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 第57章 什么玩意儿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2020
12-31

第57章 什么玩意儿 – 漂亮后妈是我高中女同学

第57章 什么玩意儿“不会吧?我这么帅的发型,给你剪坏了怎么办?”我立刻表示了反对,戴墨镜我能接受,让秦玲剪我的头发……实在不太放心。“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剪个比现在这发型还酷的发型出来。”秦玲说着就把电推的插头给插进了插座里。“你会剪发?”我有点半信半疑地看着秦玲。“上过培训班的。”秦玲对我笑了一下,然后迅速把目光移开了。“是不是啊?”“放心好啦!”秦玲把我拖到旁边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我还没什么心理准备呢,她的推子已经推到了我头顶上来了。“喂喂!你到底行不行啊?”我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但好象已经来不及了。“放心!”秦玲动作似乎和平时理发的师傅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下手倒是挺快的,没镜子,我也看不到剃的实际效果。一切只好等到她剃完再说了……秦玲剃了一会儿之后,把我的头扶正,很认真地看了一下,然后突然捂住了嘴,似乎不想让我看出她在笑。我心里顿时一凉,丫的,到底给我整成什么模样儿了?“别着急,还没弄好呢……左边有点高……”秦玲说着就在我左边推了一会儿。“右边又有点高了……”秦玲又在我右边推了一会儿。“现在左边又有点高了……”秦玲皱了皱眉头,我看着她的表情,心里彻底凉了……我的头皮也已经能够感受到那可爱的推子了……“停一下!”我已经没办法再这么冷静地坐下去了,推开秦玲之后,我快速跑进了卫生间。这都什么玩意儿啊?看到镜子里面曾经的帅哥,变成了这里秃一块,那里秃一块的怪物,我有立刻去跳楼自杀的冲动……随即我变得无比的愤怒……秦玲瞪着两个大大的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我,那神情似乎是在说……我也不想弄成现在这样子啊……“你上过培训班!?”“是啊,有一家技术学校在街头招生时……我在那里整整接受了两天的现场培训……那培训的老师一直都在夸我呢……”“两天!?”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秦玲很抱歉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撇了撇嘴。“你不行,就别假装行好不好?”看到秦玲的表情,我想发火又发不出来了,不过……这下我可怎么出去见人呢?“干脆弄成光头得了……你看葛优、孙海英……包括普京奥巴马都是光头,你光头也一定很帅的……”秦玲心慌慌地看着我,看来她也知道闯了大祸。“光头……”我不由得悲从中来,我今年才二十一岁啊!如果秦琴过来了,岂不会认为我是一老头子?就算认为我是个秃子也不好啊!回头又看了看镜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如果不整成一光头的话,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我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坐回到了沙发边的小凳子上,我怎么一开始居然相信了她呢?人生的某些事情,都是那么一瞬间,一闪念……“光头太好剃了……”秦玲又是一阵忙碌,不过从她最后的表情上,我还是感到情况有些不妙……“怎么你的光头看起来这么怪啊?没……葛优他们看起来那么……亮……”秦玲还是一副无奈的表情。我两眼一闭,眼泪真的出来了,幸亏及时想起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我连忙使劲眨了眨眼,把刚刚涌出来的眼泪给闭了回去。我已经不敢再去镜子前看自己了,想了半晌之后,我取来了自己的刮胡刀,让秦玲帮我把头顶的杂草坑刮平整一些。“嗯……这样看起来就差不多了……”秦玲又是一阵忙碌之后,这次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正常多了。我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还是感觉欲哭无泪,不过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呢?头发根都没有了,再刮,就只能刮头皮了……“把墨镜戴上。”秦玲从身后走过来,直接把墨镜戴在了我的脸上。“哇!好酷啊!”秦玲不知道是不是在为她刚才的错误打掩护。镜子里的人是我吗?哭……“全球通就是好!”秦玲模仿着葛优的声音在我旁边来了一句。我恨得牙痒痒的,举起拳头想狂揍她一顿,不过秦玲早有防备,哈哈大笑着跑开了。她终于开心了,不过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了……凭心而论,镜子里的我虽然形象大变,但确实如秦玲所说,还挺酷的,只是年岁看起来完全不象二十一岁的人……想起了电脑游戏中的杀手代号47,只是后脑勺比他少了根条形码……我摸着自己的光头,感觉非常非常的怪异,就象不是在摸自己的头一样……对秦玲,我彻底无语了。“你这样出去,再不会有人认出你来了,你昨天那身衣服,以后也不要再穿了,记着你答应我的话,以后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许再和别人打架了。”秦玲见我出来之后,又交待了我几句。“你是故意剪坏我的头发,把我弄成这样子的吧?”我看着秦玲,心中仍然愤懑不已。“真不是故意的……只怪我手艺没学精……”秦玲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我:“下次……”“还下次!!手艺没学精拿我做实验啊!!!”我终于忍无可忍了,说的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你给我记着!我这脑袋,永远没有下次了!!!”“这样子也很不错嘛!干嘛要生气?”一直还对我深感歉意的秦玲,突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算了算了算了!”我习惯性地抓了抓脑袋,结果这动作到了头顶之后,居然变成了摸自己的光头,顿时我心底又泛出了一阵悲哀。“洗个澡吧,把身上的头发渣洗一下,然后我们就出门去。”秦玲似乎完全没意识到我现在整个人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怎么啦?别象个小孩子一样,为个头发还准备哭一场才行啊?”秦玲见我不说话,反倒越来越理直气壮起来。

最后编辑:
作者:佚名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