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老婆的情人 – 世间百态
2020
12-28

老婆的情人 – 世间百态

摘要: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老范最近一段时间可正烦着呢。好端端的一个家,日子过得正舒坦,却突然发现老婆有了外遇,男子汉大丈夫冷不丁给戴顶绿帽子,搁谁也难咽下这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老范最近一段时间可正烦着呢。好端端的一个家,日子过得正舒坦,却突然发现老婆有了外遇,男子汉大丈夫冷不丁给戴顶绿帽子,搁谁也难咽下这口气。老范的妻子名叫荷花,和老范是大学时的同学。当年在大学里,荷花像她的名字一样,气质高雅,貌若天仙,是响当当的校花,多少人追求,她都没看上,偏偏喜欢上了忠厚老实的老范。两人婚后生有一子,儿子从小就聪明过人,人见人夸,学习成绩更是赶鸭子上架——呱呱叫。儿子初中毕业后,被学校保送到省重点高中学习,儿子离开了家,两人又过上了二人世界,尽情享受着美好的“第二春”。这天晚上,两人吃罢饭一块到街上溜达了一圈,回家后老范坐在客厅开始看电视,荷花一头扎进书房里,在电脑上玩起斗地主。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老婆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从书房里传来老婆接电话的声音:“老公,这么晚了你也没有休息……”尽管老婆是压低声音在接电话,因为是晚上,老范在客厅里还是听得真真的。一句“老公”,可把老范叫懵了,自己明明就坐在家里,老婆这是喊谁老公,莫非老婆在外面有了外遇?一种不祥之兆在老范的心里油然而生。说实在的,老范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就凭自己和老婆的感情,老婆也不会干出这样出格的事。但转念一想,现在的社会也难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两口子还少吗?前些日子,单位里就发生一则爆炸性新闻,平时看上去很恩爱的一对夫妻,居然分道扬镳,离婚了。现在的人生活好了,就爱无事生非,瞎折腾。老婆偷偷摸摸打电话的样子,绝不会是干啥光明正大的事。荷花的电话足足接了十几分钟,后来荷花都说些啥,老范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光顾着自己胡思乱想了。睡觉时,有心问一问是谁打的电话,看到老婆根本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自从那晚之后,老范发现,老婆真的是变了。原来荷花上下班都很准时,现在总会无缘无故回来得很晚,言行举止总有点神神秘秘的。一天中午,两人正要吃饭,荷花的手机又响起了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老范现如今只要一听到老婆的电话响,就心惊肉跳,甚至在电视里听到以前自己最爱听的《荷塘月色》这首歌,也会像触了电一样难受。荷花接过电话后,对老范说:“你自己先吃吧,有位同事和爱人闹别扭,心里想不开,打电话叫我出去陪着聊会儿天。”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门。放在以前,老范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和荷花生活这么多年了,荷花是啥性格他能不清楚吗?单位里的姐妹们,有啥不顺心的事都爱找她唠一唠。荷花是个热心肠,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也会很上心。但今天却不同,无论荷花说啥,老范心里总会冒出一连串的问号。荷花前脚走,老范后脚就跟了出去。这次他非亲眼看个究竟,弄个水落石出不可,不然的话,别人把屎都拉在自己头上了,自己还不知道呢。荷花骑着电动车在前面走,老范蹬着自行车在后边哼哧哼哧拼命地追。走大路,穿小巷,拐弯抹角,最后荷花在一家西餐厅前停了下来。她锁好电动车,快步走了进去。老范不敢轻举妄动,在远处张望了好一阵,才蹑手蹑脚来到西餐厅的橱窗前。透过玻璃往里看去,店面不大,装修得挺讲究,悠扬的萨克斯音乐在小店里萦绕。荷花正和一个女人面对面地坐着说话,那女人长得挺富态,也就是四十来岁的样子,至于说些啥外面根本听不清。莫非老婆发现了自己跟踪,改变了计划?老范一边想着,一边就这样在外面傻傻地站着,引得路人像看怪物一样瞟他几眼。他不好意思再呆下去,无功而返,很是扫兴。心里想着,再狡猾的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这天是周末,荷花正在洗澡,手机来了短消息。老范从来没有看过老婆手机上的短消息,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这点素质老范还是有的。可今天,老范却有强烈想知道短消息内容的欲望。他打开那条新短信,当时就傻了眼,只见上面写道:老婆,早点休息,别忘了我跟你约好的事,明天早上7点钟,我开车接你,晚安。还有什么好说的,看来老婆在外面真的是有了情人,星期天也不愿意在家过了,要出去鬼混。一生死要面子的老范,此时觉得自己的颜面已被老婆撕个精光。第二天老范还没有起床,楼下就传来一阵汽车的喇叭声。老范撩起窗帘朝楼下看去,一辆白色轿车就停在下面,天还不是很亮,又隔着车玻璃,根本看不清车上的人。荷花钻进车子后,白色轿车一溜烟似的跑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事到如今,老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到超市买来了酒菜,把老婆同一单位的小李约到了家里。小李比老范小几岁,因为都喜欢下棋,所以彼此早就认识。老范心里有事,今天喝起酒来也没了节制。借着酒劲,老范对小李说:“这些年,你说哥对你怎么样?”小李说:“你今天怎么说这生分话,咱哥俩的关系还用说吗?”老范接着说:“今天哥有事要问你,你必须给哥说实话。你嫂子在单位里是不是有了外遇?”小李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嫂子对你啥样你心里还没数?你这话是从何说起?”老范说:“兄弟,你不用担心哥受不了,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你不说哥也知道,我早已观察到了。”老范就把最近看到和听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了小李。哪知小李听罢老张的话,端起酒杯吱溜喝了一口,咧着嘴笑了:“就是因为这个呀,老哥这次你可真是被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欺骗了。”小李就把这其中的缘由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原来,荷花的科室新近调来了一位女同事叫梅花,两人一见如故,特别投缘。梅花长得人高马大的,人也勤快,自从她来之后,拖地擦桌、烧水倒茶的事,都被梅花包揽了。荷花过意不去,遇事就抢着干。梅花却说:“瞧你弱不禁风的模样,还是免了吧,多干点活有啥,又累不着,谁叫咱姐俩都是花,投缘呢,你就全当我是你的老公,老公帮老婆干事,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从此两人就“老公”“老婆”地称呼起来。同事们听惯了,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听了小李的话,老范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