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26章 回归宴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1
01-14

第626章 回归宴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626章 回归宴当我再次开始清洁工作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胡筝主动在向我的手靠近。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动作,但是,这种感觉,确确实实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索性大起胆子,一直在那里清洁起来,并且仔细观察和注意着胡筝的每一丝细微变化。毫无疑问,她此刻有了和当初小芳一样的体验,所以才会有这种相类似的外在细微表现。记得一年前的夏天,我曾给她传授了一种凉快功,当时在手机里的时候,不知道她练习了没有。应该是练习了,从她当时对我的回应表现来看。呵呵,这种事情,对现代社会的女生们来说,肯定是很普遍的。不过这次是我帮她,她的感受肯定和先前自己练习凉快功的时候大不一样。就比如小芳,以前她又不是不能自行解决,但偏偏喜欢我帮她。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的当口,胡筝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动了起来,我甚至有些猝不及防。那个了?不会吧?太快了些吧?应该是的。因为我用来做清洁工作的那张纸巾,已经不能再用了,必须要换一张才行了。我晕。不至于这么兴奋吧?我连忙分开了胡筝,想用视觉确认一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我的手被胡筝伸出手‘叭’地打了一下,然后用她自己的小手把自己给遮掩了起来。我有点儿忍不住想笑。胡筝比小芳当时要快多了,快得超出我的想象,也许每个人身体的敏感程度不一样吧?胡筝比小芳当时要快多了,快得超出我的想象,也许每个人身体的敏感程度不一样吧?可惜了,她用手捂住了她自己,我无法欣赏一下暴风雨后的某些绝美风景了。“陈威同学你还没有练习完?该换胡筝了吧?”小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过来。胡筝听到小玉的话,立刻把裤裤提了上去,然后从床上坐起了身,一边整理衣裤,一边对小玉说:“是啊,该到他了……”看到胡筝脸蛋上尚未褪去的娇红,我不由得有些心旌荡漾。哈哈,我刚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见到我看她,胡筝似乎突然很有些害羞,极力避开了我的目光,并迅速整理好衣裤,穿上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快躺倒床上去……“胡筝绕到我身后之后,推了我一把。郁闷了,该我脱裤子了。好丑啊,这里这么多女生。“嘿嘿,我就算了吧。“我开始耍赖起来。“不行!”胡筝崛起了嘴,虽然眼睛有些不敢看我。“陈威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呢?别人给你当了标本,你就也要给别人当一次标本,这是学医的最基本道德。”小玉也嗔了我一句。有点儿明白了,估计以前小玉她们给男生当标本的时候,有些男生就是这么哄着她们脱裤裤的。“是啊,陈威你不许耍赖!”那边的小可也转过头来凑上热闹了。身边的小玉和胡筝不由分说把我推上了那张床。随后她们居然伸手过来解我的皮带……我靠,女生也很喜欢扒男生的裤裤吧?还是报复还是……小玉,我可没扒你的裤裤啊,小心下次……“我自己来……”我只得向他们讨饶了,不然就这么被扒下去,前面那雄赳赳的东西被看到了,我阴暗的心理就全暴露到光天化日之下了。还是躲进被子里,这样心理压力会小一些。躺在床上,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只把屁+股对着她们,心理压力顿时小很多了,看来鸵鸟原理无处不在啊。腰间屁+股那里一凉,好像被人在往下扒。回头看了看,发现小玉和胡筝正一脸兴奋地齐心协力扒我的裤子。晕了,至于兴奋成这样子吗?事已至此,我没办法,只能稍稍抬了下身子,配合了一下她们的行动。两个女生力气还真大,又或者她们一直在用力,我刚一抬起身子,裤子就应声被她们给拉了下去,而且连内+裤一起,被她们一口气拉到了膝盖以下!操了!我连忙夹紧了双腿,扯住了被子,又喊了两声,胡筝和小玉这才嘻嘻哈哈地住了手。随后我还听到小可和小敏的声音,丫的!她们居然已经忙完跑了过来!这下我亏大了,被这么多人看。我两忙用手拉紧了被子,以免被人掀开,看到我前面的情况就糗大了。“哇,又挺又翘耶……”有人开始评价其我来了。“男人的屁+股就要又挺又翘才够性+感……”有人还充起专家来了。“我摸摸……”显然有人对我起了色心。“我也摸摸……”马上就有人跟进了。郁闷了,刚才她们躺着的时候,我好歹还含蓄一些,没敢这么直接说:‘我摸摸‘之类的话。这帮色女!居然这么YD的话都能说出口!就是想摸也含蓄一些啊!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被好几双手在那里摸来摸去,有冰凉凉的,也有暖融融的……更可气的!是居然有人在我屁+股上使劲揪了一把!我靠!用这么大力揪,想揪死我啊!?你们这帮……我彻底无语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我躺在这床上,就像躺在了砧板上的鱼一样,只能任她们宰割了。哭啊。更痛苦的,是不知道谁,用力扒开了我,好像要开始演练了。而且用了很大力,似乎想把我两条腿也分开。我当然夹紧了不会让她们得逞的。男人的先天优势,此刻再次表现了出来,毕竟我那东东在自己的前面,她们在后面再怎么用力,也不可能看到我什么,哈哈。她们就不行了,像小可和胡筝,虽然也夹紧双腿,但是我稍稍一用力,一切就毫无掩饰了。扒我的那名女生似乎很不甘心,继续在那里用着力,似乎想把我分开成两半才肯心甘。我靠,别扒了!再扒我就死定了!“让一下,我先给大家演示一下。”小玉的声音,她明显是以权谋私,利用自己老师兼老板的身份,强行第一个对我下手。煎熬啊……靠靠靠靠靠!拿什么往我那里塞啊?裤子被扒到了膝盖以下,我根本动都不敢动,只能死死地捏住被子,现在再想她们的行为进行反抗,那简直是找死。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才肯罢休,不会一个一个地轮流拿我当一次样品吧?想来之前她们只能找到女生做样本,进行教学演示,肯定很不过瘾,今天我自己送上门,当然不肯放过我了。我要死了。小玉正要虐待我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终于,她把我让给了胡筝。但小玉离开接手机去了之后,余下的小可和小敏显然不想让胡筝独享虐待我的乐趣,争先恐后地过来扒我、掐我和揪我的屁+股。没多大会儿,我居然听到了林佳依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呀……啊!”林佳依显然是因为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光屁+股男人,所以最后惊讶地叫了一声。“陈威同学正在给我们做样本,进行医学护理训练呢。”小玉笑嘻嘻地向她解释了一下。“是……吗?”林佳依似乎先前还准备退去的样子,结果听小玉一说,似乎又向前凑了一些。靠!看到高中同班男同学被扒了裤子当样本躺在床上,任人宰割,觉得很有趣吧?靠靠靠!谁在拉我被子?明显是因为有女生从后面看不到我前面,感到心有不甘,所以对我下坏手了!是谁……我不敢看,只能死扯着自己身上的被子。结果被子被她们扯来扯去,尽磨蹭在我那东东上了。我已经很多天没有那啥啥啥了。今天又受到了太多的视觉刺激,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不行了,别磨蹭下去,我要……别扯了……我发现我真的快要拿啥啥啥了。听着这些女生们的浪+笑,就更加无法收敛自己的心神来控制这一切。也许因为我用力扯住了被子,甚至把自己的屁+股也盖住了,女生们更加不甘心起来,感觉平时文文静静的她们,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听声音好像除了林佳依,其他人都参与了拉我被子的游戏中来。她们肯定知道,只要拉开我的被子,我前面也将无法遮掩住了。或许她们觉得这样很刺激……别扯了……我快要,我马上就要……女生们突然猛地一起用力,因为我抓被子抓得太紧,她们居然把我从床上给重重地扯到了地上!与此同时,我那东东被被子摩来摩去,在这一刻终于到达了极限,并瞬间冲过了临界点……积蓄已久的猛烈炮火,划开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开始向敌军扫射。我突然想到了一款游戏的名称,叫‘横扫千军‘之类的。我真不是故意的。随着我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女生们都惊叫了一声,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看着我。有的被我的炮火击中了面部脸颊上,有的被击中了胸部衣服外面,最惨的是离得最近的小玉,被直接击中了嘴巴。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有些懵了,目光一齐呆呆地看向了地上的我。我连忙向自己下面看了看……晕了,居然还在持续扫射中。就像某公园里的喷泉一样壮观。女生们终于反映了过来,一齐伸手去拿台上的纸巾,还有好心的仍了几张给我。我连忙稍稍背转了一下身体,开始擦拭自己,头脑里完全一片空白。居然在这种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糗大了。不过横扫千军的感觉确实不错,嘿嘿。“摔疼了吧?”胡筝凑到我身边轻轻问了我一句。“啊……还好……”我一边回答她,一边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曾想这一回头,发现了他的目光正在偷瞟我那个地方……我可没有暴露狂倾向,连忙提起了自己的裤子,虽然里面还没有清理干净。“卫生间在哪儿?”我问了胡筝一声。“我带你过去。”胡筝立刻回了我一句。我脸上有些发烫,暂时不敢去看其他女生,她们这会儿好像都在情理着自己被炮火扫射的痕迹。只有林佳依站在检查室正中,一脸羞涩和诧异地看着检查室中发生的一切。她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在聚众那啥乱的吧?晕了,我们明明是在进行医学研究培训,很正规的教学演示……这才几个人啊,场面就这么混乱,如果一整个班的男生女生一起上这种课,那场面……唉呀,不能想,又要竖起来了。跟着胡筝一起逃出了检查室,上楼梯之后,右手第一间就是卫生间,但是上面没有任何标识。进去之后,胡筝反锁了卫生间的门,然后指了指里面的两个格子门:“你一个我一个。”看来这里是不分男女的,我连忙进了其中一个格子。解决完问题出来,发现胡筝还蹲在那里,连格子门都没关。晕了,大概是刚才该看的都被我看了,连最不该没的都被我摸了,所以现在对我连男女之讳都没有了。胡筝见我看她,连忙提起裤裤站起了身来,并且对我羞涩地笑了笑。我回想起刚才她她躺在床上时的情景,脑子里一阵发热,而且又有了一些不该有的乱七八糟的念头和冲动。我连忙看向了一边,心里有些越界了。特别是在秦玲回家之后,我这些行为如果让她知道了,她肯定很伤心。我连忙把目光移向了别处。胡筝整理好衣裤之后,站在卫生间门边,却半天没开门。抬头看了看她,发现她正脸色娇红地看着我。不会吧?她这模样儿,难道是发情了?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先开始胡筝好像还略略回避了一下,但后来她勇敢地迎向了我的目光。晕了,我怎么有一种想吻她的冲动?她好像也很期待,看她的表情我都能看得出。我忍不住向她身边走了两步,想伸出手,脑子里却全乱了。不行啊。吻了她之后怎么办?又不能对她负责,难道让这世间再多一个上行人?和她,还是只停留在普通朋友那种暧昧中会好一些。男和女,有时候牵手拥抱并不可怕,一旦亲嘴接吻,之间的关系性质便大大地改变了。可我真的很想。面前的胡筝居然闭上了眼睛,并且抿了抿红红的嘴唇,好像和我一样也咽了下口水一样。靠了,我受不了了。不吻上去,我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突然爆炸。我再次向前走了小半步,身体已经和胡筝的身体触到了一起。然后,慢慢地低下头,凑近她的脸颊。胡筝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虽然仍然闭着眼睛,但我感觉得到她的紧张不安和期待。我再次向她脸颊边凑近了一些,甚至都可以嗅到她的体香了。外面响起了一阵乱笑,还有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卫生间的门被拍得山响:“谁在里面啊?胡筝还是陈威?”完了,她们发现我和胡筝一起在里面。“你先走吧。”胡筝连忙又躲回了其中的一个格子里,并关上了格子门。我硬着头皮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外面是小玉和小可在拍门,后面跟着小敏。我逃出卫生间之后下了楼,林佳依已经从检查室里出来了,正站在下面的大厅里。看到我的时候,她仍然有些脸红。“你好,今天不上课啊?”我向林佳依问候了一声。心里有些后悔,特别是不该让她看到刚才那一幕。她和秦玲的关系那么好,终久有一天,她会和秦玲再次见面,那时候,万一她和秦玲说起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唉……想到秦玲,心里又烦了起来,她到底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事情去了?为什么要关机?不想了,想着烦!“接到小玉电话,过来看看你,晚上一起吃饭。”林佳依仍然是她一贯的羞涩神情。如果刚才小玉讲课的时候,林佳依也在,估计像她这种类型,打死都不肯脱裤裤。真想知道她找了男朋友,初+那天,或者结了婚,洞房花烛夜那天,要脱掉身上的衣服,会羞涩成什么样子。可惜我是没机会看到了。“现在还早,所以……小玉刚才……给那些护士做了下护理培训,强拉我做她们的样本。”我向林佳依解释了一下,一面给自己未来留下后遗症。就算秦玲问起我来,我也只解释说好心帮忙给人当样本。至于喷出巴黎香水那种事情,林佳依不一定能向秦玲说得出口。“哦……”林佳依脸蛋儿一下子又红了:“我是说……你们在干什么呢……”小玉预约的两个病人过来的时候,她和小可还有小敏去检查室帮病人做检查去了,我和胡筝还有林佳依坐在了厅里桌子边一边吃零食,一边随意聊着天。感觉胡筝现在看向我的目光有些异样。她之前从没有敢像这么热切地看我。估计她心里开始对我有了期待。郁闷了,其实我也一直挺喜欢她的,特别喜欢和她说话,听她嗲嗲的声音。但是我已经有了秦玲,就不该再招惹她了。但她明显已经喜欢上我了,经过刚才在床上,我把她弄到那啥啥啥了之后,她肯定会对我产生一种更不一样的感觉。我都有些不敢看她了,特别是回视她有些热切地目光。她肯定很希望我的回视。……忙完两个病人之后,小玉把她的车从后面开了过来,因为车子装不下那么多人,小敏说她回家先走了。我坐在副驾驶,小玉开着车,林佳依还有胡筝小可挤坐在车后排,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包房也已经预定好了,到了之后直接点菜上酒,庆祝我的归来。虽然是大冬天,但包房里面确实春意盎然,女生们纷纷举杯对我的回归标识庆贺,因为喝的是红酒,所以大家也都没有怎么克制,加上都很高兴,所以一杯一杯地轮流向我敬着酒。最为宴席上唯一的男生,我当然不能在喝酒上露怯,于是一杯一杯地和她们干。平时没怎么觉得,合起来才发现,有些女生酒量确实不错。就像小可,屁+股大大的,没想到酒量也和屁+股一样大,可能她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又或者故意想灌醉我,所以敬我敬得特别勤。虽然红酒不是这种喝法,但我一开始都是一杯一杯地干,后来为了不露怯,仍然一杯一杯干,结果不知不觉红酒就喝下去两箱。这东西度数虽然没有白酒那么高,但是喝多了,比白酒更能醉人。唯一一个没怎么喝酒的人是林佳依,她说我们都喝醉了,小玉不能再驾车,到时候由她驾车。但她也以茶代酒,哄我喝下了不少红酒。我彻底醉了。眼前那么多美女,不醉才怪。……我都不知道这酒席是怎么结束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车。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睡了一夜。一觉醒来,头疼得要死。发现不是躺在自己家里,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去找手机,想打给秦玲,却发现自己光光着身体,连内+裤都没穿!我靠!是谁把我剥得这么光光的?头脑中慢慢回想起了昨天的情景。这里是……房间里有暖气,所以并不是很冷,我掀开被子,穿上地上的棉拖鞋,向窗边走了过去。看了看窗外的情景,我们上就明白了,这里是小玉的诊所。刚回过头来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我连忙一蹦三跳地钻回了被子里。进来的人是小玉、林佳依和胡筝,她们三人两前一后,笑嘻嘻地走到了我床边。走在前面的当然是小玉和胡筝,林佳依跟在她们身后。“醒了?”女生们在我床边坐下了。“嗯。”我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被子,总感觉她们像是有些不怀好意。“你重得像块铁。昨晚吐得一塌糊涂,我们几个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抬到浴室里洗干净,你的衣服早上我让小可丢洗衣机里洗了,现在正放在另外的房间里用暖气吹着呢。”小玉向我解释了一下我为什么会被剥得精光的原因。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