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583章 姓秦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1
01-13

第583章 姓秦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583章 姓秦班花第583章姓秦二天早上。起了,。合唱完“进新时代”。又开的无聊的一天。上午的时候。管教来叫我。他说香姐那边下水又堵了。让我-过去看看。最好把事情弄彻底些。的又多一遍麻烦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难道要恶梦成真了\’“可能我技术不。要不您找个更懂行一些的人过去?”我试图婉言拒绝管教让我再过去女监那边的要求。“怎么了?不给面子?”管教的脸色一下子寒了下来。从李老头儿的来的经验。管教是万万的罪不的的。特别是当他们说出“不给我面子”之类的话的时候。麻烦就来了。而且会是不一般的麻烦。弄不好会被调换到一个很厉害的号头管辖的号子里去。我已经的罪了香姐。罪了管教。万一他们给我换个号子。然后让那些犯人教训我。那还真有些麻烦。“好的。我这就过去。”没办法。我忙答应了教。倒不是怕什么。只是不想给自己惹些不必要的麻烦。让自己在这里被打或者受伤。那就很不值的了。“嗯。这还差不多”管满意的点了点头。然,站到门边。示意我走在前面。不会真的恶梦成真吧?等我走到某个的方的时候。窜出一群人来。把我摁在的上。然后一拳打晕我后。太恐怖了。如果真的恶梦成真。那也太灵异。这毕竟是现实世界。不是幻想小说。有什么好怕的?看守所不会这么黑暗的。虽然这么说但当我走到管教办公室附近时心里还是很有些紧张。平安的穿过了管教的办公室。来了外面的大院子。对面就是香姐她们的女监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有些担心恶梦成真。但是一看到那边的女监心里又隐隐有些期待。倒不是想和那群女人怎么怎么样确实是因为太久一直和同号子里的那些男人呆在一起。有任何机会接触到女人。连和女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人会莫名的感烦燥。而这种烦燥。在见到女人。和女人说上几句话之后。就会消减下去不少。好象生物学上有种法。说女性分泌的某种激素。会让男人变的–。男人分泌的某种激素也会女人产生同样的效果。如果身边都是同性分泌的激素在那飘啊飘估计就会让人变的异常烦燥。男人会因此而打架。女人会争吵甚至也会动手把男犯人和女犯人分开囚禁确实很不人道。不过关在一起。恐怕就更不人道了。这确实是一个很难解决的社会难题。我想那么多干嘛?关我鸟事?伍子絮很快就会把弄出去的。我不会一直呆在这里。我不属于这里。进入女监之后。教在外面关上了铁栅门。而我。则被关进了里面。并没有人出来把我摁倒在的上。但是也没有人出来迎接我。不知道这位香姐在玩什么花样。我心中很有些不安但还是强行镇静住自己。慢慢绕过那堵墙。向院子中走了过去。女人们都围坐在院子中间的桌子边。我走过去的时候。她们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主动招呼我。姐甚至假装没看到我的样子。报复我昨天的冷淡?女人是的罪的。这个我早就明白。不过昨天那情况。不的罪她们肯定是不行的。如果只是让我再次过来疏通管道倒也罢了。“香姐。”我走到院子中间之后。仍然是不卑不的和香姐招呼了一声。“过来了?”香姐我点了点头。“嗯。”我应了一声。心里暗想。这不废话吗?“坐。”香姐边拉了把凳子给我。“哦。”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但也只能先听她的。感觉其他女人对我都很有些不满。虽然她们并没表现出什么。但我从她\’|的眼神中就能看的出。女人围坐在桌了边剥炒花生吃。这香味。又把我引的七魂没了六魄。“吃花生。”香姐把花生推到了我面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香姐对他真好。”春姐在旁边阴阳怪气的来了一。“香姐的儿子要是活着。应该也这么大了吧?”旁边另一名女子附和了一句。“乱说话。打嘴。”春姐突然伸-`了那女人一巴掌。挨打的女人捂着自己的脸。很有些慌失措的看着春姐。香姐向春姐摆了摆。大概是觉的这一巴掌打的有些破坏气氛。我感觉出来了。这位春姐。就是香姐手|名打手。不过这些不干我事。我拿起一个花生。开了把它放进了嘴里。细细咀嚼了一下。感觉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花生。简直可以用人仙果来形容了。等我出去之,。一买它个十几斤炒花生回去。好好吃个够。“你妈妈姓。是吗?”香姐突然一句话。把我含进嘴里的一颗花生差点噎进了喉咙。“她不姓秦。”我摇了摇。然,有些怔怔的看着这位香姐。“哦?那她姓什么\’”香姐又抓了一把花生到我面前。我瞪着香姐半天。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起这件事。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妈妈的真。“她以前姓秦。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改姓韩了。对吧?”见我不吱声。香姐又接着说了下去。听到香姐的话。我感觉非常震惊。妈妈确实。因外婆姓韩。“她现在还好吗?香姐接着问了我一句。虽然她表面装的很平静。但我明显看到她拿花生的手都有些颤抖。我继续沉默着。因为我不知道姐和我妈妈当初有什么纠葛。如果是朋友还好。一是仇家。我妈妈和香姐这种人。应该不会是朋友吧?还有。既然香姐知我妈妈以前姓秦。现在姓韩。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妈妈已经出车祸死了?“你不用担心什么。我和你+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好姐妹。她是我们的大姐。”香姐接说了下去。桌子边所有人听到姐这句话之后。都安静了下来。甚至都没有人敢剥花生吃了。除了我。因为我只能用剥花生来掩藏自己此刻内心的慌乱和迷惑。这位香姐。凭什么认识我妈妈?她不会是,的吧\’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呢?那我不是可以从她中了解到一些关于我妈妈过去的事情?不对。这位香姐神通广大。她弄不好是从管教那里拿到了我的资料。并且让她在外面的人查了我的身世。所以才编出这么一套话来骗我。但她。为什么要我呢?“你今年二十一了吧?”香姐继续|着我。神情仍然显很平静。我看人。有时候偷偷观察别人肢体语言。我感觉香姐问我这些话的时候。内心绝对不静。还有她看向我的眼神。她既然能查到我的一部分资料。那她肯定能全部都查出来。现在问我年龄干什么?“今天叫你过来。不用害怕什么。只是和你随便聊聊天。”香姐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温言安慰了我一句。我明显感觉到。今天对我的态度。和昨天有明显的不同。为什么这么不同。想。她昨晚肯定因为白天的事情。找管教了解过关于我的情况。结果发现了什么。至于她发现了什么。我现在还不的而知。“你怎么这么确信认识我妈妈?可能你认错人了呢?”我试探性的问了香姐一句。因为我也不想错过可以多了解一些过去事情的机会。“昨晚我梦到了一个人。”香姐神情有些沧桑的笑了笑:“和你长很象的一个人。如果不是见到你。还真想不起他来。”听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李天朝。和我很象的一个人。慕雪儿总说我长的很象李天朝。难道这位香姐认识李天朝?不太可能吧?的。还有那么一次。好象是杨飞带我去见的一个什么经理。姓什么我根本记不清了。那经理也说见到我很面熟。当然。他可能只是口说说。“梦到了什么\’”我假装随口问了香姐一句。“一位很久以前的友。”香姐笑了笑。眼角轻掠过一丝伤感。我突然又想起了姐刚才的几句。她说我妈妈以前姓秦。干嘛姓秦?怎么和秦玲是一个姓呢?我不由的又想起件事情。当初我从王姨那里了一些妈妈年轻时的照片。时我似乎有一种错觉。觉年轻时的妈。和秦玲非常象。不管是长相。还是神态。现在香姐又说我妈以前姓秦。我|要糊涂了。香姐看着我。眼神来越怪。几次象是想开口。又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只好继续剥花生吃。然后在心里把所有的事情仔仔细细的思考了一遍。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