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42章 少爷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0
12-23

第642章 少爷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642章 少爷幸亏那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我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现在她倒还对我有意见一样,什么道理啊?“嗯,有志气,不错不错……”李天朝点了点头,再次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我有点什么也不想说的感觉。有句话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对于一个已经死过两次的人来说,有些事情,很难像之前看得那么重了。“小琴,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李天朝转头看向了秦琴,一脸的慈爱。还好,他看向秦琴的目光中不带任何+邪的气息,不然而又要撞墙了。“好的。”秦琴皱起了眉头,好像很有些心烦意乱的样子。……几天之后。DNA鉴定结果出来了。我和李天朝确实是百分之百的父子关系,如假包换。李天朝没有大摆宴席,广邀各路宾客庆祝这件事情。但是他把天朝集团的几位元老级人物从全国备地叫了过来,仅向他们宣布了这个消息。突然之间,我像是回到封+建+社+会,很多人开始喊我“少+爷”。这让我很有些不适应。跑车、豪宅、美女,这像从天上砸下来的一样,一古脑地堆到了我的面前。如果换到两年前,我可能会很激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一点儿也激动不起来。我倒是不用担心和小晴一起私奔的钱了。可是,还有必要吗?……“小威,你以后改回我们李的的姓吧。”李天朝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这些天,他为我做了他能做的地切,可是,我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让他似乎有些丧气。“不了,我觉得姓陈挺好的,改来改去麻烦。”我向李天朝摆了摆手。在我心中,父亲的概念,永远都定格在了陈国华的身上,虽然小时候我一直恨他。对于现在身边的这个父亲,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感觉。“唉……”李天朝很尴尬地笑了笑:“嗯,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李董,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嗯,你说。”李天朝对我一直喊他李董,似乎有些不太高兴。“我要找一个叫王超的人,你能帮我吗?”这件事,似乎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我想知道,谁才是真正谋害王姨的凶手。“王超?”“嗯,是这样的……”我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和李天朝说了一遍。“好的,我会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帮你找到他。”李天朝马上答应了我。“谢谢李董。”“小威,别再喊我李董了,我是你爸爸,那样喊……显得太生疏了……爸爸当年也是迫不得已……唉……我如果知道你的存在,肯定早就找到你了……”“你帮我找到王超,我就喊你爸爸。”我倒是不失时机地要挟了他一下。谁让他是老爸呢?活该被我要挟。“小威,从你的行事做风,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爸爸一定会帮你揪出那个王超,你放心!”李天朝向我做了保证。让一个身家几百亿,在国内娱乐圈中呼风唤雨的人,为我做事,倒是很有成就感。哈哈。来还想问问李天朝这一年多他跑哪儿去了,后来觉得,在他没帮我找到王超前,还是不要显得和他太亲热了,免得他做起事来没动力。……秦琴和小晴的身份,现在突然颠倒了过来。现在秦琴倒成了我的妹妹,这倒还真是一件让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烦心的事情。自从和李天朝父子相认之后,秦琴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当然,我也没有主动打她手机。因为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晴这些天一直都很开心,不过我觉得她开心,倒不是我突然成了富家公子,以后可以继承几天亿家产了。她高兴的,是秦琴和她一样,也变成了我的妹妹。而且秦琴这个妹妹的身份,比小晴妹妹的身份显得更加尴尬。这倒不奇怪,在小晴的心中,秦琴一直是她和我的爱情里,最大的潜在威胁。……有了跑车,可以带着小晴四处兜风,不过在市区里,我绝对不会让车子时速超过七十码,因为那是一种很不负责任、很恶劣的行为。遇到街边有老太太摔倒,我也敢上前扶她起来了,因为我现在就算让人赖上,那点钱我也赔得起。……慕雪儿才二十多岁的样子,和她亲嘴不算太亏吧?不过我还是要和她确认一下,当然脸上要装作很严肃的样子:“雪儿,你准备排练哪个场景?”“当然是陈总刚才选的那个场景啦。”慕雪儿笑了起来。她一笑,我不由得大窘,完了完了,虽然已经是大少爷了,但在情场上,我还是个半白痴,这下全露馅了。……“这个沙发假装是床,我就躺在这里,那张桌子,假装是窗台,你从那里翻过来,结果不小心弄出的声响,把我从床上惊醒了。”慕雪儿开始一本正经地介绍着剧情。“嗯,我就从这桌子上翻过来。”我站到了桌子背后,配合着慕雪儿的讲解。“我被惊醒,很害怕地喊了一声:‘谁?’然后你快速跑过来,捂住了我的嘴,说:‘小雨,别怕,是我。’然后我说:‘哦,是天哥啊,你可回来了!知不知道小雨一直很担心你……’然后你就……”慕雪儿没接着说下去,不过她在剧本里是这么写的。然后男方天哥就扑在了女主小雨的身上,抱着她狂吻起来,还在她浑身上下四处乱摸,穿着睡衣的小雨也拼命迎合着天哥的亲吻,随后天哥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那,我们开始排练吧。”慕雪儿讲解完了之后,征求了一下我的意见。“嗯,好。”答应了慕雪儿之后,我反倒有些紧张起来。不过排练一下也好,免得到时候我在考核那些进入选秀决赛阶段的一百多名女生的时候,因为紧张冷了场,那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谁?”“小雨,别怕,是我。”“哦,是天哥啊,你可回来了!知不知道小雨一直很担心你……”正准备向慕雪儿吻下去,慕雪儿却笑了起来,随后我也有点尴尬地笑了起来。我晕!慕雪儿笑场,看来她一眯儿也不专业。“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我就适应了,以前我还真没亲**过吻戏……”慕雪儿居然有些脸红红地向我解释了一下。“谁?”“小雨,别怕,是我。”“哦,是天哥啊,你可回来了!知不知道小雨一直很担心你……”这一次我压在慕雪儿身上时,就没再对她客气了,直接向她吻了下去。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主要想到她是黄书生的老婆,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瞎亲乱摸的……哈哈。慕雪儿假假地把嘴巴闭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张开了,而且很娴熟地和我从湿+吻过度到舌+吻。这女人就是特饥渴的类型,和我亲嘴的时候,居然嘴巴里还鸣鸣叫着,全身不停地扭动,一会儿挺胸,一会顶小腹,比我要狂热多了。对了,她剧本里写,亲吻的时候,天哥还在小雨的身上四处乱摸,那我是不是……我当然要照着剧本上写的本排演啦,不然不是破坏气氛吗?我的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摸到了慕雪儿坚挺硕大的胸部,然后狠狠地在上面揉捏了一把。慕雪儿怪叫了一声,但眼睛没有睁开,而是使劲把小腹部也往上顶了顶,就像想和我融为一体似的。剧本是写的,是在小雨的身体上四处乱摸,那肯定不只摸小雨的胸部啦……随后我的手伸向了慕雪儿的大腿那里,并顺着向上摸去。慕雪儿两条腿很配合地张开了,并且夹住了我在她两腿间游移的那只手,并开始用手在我身上四处乱摸起来,最后,居然隔着裤裤把我那东东给揪住了。不行了不行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慕雪儿这头母猫,明显这方面比我强烈多了,本来觉得还比较享受的人,现在突然有些害怕了。赶快到此为止吧,不然还不知道这女人会做出什么来呢。“按剧情,该你脱衣服了……”慕雪儿大概是感觉到了我好半天没再有什么主动的动作,所以也稍稍停了一下,并提醒了我一声。“就排到这儿吧,脱衣服的话,那些选秀的女生会以为我们借机耍流氓。”我很狼狈地看着慕雪儿,这次彻底被她打败了。“哦。”慕雪儿从沙发上坐起了身来,一边整理着她自己的衣服,一边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我。……第一轮的决赛日如期而至。百多位十七、八岁的美女静静地坐在主会场休息厅里,待会儿她们会被一名一名地叫过去进行综合才艺表演打分。我从我办公室的单向玻璃墙那里,观察着坐在休息厅里的那一百多位美女,心里开始幻想着和她们一个一个**热吻的场面。不知道她们在看到我这一关的情景表演小剧本时,脸上会有什么表情。哈哈,酷毙了。这一轮还是封闭式的选拔赛,没有电视直播,下一轮才会有,所以我这个特意过来帮女生们配戏的男主,并不是很担心被媒体曝光。当然,和她们配戏的时候,我还会戴上一个眼罩,以免被人认出来。终于,本轮决赛正式开始,排号的女孩儿被叫了进去。第一关是身材长相评分。号可以算上一个大美女,面色冷冷的,好像还有些骄傲的样子,看了看她的报名表,原来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应该可以算是校花级别的吧?想到待会儿把她摁在道具床上强吻的情景,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当然,为了避免这种事情造成恶劣影响,我主动要求慕雪儿对那一段场景进行了调查。只保留了亲吻,而且改成了坐在床边亲吻,浑身乱摸就算了,那很容易引起纠纷。脱衣服……那更不可能了。和一百多位十七、八岁的美女亲嘴,应该已经算是不错的享受了。当然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嘿嘿。号身材和长相评分过了之后,是才艺表演,才艺表演完毕之后,该进入到我这一轮的考核了。我咂巴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准备要开始工作了。两名工作人员各拿着一个托盘来到号女生面前,让她随机抽取一个考题和一个搭档。嘿嘿。当然是被我动过手脚的,不管她抽哪一个考题,里面都会是亲吻的那个场景,不管她抽的是第几号搭档,到时候出来和她配吻戏的人,也都是我一个。哈哈,要爽歪歪了。突然拥有了太多,生活却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如果不是寻找王超这件事,我现在还真有些迷失的感觉。偶尔会想起秦玲。不知道她和洪浩结婚了没有。没找秦琴问,所以也不再有她的任何消息。她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过,又这么消失了,留下太多谜,可惜的是我已经不想再继续猜下去了。初恋,就像出麻疹,总要痛苦那么一段时间的。……像我这么色的人,虽然有了和小晴的约定,但忽然之间成为了少爷,有了身份地位之后,免不了会到处受到美色的诱惑。特别是今年天朝集团的选秀,总决赛被确定在了W市。今天选秀出来的前三名,将有可能出演天朝集团新推出的大片《天朝》。所以,全国各地的佳丽更/新/超/快1 6 k x s.c o m ,全部云集到了W市。而且,这次选秀一整套商业活动,由我担任总指挥。李天朝可能也是借这件事,又考察一下我的组织工作能力。我把慕雪儿弄到身边来做我的助理,当然基于她在娱乐圈里的经验,还有之前我和她的关系相对比较熟悉一些。慕雪儿没让我失望,把各项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随着选秀活动一轮轮比赛的进行,进入决赛阶段的一百多名女生,差不多都可以说是百里挑一了。……“陈总,每位参赛选手除了才艺表演之外,还有例行的一幕情景表演,我从《天朝》的剧本中选取了几段场景,您看看用哪段场景比较合适?”这一天,慕雪儿正在和我讨论着选秀的一些具体操作。虽然细化到这一步的事情,是不用我去操心的,但我还是一项一项地审议了一下。“这几个场景,都是女主一个人的?”我皱起了眉头:“是不是太容易发挥她们的表演才能?应该考虑一下互动。”“好吧,那我重新挑选几个场景,主要是先前想着如果是互动场景的话,还需要男演员过来配戏……”“大不了我陪她们配戏好了,反正我这些天也闲着。”我不露声色的提示了慕雪儿一句。“那当然好啦!陈总是不是想通了……想亲自出演《天朝》的男主吧?那我就太高兴了!”慕雪儿似乎很有些兴奋。“呵呵。”我笑了笑,很阴险地继续说了下去:“我记得……你这剧本是有一场戏,是男主角年轻时候犯了事,深夜回村子里,潜入了女主家中,然后两人在女主的房间里深情拥+吻……那一段不错,可以很充分地展现女生的表演才艺。”“嗯……”慕雪儿似乎楞了楞:“那一段在拍的时候,可是要真+吻啊……这种比赛的时候,用这个场景……”“不合适就算了。”我向慕雪儿摆了摆手,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哦……啊……啊啊……哦,我知道了,就安排这一段……”慕雪儿还不是太笨,见我脸色一变,立刻会过意来,还盯着我厚实的嘴唇看了几眼。听慕雪儿这么一说,我的脸色立刻由阴转晴。嘿嘿,酷毙了,一天之内,和一百多位十七、八岁的女生亲嘴,会是什么感觉?想起来下面那东西就发痒。嗯,到时候戴个眼罩,免得被人认出来,特别是这事一旦传到小晴的耳朵里,我可就死翘翘了。“陈总,到时候要配一百场,您会不会累着啊?”慕雪儿一脸的诡笑。“不累不累,我身体好着呢!”我撇了撇嘴,被人看穿自己心底那些阴暗面的滋味不是太好,但这种难得的机会,一年才一次,我也不想错过。“陈总以前没排过戏吧?”慕雪儿似乎对今天的话题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嗯,我又没在剧组呆过。”我心不在焉地回了慕雪儿一句。“这样的,就在您这办公事里好了,我先和您排一下那个片段,免得您到了考核现场,考核那些选秀的女生时,显得不太专业。”慕雪儿向我建议了一下。“这也行。更/新/超/快1 6 k x s.c o m ”我向慕雪儿点了点头,随即我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是男主,那谁演女主呢?”“我来啊,这方面我很有经验的。”慕雪儿马上回了我一句。“哦……”我看了看慕雪儿那张说话的嘴,怎么感觉……我还没占到便宜呢,先要被她占便宜了?643 洪新001号女孩儿居然还在两个托盘里挑了一会儿,才从里面摸了两个小纸袋出来。“你选择的是第23号场景,第17号男演员会和你进行搭档,配合你做这次的情景演出,为了不影响到你的发挥,我们的评委将通过房间里多个角度的摄象机对你的表演进行评分,你现在有三分钟的准备时间,跟你配戏的男演员马上就会进来,祝你成功。”工作人员按规定向001号说明了一下,然后转身从房间里离开了,关上了房门。这当然也是我的安排,那些摄象假的,我进去之后,房门一关,房间里就只剩我和女孩儿两个人了。嘿嘿。好阴暗啊,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太……相比起那些仗势欺人的富二代,动不动就坏了女孩儿身体,我是和她们亲亲嘴,应该算不上罪大恶极吧?可为什么……我心底的罪恶感还是很强呢?001号女孩儿看着那考题,皱了皱她的秀眉,她当然还有得选择,就是离开房间,放弃这次的选秀机会。但她看过考题之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便开始看着那考题嘴巴里念念有辞起来。显然是在背台词。现在的女孩子啊,为了出名,真的什么也不顾了。估计就是把题目改成床戏,都会有很多女孩子奋不顾身要进行闯。无论如何,我还是有趁人之危的嫌疑。想了想今天将会抱着一百多个十七、八岁漂亮女孩儿狂亲,我底下那东西立刻战胜了我上面那东西,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有点儿跃跃欲试的感觉别犹豫了,快进去吧。陈威啊,进去之后你就是这世上最卑劣的人……之一了……不进去……肯定要后悔终生啊!啊啊啊啊啊!!!!进去,不进去,进去,不进去……红红的嘴唇,性感的身材,十七、八岁刚刚成熟而柔软的娇躯。我是个男人啊!进去。恩,进去。我再次咂巴了一下嘴唇,站起身,推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向女孩儿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今天肯定会很消耗体力,就算只是亲嘴,亲一百多个女孩儿,也算得上是重体力活吧?幸亏我平时一直注意锻炼身体,否则到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有心无力,那才让人郁闷呢!2楼我坚信,我肯定能完成这项伟大而艰巨的任务。只要有细心,铁杵磨成针。别把我那东东磨成针就行了,哈哈。不会的,只亲亲嘴而已……手机响了。响的真不是时候。李天朝打过来的。“小威,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天朝似乎情绪不错,虽然他一直喜怒不形于色,但今天的语气明显不同往常。“什么好消息?”我正急着过去亲嘴呢,他这个电话打来得真不是时候。“我帮你找到王超了,并且把他秘密带回了w市。”“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我确实很有些激动。“是真的,别忘了你给爸爸的承诺。”“谢谢……爸爸。”我终于有些别扭地喊了李天朝一声爸爸。“哈哈哈,我的亲儿子,哈哈哈……小威你终于喊我爸爸了……哈哈哈……”电话那边那丫的像疯了一样。我憋了憋最,找到个儿子值得这么高兴吗?不就是找了个人来帮你花钱吗?“小威,再喊我一声好吗?”李天朝当爸爸的瘾似乎还没有过足。“爸爸,我在哪里可以见到王超?”“你在哪儿?我派车过去接你好了。”“不……不用,你告诉我地方,我自己开车过去。”“那好吧,我们现在在……”从李天朝那里问到地点之后,我立刻向停车场走去。突然想起了今天那一百多个漂亮女孩儿。我靠!这可如何是好?她们的身体,还等着我一个个抱如怀中,她们的小嘴,还等着我挨个上去亲,她们寂寞的心灵,还等着我一遍遍去抚慰呢……哇哇哇哇哇!算了,大事为重,像我这样只知道淫乐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王姨的血海深仇,还没有真正了结,找到王超,应该只是第一步。我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出高价想要王姨的命,也许,这里面也关系到了我被袭击和老爸的绑票案。会不会也和秦玲的事有关?不想她了,想到她就会让我异常痛苦,却有有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无奈。临上车之前,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给幕雪儿打了个电话,让她重新安排了今天考核中情景表演那个环节。哎……不甘心啊!……“告诉我,两年前,你为什么要出高价要王瑛的命?”我坐在王超的对面,他则被捆绑在我对面的那根柱子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王超明显不想认帐。“知道吴刚是怎么死的吗?”我以便说着以便观察着王超的反应。这家伙比吴刚的年纪还大一些,他对我说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显然也是个老江湖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超仍然只是那句话。我拍的给了他一巴掌,“答错了!重新回答!!!”王超嘴角出了血,但他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把头转向了一边,似乎不准备理我了。“老大,让我来吧。”一边的付强把我拉开了。现在小强、肥仔又开始跟着我混了,当然,我这个阔少爷手上有的是钱,噬血三人组的装备今非昔比。小强很专业的打开他的工具箱,里面乱七八糟很多工具。有钻手指头的,有磨牙的,有扒眼球让人无法闭眼的……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药水。“别把他弄死了,只要他把他背后那人交待出来就行了。”我向小强叮嘱了一句。“放心吧,老大,这丫的又不是警察队员,我还就不信撬不开他那张嘴了。”小强信心满满的向我拍着胸脯。。。。。。。。。。。。。。。。。。。。。。。。。三天以后,小强告诉了我一个喜讯。“他招了,把幕后最大的b招了出来。”“哦?是谁?”我连忙问了一句。“洪新。”“洪新?”听到这个名字,我脑子里马上想起了另一个人。洪浩。“洪新是谁?王超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要杀王瑛?”我脸色沉了下来。“洪新,xx军区的军区司令员,杀王瑛是为了灭口,但因为什么事情灭口,王超也不知道……估计他是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也应该已经说出来了。”“军区司令员!?”我摇了摇头,心中再次莫名的难受起来。哪个洪浩,不会就是洪新的儿子吧?伍子絮说过,洪浩的父亲是一个军人。她还说,洪浩和他父亲一样,正义感很强。如果不是先知道了洪浩,我甚至会认为王超在骗我,可是……现在,我感觉……这些事情之间,必然有一种潜在的联系。原以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秦玲至少是自愿和洪浩在一起的,现在的情况来看,事情显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秦玲难道是被洪浩给挟持的吗?如果是,按洪浩能从秦玲身上得到什么?他身为一名国家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又在国家公安部工作,手中财富和权力可想而知,身边也肯定美女如云,断不会因为对秦玲见色起心而要挟于它。可为什么,他身为军区司令员的饿父亲,要杀王姨灭口?他们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交集?这件事,会不会与我在富满楼的袭击案,或者我老爸的绑架案有关?王超警告我们,一旦他失踪太久或者死掉,洪新肯定会有所行动,他还说,被洪新知道他在我们手上,洪新会让我们好看。“小强接着向我说了一下。”军区司令员……“我仍然在嘴巴里念叨着这几个字。”老大,另外我找朋友彻查了王超的底细,发现他在几年前改过名字,还做过术。”小强接着向我说了一件事情。“哦?”我头脑中仍然一片混乱,无法把这些信息有效的组合到一起。“他以前的名字叫谢亚刚,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当过兵,曾经是洪新的部下,二十年前,他们部队在w市市区内驻扎过两年……”“二十年前?”我再次陷入了沉思。二十年前,二十年前曾经发生过什么?王姨的死,会不会与二十年前的事情有关?如果是二十年前的事,洪新为什么两年前才对王姨动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一名堂堂的国家军区司令员,对一个普通中年妇女下如此毒手?“如果不是我查到了谢亚刚的底细,并当面拆穿了他,他还不肯向我们供认出幕后大b洪新的。”小强对查出的这一点似乎很有些得意。“谢谢你,小强,这些天辛苦了。”我拍了拍小强的肩膀。“不辛苦,现在兄弟三人重聚,能重新跟在老大身边做事,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小强向我客气了一下。“呵呵……”我笑了笑,“小强,等有时间了,帮我收集一下洪新的资料,恩,还有他儿子洪浩的。”“老大,你知道洪新?”小强有些奇怪的看者我。“我只是猜测……前些日子,我遇到了一个叫洪浩的人,我怀疑洪新和他是父子关系。”“恩,好的,我这就去办。”小强向我点了点头。“老大,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去做的?”肥仔也向我凑了过来。“你……”我向肥仔笑了笑,“有件事确实需要你去办……你帮我找找小花,找到了,就把他接到我这里来。”“是!老大!”肥仔站起身,向我行了个不规范的军礼。……很多天了,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拨打秦琴的手机。我知道我一直在逃避,因为有些事情,我确实很不想面对。现在,我无法再继续逃避下去了。“小琴,最近忙什么呢?”电话接通之后,我先开了口。“没忙什么,钓鱼,睡大觉,有事找我吗?”秦琴语气冷冷的,完全和从面判若两人。应该说回复到了两年前那个暑假,刚刚和我见面时的冷淡。“你在哪儿?我想见见你。”“算了吧,我现在在b市。”秦琴似乎对和我的见面不感兴趣。“好吧,我今晚飞过去。”说完我准备挂电话了。“喂喂喂!你到底有什么事?”秦琴在电话里叫了起来。“关于你姐姐的事情。他现在可能处于危险中。?说到这里,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秦氏姐妹可能会认为我多管闲事。可是这种闲事,我又不得不管。”怎么了?“秦琴问了我一句。”那个洪浩,军区司令员洪新的儿子吗?我试探性的问了秦琴一句。“你都调查过了,还问我做什么?”秦琴反问的这一句,印证了我先前的猜测。“小琴,你有没想过一件事……你姐姐为什么要和洪浩在一起?”我知道以秦琴的智商,绝对不会对这件事一点疑问都没有。“我怎么知道?”秦琴情绪像是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你是她妹妹,你怎么会不知道?”“她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秦琴的声音大了起来。“你是她妹妹啊……”我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啊,我是她妹妹!她失踪了一年多,我以为她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为她哭了多少次?可她回来了,和你见了面,都没想过要来见见我这个妹妹!然后突然就带了个男人回来,说要和他结婚了,问她什么,多的一句也不说!最后,又是什么话也没留,就那么离开了,她把我当妹妹了吗?”“她没和你在一起了?”我心里又开始有些发冷。秦琴在那边哭了起来,显然是压抑已久的那种哭声。“小琴,别哭了,现在不是生气和伤心的时候,那个洪浩有问题,你姐姐现在可能很危险,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救她。”我只得先劝了秦琴几句。“我朋友去公安部查过那个洪浩,他已经很久没在那里报道了,现在部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秦琴稍稍平静了一些以后,终于再次开口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把王姨是被洪新灭口的事情告诉秦琴,她知道了这件事,可能也会让她处于危险之中,这件事,我自己去查已经足够了,没必要把她牵扯进去。“你说我姐姐处于危险之中是什么意思?”秦琴最后问了我一句。“因为我也去公安部查了,但是找不到洪浩的人,所以我有些担心。”我向秦琴撒了个谎。……我的思维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在面前的桌子上,我把这些年,发生在我身边,我知道的所有事情,一件一件摆了出来,并试图找到里面潜在的联系。四年前,妈妈出车祸死了。两年前,爸爸被绑架撕票,王姨车祸身亡。香姐说她认识妈妈,而且那时候妈妈是她大姐。廖芸说,她妈妈廖贵香两年前也死了。廖贵香肯定是死在监狱里。弄不好就是和我相认的第二天就死掉的,这一点,我需要再找廖芸跟春姐确认一下。她们,年轻的时候,应该都在一起。妈妈是车祸死的,王姨也是车祸死的。王姨是被洪新灭口。妈妈呢?是不是也是洪新动的手?妈妈死了之后,华威迅速发展起来,两年的时间,成为了一家有一定规模的公司。老爸携款出逃,华威半倒闭,然后王姨被洪新灭口。这一切,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无论如何,洪新杀了王姨,而且很可能也杀了我妈妈,这个仇,我不可能不报。怎么报?就算有天朝集团为依托,可是我有能……天朝集团,在堂堂一名军区司令员的眼里,算得了什么?……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洪新的新闻报道。发现很多混t血等军事论坛的网友,曾经很隐晦的预测过,未来几年之内,洪新将成为主席的接班人,也就是未来国家的第一人。而且他最近很活跃,多次出国和一些大国进行军事方面的互访。看来他可不是污刚之类的小角色。王超向我撒谎了吗?拿洪新来吓唬我?我倒宁愿他撒了谎。不然王姨的血海深仇,将永远无法得报。还有四年前我妈妈的那场车祸,肯定也不会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我该怎么办?是否有必要,把这件事和李天朝沟通一下?……“不会的,一个军区司令员,不会愚蠢到亲自找人去杀一名普通平民,王超肯定是在撒谎。”李天朝听完我的叙述之后连连摇头。“如果王超说的是真的呢?毕竟他们之前是战友。”我对李天朝的回答很不满意。“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李天朝叹了口气,“那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难道你觉得……你还能像上次血洗流云那样把他给灭了?小威,别犯傻了,你恐怕连他身边一公里之内都接近不了……”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