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23章 新华威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0
12-30

第623章 新华威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623章 新华威“好吧,我这就拉投资去。”我向张丽华点了点头。现在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怕张丽华把我拿去卖了?有新华威这三个字就够了,足够我为她再次全力奋斗了。总好过我每天在金城集团混一天算一天。“记住,我们的底线是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必须确保你和郑爽是最大股东,一年多之前,在华威发生的公司股权之争,你应该印象很深刻吧?”张丽华接着交待了我几句。“我知道。”“另外要尽快,最好在月底之前确定投资人,明年一月项目正式上马,这个项目会得到主抓经济的杨市长的全力支持,做不起来,会成为他一个永远的心结和污点,做起来了,是他的政绩,你懂?”“我懂。”我再次向张丽华点了点头。张丽华随后拿出了一大摞相关的资料复印件给我,把红酒厂建厂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详详细细地向我述说了一下。另外关于拉投资的事情,她也告诉了我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和一些建议。隐隐感觉,张丽华似乎根本没怀疑过我会拉到这笔两千万的投资。或许她心里已经认定……我会去找秦琴……问题是,借钱这种事情,我最不愿找的人,就是秦琴。……和张丽华、郑爽吃过饭,我和郑爽回到了公司,郑爽去了十八楼,我回到了十九楼自己的办公室。胡筝他们还没回来,不过我现在没心思想那些事情,回办公室以后,我再次仔细翻阅着手中那些资料,一遍一遍回忆着张丽华交代我的那些事情。不管张丽华出于何种目的来找我,有一点儿我是很确信的。只有当我发现自己在重建华威的时候,才能燃烧起我内心那久违的**。最重要的,才能让我重新找回生活的目的,让我义无反顾地投入进去。张丽华太了解我了,简直吃透了我,她知道怎样才能最快地说服我。又或者,她心中也有一个华威。手机响起,是小晴打过来的。“哥,吃了吗?”“嗯。”事情忙完了吗?一切还好吧?”“小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我突然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留在W市的理由,而不至于让小晴伤心。“嗯……”“我要重建华威。”“哦,有……什么新计划吗?”“XX市的红酒厂你还记得吗?”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和小晴说一下这件事,她知道华威对我的重要性。当然,我也相信她对华威的感情。“记得,我们过去一直做他们的总代理。”“嗯,现在这个红酒厂要转卖了,我有机会用半价拿到它,所以,我想在它的基础上重建华威。”电话那边沉默了良久,终于,小晴再次开口了。“哥,需要钱吗?”“钱我已经筹到了,我只是想向你道歉……我很可能……”“没办法来S海了,是吗?”小晴接着我的话说了下去。“嗯。”“哥,答应我一件事,好吗?”“你说。”“华威重建之后,我要为华威新出产的红酒代言,这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小晴……”“哥,华威……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去年,秦琴为华威代言,毁了她的明星前程,却成就了小晴现在大明星的地位。现在……我还要再连累小晴一次吗?这个……如果这次的代言,把小晴的大明星前程给毁了,或许不是件什么坏事。我早就不想她继续呆在那个圈子里了。秦琴被封杀之后,相反她找回了她所要追求的理想,她可能真的没有怪罪我什么。有些事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好吧,我答应你。”我很清楚地回答了小晴。“哥,谢谢你。”“干嘛要谢我?是不是弄反了?”“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帮到你,帮到华威。”“小晴……”……和小晴的电话,终于解决了悬在我心头的一个大难题。答应她一周以后去S海的事情。我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手机,忍不住拨通了秦玲的电话。她是我的爱人,这么大的事情,我应该和她说说才是。当然,我隐去了张丽华的名字,我知道秦玲不太喜欢张丽华,虽然我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这件事,你最好找林总帮你把把关,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他是生意精了,看事情会比你更全面一些。”秦玲没有打击我的积极性,而是给了我一个建议。“听你的。”我向秦玲笑了笑,今天我心情特别的好。挂断秦玲的手机之后,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始拨打林志强的手机,不知道他回W市没有,也不知道这手机号是否还在使用。没想到一打就通了,而且林总的声音马上就传了过来。“陈总,你好。”“林总,最近在忙些什么?”我随便和林总寒暄了一句。“刚下飞机,秦董把我叫到W市来了,这边有新项目要做,你应该都知道吗?”“呵呵。”我笑了笑,又闲聊了几句之后,把张丽华的红酒厂一事,和林志强简略说了一下。然后,想参考一下他的意见。“对,当时我们做他们红酒品牌的总代理,他们的红酒占据了我们近白费之七十的销售份额……”林总听完了我的叙述,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你的意见是……”我再次向林总确认了一下。“做,干嘛不做啊?拿下这红酒厂,大半个华威就回来了,呵呵。”林总的态度有些出乎我意料的干脆,我以为他至少会考虑一下呢。不过也不奇怪,林总作为销售总监的身份,估计是华威所有人中最了解这红酒厂的人了。“我该怎么去做呢?”林总这么干脆就做出了决定,倒让我一时半会儿有些茫然起来。我原本是想,他如果在W市,我会约他见个面,拿上手头这些资料,好好和他长谈一次……“我想想……”林总在电话那头稍稍沉思了一会儿,马上就又开口了……“两千万投资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后续的……第一步要重新招聘人员,这个我可以有几个合适的人选推荐给你。”“第二步,重新包装红酒品牌,找一个合适的品牌代言人,这个对你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第三步,在春节期间对产品进行强有力广告宣传,同事进行全国范围内招商铺货,如果动作足够快的话,争取在春节前把品牌一炮打响,红酒的销售不同于啤酒,一年四季淡旺季不是很分明,如果能成功做好原有的五个省市场,第一步就算成功了……““呵呵,谢谢林总,经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慢慢有些清楚了……”林总没搭理我的话,接着说了下去:“秦氏娱乐在W市正式开张的日期,预计在春节前半个月,到时候会有大手笔的媒体宣传,甚至包括央视的传统春节晚会,在W市也有大动作,呵呵,直接告诉你吧,XX电影节到时候会在W市举行,港台内地百分之九十五的一线、二线明星已确定出席,天朝集团的影响力,没有人敢拒绝,除非他不想在这圈子里混了。”“那倒是……”我明显听出了林志强话语背后的那种得意之情。在大公司做就是感觉不一样啊……“到时候人手一杯华威新出厂新品牌的红酒,这影响力……不用我多说了吧……呵呵,具体的细节你和秦董小俩口可以慢慢谈……”“……”“陈总,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不知道能不能……”林总欲言又止。“嗯,林总你说,如果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而为。”“那位杨市长,很不好打交道,他手下那位张助理,也有点儿难缠,我安排人几次和他们接触,想请杨市长吃顿饭,都没能达成,呵呵,以后秦氏娱乐要在W市地头上立杆竖旗,虽然我也不求着他,也不怕他,但如果和他相互间的关系能融洽一些,对生意会更有好处……”“这个啊……”我皱了皱眉头:“我想想办法吧……”“等你好消息。”林总笑了起来。真闹不懂了,他和张丽华之间的关系,不至于这么僵吧?两人明显在暗战,却偏偏都要通过我。挂了林总的电话之后,我心里确实清晰了很多。但林总分明已经认定,我要依赖秦琴才能完成这一切了。这并不是我所想。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接受小晴的代言请求,但就是无法再接受秦琴的任何帮助。两千万的资金,不找秦琴,找谁去拿?鬼使神差地,我拿着一份很简略地计划书,来到了廖芸的办公室外。门虚掩着,我敲了敲门之后直接走了进去。廖芸正在和一个什么人谈话,见到我闯进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好想还没请你进来吧?”我没搭理她,径直来到她办公桌对面坐下了,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和廖芸谈话的那位:“你能让一下吗?我和廖总有很总要的事情谈。”那人很讶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廖芸。廖芸铁青着脸,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和那人说了下,待会儿再谈,把那人打发出去了。“什么事?”那人离开之后,廖芸脸色很难看地瞪着我。“你其实长得挺漂亮的,我和你说了,别老这么板着脸,很容易老的……”我笑嘻嘻地看着廖芸,并不急于和她转入正题。她会不会突然发怒?然后拍着桌子把我从她办公室里赶出去?“找我什么事!?”廖芸不搭理我的调侃,再次问了我一句。估计再多调侃一句,她差不多就要爆发了。算了,到此为止吧。“你让我写的计划书,已经写好了。”我把那张纸推到了廖芸面前。廖芸皱着眉头看了半天,然后又把它推还给了我:“什么意思!?”我站起身,走过去关上了廖芸办公室的门,然后把她办公室墙边的白板推到了她办公桌的对面。我拿起笔,在上面一边写,一边和廖芸讲解了起来。“XX红酒,以前华威是它的总代理,XX红酒的销售,占到华威总销售额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现在杨市长调来W市,任分管经济的市长,这红酒厂是他一手抓起来的拳头项目,但是华威到了金城集团之后,管理混乱,导致红酒厂销售下滑严重,并最终于两个月前停产。”廖芸听到我刚才的话之后,脸色显得更加难看了。“XX市对红酒厂的现有固定资产进行了评估,预计市值在五千万到六千万之间,作为曾经红酒厂项目的发起人之一,现任W市分管经济的杨市长,希望有一家企业能接手红酒厂,解决红酒厂职工的吃饭问题,同时也算是帮他擦干净屁+股。”我顿了顿之后接着讲了下去:“华威一直以来,并不是以啤酒为主营业务,红酒的销售,一直占据华威整个公司销售额的百分之八十以上,XX红酒因为是全国总代理,所以占据了华威整体销售额的百分之七十,另外百分之十五是白酒,自产啤酒销售额不足百分之五。”“你想让我把红酒厂也买下来?”廖芸摇了摇头:“想法挺好,不过我没那么多钱……”“我没说让你一个人出钱。”我打断了廖芸的话:“你把华威的生产厂抵押给银行,至少可以贷到两千万以上,余下的收购资金由我来解决,组成的新华威,是一家股份公司,你最多可以获得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大张旗鼓地跑到我办公室来,打断了我和别人的谈话,就是为了骗我出资帮你重组华威?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一起疯狂?”廖芸一副不太感兴趣的模样儿。我知道她内心里并不是如她表现那样,她只是需要我更进一步的讲解而已……“好吧,我现在告诉你,这两千万投资之后,你可以获得什么……”我重新坐回了廖芸的桌子对面,拿起了笔和纸。“价值五千多万的一家红酒厂最大股东……”“大明星李晴的代言……”“天朝集团XX电影节独家冠名,白费之九十五港台内地一线、二线明星会出席……”“巨额几乎免费的媒体投入……”“一个全国性的销售网络,一家可以正常运营起来的新华为公司……”“W市主抓经济的杨市长的特别关照……”“……”“最最后。”我盯着廖芸的眼睛:“我给了你一个赚钱的机会,一个可以让你脱离你舅舅的把控,让你可以独立自强,不再寄人篱下的机会。”我最后几句话,明显让廖芸身上一震,表情在瞬间也有所变化。如同张丽华最后打动我的那几句话一样,我知道我这几句话对廖芸的分量。廖芸沉思了良久,终于再度开口了:“余下的百分之六十股份,都把握在你手上吗?“不是。”我摇了摇头:“我和郑爽各百分之三十。”“郑爽?你说的是人事部的小郑?”廖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是啊。”我向廖芸点了点头。看她一脸疑惑的样子,我笑嘻嘻地补了一句:“没有她,我不可能认识你这个大美女,这算是我对她的一分感谢了。”廖芸的神情明显还是很疑惑,不过她没有再问我什么了。“两天之内,你不回复我,我另外找人合作了。”我给了廖芸一个最后期限。廖芸没吱声,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计划书给你啦,我下午可能要外出谈一些事情,要不要和您请示一下?”我站起了身来。“你去忙吧,红酒厂的事情,我会尽快答复你的。”廖芸神情明显比我刚进来时缓和了许多。我又向她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走了没多远,迎头遇上了郑爽。“你和廖总谈了什么?”郑爽把我拉到了一边。“让她出钱买红酒厂……”我和郑爽稍稍说了一下刚才和廖总谈话的内容。“这样啊?难怪她叫我进去……”郑爽似乎显得有些紧张。“你什么都不用和她说,她问起,你就说你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让她来找我。”我向郑爽交待了一下。“好吧。”郑爽听到我的话之后,神情显得轻松了不少。和郑爽分开,到了电梯边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晚上小玉和林依佳还约了我吃饭的。我本来是想趁着现在还早,回家去陪陪秦玲的。不过看时间,我至少还是可以陪她一个小时吧?到时候再出来,不提小玉的邀约,就说林依佳约我和林总一起吃饭,秦玲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她和林依佳关系那么铁。电梯还没来,我拨通了秦玲的手机,不一会儿就接通了。“班长,我下午的事情忙完了,现在可以回去陪你了,不过晚饭的时候,林依佳约了我和林总一起吃饭,到时候我还要出来一下。”“哦……”秦玲语气似乎有些慌张:“小威,我现在不在家里……”“你出来逛街了?在哪儿?我直接过去找你。”“嗯……我今天有些事情要去办,可能晚上要晚一些回,你不用管我,先忙你自己的吧。”“什么事?”我有些奇怪地问了秦玲一句。秦玲嗯了一会问,但终究什么也没说,感觉她好像不太想说。“你晚上什么时候回?要不要我去接你?”我接着问了一句,不想逼问得太狠,怕她被逼问之后,再次从我身边消失不见。“可能,十点钟吧,最迟十二点……”“这么晚?”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开始有些不舒服。“小威,你不要担心什么,太晚了也别等我,自己先睡。”“班长,你要记着,你的生命不只属于你一个人,你明白当我找不到你或者……之后,我会做出什么来…..”说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自觉地发抖。肯定不是因为天冷。“小威,我晚上一定会回去的,你别想多了,手机快没电了,不合你多说了。”秦玲声音明显有些急促。我犹豫了一下,还想再说些什么,那边电话突然断了。当我再打过去的时候,提示手机已关机。秦玲的手机怎么可能没电?她呆在家里,既然要出门,不会提前充好电吗?她到底去干嘛了?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一年多的思念和等待,我要的不是这个结果。她到底做什么去了?她面对的,是什么人,是怎样一种情况?为什么不肯让我一起来面对?我爱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是,她人虽然回来了,但心一直对我关闭着。我不敢逼她,也不忍逼她,但是,一直这样,她难道不知道对我是一种煎熬?我向,秦玲多半是出于保护我的目的,才不让我介入她的那些事情,想一个人把那些痛苦奇异承担下来。可是,她想过没有,她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痛苦。如果要到她牺牲自己,来达到保护我的目的,还不如让我去死!心中,那莫名的悲哀。我该怎么做,才能拯救你,我的爱人?重建华威的喜悦之情,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意外发现胡筝他们已经回来了。我强打精神,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之后,把胡筝叫到了办公室。“情况怎样了?”我问了胡筝一句。“还好,重新做了笔录,又问了我一些之前的事情,中午还请我们在公安局食堂吃的饭。”胡筝心情好像还不错。“没事儿就好。”我笑了笑,突然临时做了个决定:“胡筝,走,我们去看看小玉和小可,晚上请他们吃饭。”“呵呵,好啊,不过我们跑了,廖总会不会说什么啊?”胡筝似乎有些担心。“不用管她,她不敢说我什么的。”我站起了身来。在胡筝的见一下,我先一个人下了楼,过了大约五分钟,她才从楼上下来了。伸手拦了辆车,和胡筝一起坐进了后排。可能因为昨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当我和胡筝一起坐进车里,关上车门,两人不自觉地互望了一眼之后,神色都隐隐有些尴尬。似乎都心照不宣地响起了昨天那一幕。“小玉姐人挺好的。我现在合小可住在她诊所里,总觉得欠着她一份人情,想给些钱或者请她吃饭,还她这份人情,可她坚决不肯。“胡筝明显是没话找话和我说,分散一下此刻和我坐在一起的些许尴尬气氛。“她确实是个好人,一直都是挺热心的,你不必觉得欠她什么,我和她是同学,关系挺好的,这份情就由我来还她吧。”我笑着安慰了胡筝一下。“呵呵。”胡筝笑过了之后,我和她两人再次一起陷入了沉默之中。去小玉诊所的路有些远,加上路上有些堵,过了大约五分钟之后,胡筝掩嘴打了个呵欠……“今天好累啊,能不能借你的肩头靠一下?”胡筝一脸温柔的笑意看着我。“那有什么问题?”我答过之后,马上就后悔了。很明显,我不该答应她的,这有违我昨天发的誓言……最后一次。唉,戒烟好难啊!戒色更难……胡筝已经向我靠了过来。我感觉一年多之后,她好像有些变了。以前我和她之间,虽然总有些小暧昧,而且我还和她说了很多很下流的话,但终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胡筝还是比较谨慎,不肯和我身体有太多接触。可是……这次重新见到她,发现她好像在我面前变得主动多了。仅仅是因为我帮她打了监察部龌龊男,那个刘亚东吗?“昨晚没睡好。”胡筝靠在我肩上之后,继续和我说这话。“怎么了?”“呵呵。”胡筝笑了笑,却没回答我的话。要是换在一年前,我肯定会追问她一句:“是不是想我了?”之类的。不过这次我忍住了。“啊……!”车子转了个弯,胡筝轻叫了一声,然后一头栽了下来,居然倒在了我的怀里,小脑袋枕在了我的大腿上。出租车司机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大概是担心他车子转弯过急,颠着了车上的乘客,但当他回头看到这一幕之后,只是咧嘴淫+笑了一下,然后就回过头去了。“起不来了,就这样躺着好了。”胡筝嗲声嗲气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我冲她笑了笑,虽然心里很为难,但是,我总不能赶她起来吧?对她说,不允许她睡在我大腿上?“小威哥哥,昨天的事,谢谢你。”胡筝索性仰面朝天躺在了座椅上,当然,小脑袋枕在我的大腿上。她的脸蛋儿稍稍有些微红地看着我。怎么感觉她像是发情了一样?“那是我应该做的。”说完这话,我感觉自己崇高得像雷锋一样。“呵呵。”胡筝又笑了起来,然后不知是真闭还是假闭上了眼睛。看着她红艳欲滴的小嘴,我很有一种想亲吻上去的冲动。如果我此刻亲吻上去,她多半不会拒绝,只会装模作样地表示一下生气。我不能。我有秦玲。可是…..秦玲她……唉……心烦。胡筝睡了一会儿之后,小脑袋转了转,把面部朝向了我怀里的方向。我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很快我就明白了过来,是她柔软的脸蛋儿,隔着衣裤,蹭在了我那东东上面……我晕,真不该这么想的,一想之后,那东东就有了反应,而且马上把我的裤子给顶了起来。这次顶到的是胡筝的脸蛋儿……胡筝可能被顶醒了,她本能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又抬头向我看了一眼。我快窘死了,连忙把头望向了窗外,就好像这一切没发生一样。过了一会儿,发现胡筝没什么动静,我这才又偷偷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眼睛闭着,仍然像刚才一样的姿势,没怎么动。但不看不打紧,一看,我下面那东东忍不住又顶了她一下。这次胡筝没睁眼,也没抬头看我,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东东在顶她了。她昨天就该知道了……随着出租车行车时的一颠一颠,我被胡筝柔软的小脸蛋儿压住的那东东,又开始积累起了某种能量,在我身体里奔腾着,似乎在寻找出口。我忍。脑子里不由得又响起了秦玲,而且不由自主地就在想,她今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干什么去了………………………………….终于把那东东被胡筝的脸蛋儿给弄出的感觉消磨了下去。车子在大约半小时之后来到了小玉的诊所里。胡筝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仍然给了我一个很温柔的微笑,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诊所的牌子居然换掉了,换成了怀玉妇科诊所。看来小玉现在对自己已经很有信心了,可以不用借助她哥哥的名声来拉生意了。诊所除了换牌子之外,还重新装修过了,看起来焕然一新,比去年的时候气派多了。进去的时候,发现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儿穿着护士装,坐在一楼前厅里,诊所的前厅也重新装修过过了,看起来就像那些正规医院一样。“小敏,小玉姐她们呢?”胡筝向那小护士问了一句。“在检查室给病人做检查呢。”小护士小敏回了胡筝一句,然后看向了我。“他是小玉姐的同学……”胡筝向小护士小敏介绍了我一下。“呵呵,陈威是吧?”小护士一口把我的名字给喊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我逗了那小护士一句。“她们都念叨了一整天了,说晚上要和你一起吃饭……呵呵。”小护士挺爱笑的,年龄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我说他长得挺帅吧?你认为呢?“胡筝和那小护士说笑起来。“是挺帅的,难怪小玉姐那么念叨他呢……”小护士说完又笑了起来。…………………………“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呢?”小玉穿着一声的白大褂从检查室里走了出来。“陈威!?”小玉突然看到了我。“久别重逢,要不要拥抱一下啊?”我向小玉张开了双臂。“还和从前一样色!”小玉嗔了我一句,不过很快又补了一句:“好吧,这次让你拥抱一下。”“哈哈。”我笑了起来,上前两步,给了小玉一个很健康很温暖的拥抱,当然,此刻我的心里也很健康,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只是在感受和她从风的喜悦罢了。“这么早就下班了?”拥抱完之后,小玉和我聊了起来。“想早点看到你嘛……”我发现我又开始油嘴滑舌起来。“小敏,后面还有预约的病人吗?”小玉转身问了下桌边的小敏。“还有两位,一个是五点钟,一个是五点半钟……”小敏看了下单子之后,向小玉汇报了一下。“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我又不是头一次在你这里混点儿了。”我向小玉说了一下 。正说话的时候,里面检查室里又有一名护士和女病人一起走了出老,认了一下我才认出来,原来穿护士装的是小可。打发走了女病人直呼,小可也和我互致了问候,一直和她之间说话比较少,所以只是一般的问候。“小玉姐,现在才三点多钟,下一个病人要到五点钟猜到,陈总过来了,今天的护理课还上不上啊?”小可问了小玉一句。“你们还上课?”我随口插了一句进来。“是啊,小玉姐每天要抽时间给我们上护理课,我们两个都不是专业护士出身……”小敏在一边向我解释了一下,看样子她挺喜欢说话的。“护理课?那不是要学着灌肠啊?”我随口问了一句,一提到上护理课,我就不由自主地响起了我那个笑话。还有小玉给我讲的,她们班那个好福气的男生,被老师罚,必须给每个女生都灌一次肠……然后他可以把每个女生的屁+股都借机摸一遍。“嗯,今天就上这一课,刚好来了个活标本。”小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点了点头。“好啊好啊!”小可和小敏一起看着我笑了起来。“什么活标本啊?”我有些窘窘地看着她们三人,难道是要拿我当标本,给我灌肠?“陈威同学,想不想让她们帮你清洗一下肠道啊?我们用的是特制的药水,可以帮你清楚肠道有害病菌,增进你的身体健康。“小玉有些诡诡地看着我。“大医院里清洗一次肠道收费一两百呢!我们这是全免费的。”小可帮小玉补充了几句。“那我不是占大便宜了?“我嘴里和她们调笑着,底下那东东却竖了起来。靠!真让她们帮着灌肠,岂不是要当着她们所有人的面把裤子脱了?我可不想被她们灌肠,我刚才插这几句嘴,是想给她们灌肠……“是啊!“女生们又一次笑了起来。“这样吧,你们先灌一个给我看看,如果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的效果,那我就让你们灌。“我立刻就想了一个坏主意出来。“切!还以为我们骗你啊?“小玉向我撇了撇嘴,然后看向了身边的小可和小敏:”小可,这次的课,轮到你做标本了。“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