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620章 飘雪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1
02-23

第620章 飘雪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620章 飘雪“给你买了些东西……” 我把秦玲从柜子里拉出来之后,一起来到厅里,打开了我两大包东西。衣服、帽子、假发,还有几个新款的女式包包,随便买的,我也不懂什么好看什么不好看。“这些东西买来是……”我向秦玲说明了一下我买这些东西的意图,最后和她说了一下我的意图:“晚上你可以和我一起出门去逛逛街,不会有人认出你来的。”见秦玲有些犹豫,我便鼓励了她一下,让她用我买回的这些东西先‘武装’一下她自己,然后照照镜子看看效果再说。秦玲一直留的是那种长直发,我买的假发中有一个是卷长发,给她戴上假发之后,上面再罩上我给她买的白色兔毛帽,她整个人的形象果然瞬时大变。当然,再加上大口罩的掩护,对着镜子,秦玲自己都有些认不出自己来了。“你这样一打扮,除非小琴和我,别人估计是认不出你来了。” 我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成果,感觉还是很满意的。秦玲站在镜子前,反复地照着,正面、侧面,甚至背面,特别是发型变成卷发之后,加上帽子和口罩的掩护,确实和以前的形象大变。现在正好是某流感泛滥的季节,加上天冷,在大街上戴口罩,并不会引起特别的注意。我不知道秦玲到底在害怕什么,在躲避什么,但这样一种打扮,应该足以让她不被她所畏惧的人认出她来了。“可以吗?” 秦玲似乎有了些信心。“可以。” 我向秦玲使劲点了点头。秦玲终于象是下定了决心:“那……我们吃过晚饭就出去吧?”“你还没吃晚饭?” 我没吃,但没想到秦玲也没吃。“等你回来啊……” 秦玲摘下口罩,笑笑地看着我。“对不起……我……” 我想起了什么,连忙从袋子里取出了给秦玲刚买的手机:“这个给你,以后我随时可以联系你。”把手机给秦玲之前,我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把手机调了静音,如果以后回家晚了,我打电话你没听到,你也可以打过来给我。”“好啊。” 秦玲接过了手机:“谢谢你,小威。”我扳过秦玲的肩头:“班长大人,以后和我不要再说谢谢两个字了,你是属于我的,我是属于你的,我们今生今世,要永远守在一起,再不分开了。”秦玲低下了头,没有应我这几句话。过了一会儿之后,秦玲脱下新衣服和假发,到厨房做饭去了,我想给她帮忙,被她赶了出来。正好我的手机响了,我只好回到厅里,接听了手机。是胡筝打来的,问我去局子之后的情况,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监察部龌龊男‘畏罪自杀’的事情和胡筝说了一下。胡筝大吃了一惊,我当然坚持说是那龌龊男畏罪自杀,不会告诉胡筝实情,没那必要让她担心。胡筝告诉我说她已回到住处,在小玉诊所里,晚上和小可睡在一起,知道我已经从局子里安全出来,她也放了心。另外再次对我表示了感谢,说给我惹了大麻烦之类的,我连连表示这些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份内之事……“小威哥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胡筝最后用一句甜甜的恭维话做了总结。“呵呵。” 感觉得出,胡筝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再加上她那特别的声音,让我感觉特别受用。挂了胡筝的电话之后,不由得又想起了下午和她在办公室磨蹭的事情。现在的小姑娘也都挺开放的,屁股被我顶了两下之后,居然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并且对我做出了回应……唉……那种都不说出口,心照不宣的暧昧感觉真好,让人既紧张又兴奋,真是回味无穷。秦玲一直饿着肚子在家等我,现在又去厨房里忙着给我做饭,我在这里尽想些什么呢?和秦玲正吃饭的时候,又有电话打了过来,是伍子絮的电话。见到伍子絮的电话,我心中还是稍稍有些紧张,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万一被媒体曝了光,很多人都有大麻烦了。“喂?” 我走到自己房间里,假装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小威,你现在在金城集团里做事?” 伍子絮接通手机之后,并没有直接和我说龌龊男的事情。“是啊。” 我笑了笑,心里明白伍子絮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你准备做什么?” 伍子絮接着问了我一句。“不做什么啊,华威被他们收购了,我过去,还是做华威的事情,毕竟那是我老爸拼下的产业。” 我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目的全说出来,不然又象那次一样,距离猎捕吴刚就差最后一步,被她给搅黄了。“我知道你有你的目的,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坐下聊聊,也许……我可以帮到你……” 伍子絮接着说了几句。“我真没什么目的,从监狱里出来,我要谋生活,要吃饭,所以出去找工作,恰好那次的招聘会金城集团在招人,所以我就投了份简历过去,然后被他们录用了,就这么简单,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我噼里叭啦和伍子絮解释了一大通。“小威,我知道你在怪姐姐,怪姐姐没兑现自己的承诺……不是姐姐不想帮你……” 伍子絮言语中明显有些歉疚。“姐姐你说哪儿去了?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在心里,我知道你尽力了,但这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事,尽力了就能做到的,我从来没怪过你,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姐……”我当然不是敷衍或者安慰伍子絮,那些话确实是我的真心话。不能因为一个人帮你,然后就认为他帮你是理所当然的,就像一个笑话中所说的,一个打工者,每天都会给一个乞丐十块钱,突然有一天只给五块了,乞丐问他为什么……打工者说他现在结婚了,需要钱养老婆孩子,所以以后不能给他这么多了。结果乞丐大怒,开口大骂那打工者,骂打工者凭什么拿他的钱去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人最重要的是学会感恩,并没有人有义务白白为你做什么。伍子絮为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她欠我的,我当然没有理由责怪她什么。“小威,你永远是姐姐的好弟弟,明天我请你吃饭吧……我也是才知道你出来了,这顿饭,算是姐姐为你接风洗尘。”“好啊……”“那……明天……中午吧,姐姐提前给你电话。”“好的。”……和秦玲一起吃过晚饭,她重新‘包装’好自己之后,两人开始商议去哪里玩儿的事情。“我想去看看小琴。” 秦玲向我提了出来。“好啊。” 我有些纳闷,秦玲怎么突然就敢去见秦琴了。“是偷偷看她,不能惊动了她。” 秦玲向我补充解释了一下。“哦……”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倒是有点希望秦玲不要躲着秦琴。我很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秦玲不敢去见秦琴,以秦琴现在的情况,稍稍借助天朝集团的力量,应该可以帮秦玲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危险和困境吧?不懂。或许秦玲需要时间,我不能太急着去逼迫她。“你把小琴约出来,我远远地跟着你们,我只想看看她。” 秦玲说出了她的计划。“我……昨天她让我去参加她的圣诞party,我没去,她好象生气了,晚上我打她手机,她都不肯接了……” 我有些犹豫地看着秦玲。“你干嘛不去啊?” 秦玲反问了我一句。“我妹妹刚好要飞回上海,我送我妹妹去机场,从机场返回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只得向秦玲解释了一下。“小琴不会真生你的气,她如果生你的气,更表明她在乎你,你赶快给她打电话吧……” 秦玲又催了我一下。我本来是想和秦玲一起出去逛街的,没想到她倒出了这么个注意出来。我知道她肯定很想看看她妹妹,话既然都说到这份上来了,我还是给秦琴打个电话吧。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我无奈地看着秦玲,向她说明了一下情况。“你再打一次试试。” 秦玲似乎并不甘心。我只好又打了过去,这次倒是没等多久,那边就接听了。“喂?帅哥,找我?” 秦琴象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我觉得我自己太自作多情了,还以为她生我的气了呢。或许她根本没把我不参加她圣诞平安夜party的事情放在心上。“美女,晚上有空吗?”“怎么了?”“有空的话,我想约你出来……”“晚上啊……我倒是已经有安排了,你想约我做什么?说来听听。” 秦琴一副调侃的语气。“约你看电影吧,这两天不是正在放阿凡达吗?” 我想了想,回了秦琴一句。如果秦琴去那些高档场所,可能不适合秦玲远远地跟踪我们,很容易被发现,去电影院之类的地方,人多,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顾虑了。“看电影?你不知道我一听到电影这两个字就想吐啊?” 秦琴明显对我说的话有些不满。想起来了,秦琴现在经营的就是这个……我晕!“那……我们一起逛街吧。” 我只好改口了。“逛街?” 秦琴似乎有些奇怪的样子。我以前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她去逛街之类的,她感到奇怪倒也不足为奇。“怎么啦?不给面子啊?” 我试探了秦琴一句。其实对她能否答应我的邀请,我心里也挺没底的,只是因为秦玲的原因,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她发出邀请。“好吧,那你到步行街去等我。” 秦琴很出乎意料地一口答应了我。“我现在就从家里出发啦,你什么时候过去?” 我向秦琴确认了一下,我可不想在步行街傻等。本来我这人对逛街就没什么兴趣,不是因为秦玲,我才不会主动邀请秦琴出来逛街呢,太无聊了。“到了我会给你电话。” 秦琴说完直接挂断了手机。靠!这么拽?唉……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秦琴争强好胜的性格,让我在潜意识中,总有一种不想被她看不起的念头,所以虽然现在我和她的状况根本没法比,但还是不愿在言语上和其他很多方面输于她……我是不是太虚伪了?其实我本意里,是想昨晚那个电话之后,秦琴不和我联系,我也不再和她联系了,结果……和秦琴这种女孩子在一起,很容易让男人感觉伤到自尊。换而言之,和小晴在一起,会很有自尊,但是爱得很累、活得很累。还是和秦玲在一起最好。有时候,她关怀的目光象我妈妈,有时候,她体贴的样子象我姐姐,有时候,她乖巧得就象是我妹妹,有时候,她娇柔得象我的小宝贝……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身边的秦玲。“干嘛?” 秦玲隔着口罩不清不楚地问了我一句。“亲一个。” 我笑嘻嘻地看着秦玲。“又使坏了!小威!” 秦玲努力想推开我。“哈哈。” 我一边淫笑着,一边试图强行去亲吻秦玲,虽然她还戴着口罩。“别闹了!” 秦玲使劲推开了我。我噘起了嘴,假装很生气和失望的样子。心中仍然非常奇怪。为什么秦玲这么抵制和我的亲热呢?她在石床上写,偷偷吻了我,却不让我吻她。尽管不愿去想,但我还是忍不住会想到……秦玲肯定受到过这方面的侵害,不然不会对这种事情这么敏感。或许她觉得她自己的身体已经脏了,所以不让我碰她,或者太过于亲近。我是不是应该直接告诉她,因为那份真爱,我根本不在乎那些,我只在乎她的人,只要她能回来,没有什么我不能面对的。或许现在还不是很恰当的时机吧。再过些天,让她充分感觉到我的爱,感觉到安全之后。终于和秦玲出了门,一起坐公交车去步行街。“如果太晚了,我还没脱开身,你就一个人先回,冬天的晚上,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坐公交车的时候,我想起了什么,连忙和秦玲交待了一下。“好的,都听你的。” 秦玲很乖地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肩上。幸福感再次充盈了我的整个身体,一切仿佛回到了一年前。那个夏天,那个令我难以忘怀的暑假。我的初恋,无比美好的感觉……正在幸福感觉中荡漾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这次是小玉打过来的。分明是胡筝回去之后,告诉小玉我回来的消息。郁闷了,肯定要挨一顿骂,我应该想到这一点,提前给她打个电话的。而且秦玲在旁边,我和小玉说话肯定要悠着点儿才行。“陈威你回来了?” 小玉语气里似乎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而是透着些欣喜。“是啊,正准备晚些给你电话呢……” 我连忙抢着说了两句。“忙了一整天,刚才吃饭的时候,听胡筝说起的,现在有空吗,要不你到诊所里来坐坐?”“现在诊所生意怎么那么忙啊?” 听小玉那口气,居然还忙了一整天。“是啊,我哥后来把诊所转给我了,以前靠他,现在是靠我自己,慢慢把人气做起来了,呵呵,你再过来,会发现诊所和去年大不一样了。” 小玉似乎很得意的样子。“恭喜你啊,不过……我今晚还有些事情,要不……明天晚上我和小胡一起去你那儿坐坐?”“好啊,明天你快下班的时候,我开车过去接你。”“车?靠!你都已经买车了?” 我不由得有些讶异。“唉呀,就是辆POLO,出诊的时候方便一些……” 小玉似乎有些拿不出手的样子。“反正比我现在坐公交车强……” 我很没面子地摇了摇头。“小晴早开上跑车了吧?我这辆破POLO和你们怎么能比啊?” 小玉马上回了我一句。我没搭理她这句,太伤自尊了。和小玉又调逗了几句之后,挂断了她的电话。“小玉打来的?” 秦玲隔着口罩低低地问了我一句。“是啊,她把她哥的诊所盘了下来,现在生意很不错,还买了车。” 我和秦玲简单地说了一下。“诊所……” 秦玲重复了一下那两个字,然后看向了我。虽然她只露着两只大大的眼睛,但现在,她看向我的眼神分明有些不太对……想起来了,去年,秦玲失踪前的那一天,我在小玉的诊所里对陶楠欲行不轨,被秦玲抓了个正着。她这么看我,肯定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糗死我了!“今天晚上外面还是好热闹啊……” 我指了指车窗外,连忙转移了话题。“是啊。” 秦玲没再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了。很想问她一下,那天她离开诊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算了,现在还不适合问她这些事情,就算我开口问了,她也不一定会对我说,弄不好又告诉我说她记不起来了。我拿出那些核桃剥给秦玲吃,这不是那种脆皮核桃,壳还很有些硬,我只得捏住两只核桃,然后用力一挤压,才能把核桃壳打开。秦玲也照着我的样子,结果使了老大的劲儿,也没能把核桃壳挤破。我笑嘻嘻地想拉下秦玲的口罩,把取出的核桃仁送入她口中,结果被她拒绝了。“待会儿拿给小琴吃吧。” 秦玲对我说。“至于吗?几个核桃而已,她天天山珍海味的,才不会吃我的核桃呢。” 我摇了摇头,继续想要喂秦玲。“你剥的核桃,她肯定会吃的。” 秦玲仍然很坚持。“那你要先吃几个才行。”秦玲拗不过我,只好拉下口罩,让我把核桃仁喂入她的口中。我很不老实地用手轻轻磨蹭了一下她的柔唇,秦玲似乎感觉出了什么,转头瞪了我一眼。我在她鼻子上轻刮了一下,然后傻笑了起来。……下了车,到步行街之后,秦玲再不肯和我一起了,她让我走在前面,她远远地跟着我。我只能不停地回头,远远地能看到她的身影,才略略放下心来。秦琴一直没打电话过来,我只好又打了过去。“我早就到了,你什么时候到?” 我问了秦琴一句。“你在XX大厦下面等着,我一会儿下来。” 秦琴回了我一句。XX大厦就在步行街上,我回头看了一下秦玲之后,向那大厦的方向走去。等了没多大会儿,秦琴从那大厦电梯那边走了过来。“你在这里干嘛呢?”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秦琴。“会一个朋友。” 秦琴回了我一句。“什么朋友?” 我接着问了一句。“你管的倒挺多啊?” 秦琴有些不满地看了我一眼。“随便问问呗!” 我撇了撇嘴。本来我也不是主动来找她逛街的,我只是为了引诱她出来,然后让秦玲可以远远地看到她。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当然要把她拉到大街上去才行,这样秦玲就可以远远地看到她了。“走,逛街去。” 我向秦琴伸出了手。秦琴没拉我的手,而是把两只手放在了衣兜里,我只好拉住了她的手臂,把她往大厦外面拉。出来的时候,我看到秦玲就站在大厦的正对面,戴着口罩帽子,却拿着个手机假装在那里打电话,眼睛一直望向这边的方向。回头看了看秦琴,她正心不在焉地被我拉出了大厦,可能她根本想不到,她亲爱的姐姐,现在就站在她对面不到十米远的地方看着她。真想告诉她这一切。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秦玲说过不让她知道。脸上突然一凉,发现步行街上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一起抬起了头。“下雪了!” 身边的秦琴也抬起了头来。果然,一颗颗,很细小的雪花从天空中慢慢飘落下来,装点着冬日的天空。对面不远处的秦玲也抬起了头,看向那一片片飘下的雪花。心中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想把秦玲拉过来,然后把姐妹俩一起拥入怀中。在这冬夜里,飘落的雪花中。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