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67 走过热带雨林 – 荒岛求生
2020
12-24

67 走过热带雨林 – 荒岛求生

“嗯,我背着孩子,不方便开枪,还是给我把手枪。”池春说玩,绉了一下绑在背上的婴儿,双眸柔情的看着我,等待我给她武器。我将一把装满子弹的冲锋枪,拉上保险,递给了伊凉,又交给她一个弹夹,防止在路上遇到危险冲散后,她没有足够的弹药保护自己。伊凉抿了一下俏嫩的嘴唇,接过武器,看都没看就把枪挎在了肩头。这在世上,她最信任男人,就是我。“把要带的其他物品,背在后背,枪一定要握在手里,保持随时射击状态。”说完,我拍拍伊凉的肩膀,给她一个鼓励。“不,我也要冲锋,不要手枪,我比伊凉打的好。”芦雅这会儿倒是收起了脸上的愁容,俏皮的撅起小嘴,伸着一只白白的小嫩手,向我讨要冲锋枪。“你确定在危险时不慌张,清醒的想对方射击,而不把子弹射的乱飞吗?”我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听答复。“我又不笨,干嘛要把子弹乱打!”芦雅的小嘴儿翘的更高了。“好吧,给你冲锋枪。但要时刻记住,枪口不准面向我们和自己。跨在肩膀上时,右手把持住枪颈下压,万一走火,也好打到地上。这种冲锋枪,在开射时一旦落地,很可能转着圈乱崩,直至把里面的子弹打光,才会熄火。那个时候,子弹是不分敌友的。”“好啦,我知道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扑朔着大眼睛,走过来接我手中的枪。芦雅收起了高翘的小嘴儿,抖动两下薄唇,突然抱住了我的腰,一句话也不说。我也不知道是她怎么了,就用双手轻轻搬起她可爱的小脸,看着她。“别担心,我们就要有舒服的大床了,大船上还有很多有趣儿的东西,到时候你可以坐在船舷上,垂钓海鱼。”芦雅并没有显得特别开心,只是嗯了一声,对我点点头。“好了,我们出发吧,时间拖延的已经很长了。”说完后,我从后腰拔出一把手枪,放在了池春手里。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彼此,又环视着这个保护我们多日的山洞,不免有那么点留恋。“离开吧,住这里迟早要出危险,带走回忆就可以了。”女人们都不说话,脸上失去了当初想着离开时的兴奋。也许,大家真正留恋的,是那段同甘共苦的日子。我率先出了院门,将射死的七八只野豹拖着尾巴拽回到洞口。每只身体特别的重,大的足有一百六七十斤,小的百十来斤。芦雅看到死豹子,显的有些不安,急忙躲到伊凉身后,偷偷张望。“都是死豹,不会伤人,看把你吓的,待会儿进了树林,看见活的野豹攻击我们,你可不能这样,要愤怒的向它们开枪。懂了吗?”提醒着胆小的芦雅,我已经把死豹捆好,爬上了谷顶,再用麻藤将它们一只只托拽上去,最后抛到谷下。由于花豹的肚皮和脊背,被密集的子弹钻出很多枪眼,在麻绳勒着上拉的同时,一条条血水从肉孔里挤出来,顺着岩壁直往下淌。处理完野豹的尸体,我们几个全副武装着,正式向树林里迈进。灼热的阳光,暂时没把汁水饱满的树叶烤蔫,在树林中疾走的同时,头发和肩膀都被植物上面残存的积水打湿。野豹确实尝到了苦头儿,消失的很远。我们尽量找靠近山谷的地方走,每行进大概一千米的距离,我就握着狙击步枪,跑上谷坡半腰,观察接下来要经过的一千米范围内,有无鬼猴的出现。蓝色的狙击镜片里,依然是冒着白色水烟,正在蒸腾着的葱郁树木。每当我离开去谷腰观测的时候,伊凉和芦雅她们就背靠着背,蹲在地上,组合成一个变身的哪吒,可以随时向四面扑来的危险射击。从山洞到树林中央,行走了有六七公里,已经远离了院子。这段过程里,并未遇上什么构成威胁的危险。由于我现在裤腰上,挂着一把锋利的朴刀,能轻松的砍断交缠在一起挡住去路的藤枝,也免去了不少绕道的麻烦。树枝上蜿蜒着的杂蛇,好像因为这几日的阴雨,也没怎么吃到食物。它们捕猎的时候,要靠芯尖探测热源,完成追踪。一旦冰冷的雨水把那些小松鼠之类的动物体温降低,热源就变得异常模糊。蛇就会像瞎子一样,捕不到任何食物。这也是为什么,冬季的时候,它们得去冬眠。现在正是到了繁殖的季节,很多滴水的绿叶子上,盘曲着颜色各异的小蛇是正常的。每当我用长木杆儿挑开它们的时候,这些家伙就摇晃着小脑袋,像拧螺丝似的,顺杆儿往手臂上爬,把我当成它们的妈妈。好多花色小蛇,是我之前没见过的。安全起见,无论蛇的体积大小,我都会先挑开它们再过去。因为蛇毒是蛇与生俱来的生存武器。我不能像豹群那样,等到尝了苦头再重视,那就为时晚矣。路上,芦雅仰起热的淌汗的小脸儿,添添干燥的舌头说:“你刚在谷腰上看到了什么?”我也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告诉她:“大树,绿色的。”一说完,三个女人都笑了。这一路上,大家走在纵横交错的密林中,都热的发闷发慌。行进的队形,也是我编制的。我走在最前面,伊凉断后。背孩子的池春和芦雅夹杂中间。我总是不时的回头看后面,生怕伊凉观察不到尾随的危险。若是有只花豹,从后面扑出来,伊凉的枪开射慢了,她势必会受重伤。咬她,无异于咬我的心。“哦,对了,芦雅,我刚看到一群调皮的小狐猴。”为了让大家能坚持着走下去,我刻意的说些话题,调和大家的心绪。芦雅是个喜欢小动物的女孩儿,从她和我一起捉鳟鱼时那开心表情里,就能看得出来。一听我谈到这个话题,芦雅真的有了些兴致,忙问:“小狐猴是怎样的,我见过侏儒狨猴,以前弟弟们,常拿它们玩耍。”池春背上的婴儿很乖,一路上并未哭泣,只是这会儿也跟着热的难受,才断断续续的吭哧起来。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