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17章 极品好男人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1
03-20

第617章 极品好男人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617章 极品好男人班花第617章极品好男人无聊。为什么有了钱之后。亲情就变的这么不值钱了呢?我很难想象。即使有一天了钱。我有了自己的家庭。也已经生儿育女。就会对婉儿淡漠起来。甚至挤她。想把她扫的出门。人啊。究竟是一种什么动物?这顿接风洗尘宴。还是很丰盛的。根据菜单。我粗略估算了一。顿饭至少在两千元以上。看来芸并没想中的那么困窘。不然不会出手这么奢侈。两千块钱一。对这种大户人家小姐来说。谈不上什么奢侈。但只是为了给我这位新职接风洗尘。就显的有些过于奢侈了。不过这倒变相说。她对我挺重视的。这不是什么坏事。吃饭的时候。接到晴的电话。她回S海之后就一直忙。到现在才抽出时间和我打电话。和她没多说什么。也可能是她很忙。没多大会儿她就挂了电话。我又开始疼起来我答应了小晴。一周以后到S海去找她。是一个缓兵之计罢了。现在我明显做不到。这天之内。我必须想出一个很好的理由出来。这个理由可以让我不去S海。也可以不伤害到她。唉。有点难。我骗的了她一时。骗的了她一生吗?可我不能把秦玲的情说出来。为什么出狱之后。总是要做一些很艰难的选择?早知道这样我还如一直呆在监狱里。那些日子。不堪回但过倒算单纯。在监狱的大部分时。我都在锻炼着身体。日复一的用拳头捶打墙壁。天天想着出来复仇的事情。但是。复仇。仅仅靠一双铁打的拳头是不行的。欺负秦玲的人。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想远了。还是想想一以后怎对小晴吧。想不清楚。算了。别。吃过饭。我突然意识到我离家的时候应该帮秦玲买个手机的这样方便我和她随时联。知道她的情况。不过这会儿有点儿脱不了身。芸很显然已经认定我今天就开始在这里上班了回公司之,。她直接把带上了十九楼原以为华威会占据十九楼很大的方呢。上去之后。七弯八拐。才在一个很偏的角落里找到了华威的所在。不是那种玻璃对开门。只有一道虚掩的木门。进了办公室发现就只有一个大厅看起来最多也就九到一百平米的样子。没怎么装修也没有象郑爽说的那。大部分员都留了下来。里面摆着七八张桌子。除了我胡之外。只四名员工坐在那里。“都在这里了?”我小声问了下身边的胡筝。“嗯。”胡点了点头:“另外五个跑业务的只早上报道。办公室。”我心中很有些郁闷。但还是跟着芸一起向厅里走了进去。厅里面的那四名员工显然都认识我。而且对我的到来似乎有些惊讶。他们和芸打招呼同时。也都和我打了声招呼。我对他们并不熟。只是能略略记的他们有些面熟。去年华威的那些中高层人员似乎没有一个在场的。“以后陈总会在这里协助我的工作。”芸简短的在厅里说了几句。有点儿不太正式。不过现在这状况。这样说说也差不多了。芸和厅里的人短的说了几句之后。带我来到了厅里唯一的那个房间门前。我看了一下。这一百多平的的方。除了一有洗手间标志的门之外。就只有这里有个门了。看来也就总经理有一办公室。象胡筝这样的市场部经理。是要和那些员工们一起坐在厅里。说不定那四名员工都是经理级别的。“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芸进了这间小办公室之后。和我说了一下。“嗯。”我撇了撇嘴。心中越发感到有些失望了。“我就在楼下。有可以过去找我。打电话也行。”芸又和我说了几句。“嗯。”我继续心不在焉的应了她一声。“你看。你是不是…和他们先交流一下?”芸指了指厅里那些员工。“好吧。你忙你的去吧。我先和他们交流一下。”我向芸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可以去找小郑。反正你们很熟。”芸接着说了一下。我倒是想起了郑爽我说的。想再回来做我助理的事情。芸似乎没有提那事儿的意思。不过我看现在这情况。也不适合把郑爽从总部要过来。那不是害她吗?一共也才这几个员工。我还能单独再配一个助理?芸和郑爽下去之后。我把胡筝叫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之后。胡筝在我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还好吧?”我不道该如何开始和她的这一次面谈。便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不好。”胡嘴巴瘪了瘪。看情绪确实不好。“怎么了?被人耍?”我逗了胡一句。以前那个声音甜甜的喜欢筝跑哪儿去了?胡没回我的话。没看我。眼圈一红。捂着口鼻居然哭了起来。我瞪着她有些不措。毕竟她不是我的女孩儿。哭的时候。可以抱进怀里轻抚安慰一番…再说了。秦玲回来了我在别的女生面前。还是敛一些吧不要再招惹这个招个。虽然她们都很惹人怜爱。“你什么时候回W市的?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胡情绪平静一些之后。开口问了我一句。“才回来。”我连忙了一下。心中有些奇怪。她不知道我这一年多被关监狱里去了?“想去看你。可直没打听到你在哪儿。打你手机不通。”胡稍稍抬头看了看我。“因为一些情。。一直在协助上面的一些调查。所以暂时不让我和外面联系。”见胡并不是了解情况。我也不想和她说的那么细。“现在。都没事儿了?”胡筝接着问了我一句。“肯定没事儿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了吗?我冲胡筝笑了笑。胡筝没笑绪还是有些不好。“见到我一点儿都开心啊。”我只好逗她一句。“没有啊。我只是觉。当初好好的公司被他们弄成了这样。凭什么说我们公诈骗啊?这世界上那么多骗子公司他们不管。我们正常的做生意。还被诬谄成诈骗。哪有这种道理啊?”胡筝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起来。“这些事和华威诈不诈骗没什么关系只是华威不小心卷入了一场政+治争中罢了。你也别多想了。现在我回来了。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我安慰了胡几句。不想就这些事情和她解释太多。“可是公司现在这情况。”胡筝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提不起精神。“小可呢?没见到她。”我换了个话题。“她。给小玉姐帮忙去了。现在小玉姐的诊所里做护士。”“哦?”我脑子里略略有些糊涂小可怎么就成了护士?她好象不是读那个专业的吧?而且她们两个什时候-玉混熟的?“她现在帮小玉姐事。拿的钱比我多多了也不象这里。工资一拖就是三四个月。”筝接着和我说了一下。“工资一拖三四个月?”了皱眉头。“是啊。现在都十二份了。我们十月份的工资还没发。每次问人事部。他们都说快了快。小威哥哥也要防着他们一些。小心在这里白白替他们做事。”“他们敢欠我工资。我就敢把这大厦放火烧了。他们欠你多少钱?我现在去帮你要回来。”我立刻拍了自己的胸脯。再怎么样。就算胡不是我女朋友。也不能让别人这么欺负她啊。我好象有些冲动了。“别。”胡筝终于笑了一下:“上工资次他们虽然也拖了两个月。但最后还是发了。如果这个月底他们还不发。我再去劳动局告他们。”“生活没问题吧?要不我先给些你拿去用?”说着我取出钱包。把里面的百元大钞拿了张出来。“不用。我还有钱花。谢谢小哥哥了。”胡连声拒绝了。并把我推了回来。“欠了三四个月工资。你哪儿来的钱花?这几百你先拿着。不够我回头再去取些钱出来。你工资发了还给我不就成了\’”我猜测胡筝可能是和我客气。便又把钱向她面前推了推。“真的不用。如果我确实没钱花了。一定找你借。好不好?”胡筝再次把钱推了回来。她执意不要。我只好收了回来。重逢之后。总想为她做点什么。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昨天圣诞节和谁一起过的?”胡筝情绪好了一些。又主动和我闲聊了起来。“和。我妹妹。”我随口回了胡筝一句。“你妹妹?那个。大明星李晴?”胡筝试探性的问了我一句。“是啊。”我笑笑。“怎么我听大宝说她是你女朋友啊?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都有些糊涂了。”胡有些好奇的看我。“这个。那个。”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胡了。“呵呵。我知道了。她既是你的妹妹。又是你女朋友。”胡筝说着。居然哼起了歌。“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我哪有那么花心。”我使劲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身边这么多美女我还能坚守处男之身到现在。简直堪称人间奇迹啊。现代社会象我这样的极品好男人。别说打灯笼就是拿探照灯也找不到啊。“我没说你花心啊。只是觉威哥哥这样的好男人。可遇而不可求。我是没那福份了。”胡筝居然说了我刚才心里正在想的话。“我哪有那么好…”虽然心里美滋滋的。但我嘴巴上肯定还是要谦虚一些。“呵呵。”胡筝笑了起来。胡筝。找男朋友吧?你昨晚和谁一起过的圣诞节\’话题扯到了胡身上。“别听他们胡说。混蛋我根本和他谈朋友。他到处乱造谣。”胡筝似乎有些心烦意乱。“怎么回\’”我从胡筝的话里似乎听出了什么。胡筝噘起了嘴表很有些难受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和我说说。”猜测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胡不会情绪么低落我以前认识的个胡筝完全判若两人。“就是总部监察那个混蛋。从上个月起。老是缠着我要我做他女朋友。我不肯。他就天威胁我。还跟踪我。有几次我一个人的时候。他还冲上来。把我抱住在我身上乱摸。”胡筝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靠。”听到这里。脑子一下子就炸了当初我打胡筝主意的时候也只敢在快乐飞轮偷偷蹭蹭她。偶尔电话骚扰一下就连那我把骗进了家门。坐在了我的床上。我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这丫的。居就敢直接前抱她。还上手摸了。靠靠靠。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吗?“我就是想忍过这一时。等工资发下来离开这里的…·没想到这几天他变本加厉。以到华威调研为理由。在办公室骚扰我。弄的我-天上班都提心吊胆的。”胡筝眼泪又下来了。明显这件事很让她烦恼。“他在监察?叫什么名字?”我问了胡一声。“他已经过来了…”胡筝听着门外。眼睛里出一些恐惧的神色。我仔细听了听。外面厅里果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和厅里的员工说着什么。“过来了?”我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刚好。我去和他谈谈。”“小威哥哥。别…”胡筝连忙起身拉住了我:“反正我月底拿到工资就准备离开了。他\’这些人不好惹。”“放心。我只是和他谈谈。”我向胡笑了笑。轻轻推开了她的手。来到厅里。发现厅里除了刚才那四名员工之外。多了一个男人。块头比较大。正站在几名工桌子边和他们说着什么。见我出来。厅里的人一起向我望了过来。包括那男人。“这是我们公司的陈总。”有员把我向那男人介绍了一下。“新来的?”那男人扫了我一眼。“你是监察部的?”我向那男人了一句。“是啊。最近下到们这边。检查你们的日常工作和费用情况。”男人有些居高临下的回了我一。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厅边。把木门给关上了。厅里所有的人大概有些奇怪我究竟想干什么。一起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没有人开口说话。随后我把大门右边那张开会和接待用的大桌子推过来。堵在了木门后面。忙完这一切之后。我拍了拍手。回到了监察部那男人面前站住了。“你这是。”监部那男人的眼中写满了困惑。我舒展了一下手臂。捏了捏两只拳头。我的全身骨骼。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喀喀喀的声音。“你。”没等那男人这一句问出口。我已经一记左直拳向他下打了过去。这一拳根本没用上全力。如果用全力的话。他的下巴可能直接就他的脸上飞出去了。左直拳之后。我的右拳本能的划了一道小小的弧线。跟着左拳飞了过去。打在那男人刚被我左直拳打的扭动过来的下巴上。拳击打下巴的目的。不是为了击伤对方。而是为了击晕对方。这两下击中。如果对方非职业拳手。没有正常进行防守。整个人的身体必倒无疑。那男人一声没。重重的倒趴在了厅里的的面上。“小威哥哥。别…”胡筝试图过来拉我。被我一把推开了。,抓起的上那男人的衣领。象拖一头死猪一样。把他往厅里的卫生间里拖去。男人试图挣扎开来。伸出另一只手。在他后脑上稍稍用力打了两下。他立刻不挣扎了。打过架的人都知道。人的后脑被打之后。是会前发黑的。我拖他到卫生间里。然是要帮他洗洗脸。让他清醒一下。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不过不是在洗手池他洗脸。而是在马桶里。我直接把那男人的个脑袋摁进了马桶里。那丫的又开始挣扎来。不过他那点力气。在我铁臂摁压之下。根本挣不脱。他的整个脑袋完全被摁在了马桶的水面以下。“陈总。”“小威哥哥。”见我住那人半天不动。可能怕弄出人命。厅里的员工和胡筝都过来开始劝拉我。我把他们推开了。然后把那男人的脑袋从马桶里拎了出来。“听说你胡筝?”我问了那男人一句。“她。是我。朋友。”男人一边猛的吸气。一用一副哭腔回答了我。“答错了。”我冷冷的回了他一句。把他的脑袋再次摁进了马桶中。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