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96 挑逗背后的朴刀 – 荒岛求生
2020
12-29

96 挑逗背后的朴刀 – 荒岛求生

森林里,大多是红木,长的很高很直,争抢着天空的阳光。但是,河流的冲刷,使沿岸许多贪婪的大树,根系稀松,被昨夜的暴风之爪,撕扯着头发,拽倒很多。倾倒的大树,纵横交错,我拎着朴刀,踩着它们返还给自然的躯体,小心翼翼,朝食物靠去。向森林深处望,里面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下,缠着各色植藤,蕴含腐败的潮湿。森林的神秘,在于它内部上亿生命的频繁转化。一种生命的死亡,却造就其它生命的诞生与延续。形式各样,速度惊人。假如人的生命,也贸然的参与其中,天知道将会被怎样的形式和速度,转化成另一种生命。这座壮阔绿色天蓬,使每一棵置身其中的大树,像充满使命的战士,它们的生长,仿佛不是为了提供生命繁衍的环境,而是征服世界。由于里面回荡着浓浓烟雾,我窥探雨林的视线,极为渺小。眼角两旁翠枝叶,还存留着雨水,偶尔被我碰动,会洒落下很多,吓跑脚底牙签般的小鱼群。划小筏过来之前,上身幸好穿了绿外套,不然回去后,整个胸背都要过敏,泛起红红的肉痕。在泰国丛林作战时,很多士兵都患过疟疾,因乱吃小兽肉,中病的例子也有。猴子的种类很多,土著人有用猴血刺激性欲的土法。对我这个来自现代社会的男人,虽然肉眼看不到动物血液里的微生物,但起码有安全防范的意识。狐猴的肉,我没吃过,也没听人说过可以吃。现在只是取回去,结合一下池春的医药知识,再做入胃考虑。暴雨对大船里、水中、树枝上的生命来讲,充其量是在下雨,但对那些生活在树根枯叶下的爬虫类,无异于天灾洪涝。一片巴掌大的叶片上,堆积着一层晶红的蚂蚁,它们不断的翻转爬动,刺激水下的小鱼啄食,使叶片像渡船,一旦靠到合适位置,边沿的红蚂蚁,就齐心协力,咬住附着物体,使大部队攀爬上岸。这样的团队里,没有哪只蚂蚁,踩在同伴上面,往安全处爬时,发出优越的讥笑,也不会有哪只被踩的蚂蚁,咬着牙齿揣测公平。它们的生命本能,吃的是食物,拉出来的是良心。没有思想的意志,注入这种勤劳勇敢的小生命群,形成强大的威慑力。我用朴刀砍下一截两米长的树枝,打算钩捞那只被子弹击中脖子的狐猴。这只猴子的分量很重,直接挑不起来,只能一点一点的拨到脚下。猴子的兽血,引来很多偷腥的龙鱼,摇摆着扁长的身子,使劲儿窜咬哄抢,生怕少吃到一口。看着它们毫不理会头顶晃动的杆头儿,我恨不能用个大网兜,将这些肥美的肉鱼,一下罩上来,提回大船活活煮了。这只湿淋淋的狐猴,头部和身子,只剩一点皮肉连接。狙击步枪的管头,对它这种小体积,简直就是门大炮。我不断用长杆儿缩拨,那二十多条龙鱼,带着因水位上涨的兴奋,一刻不肯松懈地啄食着,令我一时难以钩回,漂浮的猴尸。若举起木棍,猛砸一下水面,吓撒这群见我没捕鱼工具,就有恃无恐的小贼头,也会给自己招惹麻烦。这种浓密潮湿的深林,除了高处的动物,利用尖叫交流,大部分陆地生物,靠得是低吼,传达信息和获得信息。木棍猛抽水面的声响,对横木上的人类来讲,没什么太大异常,可对水下潜伏的大型凶猛生物,却是敏感和诱惑。就在我好不容易,将狐猴尸体钩到快能伸手捡到的位置时,一条长长的龙鱼,甩着白磷闪闪的尾巴,随着“哗啦”一声,被窜出水面的大海狼,歪着脖子咬在嘴巴上。我急忙摇晃双臂,寻回蹲在湿滑横木上的重心,险些后仰栽进藏满牙齿和眼睛的水中。心脏和全身的寒毛,直往头顶上窜。这是一条中年水狼,它用两只湿乎乎的小黑爪,捂住夹咬在嘴巴里的龙鱼,并没及时潜回水中,反而圆蹬着墨亮的小眼睛,好奇的观察起我。它长这么大,见过食物链下端的各种鱼类,也领教过食物链上端的各种猛禽,但我的出现和外貌,却深深吸引了它。我没有理会,只想先取得那只冒血的狐猴。意想不到的是,我刚拽起狐猴长长的尾巴,那只水狼却空出一只小黑爪,钩住了兽尸的另一头,和我拉起锯子游戏。它就像懵懂的小丫头,衔着板糖,审视着我这个陌生男人。那傻乎乎的表情和眼神,仿佛在疑惑,我为什么抢它食物。其实,我知道,它也想吃,但它却忽略了一种危险。我的力气远比它大,每扯回一点兽尸,这只水狼也跟着靠近我一点。水狼刚开始出现时,我没有打它注意,因为这种东西,只要保持着机灵,很难抓到。它本该安分守己的逮鱼吃鱼,回到族群,老老实实的呆着,却偏偏给眼前腥诱的兽肉,迷惑住了。我右手慢慢放下枝杆,摸向身后的朴刀,这个过程,它看不到。扯着猴尾巴的左手,先往后拉三公分,再给它拽回两公分,如此欲擒故纵的挑逗,给它一种有机会获得整只兽肉的幻想。就在这只水狼,沉迷于这种,行为趣味儿的刹那,我牙齿一咬,抡起身后的朴刀,从高空闪电般落下,锋利的刀刃,在它茸毛水湿的球形脑上,霎时劈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握住刀把的手,能清晰感到,利刃磕碎头骨的震动。“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从叫声中,听得出它很痛苦。急剧的疼痛,使它忘记了急速下潜,反而像只不会游泳的蝼蛄,吸盘在水面上,惊恐的拍打四肢。我急忙抓起右脚旁的枝干,站起身子,去拨弄它的肩膀,令它再怎么奋力挣扎,也只是原地打圈圈,逃不出控制。调控着意外收获,并无几许快意,反而被它刺耳的尖叫,弄得心里恐慌,忙环视四周,生怕这种生命,附带了诅咒。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