脚上的力气。“这种滋味儿,在我比你年龄小一半时,就家常便饭了。知道那些矿主恶商踩我手指时怎么说吗?这也是施舍,你要讲礼貌,对我说谢谢。”昏花幽暗的光线,将那张疼到扭曲的脸,显得残酷的白。“我来问,你回答。”这家伙疼得说不出话,紧咬着嘴唇,下巴点的像饿鸡啄米。“面馆的饺子好吃吗?”他急速点头。“价格公道吗?”他头点的更快,幅度也加大。“服务质量呢?”眼泪已经从他脸上滑下,我却丝毫没松开脚上的力度。“当地人那么喜欢这家中国面馆,本该友好的生活,加深友谊。你却偏偏去那无赖,年轻人要靠双手反抗命运,而不是做流氓给命运耍。”那个女孩从床上下来,扑趴在这小子身上,求我放过他。不难看出,这是刚凑到一起的小情人,我松开了脚掌,指着半开的窗户说:“你看远处那栋高楼,我可以在一千米的距离,利用你窗帘上的破洞,射爆你的脑袋。再有下次,我就不进来拜访了,咱们千米之外对话。”说完,插回了匕首。“你,你是个军人,杀过很多人的那种吗?”女孩惶恐着问。我本打算离开,不想说些无畏的话。“你看我的右手,死在他上面的人数是手指的十倍,每一个死者生前,都可以在一瞬间杀死五到十个你这种混混。以后好自为之。”没等这对儿男女,对视惊愕的双眼,我已经跳出窗口,融进夜色中回了营地。自从面馆给人砸烧,我再没去那吃过饺子,心中的内疚,直到后来的听说,才平复了一些。那个赊账的地痞,做了面馆的员工,整日帮老板运菜送面,而他的女友,也穿着干净的服务装,端着热饺笑脸招呼客人。欠面馆的钱,老板只收了他一半,就按薪水发给了他和那个女孩。再后来,就是我打死两个佣兵后,被秘密押解到了金边,从此无法以常人身份出现。如果这次成功的逃离岛林,我打算带着伊凉、芦雅两个丫头,去一次中国,吃那里正宗的水饺。而我此刻的心,焦急的正如热锅中翻滚的饺子。那簇稠密的藤叶后面,一只无法看清轮廓的,黑的发亮的东西,正左右甩打着尾巴,故意制造动静,借此吸引住我,让左翼的那只扑袭到我。这对它们来讲,是捕食猎物的时间,对我而言,则是争取避开海魔号的时间。就在我端起冲锋枪,等实攻我的一侧那只猛兽出现,砰的一声枪响,由大船的甲板发出。只见一条膘肥体壮,周身油亮斑点的大猫,从我身后那棵大树上,打着卷摔下。坠落过程中,斜生的树枝,虽能格挡几下,但落地的瞬间,还是把一棵粗大的横木轰然砸断。天蓬缝隙,照射下的光柱里,如刮起龙卷风,扬得木屑和灰尘乱翻。简直不可思议,开始判断出的一佯一攻,原来都是伪装,真正扑咬猎物的这只,竟不知何时,潜伏到我后侧方的大树之上。这么凶悍的大豹,若是从高处扑下,我的整个后背,会像拉开两条拉链的皮包,血淋淋的肋骨和脉动的内脏,便呈现在里面。幸好四百米外的甲板上,有两个狙击射手。那条细小的青蛇,保护色使自己伪装到了极致,也没逃脱芦雅的发现和命中,更不用说黄毛黑斑的大个头儿野豹。想在高树上,伏击我的野豹,或许没我想的那么复杂,如其它两只一样,只是被鳄肉的气味儿和伐木声,吸引了过来,三只家伙各怀鬼胎,都在盘算。唯独这只捕猎技术高超的大豹,寻觅到攻击的好位置,想抢先拿下我身上的肉。这应验了那句:“抢的急,死的快;站的高,摔的重”的话。狙击步枪的响声,从我这个距离听起来,并不明显,分贝大不过头顶一只巨嘴鸟的鸣叫。躲藏在植藤后面的两只猛兽,一定不知道,那只强悍的大豹,为何如此笨拙,竟从茂密的大树冠上摔下,费解的很。可这一摔,发出的巨大响声,顿时刺激起它们占有的欲望,从遮掩的那簇密叶后窜出,发疯般嘶吼着,彰显了险恶本性和目的。左翼那只,根本不是什么爪类猛兽,分明一只灰黑色,竖立着稀疏鬃毛的咆哮野猪。从那来势汹汹的奔跑和跳动,目测出这家伙高近一米,肚粗两米,典型的野猪王。能飙长到这种程度,绝对荤口很重,不吃人才怪。猪嘴两侧的獠牙,使它看上去更具攻击性,宛如一头中型的犀牛。冲锋枪的子弹,打在这种动物身上,毫无瞬间致命的威力,除了狙击步枪命中要害,只有弹药库那把“霸气阎王”,有资格做它的专属屠夫。这个时刻,若因为恐惧,或依靠密集的冲锋子弹,阻挡一下巨型野猪的攻击,不仅没有效果,反而激怒出更大的危险。往小皮筏跑,是来不及的。不由我多想,顺着刚伐倒的大树,往那粗壮的冠头一跳,借助弹势,如受惊的猿猴,拼了命的向上攀岩。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