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5 绑在刑架上的女人 – 荒岛求生
2021
02-23

5 绑在刑架上的女人 – 荒岛求生

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明显是要打劫我,可强龙难压地头蛇,再加上照顾两个女孩的安危,真若撕杀起来确实束手缚脚。于是,我就慷慨地对巴萨迪说:\”好,钱财乃身外之物,和诸位交个朋友也值了。\”伊凉紧紧地贴靠在我后背,她头发散乱,眼睛惊恐地注视着四周。我看了一眼老巴萨迪,又看了看仓库门口,示意他们让开路。我让两个女孩先出去,到外面的甲板上。我自己依旧保持着随时战斗的姿势,小心提防着退了出来。拽着两个小姑娘,我跑进自己租用的舱厢。芦雅和伊凉一进到里面,就再也忍不住的抱住我痛哭起来。我知道这五天来,她俩一定受了不少委屈。芦雅抬起脏乎乎的小脸,眨巴着泪眼看着我说:\”对不起,我们不该来,害你货物全没有了。\”我笑了笑,抚摩着她们两个的头说:\”傻丫头,他们敢拿走我一个麻袋的货物,我就会崩开他们的脑袋。不是我言而无信,是他们乘人之危敲诈我,死也是自找的。\”现在还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安全,也许到了后半夜,他们会突然冲进来。因为,巴萨迪老奸巨滑。\”傍晚的时候,我和伊凉躲在货舱里,听到下面有女人的哭喊声,一定是这些坏蛋在做坏事。\”芦雅说完,看了看伊凉,伊凉对我点了点头。我问芦雅听到的是不是一个讲英语的疯女人,芦雅摇了摇头,思索片刻对我说:\”不是,听起来像日语,大概她当时正受到伤害或者折磨,那哭叫声听得我们心里好怕。\”我这才想起今天获救的那个抱小孩的女人,印象中小孩被类似和服的衣物包裹着,而那些家伙,一定是在祸害这个虚弱的女人。我对伊凉和芦雅说:\”你们在这里等我,哪儿也不要去,拿上这把枪,听见我的声音再开门。只要有危险,就向他们开枪。从小镇出行之前,我一共带了三把手枪和两把长枪,其中一把是远程射杀的莱福步枪,专门对付海盗用的。我把两把手枪别在后腰,背起一把密林枪,偷偷地寻往甲板底层的仓库去了。上了甲板,我发现船长室亮着灯,很多人影在里面晃动。他们也许在讨论刚才的事情,更可能是商量着一会儿如何对付我。借着朦胧的月光,我悄悄回到货舱,在中间的木板上,发现一个木箱子格外显眼地摆在那里,我想日本女人一定还在下面。推开木箱,下面是一个可以揭开的木板。时间紧迫,我必须加快行动。掀开木板之后,我钻了进去,里面挂着两盏煤油灯,脚下全是稻草。一个被扒光衣服的裸体女人,绑在角落的柱子上。那女人看到我进来之后,她立刻恐惧不安,我箭步跳过去,捂住她刚想哭喊的嘴巴。她仍疯狂的摇着头,嘴里发过呜呜的声音,那两只惊恐的眼睛,慌乱地瞪着我哀求。我对她做了一个示意她安静的动作,她看到我身上的武器才明白过来,知道我是来救她,不是玩弄她的恶徒。这时,入口处突然有了响动,一个水手朝里面漫骂:\”妈的,比我早到一步,该老子快活快活了。\”说着就有一只脚伸了下来。我即刻翻滚到阴暗的角落,先躲藏起来,因为现在不能确定上面来了几个人。下来的是那个马来西亚水手,毛茸茸的像只变异猴儿。他淫笑着向裸体女人走去,边走边解裤子,等凑到了跟前,便双手抓起女人的乳房使劲揉捏。女人感到疼痛,又开始哭叫。女人的哭声更是刺激了这个恶徒的欲望,他抽出皮带,裤子唰地掉到地上。这个家伙儿用皮带朝女人的大腿打了两下,女人痛苦的声音更是响亮。他则嘿嘿地笑了起来,掰开女人雪白的大腿,把屁股向前一挺,侵犯进女人的体内,开始用力的撞击起来。我现在确定出,这家伙是一个人单独下来,于是就匍匐到他身后,左手一把捂他的嘴巴,右手的瑞士匕首轻松割断了他的喉结。为了使女人不被乌血喷到,我用力下扒死者的头,让刀口处的血液平缓的流下,然后拖着尸体进了黑暗的角落。正当我回身去解女人身上的绳索,入口处又有了响动,我焦急的蹲回黑暗的角落,再次埋伏起来。这次下来的是那个法国流窜犯,他身边还带了两个跟班。他们一前两后,一面相互说笑着,一面指着女人比划。法国壮汉会讲泰国语,他对两个跟班说:\”我们三个一起上,我要用她的嘴巴,你们两个搞她后面,一定要同时进行,别让我没快感。\”那两个跟班儿,好像对法国壮汉不跟自己抢喜欢的女性部位而感到高兴万分,淫笑布满在他俩脸上。就在他们三个人猴急地拆解捆绑女人的绳索之际,我用右脚蹬住身后仓墙,让自己像一只弓箭似的把身体射出,一个跟头翻滚到他们三个身旁,两把匕首分别插入两个跟班儿的肋骨。他俩没能发出任何的叫喊就倒了下去。接着,我起身攻步,挥刀刺法国佬儿的心脏,不料这个身型壮硕的家伙急忙后跳躲了过去。等我再挥第二刀的时候,他向我的太阳穴侧踢过来,一脚落空之后,对我摆起了中国功夫的架势。我虽然身体流着中国人的血液,但熟悉的全是泰拳和军用搏杀,几个回合下来,没能找到刺杀他的机会。为了不制造响动,招来他的帮凶,我扑过去和他近身扭打。这家伙的力气很大,将我压骑在他身下,然后扳转着我的手腕,把我握在手中的匕首尖刃渐渐逼向我的胸膛。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一根粗大的木棍打在法国佬的头上。原来,那个日本女人已经挣脱掉绳索,拣起一个女人也会使用的武器帮我。这一棍的力气不够大,法国佬只是猛地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保持着清醒。但这一下对我可是帮了大忙,我把力道汇集在脚尖,猛地提起右腿,重重踢在法国佬的后脑上。他一时疼痛难耐,一只手条件反射地空出来去抚摩痛处。我抓住时机,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又把刀尖对准他的心脏往下逼近。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反抗,而我又担心外面会再下来恶徒,就不顾一切地和他拼蛮力。僵持了大概两分钟,这个法国佬儿头上黄豆大的汗珠涌起,而我同样是满头大汗。由于我在上面,我脸颊上一颗坠落的汗水,刚好滴进了他的眼睛。他一时痛痒无方,只能睁着另一只眼跟我撕杀。我死死压制着他,并有意将脸上滑落的汗水再一次滴入他睁着的这只眼睛。可是他已经有了保护眼睛的意识,我一时很难成功将他刺死。由于过度的扭打,我的羊皮坎肩儿突然撕开,露出我坚硬的胸膛。这个法国佬儿,看到我胸前那道十字刀疤,他面部表情突然格外地恐慌。一刹那,我感觉对方的力气减弱了一半,我奋力向下一冲,整个匕首没入他的心脏,之后狠劲儿反转刀把。因为多年的杀人经验告诉我,杀体积庞大的敌人,一定要加重杀伤力度,不然很可能遭受对方临死前的致命偷袭。拔出匕首,将血刃在死尸胸口的衣襟上抹干,然后插回小腿后的刀鞘。我拉着日本女人的手,急速地向上爬出,等到了甲板上,却发现船上许多水手正带着枪械奔向我的舱厢。他们以为我此时一定在自己的小吊床上睡觉,殊不知我正端着密林抢,就站在他们身后。在走到甲板侧翼的时候,由于是一条狭直的过道,我毅然扣动了扳机,八个水手一个也没有逃脱,不是被子弹直接射死,就是被子弹间接穿死。但我却没有看到老家伙巴萨迪。我让日本女人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别出声,也别动,直到等我回来。她很聪明地领会了我的意思,对我点了点头。我来到船长室,巴萨迪正拿一个对讲机呼叫:\”南纬33度,东经…海魔船长请支援我,那个家伙要抢劫咱们的毒品。\”我隔着窗户玻璃,将密林枪调试成单发,准确地射杀了他。可问题严重的是,我当时只听到纬度,没有听清楚经度。轮船在刚才发现芦雅和伊凉时,就开始偏离了航道,而且海魔船是个国际通缉的海盗组织,他们贩卖毒品,烧杀淫夺无恶不作,手段格外残忍。原来巴萨迪一直和他们勾结。我知道我必须赶紧离开这一带海域,不然当那群海盗前来接应,我们是必死无疑。我回去拉上日本女人,给她找了件羊皮坎肩儿穿上,又在锁疯女人的舱厢找到那个日本女人的孩子。疯女人死了,好象是被掐死的。他们以为这个日本女人会成为替代品。找到船上仅有的一个微型橡皮筏,带上伊凉和芦雅,我们及时远离了斯诺号船。现在,我不能确定是在阿母斯特丹岛的西面还是东面,为了在荒凉的印度洋及早找到可以登陆的海岛,我们只有向西面滑行,等待我们的或者是阿母斯特丹岛,或者是爱德华王子群岛。如果五天之内,我们没有在辽阔的海面找到岛屿,饥饿和干渴就会把我们捐赠给大海。这个小小的橡皮筏,承载着我们全部的生命,已经开始了接受上帝的注视和考验。只要我们或者上帝稍加疏忽,另一个世界尽头的大门就会敞开,迎接我们陌生的灵魂。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